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惹火豪門:總裁,別撩 第356章 動手腳  
   
第356章 動手腳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好!"她用力點頭.和蔣方齊本來就是一個錯誤,自然不能再錯下去,"你想讓我怎麼做?"

"當然是想盡辦法讓方齊厭惡你,讓他盡快從你身邊離開."

"這……"

她以為蒙欣兒只是想讓她離開罷了.只要喬宇的身體能好,只要自己能離開蔣方齊,她願意一試.

然而,她卻要讓蔣方齊厭惡自己……

"怎麼,做不到嗎?"

"……不會."她吃力地搖頭.蔣方齊其實早就厭惡她了,讓他再厭惡一點應該不成問題.

"我會找幾個男人配合你的,方齊最受不了的就是有人給他戴綠帽子."她這麼做的目的無非是想盯著景天心,怕她面前一套背後一套.景天心也清楚,輕輕點頭,"……好,但不能發生實質性的關系."

蒙欣兒笑出聲來,"放心吧,你要為自己的未婚夫守身如玉我還是清楚的."她雖然笑卻未達眼底,眼里一片冷然.

"對了,關于給你未婚夫治病這件事,請你守口如瓶,不要在我丈夫面前提起半句."結束時,蒙欣兒提醒道.

景天心點頭,"知道了."

"大小姐,您這是……"助理走過來,不安地看著她,"明明是蔣先生安排的醫生,您不怕他……"

"怕什麼?方齊那個人向來做了好事不喜歡留名,又怎麼會說給自己的情人聽?"

"你這麼做……"

"我打算好好地做蔣夫人了."蒙欣兒朝助理嫣然一笑.通過這些天的了解,她覺得,做蔣天齊的妻子沒什麼不好.他溫柔,會保護她,比那些逢場作戲出了事就把錯推在她身上的小白臉強多了.

而她也並不覺得景天心是多強大的對手,終究蔣方齊是個正常男人,在她這里得不到養個女人解決一下生理問題很正常.因為蔣方齊向來沒有什麼緋聞,所以她相信他對景天心也是沒什麼感情的.

相反,她覺得蔣方齊心里是有自己的.

所以,給景天心點甜頭,順便恐嚇她幾句,他們這場荒誕鬧劇就該結束了,她這個蔣太太也將正式登上曆史的舞台.

……

"少爺."

韓管家看到宮峻肆走下樓來,恭敬地行禮道,他的眼睛泛著紅紅的血絲.這些日子,他都在忙韓修宇的事.韓義是他的弟弟,弟弟的兒子出了事,他這個做大哥的自然不能坐視不理.

"事情忙得怎麼樣?"宮峻肆自然知道他的去向,問.

韓管家輕輕歎了一聲才道:"都忙得差不多了."

"葬禮在什麼時候?"

"五號."

宮峻肆轉頭看了眼牆上的電子掛曆,點了點頭,"好,那天我會准時去的."

"謝謝少爺."

韓修宇用那種方式自殺還差點連帶了夏如水,他不僅沒有計較還選擇出席葬禮,韓管家是感動的.

"修宇的父親讓我轉告您他的歉意,是他沒有管好修宇所以才會……"

"與他無關."

宮峻肆抬步往外走,走了幾步又停下,"關于葬禮的事,不要對少夫人說."

"是."

韓管家輕應.

樓上,宮峻雅呆呆地坐在那里,只在膝蓋處蓋了條毛毯,整個人都顯得極為憔悴.她怎麼也沒有想到,一場逼婚最終演變成了這樣.韓修宇啊,真的就算死都不願意娶我嗎?

"看出來了吧,你哥哥還是挺在乎你的,專門跑回來看你."

許如萍坐在離她不遠的地方,小聲地道,企圖扭轉她的情緒.宮峻雅的唇輕輕地扯了扯,扯出了一抹諷刺,"他要是真的這麼在乎我,就該把夏如水那個女人趕得遠遠的!一輩子不要讓我看到!"

她並沒有多恨夏如水,只是這個人,這個名字都會讓她難堪.她深愛的男人為了這個女人付出了多少,最終甚至連命都不要!行車記錄里頭,韓修宇在最緊要關頭緊緊護住夏如水的一幕,成了她心里怎麼也拔不出的一根刺,此時還疼痛不堪!

"不輩子不要看到這個女人也不是什麼難事!"聽到女兒這麼說,許如萍眼里射出一道精,光.原本就想讓那個女人死掉,沒想到她的命這麼好!不過,好運氣未必次次都有的.

許如萍走下了樓.

"夫人."韓管家恭敬地叫道.

許如萍淡淡地應了一聲,"韓修宇的葬禮准備在哪里舉行?"

"家里的意思是,在B市舉行,那里已經買好了墓地."韓管家如實地道.

"哦."許如萍並沒有深問下去,眼里那抹精.光卻越來越利!

夏如水這些天一直沒睡好,晚上做夢總能夢到韓修宇帶著她去撞車的那一幕,縷縷被噩夢驚醒.這樣的事情,對于她來說自然是無法跨越的,還好有宮峻肆守在身邊,每每她被驚醒都會緊緊抱住她,安慰她.

因為晚上休息不好,她這些日子總是昏昏沉沉的,而且不知道為什麼,全身乏力.宮峻肆心疼她,沒有讓她再去公司上班,讓她在家里呆著.

晚上宮峻肆會提早下班,白天則由傭人守著,宮峻肆要求傭人對她寸步不離.

"少夫人,您這是要去哪兒?"

看到夏如水下了樓,傭人急忙走過來問.夏如水抬頭看外頭的天,陽光極好,外頭的樹葉翠綠翠綠的,很是好看.她卻搖了搖頭,對外面的美景並沒有多大的興趣.

"宮峻肆呢?"她輕問.

"應該上班去了."傭人的眼睛閃了閃.宮峻肆今天並沒有去上班,而是帶著洋洋去參加韓修宇的葬禮了.這件事他要求瞞著夏如水,所以自己不敢亂說.

夏如水點了點頭,哦了一聲.

"少夫人要出去走走嗎?"看她每天把自己悶在家里,傭人有些不忍.夏如水低頭想了一會兒,點了點頭,"我想去醫院."

"去醫院?"

"嗯."

她記得韓修宇的尸體一直停在醫院的太平間,他死了,自己該去見他最後一面.

"少夫人哪里不舒服嗎?要不要打電話給宮先行?"傭人有些不安地問.

她搖了搖頭,"沒有."

"那……"

夏如水已經走了出去.

傭人急急追出去,說了不少好話才勸服夏如水不要去醫院.外頭的太陽很烈,曬得她頭昏腦脹的,終究因為敵不過傭人的大力氣被拉了回來.不過一場車禍,自己怎麼就變得這麼虛弱了?

夏如水在心里思忖著,被傭人送上了臥室.

"少夫人您躺躺,我給您倒杯水來."傭人安頓好她後便出去倒水了.夏如水一個人撐著頭坐在床上,越發覺得自己全身無力,很是沒用.

手機,響了起來.她伸手拾過,看到了宮宅的號碼,心頭跳了一跳,卻還是接下.

"今天是修宇的葬禮,你不打算出席嗎?"那頭,是許如萍的聲音.這聲音雖然冷卻不像以前那樣尖銳.夏如水恍惚了一下,"他的葬禮?"這件事,宮峻肆根本不曾向她提起過.

"他的葬禮在B市舉行,我想,不管怎樣你都該出席一下."

"……好,我立刻打電話給宮峻肆."她輕聲道,此時是感謝許如萍的.如果不是她通知自己,怕是連韓修宇的葬禮都要錯過.

"峻肆已經出發了,你打電話給他也沒有用.你自己坐車過去吧,最好不要告訴他,否則他一定不會讓你過去的.你也別出現了,免得惹韓義難受,在外頭看看就好,回來的時候順便把上次開過去的峻雅的那輛車開回來,司機當天有事沒有開車,車子還停在那邊."許如萍利落地吩咐著.

夏如水輕應了一聲好,覺得許如萍的安排的確沒有錯.她迅速換了套黑衣從臥室里跑出去,下了樓.

許如萍掛斷電話,唇角溢出了抹怪異的笑.她停了片刻,撥了另一個號碼,"務必要讓她親自開著那輛車子回來,還有,確定刹車已經壞了."

宮峻雅推著推車准備出來上廁所,正好將許如萍說的話都聽在耳朵里.她只是微微震了一下,並沒有向自己的母親發出質疑,更像什麼也沒聽到般推著輪椅離去.

夏如水害死了她最愛的人,讓她受到點懲罰有什麼關系?就算她去償命也不足惜.

夏如水打了個的一路趕往B市,情緒,自然是複雜的.因為去得遲,她趕到時已經快接近天黑,葬禮早就結束.她一個人站在新起的墓碑前,看著那張新貼上去韓修宇笑容滿滿的照片,只覺得一陣陣心酸.

如果那天她沒有去找他,他是否會平安活著?

"對不起,韓修宇."似乎,所有能說的只有這麼一句.照片上的人依然笑得溫柔,卻再也無法鮮活地出現在她面前.恨過,厭過,疏遠過,可她清楚,這個人對他從來都沒有惡意.

在晚風里站了許久,她越發顯得力不從心,一下子坐在了地上.

"夏小姐."

背後,有人叫.

夏如水回頭,看到了韓義.她沒想到他會折回來,窘在那里,"韓……叔."

韓義漠然地立在那里,垂眸看向自己的兒子,"難得你能來看他,想必他泉下有知一定會開心的."短短的數天,韓義像老了二十歲一般,整個背都佝僂起來.他經曆了兒子的五年昏迷,如今又撒手人寰,可以想見打擊有多大.

上篇:第355章 離開他     下篇:第357章 怪不得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