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惹火豪門:總裁,別撩 第350章 不許關心別的男人  
   
第350章 不許關心別的男人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夜里,夏如水莫名其妙地接到了徐應凡的電話.

"如水,可以……見個面嗎?"

"徐應凡,你瘋了吧."夏如水想也不想便回應,低頭看表,已經十一點鍾了,這個男人發什麼神經?

徐應凡雖然曾向她表現過好感,卻從不曾亂打電話給她.

"你……覺得我瘋了嗎?"那頭問.

夏如水感覺有些不對勁,"你是不是喝酒了?"

"大概是吧."另一邊,徐應凡看一眼桌上空掉的杯子,他何止是喝酒了,簡直已經深醉.一直想要相信自己的父親,一直想光明正大地站在夏如水面前,甩出最得力的證據告訴她,她父親的事情跟自己父親毫無關系,可是結局卻是……

他覺得諷刺極了.

"喝酒了就早點回家,別在外頭晃悠."夏如水好心勸道.

"如水……"他聽著這話心頭發梗.哪怕這勸並沒有帶多少關心,他還是覺得受之有愧.叫出她的名字想要說出真相,可那樣的話,他怎麼說得出口?

"還有事?"夏如水問.

"沒……"到底沒有勇氣說出來,他凌亂地掛了電話.夏如水盯著屏幕看了一陣子,總覺得今晚的徐應凡怪怪的.

"誰的電話?"宮峻肆從浴室里走出來,問道.

"沒."知道他不喜歡自己跟徐應凡聯系,她搖頭道.既而又想到他說過自己的社交是自由的,覺得這樣敷衍過去不太好,又如實道:"是徐應凡."

"徐應凡?"宮峻肆微微擰了眉,這是他的情敵之一,他沒法不表露什麼,"說了什麼?"

"放心吧,絕對不是向我表白.他這個人雖然平常不太正經,但還是有自己的立場的,自從決定不跟蔡雪離婚後,沒有對我說過什麼曖昧的話."甚至連聯系都少了起來.坦白說,對于徐應凡,她的印象改變了許多.尤其他能在蔡雪坐牢後把股份還給蔡奎而不是繼續利用,讓她覺得他至少算得上正義的人.

"不過,他今晚似乎有些怪怪的."她搖了搖頭,一定是自己想多了.男人喝多了酒難免做些平常不怎麼做的事情.

"不許關心別的男人."宮峻肆直接從她手里取走手機丟在一旁,極為霸道地道.夏如水無奈地搖頭,"我可沒有."

宮峻肆已將她抱起,朝床上走去.他並沒有做什麼,只是將她抱緊了.

"怎麼了?"夏如水輕問,感覺他的氣息分外地沉.

"沒什麼."這些天陪在宮峻雅身邊,他想到了太多的事情.人一旦失去了最重要的東西才發現其他的其實不值一提.

"峻雅……以後會怎樣?"她何曾不知道他在擔心自己的妹妹?

"經曆了這麼大的事,相信她能看清很多事情.至于到底要怎樣,看她自己了."想著她以後都得靠假肢活下去,他也是心疼的.

夏如水輕輕歎了一聲.雖然這些都是宮峻雅自己造成的,但,終究是失了一條腿啊,宮峻雅那麼年輕,她能受得了嗎?

"睡吧."宮峻肆輕輕拍了拍她,道.

夏如水點點頭,窩在他懷里閉上了眼.只是,有人似乎並不想讓他們休息,電話鈴聲響了起來.宮峻肆取出,原本想關機,卻在看到上面跳躍著的許如萍的號碼時還是按下了接聽鍵,"什麼事?"

對于許如萍,他向來不客氣,語氣冷冷的.

"峻肆,你過來一下吧,峻雅說要見你."

"峻雅要見我?"宮峻肆眉頭上擰起了一個問號.這些天,她不是鬧就是少言寡語的,幾乎沒跟他說過話.

"好."終究是自己的妹妹,願意跟他說話哪里有不去的道理.他掛了電話,看到夏如水睜著大眼不安地看著自己,低頭wen了wen她,"沒什麼大事,只是峻雅想見我."

"明天……不行嗎?"她想不清,有什麼重要的事情宮峻雅要大半夜找自己的哥哥.

"乖,好好睡."宮峻肆沒有回應,滑下了床.

醫院里,別的病房早已關燈休息,唯有VIP病房區還亮著燈,有如白晝.宮峻雅受傷後,宮峻肆把整層都包了下來,以免別的人來打擾她.

病房里,宮峻雅坐在床上,低頭看著自己殘缺的腿,而另一邊放著的是剛剛空運過來的假肢.醫生和護士們圍在宮峻雅的身邊,其中一人出聲道:"這是最先進的義肢,保證戴上後不會影響到正常生活也不會引起接合處的疼痛."

這支義肢並不便宜,花費了宮峻肆至少五十萬美元.宮峻肆吩咐過,一切照著最好的來,不必擔心錢的問題,醫生們才敢如此大膽.

"宮小姐要試試嗎?"

宮峻雅臉上並沒有露出任何表情,始終淡淡的,卻從頭到尾沒有點頭.

"雅雅,你哥就要來了,你不試給他看看嗎?"許如萍打完電話走進來問.宮峻雅終于有了變化,抬頭看向自己的母親,"讓他們都離開吧,圍了我一整晚,我都煩了."她指的是醫生和護士.

這些人是專門來給她裝義肢的,因為她不曾表態,所以站了大半個晚上.宮峻肆可不是好惹的,他們是因為擔心他生氣才會留這麼久.

許如萍看她一會兒,最後揮了揮手,示意醫護人員離開.那些人如臨大赦般快速離開.

"雅雅,這麼晚了,你找你哥到底什麼事?這義肢……"她轉頭去看露在外頭的仿真人腿的義肢,總感覺疹得慌.

"要不叫他們幫忙戴上吧,聽說戴上後就能正常走路了."

宮峻雅仿佛沒有聽到,只將頭扭向外頭.許如萍無奈地歎了口氣,不能再出聲.

宮峻肆很快便到達了醫院,風塵仆仆地推開了病房.

"雅雅."他輕呼著自己的妹妹,看了一眼那條義肢,"怎麼回事,醫生還沒給你裝嗎?"

"是我自己不要裝的."宮峻雅終于肯正經說話.

"為什麼不裝,這是最好的義肢,裝好後你就能走路了."宮峻肆說著和許如萍相似的話.宮峻雅卻冷笑起來,"就算能走路又怎樣?那始終是條假腿,我始終是個殘廢!"

"雅雅!"

這種時候,就算有再多的責備他也說不出來,只能呼她的名字.宮峻雅抹掉從臉上掉落的淚花,"哥,我要你去找韓修宇,讓他娶我."

"什麼?"

不僅宮峻肆,連許如萍都露出了驚訝的神色.

"這件事還不足以給你教訓嗎?為什麼還要找他?"宮峻肆的話變得不客氣起來.他以為經曆這些事,她至少能看清楚韓修宇的心,不再奢望了.

宮峻雅的眼淚再次流了下來,"為什麼不找他?如果不是因為他,我的腿會斷掉嗎?好好的我他不願意娶就娶這麼破碎不堪的我吧."

宮峻肆不能言語,只看著自己的妹妹.宮峻雅把臉倔強地扭在了一邊,指頭用力掐著手機.她受傷斷腿的事情韓修宇不可能不知道,可是到現在他連個電話都沒有打來.

為什麼要她一個人承受斷腿的痛苦?她不甘心!

"峻雅,出院後你可以出國,可以去任何一個自己喜歡的國家."宮峻肆轉移了話題.

"除了跟韓修宇結婚,我什麼都不會做!"宮峻雅卻表現得很堅持.

"你這是在胡鬧!"宮峻肆怒了起來,低吼.許如萍不安地走過來拉拉他的袖,示意他不要太激動,怕的是宮峻雅受不住.

"對,我就是在胡鬧."宮峻雅卻十分固執,甚至與自己的哥哥對上了眼,"哥,你不是很有本事嗎?難道連逼一個韓修宇跟我結婚都做不到?不可能的!只要你想做的事情,沒有做不到的."

當然不是做不到,只是這種事情怎麼能逼……

"我現在已經殘廢了,再也不完美了,這輩子估計再也不能嫁到好男人.這件事,韓修宇有責任,他不該出來承擔嗎?"既然她不好過,他也不能好過.這麼多年的愛戀終于在這場車禍里變了態,宮峻雅不再想著用真心打動他,而要逼他.

兩個人一起痛苦,也不錯!

"這件事,我不會同意的!"

這幾天來對她幾乎百依百順,但此時,宮峻肆卻表現得十分堅定.

"天很晚了,早點休息,明天讓醫生把義肢裝上."他冷硬地吩咐,而後轉身走出去.

"峻肆!"許如萍不安地追出來,眉宇里染著擔憂,"你這樣拒絕她不太好吧,她的情緒不穩定,很可能……"

"所以,讓護工和保鏢多看著她,二十四小時不離身!"他冷硬地吩咐,有些被妹妹的瘋狂嚇到了.

"看得住她的人看不住她的心啊."許如萍輕聲歎息,"說起來,韓修宇也的確有錯,如果不是他說的那些過分的話雅雅又怎麼會……他不該承擔責任嗎?"

"如果每一個拒絕別人求愛的人都要承擔責任,那麼這個世界早就亂套了."宮峻肆甩下這句話大步走了出去.

夏如水起床時,看到床鋪空空的,她怔了一下,轉頭看到宮峻肆站在窗口正在抽煙.她記得他很晚才回來的,而此時不過六點.

"怎麼了?"她走過去,輕問.看到他指尖的煙,微微擰起了眉卻到底沒有拿走.宮峻肆主動掐掉了煙,"吵到你了?"

上篇:第349章 事情真相     下篇:第351章 自導自演的一場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