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惹火豪門:總裁,別撩 第341章 拍點勁爆些的  
   
第341章 拍點勁爆些的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到底是怎麼回事?"到了這個時候,徐應凡仍然一頭霧水,沒有理清發生了什麼事.管家在心里感歎,自家少爺啊,怕是已經根深蒂固地厭惡上老爺子了,否則也不會不分清紅皂白,事情還沒弄明白就把責任推在了老爺子身上.

"事情是這樣的……"管家耐心地解釋一遍,把自己所知道的告訴了徐應凡.徐應凡的眉頭擰成了一團,"這麼說,如水的父親跟我爸以前還是好朋友了?"

這是他完全沒有想到的事情.

"應該是吧."管家也不能完全確定,他並非一直跟著徐征,直到徐征發跡才來的,所以他以前的人際關系自己並不清楚,只能從他們的談話里猜出個大概來.

"老爺子雖然是個商人,重利了些,但他不至于對自己的好朋友下手.而且,那人來找他是我親眼所見,要做證人也是對方自己說的,估計那人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秘密吧."他只能這麼猜測.

徐應凡的臉部表情微微緩和了些,"放心吧,我會把這件事情查清楚的."如果不是他的父親做下的,他會給夏如水證據,讓她不至于再誤會下去.

其實,不管跟自己的父親怎麼鬧,怎麼看他不順眼,內心里,他還是認可自己的父親的.他更不希望自己喜歡的人對自己的父親產生什麼誤會.

管家看著他離去的背影,臉上總算顯露了些些釋懷的微笑,終究是父子,少爺心里還是有老爺子的啊.

夏如水轉了一圈,還是回了梁慧心那兒.她斟酌著,不知道如何開口對梁慧心說這些事兒.父親最好的朋友竟然跟她撒了謊,找了個假證人來證明當年的事情,她聽了一定會很失望吧.

但再多的失望,也不及自己所嫁的男人家里人殺害了她的父親來得讓人難受吧.想到這兒,她一大步跨進了家門.

屋里,不止梁慧心一人.

在客廳的沙發里,端坐著一道修長的影子.那人儒雅而溫和,如果不是經曆了太多事情,絕對想不到他會是個極端到讓人生厭的角色.

她蹙起了眉頭.

梁慧心的臉色也沒有比她強多少,看到她回來更是壓了一絲不安,叫道:"你怎麼這麼快就回來了?"她並不想這兩個人見面.

夏如水點了點頭,走向那人.

"韓修宇,你怎麼會來?"

是的,沙發里坐著的人正是韓修宇.

在經曆過他的島上囚禁之後,夏如水沒辦法再像以前那樣和他冷靜相對了.

"我來看看你."韓修宇站起來道,似乎早就忘了自己做過什麼,一如既往溫和的語氣.

"我很好."她隨意地回應著,對于他那份戒備並沒有減弱.她的目光泄露了一切,而且刺痛了韓修宇的心.他是多麼想能和她走近一步,她卻遠遠地對自己充滿了戒備……

他強撐起一絲微笑,"好就好."

她的好讓他驚訝,滿心的不痛快也跟著湧了上來.在下了那樣一劑猛藥之後,她竟然能表現得這麼平靜……原本以為她搬回了自己母親家,一定是一副悲傷欲絕的樣子,至少也該悶悶不樂吧.

但他從她的臉上全然看不到那些表情.

"水兒,我並不知道他……"梁慧心深深地為自己把韓修宇放了進來而自責,想要解釋.夏如水溫和地搖了搖頭,"媽,沒事的."

她轉臉去看韓修宇,"既然過來了,我們單獨談談吧."

韓修宇臉上暗淡下去的光芒立時閃露出來,甚至浮上了雀躍,"好."

"水兒……"梁慧心卻有些擔憂,低聲叫著.夏如水走過去,輕輕拍了拍梁慧心的手,"媽,您放心吧,我們只聊一會兒就回來."

梁慧心到底不能說什麼,憂心忡忡地看著二人出了門.

屋外,韓修宇一瞬不瞬地看著眼前的人兒,目光里滿是貪戀和愛意.夏如水直接忽視掉他的目光,依然冷著一張臉,"你父親說的那些假話,跟你有關嗎?"

"什麼?"他猛然一震,沒料到夏如水會這麼快就知道了一切.他的臉跟著青起來,只能努力保持著表面的鎮定,"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他以為這些事宮峻肆就算知道真相也不會對她說出來的,所以才抱著最後的期望到這里來,她卻知道了一切!他有種被當場打臉的尷尬感.

夏如水盯緊了他的臉,想要確定他是裝的還是真的什麼也不知道.片刻後複低下了頭,

"這件事最好與你無關."

氣,緩緩松了松,顯然,宮峻肆並沒有說,一切只是她自己的猜測.

"把話說清楚一點!"他反而堅決起來,裝得真的很無辜的樣子.

"既然與你無關,就不必再說了."她並不想他和自己的父親鬧翻.

韓修宇心里卻像突兀地壓上了一塊石頭,連呼吸都不順暢.他一直想著如何安慰她,如何再次走入她的世界……上天,為什麼連這小小的奢望都不能滿足于他?

可是,他一個字都不敢多說.他清楚地知道,自己在夏如水心中的印象已經差到了極點,如果讓她知道韓義就是他逼的,估計以後再沒有見面的機會.

郁悶不堪!

夏如水已經轉身離開,韓修宇不由得握緊了拳頭,眼睛狠狠地眯了起來……

走到門口,夏如水驚訝地發現梁慧心就站在門後.看到她,顯然有些沒有反應過來,好一會兒才反應過來,支吾著道:"我只是……擔心你……"

"我知道."

她怕韓修宇再對自己做什麼,夏如水比任何人都清楚自己母親的想法.她的大度讓梁慧心長長松了一口氣,既而問道:"你說韓義說假話,那是……什麼意思?"

梁慧心是個敏感而細致的人,所以才會把這話聽得如此之清楚,夏如水歎了口氣,也知道,有些事情不能隱瞞.她如實把跟韓義見了面以及他否定了自己先前所說的話說了出來.梁慧心怔在那兒,久久不動.

"韓義是宮家的管家,他會不會……"好久,她才疑惑著問.

"如若他要偏袒宮家,就不會在最初的時候同意給徐征做證了.更何況他在做證時,表現得那麼勉強."

顯然,她的分析是有一定道理的.

"那……他為什麼前後如此不一致?"

這個問題,夏如水也在疑惑.韓義是宮家的管家,就算現在沒有在宮家做,宮家依然是他的靠山,沒有幾個人敢威脅他.就算徐征,也不敢冒這樣的風險去跟宮家做對.那麼,又是誰逼他說出那樣的話來的呢?

夏如水隱隱意識到些什麼,朝外看去.

"是不是韓修宇他……"梁慧心接受到她的目光,也猜出了些什麼.

"不會的,別亂想了."

不想梁慧心擔心,夏如水急忙否認道,既而轉移了話題,"現在雖然不能證明宮家人對父親下過手,但至少也不能證明他們下過手,媽,我會好好查的,一定把真相查出來."

"真相?"梁慧心憂心忡忡,她怕的是真相若再一次指向宮家,自己的女兒要如何自處.但,她也需要真相.徐征和韓義聯合起來說假話,讓她愈發覺得真相不那麼簡單.

因為想著要去接夏如水,宮峻肆推了應酬,六點鍾便結束了工作,准備離開.不想,辦公室的門被人推開,外頭露出了蔣方齊的臉.

"怎麼有時間到公司來?"兩人向來只在會所里見面,宮峻肆難免疑惑,問.蔣方齊後頭還跟著雪樂,原本是要攔人的,但看二人熟悉便不再說什麼,退了下去.

"也沒什麼大事."蔣方齊揚了揚手中的東西,"只是覺得你的老婆特別吃香."

"什麼意思?"宮峻肆盯著他.他將手里的東西遞了過去,唇上勾著些意味深長的笑,這笑里看笑話的成份居多.宮峻肆接過,那是一疊照片,照片里,夏如水和韓修宇站在一起,夏如水的表情看不清楚,韓修宇的含情脈脈卻一目了然.

宮峻肆的俊臉就那麼黑了下去,"你這什麼意思?"

蔣方齊自然不會告訴他,自己拿這些照片來刺激他無非他沒事的時候總在自己面前秀恩愛,笑話他娶不到一個好老婆.知道宮峻肆對自己的老婆寶貝得緊,才會拿這些照片來打擊他.

"調查人員不小心拍到的,想來想去,還是給你看看,至于意思,當然沒有了."他裝得相當無辜.宮峻肆哼了哼,"沒有你的許可,這些照片能拍下來?我看你是嫉妒我了,才會拿這麼些無聊的東西來給我看.這能說明什麼?是抱了還是摟了,還是親了?亦或是上床了?有本事的話,下次拍些勁暴點的!"

"你!"蔣方齊給他擠兌得全然沒有了脾氣.這家伙,對自己的老婆如此自信也就算了,偏偏還要順便刺激自己,真是可恨哪.

"你別激我,小心我真給你拍到勁暴的."

"可以啊."宮峻肆大方地攤手,"我的老婆潔身自好,怕是你這一輩子都沒有指望了,倒是你老婆,隨時隨地都能撿到勁暴的片子,要不要我順手拍幾張順便給你家老爺子送去?"

"宮峻肆,過分了啊!"

上篇:第340章 利益就那麼重要?     下篇:第342章 為他守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