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惹火豪門:總裁,別撩 第339章 一起面對  
   
第339章 一起面對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宮峻肆並沒有把所有的希望都放在韓義身上,而是去了他們見面的那個咖啡廳的包廂,直接調了那里的監控.一般情況下,這種東西是不給調的,但宮峻肆是誰,跺一跺腳就能讓整個A市震三震,誰敢不給他面子?

不過,里頭的監控還是被人毀了.經理膽戰心驚地走來,如實報導這個情況.

"誰毀的?"

宮峻肆冷聲問.

"是……是……"經理支吾了半天不敢出聲.宮峻肆抬臉,給了他冰冷的一瞥,"你應該清楚,只要我願意,整個A市你沒法呆下去."

經理嚇得腿都打戰,最後擠出幾個字來,"是徐……總."

所謂的徐總,自然是徐征了.宮峻肆眯起了眼,這個徐征,倒是越來越有意思了.

"還……還剩下外頭的."經理把能拿到的視頻全都拿來了.宮峻肆將東西放進電腦里看了起來,看到了徐征,梁慧心,夏如水以及韓義.

幾個人進了房間,在里頭呆了一段時間,至于說了什麼無人知道.他只看到韓義出來時,身子是不穩的,幾乎跌跌撞撞,而後一道身影閃現,是韓修宇!

他走過來將韓義扶住.

所以……

韓義的所有行為都是為了韓修宇了!

結果監控和今晚韓修宇的表現,他已經把一切猜得清清楚楚.

正此時,蔣方齊打來了電話.

"查到了些事."

宮峻肆到達尚時,蔣方齊早就到了.他面前擺著些資料,看到宮峻肆走進來,推在他面前.

"有件很有趣的事情,你老婆和徐征的關系非同一般."

"什麼樣的關系?"他無心聽蔣方齊啰嗦,直接問.

蔣方齊翻開里頭的東西,"您老婆的父親叫路贏,母親叫梁慧心,路贏曾是徐征最好的朋友,他當時的項目原本就是打算給徐征,助這位好朋友脫困的.梁慧心和徐征,兩人的關系更值得回味了."

"別拐彎抹角!"宮峻肆急著想知道結果.

蔣方齊不滿地瞪了他一眼,"搞搞清楚,我可是免費在給你查!"

"不想免費,那城南那塊地的轉讓……"

"免費!"提到那塊地,蔣方齊連忙舉手投降.那塊地可是香餑餑,他有百分之百的把握拿到手.當然,前提是宮氏不能插手.

宮峻肆把背壓在了椅子上,蔣方齊開始一本正經地彙報,"梁慧心在認識路贏之前在徐征的公司做秘書,兩人的關系曖昧,可能還談過戀愛.但後來徐征睡了別的女人,而那女人偏偏是極有背景的.這事給梁慧心知道了,這份感情就無疾而終了.後來,徐征認識了路贏,而梁慧心也通過徐征跟路贏熟悉起來,最終結了婚.但從種種跡象表明,徐征對梁慧心一直有感情,對她嫁給自己好友的事情也是耿耿于懷的.而梁慧心和徐征的感情,兩人都隱瞞得很好,路贏根本不曾知道."

不虧是蔣方齊,連這些當事人不知道的事情都查得這麼清楚.

"對了,我還查到,當年路贏死後,查出路贏就是你們宮家害死的,也是這個徐征."

一切,變得有意思起來.

"我知道了."宮峻肆點頭,卻忽然站了起來.

"去哪兒?"蔣方齊一臉的莫名其妙.宮峻肆只朝他擺了擺手,人早已遠去.

他邊走邊打電話,"出來吧,我們見個面."

韓修宇慢悠悠地走到咖啡廳的卡座前,看到那里早就坐著的人,唇上勾起了諷刺的微笑,"宮總怎麼突然有時間見我們這樣的人了?"

宮峻肆戴著一副墨鏡,更襯得整個人充滿了神秘感和霸道氣息.看到韓修宇到來才撤下眼鏡,朝他揚起了唇角,"很早就想見面了,只是看你很忙,沒忍心打擾."

"我能有什麼可忙的?倒是宮總,要養這麼多閑人,會忙很多."

"我養的,都不是閑人."他明白韓修宇話里的意思.韓修宇和蔡奎,都屬于他免費養的類型.

韓修宇呵呵了兩聲,沒有回應,坐到了他對面.

宮峻肆拉直了身子,"逼著自己的父親去說一串假話,這真不是你的作風啊."

韓修宇的臉突然一僵,震驚地看著眼前人.他沒想到宮峻肆會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就搞清楚這麼多.

"宮總在說什麼我不明白."很快,他收起了表情,淡淡地回應.

宮峻肆也不生氣,索性挑明,"讓你父親和徐征演一出戲,說我爺爺是殺害路贏的凶手,這事兒,難道真跟你無關?像你父親那麼實在的人,除了被自己的兒子逼,又有誰能逼他做出傷害宮家的事來?"

"……"

韓修宇竟啞口無言.

這些,只是宮峻肆的猜測,但韓修宇這表情泄露了一切.現在,他只要確定是徐征的主謀還是韓修宇的,亦或者兩個人都有份?如果兩個人都有份的話,那麼路贏的死跟徐征就脫不了干系了.

"你有證據證明路贏不是你爺爺殺的嗎?"既然被揭穿,韓修宇索性也不再隱瞞,直白地問,眼里有著明顯的挑釁.

"可你也沒有證據證明人是我爺爺殺的."

他平靜地反駁.

"而且,如果我把你父親說謊的事情說給如水聽,你覺得她不會產生懷疑嗎?"

韓修宇沒有說話,拳頭卻已在袖下握緊.為什麼自己的每一次出手都會被宮峻肆制肘得如此狼狽?

"還有件事情你得搞清楚,你沒有和如水在一起並不是因為有我的阻攔,而是--她心里根本沒有你."

他這直白的話揭開了韓修宇的傷疤,讓他備加狼狽,卻只能繃著一張臉什麼也說不出來.

"所以……趁早收起那顆心為好,因為,你越是鬧,她會越厭惡你.修宇,就算如水真的有一天歸了你,她用厭惡的眼神面對你一世又有什麼意思?"

該點撥的已經點撥,該提醒的已經提醒,他沒有再說什麼,抬步率先走出去.

宮峻肆果然沒有失約,准時出現在了梁慧心的屋門外.夏如水凌亂的心依然沒有收拾好,但她知道,不能不去見他.

梁慧心體貼地將空間留給二人.

"過得還好嗎?晚上睡得可還習慣?"宮峻肆進門便噓寒問暖,體貼得不行.夏如水只能輕輕點頭,"還好."習慣了他夜里摟著她睡,其實她是不習慣的.

"可我睡不著,沒有你,想得慌."

宮峻肆直言不諱,夏如水一張臉染上了紅色,一時間不知道回應什麼才好.指間,突然一暖,被宮峻肆握在掌心.

"關于你父親的死,韓義的話並不可信."

夏如水猛然抬頭,驚訝地看著他,沒想到他連韓義都找去了.他到底知道了多少?

"你……沒把他怎麼樣吧."

宮峻肆被她這樣子惹得笑起來,"你覺得我會把他怎麼樣?"

"這……"

"他是在我家做了幾十年管家的人,而他的兒子韓修宇更救過我的命,我能把他們怎樣?"

夏如水低了頭,為自己無禮的緊張而感到羞愧.

"其實,很多事情,我們可以一起面對的."他輕聲道.

夏如水的頭垂得更低了,"我不是沒有想過跟你說的,但……現在連我自己的心緒都沒有理清,又如何跟你說?"

"如果韓管家的話是真的,你真要跟我分手不成?"

"這……"

她沒辦法點頭.能走到一起本來就不容易,分手哪是這麼輕易說得出口的.宮峻肆卻固執地等著她的回答,甚至傾身過來半壓著她,逼得她退無可退.

"我雖然不知道該怎麼辦,但真的不想和你分手."她如實回答.這個答案在她心里咀嚼了無數遍.

宮峻肆終于滿意,將她拉了起來.

"以前的事情我知道你沒辦法跨過去,但並不是我們所能左右的."如果可以控制,他一定不讓那樣的事情發生.

"我明白."大道理都懂,但若是日日相對,又難免想到自己父親的死.她無措地牽著他的衣角,"我只是不知道怎樣才能讓自己把這些都忘掉而已."

"無需忘掉.我們索性一起去查,查清楚事實真相再做決定.但,話說在前頭,無論結局如何,我都不會同意你離開的."

"……好!"

他已經表達了這麼大的誠意,而他們之間其實不是非分手不可,夏如水用力點頭.先查吧,其他的,等到真相查清楚了再說.

"那麼,今晚跟我回去還是繼續呆在這里?"

"這個……"她是很想回去的,但是住了這一天,也意識到梁慧心特別孤單,需要人陪,"我想再陪陪我媽媽."

兩個人幾乎沒有好好地相處過,她想盡盡做女兒的孝心.

宮峻肆雖然表現得不樂意但也沒有違背她的意願.對于他來講,她能堅定信念無論發生什麼都不跟自己分手已經是最好的結果了.

囑咐了幾句,他依依不舍地與夏如水告別.夏如水心有不忍,送他出了門,"開車小心點."

她還未來得及轉身被他捉住了臂拖入車里,而後撲天蓋地地wen了起來.

上篇:第338章 輕而易舉     下篇:第340章 利益就那麼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