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惹火豪門:總裁,別撩 第365章 不想失去你  
   
第365章 不想失去你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直到夏如水完全退出病房消失在走廊的一端,徐應凡才軟下\身子,由著江瑩給按在床上.

"我說你到底怎麼了?不是為了她命都可以不要嗎?為什麼我把她叫來你又這麼種態度?"江瑩不解地問.

"您不知道她已經結婚了嗎?把一個已婚女人拉到我這里來算怎麼回事?"他嘴硬地答道,並不希望自己的母親知道真實原因.

江瑩哦了一聲,"既然知道她已婚,干嘛還那麼死心眼,連自己的命都不要去救她?"

"這就叫父債子還啊."他輕聲道,唇角溢出滿滿的苦澀.

"什麼鬼話!你父親我什麼時候欠過債需要你去還了?"徐征剛好走進來,聽到這話就忍不住發起火來.自己兒子整成這個鬼樣子已經夠讓他窩火了,最近又動不動跟他作對,竟然還說出這種子虛烏有的話.

看到徐征,徐應凡眯起了眼,那股嫌惡一目了然,"難道不是嗎?難不成您自己做了什麼都忘記了?就算忘了也該知道她是誰的女兒啊!"

"你……這是什麼意思!"徐征握起了拳頭,強忍著才沒有給自己兒子一拳,"她是誰的女兒已經不重要!"

"真的那麼不重要嗎?我覺得您還是應該看重一點才好,否則別人哪天回過神來複仇,您可就要麻煩了."終是忍不住,把這些話吼了出來.

徐征的臉色愈發難看,"什麼複仇?她夏如水是路贏的女兒,路贏是我最好的朋友,我們之間有什麼仇恨!"

"你也知道你們是朋友啊,既然是朋友,為什麼要親手把別人送上絕路!"

父親的這些口是心非的話最終激怒了他,把心里話全都說了出來.徐征被怔在了那里,"你……說什麼?"

"唉呀,你們別鬧了."江瑩出了聲,阻止兩人.兩人正怒目相對,沒有人發現她的臉色轉成了白色.

"別以為您做得天衣無縫當年的事就查不出來了."徐應凡的聲音終于放低,卻並沒有停止他的控訴,"您口口聲聲說路贏是自己的好朋友,卻為了私利買通司機撞了他,造成車禍的假象."

"你……說的什麼鬼話."徐征的身子都抖了起來,臉色變得難看至極.

"我說的是鬼話?如果是鬼話,您保險箱里的那個叫江三的賬號是怎麼回事?據我所知,當年您就是用這個賬號給貨車司機轉賣命錢的."

"江三……"徐征聽到這個名字時,像突然明白了什麼,突然一句反駁也沒有了.而江瑩更是驚得退了一步,差點撞倒了背後的東西.

"媽,對不起,我並不想讓您看到一個殘忍的丈夫形象……"徐應凡轉向江瑩,輕聲道.江瑩卻像傻了似的,再也無法回應.

"不過,他也從來沒有對你好過,不是嗎?媽,不用失望,以後的日子,我會養著您."徐應凡輕聲安慰,當著自己的母親吼出這些話來,他也是很內疚的.

徐征無聲轉身,往外走去,整個人仿佛瞬間蒼老,變得異常遲緩.江瑩追了過去,"老徐!"

"什麼也別說!"徐征擺了手,道.

"可是……"

徐征已加快了步子,迅速消失.江瑩在背後,無力地捂住自己的臉.

屋里,徐應凡用力將拳頭砸在了被單上.

好久,江瑩才走回來,整個人看起來也是無力的.她走到徐應凡床邊,有些急地握住他的拳,"凡凡,告訴媽咪,這件事夏如水本人知道嗎?"

徐應凡無力地搖著頭,他怎麼好意思說出來?

"那就好."江瑩用力地點頭,"凡凡,聽媽媽\的,一輩子不要把這件事說出去,一輩子,懂了嗎?"

徐應凡冷笑起來,"以為我不說就沒事了嗎?這件事已經有別的人在查了,不久的將來或許她就會知道真相."

"她在查了?"江瑩的臉再次變得難看,好久才無力地松開徐應凡,"不會的,不會有人查得到什麼的,那件事……"終究那麼隱秘.

她沒敢開口告訴徐應凡,那件事情並不是徐征做的,而是自己.她的目標不是路贏而是那個女人,卻陰差陽錯……原本說好由那個女人把東西送過去的,為什麼撞死的會是路贏?

江瑩回了徐宅.

"夫人."管家走過來,叫道.江瑩有些呆地看了一眼管家,"先生呢?"

"在書房里."管家如實道.

江瑩這才邁步,往樓上去.她推開書房門,里頭黑乎乎的,什麼也看不見.不過,接近窗戶的位置,有黃黃的光點在移動,她知道,那是徐征在抽煙.

"老徐."她走進去,低低呼著,根本沒有勇氣拉開燈.

徐征因為她的叫聲而僵下了手,指頭上的黃點沒有再動.

"那個賬號,是你的吧."徐征開了口.他保險箱里存的只有他們兩個的東西,而那個賬號他從來沒有見過,顯然,是她開的.

"對不起."江瑩知道避不過,只能道歉.那件事之後聽說那個女人無影無蹤,而她也出了國,漸漸便遺忘了自己曾做過這麼冷血無情的事.

"為什麼要這麼做?"

徐征的聲音里有隱藏不住的怒火.

江瑩奔過去,一下子握緊了徐征的臂,"對不起,我當時只是太沖動了,我沒辦法看著你喜歡她,我的真正目的……對不起."

"你真正想害死的是她?"徐征反握住她的手,幾乎要掐斷.江瑩無法反駁,只在他掌中瑟瑟發抖,"我真的是太沖動了,我不想失去你,我真的不想失去你啊……"

徐征很想用蠻力將眼前的女人掐死,最終卻頹然松了手,"你讓我怎麼去面對九泉之面的他?要是他知道害死他的竟然是……江瑩,為什麼要這麼狠毒?你知不知道,你把我陷入了何種境地?"

"我知道錯了,老徐,我已經知道錯了.求求你,不要拋棄我,也不要對應凡說好不好?如果他知道自己的媽媽是這樣的人一定會不要我的,我現在只剩下他了,求求你……"

徐征甩開了她,"我不會說的,你……留到應凡身體好了就帶著他回國吧."

"老徐……"

徐征大步走了出去,再不理睬後頭的呼喚.

夏如水心事重重地回了別墅.

她怎麼也沒想到,徐應凡會救自己,而且在救過之後無聲無息.對于徐應凡,原本不要理睬就好,此時,情緒複雜起來.

"媽咪去哪里了?爸比都回來了,找了您好一會兒."洋洋跑過來,抱住她的腿問.夏如水朝樓上望了望,這才低身來拍洋洋的肩,"媽咪只是出去了一會兒,爸比呢?"

"爸比上樓去了."

他有回家就要沖涼的習慣.

"哦.洋洋去做作業吧."夏如水輕輕推了他一把.

洋洋點點頭,卻並沒有離開,"媽咪,小胖妹已經好些天沒有來學校了,她以後都不會來了嗎?"小胖妹是他對丹丹的稱呼.她在的時候,他覺得煩,她離開了,他又覺得不習慣.

提起丹丹,夏如水這才想到好多天沒有跟景天心聯絡了.那天她問自己要了沃倫的電話號碼,也不知道聯系得怎麼樣,她未婚夫的病沃倫是否同意給治療.

"媽咪明天給阿姨打個電話,幫你問問."

洋洋這才離開.

夏如水上了樓.

臥室里,落著宮峻肆的衣服.她低頭,一一撿起,放進了籃子里.

"回來了?"宮峻肆正好從浴室里出來,看著她問.夏如水點了點頭,安靜地坐在床頭.

"有心事?"她這副樣子,他怎麼可能看不出來.

夏如水抬頭看著他,"今天我見到了徐應凡的母親,也去看了他."

"徐應凡?"提起徐應凡,宮峻肆的臉微微變色,"怎麼突然去看他了?"

"他……會發生車禍完全是因為我."她把情況簡短地說了一下.這件事,宮峻肆早就查到了,但卻從沒有對她說過.此時聽她說起,眉頭擰了起來,"你打算怎麼辦?"

"我不知道."夏如水為難地搖著頭.

宮峻肆撫了撫她的發,"感謝他的事由我去做,你……還是離他遠點兒的好."他並不是在吃醋.只是,路贏的事情已經查出了眉目,如果確定是徐征做的,那麼,他們之間只會無比尷尬.

"好."本應該當面感謝的,但想到徐應凡對她的反感,最後只能做罷.

"對了,我爸的事情,查得怎麼樣?"最終能夠信任的還是只有宮峻肆.

"已經有些眉目,當年有人給肇事司機一筆錢,那個賬號已經查到."他能說的,只有這麼多.

"是誰?"

"不過一個假名字,查清楚需要些時間."

如果徐應凡沒有救她,他可以直白地講出來,但現在卻變成了這樣……他有些擔憂地看著夏如水,怕她知道實情後又要傷一番腦筋.

"哦."夏如水輕輕點頭,"宮峻肆,如果……如果是你爺爺,你會如實告訴我嗎?"

"當然."這是肯定的.而且,現在已經基本確定不是宮家人做的.

"如果真是這樣,我們……該怎麼辦呢?"她又擔憂起來.真相重要還是現在的生活重要?

宮峻肆走過來,輕輕摟住了她,"你要相信爺爺的人品,他雖然是一介商人,但還是有原則的."

上篇:第364章 你的孩子     下篇:第366章 宮總的女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