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惹火豪門:總裁,別撩 第342章 為他守節  
   
第342章 為他守節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他和蒙欣兒的婚姻有名無實只有二人知道,家里頭那邊還以為他們好著呢,不停地催著生兒子.要是真的傳出些什麼事來,那可不是鬧著玩兒.所以,不管蒙欣兒鬧得有多出格,他都會盡力打點好,不讓半點壞事傳出去.

"不想我再過分點兒,就把今天的真正來意說出來."他不相信蔣方齊就為了這幾張破照片專門來找自己.蔣方齊聽他這麼說,也收起了玩笑變得一本正經起來.

"當年的肇事司機家人已經找到了,雖然沒有從那邊得到具體什麼情況,但有件事情值得引起重視."

"什麼事?"

"據肇事司機的妻子說,在出事之前,徐征曾找過他的丈夫."

當年肇事司機一口表示酒後架車,所以警方才沒能繼續追查下去.但肇事司機在監獄里關了沒多久就猝死了.

"徐征?"宮峻肆重複著,眉頭蹙了起來.

"是的.而且我們查了一下肇事司機的賬戶,不查不知道,他的賬戶里竟有二十萬.這件事,連他的老婆都不知道.而這二十萬,就在路贏死前不久打進去的,打錢的人用的是假身份,已經無從考證.不過,徐征找過肇事司機的事對方老婆卻記得清楚,說是老公回到家後臉色變得有些不一樣,甚至隱約提到自己要做什麼危險的事情."

"他老婆後來就沒有去找過徐征嗎?"

"她老婆一直以為車禍是自己丈夫酒後駕車所為,根本不曾想到別的人.而她說出徐征也是無意."說者無心,聽者有意罷了.

"所以這件事極可能跟徐征有關?"

"還沒有確定,但至少是一條線索,我們會沿著這條線去查一查徐征."

如果是徐征的話,豈不是一場笑話?被自己最信任的朋友害死……只是,當年不是路贏已經決定把項目無條件給徐征了嗎?徐征有什麼理由去害他?

這些雖然都是想不通的,但越是想不通就越有查下去的必要.宮峻肆沒有再說什麼,點頭表示同意.

兩人並沒有聊多久,蔣方齊便率先離開.門關上時,宮峻肆沉著的臉上再次顯露了陰沉,目光重重地打在那疊蔣方齊沒有帶走的照片上.片刻,他按下了一個號碼.

"爸,您這是……"

韓修宇被自己的父親十萬火急叫回家,看到的卻是父親正在收拾東西,房間里,早已堆了數個大箱子.

"您要搬家嗎?"

"不是我,是我們."韓義的臉色極其不好.屋里,有兩個高大男人候著,是要幫他們搬東西的意思.

"為什麼要搬家?"他從沒有過要搬家的想法,對于父親的自做主張顯得十分生氣,"您要離開是您的事,我不會走的."

"這可由不得你了!"韓義重重地吐了一句,表達出來的全是對兒子的失望,"你以為呆在這里能等到什麼?等到夏小姐對你傾慕有佳嗎?怎麼可能!人家要是喜歡你便早就跟著你了,為什麼連這個道理都不懂?"

兒子能重新醒過來,他是最開心的那一個,正是因為這份失而複得,所以對他百依百順.可現在,他發現,這樣是錯誤的.

韓修宇的臉因為韓義的話而繃死在那兒,十分地難看.他的拳頭捏著,身體也隨之繃緊.韓義的話雖然難聽,可何曾不是句句真心,而又句句誅心!

"這是我的事!"好一會兒他才粗著嗓子開口.

"這已經不是你的事了."韓義壓住火氣,放低了音量,"坦白說,不是我自己要走的,而是……宮,少爺讓我們走的.你看到後頭這兩個人了嗎?如果你我不走,他們會架著我們離開的.宮少爺說了,以後A市,你我都休想再進得來."

宮峻肆說過的話,沒有做不到的.

韓修宇的臉白了起來.斗到底,自己到底不是宮峻肆的對手,他能只手撐天,趕走一兩個人算得了什麼?

氣血一陣上湧,他轉身就往外去.

"去哪里!"韓義叫了起來,順勢握住了他的臂,"現在就去收拾東西!"

"不!我要去找宮峻肆,我要去和他理論!為什麼要離開,為什麼要跟我搶夏如水!"

"你搞搞清楚,他從來沒有跟你搶過,人家那是兩相情願!"

"什麼叫兩相情願!"這一點,他不想接受,"爸你可知道,如果沒有夏如水,我就永遠都醒不來!夏如水對我的意義重大,我不可能放了她!而她……也一定還是心里有我的."否則,又怎麼會在他昏迷的時候天天照顧他呢?

"你清醒一點吧."韓義真想一巴掌扇醒自己的兒子,"這從頭到尾都是你的一廂情願,人家對你意義重大,你對人家卻什麼都不是!"

"不!不可能!她能把我叫醒說明她對我是用了心的,絕對不是什麼都不是!"

"把你叫醒只是因為你喜歡她,而她那時守著你,只是因為以為是自己害你成那個樣子的,良心過不去想贖罪.在你和她的事里根本不存在感情!"

"不是這樣的!"他用力反駁著,紅了眼睛,"我要去找她!"

叭!

一巴掌,終于甩了下來,韓義無比失望地看著自己的兒子.巴掌拍在他的臉上疼的卻是自己的心,"你怎麼能這麼糊塗?若說人家守著你是愛,那她為了保住宮峻肆的孩子和爺爺不惜和最恨的人結婚,這又是什麼?"

把一輩子的幸福葬送跟守著照顧他,這區別有多大,顯而易見!

韓修宇不是被巴掌打醒的,而是被父親這最後的一句話!

"她呆在允修身邊忍辱負重,生下孩子照顧老人,甚至都不讓允修碰自己一下,你以為她在為誰守節?為你嗎?怎麼可能!人家是為宮峻肆守節啊!"

韓修宇重重地退一步,身子撞在牆壁上,整個人都蒙在了那里.

從頭到尾……都是他的自做多情,連醒過來都是如此!既然是這樣,又何必再醒過來?像當年那樣暈著,不更好?不用面對這些痛楚,不用面對這種難堪……

呯!

他重重一拳擊在了牆面上……

"人離開了嗎?"

車子停下,宮峻肆伸出超長的兩條腿卻沒有急著離去,而是問.

奉方長馬上明白他的意思,點頭道:"已經離開了."

宮峻肆這才滿意地含含首,走出去.他並不想用那樣的方式把韓修宇趕出這座城市,但他得寸進尺,無論怎麼提醒都不肯看清現實還對自己的女人心存妄想,他不得不如此!

大步走向前面的小區,在看到樓下那道嬌俏的身影時,他面色一柔,唇上勾起了點點笑意.奉方長離得並不遠,清楚地感覺到了宮峻肆的變化,不舒服地抓了抓後背.見慣了宮峻肆冷面冷臉的樣了,他這形象……自己還真有些接受不了.

"怎麼下樓了?著涼了怎麼辦?"宮峻肆停在夏如水面前,輕聲問.夏如水揚唇笑了起來,"哪有那麼誇張,又不是紙糊的.我怕你開車不方便進來,所以就出來了."

她沒好意思告訴他,她是想他了,才會這麼著急著下樓來迎他.宮峻肆壓了壓唇角,滿意于她的乖巧,"要去跟你母親告個別嗎?"

以前的他從來不會問這種話,所以這話又分外顯出了他對夏如水的尊重與在乎.夏如水搖了搖頭:"……不用了."

終究所有的事情還沒有查清楚,梁慧心見到他又要亂想了.自己提早下來,也有這麼一層意思在.

宮峻肆幽了一下眸子,自然是清楚她的想法的,但體貼地沒有說什麼,走過來牽上她的手往外走.她的手細軟無力,握在掌心十分舒服,就是有些涼.他不由得裹緊些,力求用自己的體溫去溫暖她.

"好想念洋洋啊."上得車來,夏如水感歎一聲.

馬上,有人不滿意了.

"就只想他?"

"啊?"

夏如水沒想到自己這麼一句話也能激起宮峻肆的不滿,微啟了唇看著他.他挑高了眉頭,眉尾卻不悅地擰著.

"難道不想我?"他不滿地問出來.

車子一晃,奉方長差點把車子開出車道去.自己高冷的上司老板,什麼時候變得這麼矯情了?宮峻肆身子跟著歪了一下,即刻不滿地朝前一瞪.奉方長感覺內髒都融化了,連忙扶正身子,"對不起."他再也不敢分神,認真把車子開好.

夏如水給窘了一下,她怎麼可能不想他嘛,但這樣肉麻的話又怎麼能當著奉方長的面說出來.她沉默著,希望他能自己悟透,豈料某人根本不願意去悟,"怎麼不說話?"

"……想啊."低得不能再低的聲音,她的臉幾乎要埋到脖子下面去,太丟人了.宮峻肆拉長的唇瓣因為這低音而徹底得到滿足,彎了起來.

戀愛中的男人,真跟個孩子似的.

前頭,認真開車的奉方長忍不住總結道.不過,他們好像得算老夫老妻了吧.

夏如水和宮峻肆回到別墅,老遠就見宮峻雅站在門口,眼睛紅紅的.

宮峻肆幾不可見地擰了擰眉頭,宮峻雅早就迎了過來,"哥,你怎麼可以這樣!"

上篇:第341章 拍點勁爆些的     下篇:第343章 你這叫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