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惹火豪門:總裁,別撩 第340章 利益就那麼重要?  
   
第340章 利益就那麼重要?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直wen到兩人都氣喘籲籲,方才分開,宮峻肆眼里染滿了情,色卻到底沒有進行下一步.夏如水紅著臉去瞪他,忍不住去摸自己紅腫的唇,"這個樣子,怎麼回去?"

"那就不回去了."他懶懶地道.如果不是她執意送出來,他又怎麼會忍不住對她動手.

"不行的."夏如水整理好衣物,轉頭見他看著自己,眉宇間半帶著悠怨又有些不忍,傾身過去抱抱他,"只陪我媽三天,三天後我就回去."

"說好了的,只三天."他堅持要她的保證,她不得不舉起手發誓.直到她發了誓,他才戀戀不舍地放了她.

"兩人談好了?"

回到家,迎面便看到梁慧心笑盈盈地看著自己.夏如水的臉又是一紅,沒太敢把臉對著梁慧心,怕她看到自己唇上的腫,"嗯."

"這就好."不問也知道兩人談的結果是不錯的.

"媽媽雖然計較著你父親的死,但更希望你幸福."看著她悶悶不樂的樣子,梁慧心又想起了在允修那里度過的那些日子.那時她便想,如果自己的女兒能夠快樂,哪怕讓她短壽都行.

如今女兒回來了,開心了,自己有什麼理由阻止她幸福呢?

"媽,對不起."做那個決定,最對不起的應該就是梁慧心了.她無比歉意地道.梁慧心撫了撫她的發絲,"沒有什麼對不起的,媽媽都想開了."

"媽……"她不知道還能說什麼.

"夏……小姐?"

看到夏如水,韓義同樣吃驚.因為說了謊話,所以不敢與她面對.

夏如水淡然地站在他對面,"韓叔,我來沒有別的意思,只是想再問您一次,是宮爺爺親自吩咐的對我父親下手嗎?"

昨晚上宮峻肆的話讓她思索良久,他說韓義的話未必是真,她想確定一下.

"這……"

做了一次壞人已經讓他無地自容到了極點,哪里還能把那些言不由衷的話說出來.

"宮爺爺對別人怎樣我不知道,但他對您,對我都是極好的,我只希望您說句真心話,到底是不是他說的."

不提宮儼以前的好還好,一提,韓義幾乎沒臉做人.

"對不起."他再不想騙下去,低聲道.

夏如水的心莫名一松,"所以,他沒有吩咐您去看我父親的車禍情況啰?"

"其實……宮老先生連您父親發生車禍都似乎不知情."韓義如實回答.

"那麼……是誰害死的我父親?"

韓義搖搖頭,"這個……我也不清楚."

"那天韓叔又怎麼會和徐征在一起?你們之間有什麼約定嗎?"

"沒……"他哪里好意思說是自己兒子找的他,而又不知道韓修宇怎麼地就找上了徐征.

"我們其實算不得認識,只是因為一些原因……"他終究不能把自己的兒子供出來.看到韓義支支吾吾的,也知道他不肯再說下去,夏如水及時打住了話頭,"好,謝謝您韓叔,謝謝您能對我說真話."

此次來,雖然不能證明父親的死跟宮家人無關,但也無法證明有關,她覺得還是有些收獲的.

但明明韓義沒有看到事情的經過,徐證卻拿他做證人,這讓夏如水百思不得其解.越是理不清就越想理清楚,她決定去找徐征.

才走到徐宅,就意外碰到了徐應凡.對于她的出現,徐應凡表現得十分驚訝,"你怎麼會到這里來?"

看到徐應凡,夏如水的臉色並沒有緩過來,顯得有些冷,"我來找徐老爺子."

"我爸?"徐應凡震驚不已,"你什麼時候和我爸勾\搭上了."

"他在嗎?"

沒有回答他的話,只是問.

徐應凡壓了壓下巴,"找我爸到底有什麼事?"

"如果不在,我下次來好了."她始終記得要和徐應凡保持距離,轉身就要走.徐應凡忙拉了她一把,"在,在,這麼著急做什麼."

難得碰到她,他自然不想她就這麼走了.

"我可以帶你去見我爸,但你得告訴我,你們什麼時候這麼熟了."這個問題,他始終好奇.

"我們並不熟."她不知道如何解釋徐征和自己父親的關系.

"不熟?"跟自己的父親不熟才是正常的,但若是不熟,她來找父親做什麼?徐應凡一肚子的疑惑,但看她並不想多談的樣子,也沒有再問下去.

兩人一前一後走進了徐宅.

這是夏如水第一次來徐宅.徐宅跟宮宅不一樣,宮宅處處沉澱著古樸厚實的風韻,無不透出大家族的長遠和古老,而徐宅更趨于現代化,一看就知道是新晉的富豪.

徐家,到了徐征這一代才正式開始經商,也才有所成就.

"管家帶我去就好了."到了客廳,夏如水主動道.有些話,她並不想徐應凡聽到.徐應凡揚了揚眉,她的有心規避讓他愈發好奇,但也沒有勉強,招手叫管家過來,"帶夏小姐去找我爸."

管家應聲走過去,"夏小姐,請."看著夏如水的身影遠去,徐應凡的眼睛眯了眯.

夏如水在徐家的偏廳里見到了徐征,他正在屋里行文弄墨,倒是極為修身的樣子.看到她,他兩道濃眉微微挑高,"如水,你怎麼來了?"

自從知道她就是路贏的女兒後,徐征就客氣起來,甚至唇上還染上了些笑意,以示親近.

夏如水抿唇看著他面前的大字,心里思緒繁結,"徐先生,我來是想問您一些事的."她的語氣明顯疏遠.這讓徐征有些意外,抬頭看她.

夏如水走過去,"我問過韓管家了,他否定了那天說的話."

徐征沒有馬上回應,似乎沒有聽懂她的話.

她只能解釋清楚,"您那天帶了他去見我們,告訴我們我父親就是宮家人害死的,可是我找他再次印證的時候,他說他根本沒有親眼所見宮家人害死我父親,更沒有聽到宮家人說過類似的話,那天說的話都是假的."

徐征的臉一時變化,深沉沉地凝固了笑容,"你的意思是,我在說謊了?"

夏如水沒有吭聲,不否認,不承認,表明了她的懷疑.徐征的臉色更加難看,"我沒有逼過他,是他自己要來做證人的,至于他為什麼出爾反爾,我就更加不知道了."

"徐先生,我一直很敬重您,但您的所為還是讓我失望了."

她怎麼也沒想到,徐征這樣位高權重的人也會有說謊的一天.

"我會繼續查這件事的,希望此事跟徐先生您沒有關系."

聽到她這話,徐征的臉都紫了起來,"你這是什麼意思,覺得你父親的死跟我有關?"

"我沒有這個意思,徐先生最好也不曾做過那樣的事."夏如水一改往日的恭敬,嗓音直白而堅\硬,半點不給徐征面子.他和韓義一起騙自己,讓她很生氣,對于他的敬重更是一落千仗!

說完這些話,她轉身就走,根本不管徐征在背後僵黑了一張臉.出來時,差點與徐應凡相撞.徐應凡拉了她一把,"如水,你……"

夏如水只看了他一眼,略微有些驚訝,但轉而便恢複了平靜,大步往外走.徐應凡並沒有追出去,而是一步走進偏廳.

徐征看到他,臉色一唬,"怎麼還呆在家里,公司不要了?"

徐應凡的臉色也好不到哪里去,"您到底騙了夏如水什麼?"

"我的事什麼時候輪到你來插手了?"他的質問挑戰了徐征的威嚴,他不客氣地問.徐應凡的語氣也不肯放軟,"我有權力知道真相!"

"真相?"徐征心里窩著火,"我的事不需要你來指手劃腳!你若是這麼得閑,不如好好把自己的問題解決掉!多少豪門女子等著攀我們徐家,你盡早給我和蔡雪扯清關系,恢複單身!"

"在你眼里,利益就那麼重要?"

徐征看陌生人般看著自己的兒子,他做過許多讓自己生氣的事,但卻從來不會在這種事上說出這麼幼稚的話來.生在豪門,十分清楚利益的重要性,徐應凡更是從小耳濡目染,比別的人更明白其中的厲害關系.

"我看你是被夏如水迷傻了!"徐征氣得吼了起來,胸\脯也跟著起伏,怒瞪著自己的兒子,"聽聽你自己說的是什麼混賬話!沒有利益怎麼經營生意,你想喝西北風嗎?"

兩代人的代溝注定話講不到一塊兒去,徐應凡已經失去了和他對話的興趣,只道:"您最好不要做什麼傷害夏如水的事,否則,就算是我的親生父親,也一樣不會客氣."

"你……"徐征簡直要暴跳如雷,徐應凡已經轉身走出去.

"你個逆子,混賬!"徐征的吼聲伴隨著物品碎裂的聲音傳出來,卻怎麼也無法入徐應凡的耳.

"少爺."

走出來,徐家的管家卻跟著在後頭叫.徐應凡煩躁地停下來,並不打算和管家好好說話.管家也不理會他的心情,急忙道:"您錯怪老爺子了,這件事上他並沒有錯,而是那個姓韓的自己找上門來說要做證人的."

上篇:第339章 一起面對     下篇:第341章 拍點勁爆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