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惹火豪門:總裁,別撩 第348章 失望透頂  
   
第348章 失望透頂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她今天的表現可謂大膽,而且全然不顧宮峻肆是否會生氣.夏如水微微僵了臉,卻也知道宮峻雅在病中不宜和她鬧,只裝做沒聽到,沉默著.

宮峻肆瞪了許如萍一眼,是在無聲地警告.許如萍卻頓時委屈起來,"你以為我是隨口胡謅的嗎?我好歹也是大家庭里出來的,不同那些小門小戶的女人,不會空穴來風地亂冤枉人.倒是她,是不是該好好解釋一下自己的行蹤,趁著丈夫在醫院里分不開身到底都做了些什麼!"

"我什麼也沒做."夏如水問心無愧地道,也沒有多想,心里以為許如萍只是因為宮峻雅的傷而想找個出氣的地方罷了.許如萍卻氣得冷哼起來,"是麼?什麼都沒做?那我這兒怎麼會有照片?"

她掏出手機,調出晚上拍的那些照片.里頭,夏如水被一個男人摟著,關系十分親密.這是她和沃倫在一起的情景.

夏如水的臉微微變了一下,"您誤會了,這是……"

"都摟成這樣了,還敢說是誤會?你記不得了我可記得清楚,那男人還跟你說讓你早點和我們家峻肆離婚呢.當時韓管家也在場,要他來做證嗎?"

說完,她不忘看一眼宮峻肆.那意思是在表示是自己給他揪出了夏如水的J情.

夏如水緊張地看向宮峻肆,"照片里的人是沃倫,我是因為一些事才找的他.原本還有一個人的,只是她因為一些事情沒到,這件事,可以解釋清楚的."

"還在編!"許如萍不客氣地打斷了她的話,"如果不是我親耳聽到,你怎樣編都可以.可現在我和韓管家都聽到了,你們分明在談情說愛!"

她把韓管家也拉了進來,就是要宮峻肆相信自己說得沒有錯.

"現在峻雅病著,你確定要鬧嗎?"宮峻肆的聲音不客氣地響起,沖向許如萍.許如萍立時僵在了那里,不敢再出聲半點.是她太急了,所以才會忘了宮峻雅還在病中.

自己的願望一個個落空,怎麼能不急?在針對夏如水的時候,絕對夾了私人的恩怨在里頭的.

"我……還是先出去吧."夏如水清楚許如萍對自己的厭惡,主動道.許如萍要照顧宮峻雅,當然只能她退出了.

宮峻肆沒有說什麼,她默默地退了出去.

沒有走,她等在門外.想起來,真是無語.沃倫向來喜歡那樣,而昨天本應該出現的景天心卻沒有出現,卻偏偏又讓許如萍誤會,她連個做證的人都沒有.

"哼,當真以為有肆護著你,你就可以為所欲為了?"陰涼的聲音從背後傳來,不死心的許如萍借機跟了出來,冷言冷語,難聽至極.

夏如水無奈地耷拉下肩膀,"無論您怎麼想,我和沃倫醫生之間沒有什麼,我們真的只是普通朋友."

"這種話,也只有峻肆會聽.我就想不通了,像你這種水性楊花的女人,他到底喜歡你什麼!"許如萍的話說得極為不客氣.

夏如水微微僵白了一張臉.

她從來不認為自己水性楊花.

"我警告你,最好安安分分地做著宮家的媳婦,否則,遲早有天會被掃地出門!"她其實更希望夏如水早點被掃地出門.

警告完,她踏著高跟鞋高調地朝外就走.

另一頭,徐應凡陪著徐征朝這邊走來.

"宮夫人."二人停下,徐征打著招呼.徐應凡先看一眼夏如水,既而也跟著叫一聲"宮夫人".看到二人,許如萍的臉上起了微妙的變化,"你們這是……"

"聽說宮小姐出事了,我們過來看看."徐應凡道.終究兩人認識,還差點被雙方父母欽點成為一對,過來看也是理所當然的.

"呀,真是謝謝你們了."許如萍激動得眼淚都要流下來了.

"宮小姐現在情況怎樣?"徐征問.

許如萍抹了抹眼睛,直歎氣,"腿……沒保住."

"啊,怎麼會這麼嚴重."徐征驚訝地問.許如萍搖搖頭,哪里好意思說出來是因為感情的事情.她看看徐應凡,只在心里一陣陣惋惜,如果自己女兒能拿出一半的心思勾住眼前的男人,也不至于變成今天這個樣子.

徐應凡選擇和蔡雪結婚始終是她心里的一塊病,正因為知道這多少有夏如水的成份在才促成了那件事,所以對夏如水始終無法釋懷.

自己借著徐應凡在宮家立足的美夢破碎了,如今女兒又沒有了腿,以後肯定是嫁不到好人家了.那麼,自己……

"宮夫人也不用太著急,命保住了才是最好的,以後的事可以慢慢來."徐征溫和的勸慰聲響在耳邊,將許如萍拉回現實.她的眼睛突然亮了起來.

徐征雖然結婚了,但這些年來妻子一直在國外,極少回來,顯然二人感情也是不和睦的.如果自己能和徐征……

不管怎麼說,徐征都是本市排行第二的富豪,跟他在一起絕對不會虧.她理了理自己打理得極為精致的卷發,露出嫵媚的笑容來,"徐先生說得對,就讓應凡去看峻雅吧,他們年輕人好溝通."

許如萍雖然已經五十,但因為保養得極好,皮膚看起來不過三十來歲,她對自己的外貌還是有信心的.

徐征點點頭,"也好."他看向徐應凡,"應凡你進去看看宮小姐吧."

徐應凡點點頭,看向夏如水,"夏小姐麻煩帶我進去吧."

他始終沒辦法稱呼她為宮夫人,內心里還是不願意接受她已經嫁給宮峻肆這個結果的.夏如水推脫不掉,只好帶著他走向宮峻雅的病房.

"那件事,我在查."

走在夏如水後面的徐應凡突然小聲道.夏如水怔了一下,回頭看他,他的表情在陰影里誨暗不明.

"你父親的死因,我會幫你查清楚的.我相信,那件事不會是我父親做的."他補充道.顯然,對于那天聽到的事,他依然沒有釋懷.

不知道如何應對,夏如水停在那里,他先一步跨進了病房.

坦白說,徐應凡會查父親的死因,夏如水是極驚訝的.她忍不住轉頭去看和許如萍說話的徐征,從內心里,她也不希望會是他.終究,他是父親生前最好的朋友啊.

看到徐應凡到來,宮峻肆雖然表現得並不是那麼歡迎,但終究來者是客,對方又是來看宮峻雅的,他沒有說什麼,抱開洋洋把位置讓給了徐應凡.

"宮小姐好些了嗎?"徐應凡站在床邊,柔和地問.看到徐應凡,宮峻雅表現得很平淡,只點了點頭,"謝謝你來看我."

此時,徐應凡的風流倜儻和完整都割扯著她的心,讓她意識到自己就連跟這樣的公子哥兒面對的資格都沒有了,更別論再去找韓修宇.指頭,在被下掐緊.

徐應凡沒有停留多久,因為兩人本來就沒有什麼共同語言.他走出來,宮峻肆作為主人自然要相送,夏如水順手將洋洋抱過去也跟著宮峻肆走了回來.

"要走了啊."看到徐征和徐應凡這麼快就要離開,許如萍感覺到萬份的惋惜.她還想跟徐征多聊聊,表現一下自己的優勢呢.

"宮夫人保重身體,以後有時間再敘."徐征禮節地點點頭,道,和徐應凡一道往外走.就算有再多不舍,許如萍也不好意思現在就貼上去,她退回來去了宮峻雅的病房.

房里,宮峻雅正低頭哭著,指頭狠狠地擰著被單,一下又一下.

許如萍忙沖過去抱住她,"雅雅,你這是怎麼了?怎麼又哭了啊."

宮峻雅無法抑制自己的情緒,哭倒在許如萍懷里,"媽,他不愛我,他不愛我啊.他的心里只有夏如水,只有夏如水!"

不用問都知道宮峻雅在說誰.提到這個話題,許如萍再次把恨撒在了夏如水身上,"都怪夏如水這個女人,攪得一個家不得安甯.如果不是她,你又怎麼會受到這樣的汙辱!"許如萍此時說這些話並非完全向著自己的女兒,而是企圖激發女兒的恨意.在這種情況下,如果宮峻雅跟宮峻肆表示要夏如水滾遠點兒,宮峻肆是不會不考慮的.

她真希望一輩子都不要見到夏如水那個臭女人!

"跟她,其實也沒有關系."哭了好一會兒,冷靜下來的宮峻雅突然低低地道.許如萍驚訝地看著自己的女兒,"你不是一直對她有意見嗎?"

"我對她沒有意見,只是很多時候看著她被自己喜歡的人喜歡嫉妒罷了."宮峻雅終于說了實話.在經曆了斷腿之痛後,她反倒清醒了.

許如萍看著自己的女兒,心里有火卻發不出來,只能一聲不吭.宮峻雅閉了眼,"媽,我想休息一下,你們都出去吧."

許如萍連安慰的話都懶得留一句,扭身走了出去.她回來,就是為了依賴子女的,可是一個對她愛理不理,完全可有可無的樣子,一個雖然愛著她卻如今成了一個沒用的瘸子,失望透頂的同時她的耐心也磨光了.

上篇:第347章 把美女甩一邊不是我的…     下篇:第349章 事情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