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惹火豪門:總裁,別撩 第338章 輕而易舉  
   
第338章 輕而易舉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她立了起來,"我在外面跟他說幾句就好."

看著她走向門口,梁慧心又有些不放心,拉了她一把,"好好說話,別沖動,別亂做決定."

知道自己的母親擔心什麼,夏如水勉強給了她一記微笑,"我知道的,放心吧."梁慧心這才松手.

夏如水打開門後馬上又關上,隔開了屋里的視線.

宮峻肆低頭看著走出來的人,微微擰眉,"怎麼突然就回來了?"

"我媽……身體不舒服,所以就回來了."她捋著發絲,不敢看他的眼.她這小小的動作泄露了她的心虛,宮峻肆把一切都看得清清楚楚,明白她回來並不是因為梁慧心卻沒有急點破.

"哪里不舒服?看過醫生了嗎?需不需要請幾個專家來看看?"

"不用了."她不敢抬頭,也不敢看他的臉.

"即使你母親不舒服,也該接我電話才是."宮峻肆轉而埋怨道.

"對不起."

她的心太亂,真不知道能跟他說什麼.

宮峻肆低頭,只能看到她的發頂.墨緞一般的發絲紮成馬尾,頭頂的發一根根一絲絲,整整齊齊.

"是不是在哪里聽到了關于你父親離世的情況?"

他這猛然一問,夏如水毫無防備,整個人都慌了,幾乎本能地搖頭,"……沒有."她還沒有做好准備讓他知道這件事.雖然否認,但她亂閃的眸子泄露了一切.宮峻肆本想繼續逼問下去,但看到她一副無助的樣子,終究不忍,只將雙臂壓在她肩頭,"夏如水,你聽好了,不管你父親的真正死因是什麼,都不是我們所能控制的,所以,不許說分手的話,也不許一聲不吭就離開."

"我……"還是被他猜到了啊.她無力地閉了眼.

"既然你母親身體不好,那就暫時在這里住幾天,但,不許不接我電話!"他並沒有霸道地要拉著她回去,也沒有逼她說出從哪里聽到的消息,反倒體貼地由著她留下……夏如水驚訝地看著眼前的男人,唇瓣微微張開.

宮峻肆無奈地摸了一把她的發頂,"好了,去照顧你母親吧,我明天再來看你."說完,他將她推到門口,朝她招了招手.

他就這麼放過了她,這完全不是他往日的風格.

"宮先生,回去嗎?"看到宮峻肆一個人出來,奉方長還是有些奇怪的,但他是屬下,自然不能亂問,只請示.

"去尚."

尚,這個時間點還早,並沒有多少人.經理早就認得宮峻肆,迎了過來,領著他去最好的包廂.宮峻肆邊走邊打電話,"過來,喝酒!"

蔣方齊趕過來時,並沒有在包廂里看到酒,除了一杯水,什麼都沒有.

"你坑我嗎?"他不悅地發牢騷,"哪來的酒?"

"事情查得怎麼樣?"宮峻肆懶得和他啰嗦,直接問.

"操!"就算蔣方齊這樣有修養的人都忍不住罵起粗話來,"這事兒一通電話不就解決了嗎?又何必把我拉出來."

"你在家里又能做什麼?出來還不是遲早的事?"他應得理所當然.蔣方齊差點吐出血來,"如果不是你說喝酒,我會再開一個會."

"錢掙那麼多有什麼用?給誰花?"

宮峻肆這不客氣的反駁最終讓蔣方齊息了聲.是啊,老婆家里有的是錢,家里沒有孩子,就連那個女人也對他的錢財似乎一點都不感冒,掙給誰花啊.

他沉下.身子,坐到了沙發里,自己叫了侍者,連叫了好幾瓶酒.宮峻肆不置可否,等到侍者退出才來看他,示意他給答案.

蔣方齊順手點了一根煙夾在手里,抽一口才開口,"這件事過去了二十幾年,又基本上沒有任何線索,查起來自然困難."

"所以,還沒有任何進展?"宮峻肆臉上顯露了明顯的對他的鄙視.

蔣方齊揚手彈掉煙灰,"雖然是這樣,但我的人在調查的過程中碰上了一件事,或許你會感興趣."

"什麼事?"

蔣方齊也不急著回答,慢慢地抽著煙,眼睛眯著,"徐征,似乎和你的妻子以及丈母娘很熟."

"徐征?"這事兒,夏如水倒沒有跟他提起過.

"還有,今天他們三個人見面了,確切說,四個人.你有一個前管家叫韓義對不對?他和他們一起聊了大概十分鍾."

"韓義?"

這個名字更讓宮峻肆意外.韓義應該不認識徐征才對.

他幾乎可以斷定,夏如水是因為這次會面才會變得不正常的,他們談了些什麼?韓義是宮家最信任的人之一,就算現在他不在宮家做事了,宮家也沒有虧待他.而他,沒有理由說不該說的話,更沒有理由和徐征這樣的人走到一起.

"至于他們具體聊了些什麼,我覺得你還是問你老婆最快."蔣方齊把球踢回給了他.

如果問得出來,自己又何必來找他?宮峻肆傾身,從蔣方齊面前的盒子里抽出一根煙來自己也抽了起來.

……

宮峻肆沒有回家,而是去了一個地方.

"少……爺?"對于宮峻肆的突然出現,韓義還是嚇了好大一跳,臉色都變得有些不一樣,"您怎麼……過來了?"

"來看看您."宮峻肆幽著目光,平淡地道.

"哦."韓義嘴上應著,把他讓進屋里,心里卻虛得很.他端了杯茶放在宮峻肆面前,"現在家里一切都還好吧."

"不是很好."

宮峻肆的直白差點打掉韓義手里的杯子,"怎……麼了?"宮峻肆低頭看著杯中茶,並不說明,只一味地沉默.他明明比韓義年輕好多,但韓義卻還是產生了膽戰心驚的感覺,有種被看透的錯覺.

"韓叔."好一會兒,他才叫,指頭擺弄著杯子,"昨天去找如水了?"

"啊?……啊."韓義心虛得不行,根本不知道怎麼回答,"夏小姐跟您……說了嗎?"他並不確定夏如水是否會跟宮峻肆說,而韓修宇也曾說過,年代久遠的事情,宮儼傻了,宮峻肆那時也不經事,所以沒有人會知道真相了.

他無論怎麼說,都無從考證.

"她什麼也沒有說."宮峻肆答道,韓義長長松了一口氣.在做了那樣的事後,他還是很擔心宮峻肆的質問的.他沒辦法過自己內心的那一關啊,所以這件事被提起一回就是對他的人品的一次鞭策.

"因為,我根本沒問她."

宮峻肆又加了一句,再一次把韓義的心髒拎得高高的.而此時,宮峻肆猛然抬了頭,對上韓義的眼,"我想先問問韓叔您,昨天都對她說了什麼."

"啊?"

他完全沒想到宮峻肆會說這樣的話.他該怎麼說?

"也沒……什麼,只是胡亂地聊了聊."好一會兒,他才艱難地撒謊道.修宇說沒有夏如水他生不如死,這些日子里來,他表現得也的確如此.自己失去了他五年,不能再失去他了.

雖然受著道德的強烈譴責,但韓義還是決定站在自己兒子的一邊.

"是嗎?"宮峻肆也未點破什麼,點點頭.他越是這樣,韓義越覺得不安,"少爺不會是聽到什麼話了吧."

"我不是說了嗎?先來聽您的話.韓叔在宮家呆了幾十年,是宮家最信任的人之一,我相信您不會騙我的."

"啊,是……啊."此刻的韓義恨不能找個地縫鑽進去,窘得無地自容.

"好了,那就不打擾您了."宮峻肆站了起來,往外走.

"少爺!"韓義邁一步,"其實那天……"

"爸."

門,從外被打開,露出韓修宇那張溫婉英俊的臉.不過,他的臉上覆了一層冷,帶著敵意看向宮峻肆,轉回到韓義那邊時帶了警告的意思.

韓義到嘴的話就那麼咽了下去,低聲向韓修宇打招呼,"修宇回來了啊,正好,少爺也來了."

"怎麼有空到我家里來?"韓修宇打著招呼,卻沒有多少溫度,敷衍得很.宮峻肆幽下了眸子,不曾放過對韓修宇的打量,好一會兒才道:"來看看韓叔."

"哦."韓修宇應得不咸不淡,走了進來,"看完了?"

"對."

"不送了."

宮峻肆並不因為他的話而惱,而是邁步走出去.背後,韓修宇瞪著他的背影不由得握緊了拳頭,指節都青了起來.

"修宇."韓義走過來,小心翼翼地叫著自己的兒子.韓修宇猛然轉了頭,狠狠地瞪向自己的父親,"如果我不回來,您是不是打算跟他說實話了?他對您就這麼重要,重要過我這個兒子?還是,你早就在宮家呆出奴性來了,現在還想護著這個少爺?"

他的語氣格外沖撞,一副咄咄逼人的樣子,韓義被堵得臉都憋紅了,好半天才道:"我沒有那些想法,但修宇,騙人這種事真的不該……而且這事這麼大!"

"如果不想騙人現在就跟宮峻肆去說實話啊,告訴他您是騙他的,是被我逼的!最好讓他生氣,然後來針對我!以他的能力,滅掉我輕而易舉!"

"修宇……"勸說的話再也說不出口,韓義垮下了肩膀,"爸爸錯了,爸爸保證,絕對不會在他面前多嘴了,還不行嗎?"

上篇:第337章 不是真愛又如何     下篇:第339章 一起面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