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惹火豪門:總裁,別撩 第367章 抬舉  
   
第367章 抬舉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在得到她與放棄她之間,他選擇著,矛盾著.

"不管了,先玩了再說."最後,色,心占據了頭條,他再次伸手去握夏如水的手.

"黃總."背後,有冷冰冰的聲音傳來.黃總伸了一半的手僵在半空中,他回頭,看到了數米之外的高大身影,不是宮峻肆還能是誰?

"宮……總?"他縮回了手笑嘻嘻地打招呼.

宮峻肆幾步走過來,"黃總這是要對我的女人做什麼嗎?"他問得平靜,眼里卻像淬了冰似的,根本看不到底.

黃總有如被刀刺了一回,整個兒僵在那兒,"她真的是……"因為知道宮峻肆素來不親近女人,所以才會色膽包天地來動夏如水,卻沒想到這回大水沖了龍王廟,黃總那張油乎乎的臉立時變得慘白.

宮峻肆已經走過來,越過他停在夏如水面前.

"宮峻肆!"夏如水忙跑過來,抱住他.剛剛被黃總嚇得不輕.

宮峻肆的指輕輕地落在了夏如水頭上,"還算聰明,知道拿我出來嚇唬人了."她主動說出跟他的關系讓他很開心,連唇角都彎了起來,只轉眼之間,那冰冷的氣息就消失不見了.

黃總直覺得自己的眼睛出了問題,冷冰冰的宮峻肆怎麼會有這麼溫柔的眼光?不過,下一刻,他再一次意識到自己犯了大錯,腿一軟就那麼跪了下去,"對不起宮總,我不知道夏小姐和您……都是城信集團的薜小姐亂點的鴛鴦譜,我以為她知道夏小姐的底細所以……"

"薜小姐?哪個薜小姐?"他問得狀絲無意,但知情人都知道,這個名字一旦說出來,那個人就要倒大黴了.但此時黃總哪里顧得了這麼多,保命要緊啊.

"是……薜美琪,薜美琪.她早就覬覦您已久了,大概看到您身邊有這麼一位美人,心存不滿,所以……所以拉我下水,想讓我破壞你們的關系.如果早知道夏小姐是您的人,給我一千個膽子,我也不敢啊."

看他嚇得屁滾尿流的樣子,夏如水心里升起了幾份同情.雖然他拉了墊背的,但卻也沒有說假話.夏如水拉拉宮峻肆的袖子,"算了吧,他也是無心之錯."

宮峻肆這才軟了表情,"滾!"

黃總如臨大赦,連滾帶爬地離開.

"你怎麼過來了?"等到黃總離開,夏如水才吐一口氣,問道.

"我若不過來,你現在豈不是麻煩了?"他雖然跟別的人在談話,但時刻關注著她的情況,黃總拉人的時候他也是看到的,所以才會跟過來.

夏如水垂了眸,我也不知道他會這樣."

"走吧."宮峻肆沒有再追問下去,心下卻覺得,下次斷不能再把她往人群里帶了.才這麼一小會兒就被人拉走,若是久了還不知道被多少人惦記.

此時,他已經沒有心情再去管什麼蔣方齊的結婚紀念日,只想帶著她快點離開這里,離開那些男人惡狼一般的眼睛.他把夏如水塞到了最不起眼的地方,"不要走動半步,我去去就回來."

"你去做什麼?"她免不得追問.

"辭行!"

"才來就走?不好吧."

怎奈,宮峻肆早已走遠.

夏如水百無聊奈,只能撐著下巴四處看.這里雖然偏僻,視角卻極好,外面看不見里頭,里頭卻能把外頭大廳的情況看得一清二楚.

大廳里,突然響起了悠揚的鋼琴聲,夏如水看到台子旁邊的那架鋼琴前,坐了一位身穿白色衣服的女子.不是景天心還會是誰?

她知道景天心會到處演奏賺錢,此時心中難免一喜,朝她走去.

而景天心,此時雖然坐在演奏台上,心卻是亂的.她怎麼也沒有想到,自己會來到蔣方齊和蒙欣兒的結婚紀念日的宴會現場.讓她過來的人只說是結婚紀念日,沒有說是誰,對方開的價挺高的,想想喬宇後期還需要醫藥費,她想也不想就同意了.

直到到了門口,她才看到兩人高調的親密照片,整個人都蒙掉了.本要轉身離去的,可是若離去,介紹工作的蔡姐需要承擔責任的.她不得不硬著頭皮進來.

坐在琴架前,完全沒有感覺,一下手便彈錯了幾個音.她努力地想要讓自己集中起注意力來,不由得把身子抬了抬.

"彈的是什麼鬼東西!"後頭,卻早有人在罵.

薜美琪剛剛在宮峻肆那兒受了那麼大的委屈,此時正找不到人出氣,聽到景天心彈錯了音,不由得放大聲音罵了起來.

她的聲音不小,"你鋼琴初學的吧,到這里來練手?也不看看自己幾斤幾兩重!"

景天心的臉立時紅了起來,"對不起."

"對不起有個屁用!"薜美琪罵了兩句,也注意到有人在看.身為名媛,形象還是要的,她強壓下火氣只瞪了她一眼准備離開.

對面,走來另外兩個女人,拉過她便耳語了起來.

"什麼?真有這樣的事兒?"她朝景天心看一眼,眼里露出震驚.既而點頭,"放心吧,對付這樣的女人我有的是辦法."

景天心根本不知道三人在商量著什麼,調整好狀態重新彈奏起來.

卻不想.

頭頂突然一陣冰涼,緊接著水滴落下來,濕了她的禮服.她抬頭,看到薜美琪把整整一杯酒都倒在了她頭上.

"你……"她嚇得跳起來,伸手去抹,"這是干什麼?"

薜美琪臉上染著明顯的邪惡的笑容,語氣卻客氣得不得了,"對不起啊,我剛剛手軟,一不小心就倒你頭上了.我給你擦擦."

她順手就扯過侍應生手里抹桌子的毛巾兜頭給景天心擦了起來.她擦得用力,景天心的頭發都被她扯散,臉上的淡狀更是糊了不少.

"我自己來!"景天心要去搶毛巾,另外兩個女人拉住了她的手,順勢將一些蛋糕抹在她身上.

"你們這是在干什麼!"

夏如水走下來時正好看到這一幕,氣憤地喊了起來,大步走來搶走了薜美琪手里的毛巾,"用這麼髒的毛巾給她擦頭,你們安的什麼心!"

薜美琪本來要警告她不要多管閑事的,但眼見著是夏如水,頓時消了氣焰,只訕訕解釋,"她的頭發濕了,一時找不到毛巾,暫時代用一下嘛."

"代用?我看你們是有意欺負她的吧."

"夏小姐這話什麼意思啊,我們跟她可不熟."

薜美琪裝出委屈不已的樣子.

夏如水自然不信,轉臉去看景天心.此時的景天心狼狽不堪,但還是輕輕點頭,"的確不熟."正是因為不熟她才疑惑,這幾個人為什麼要整自己.

"我去……清理一下."她轉身要走.

"這可不行!"馬上,她被人拉住,"你可是來彈琴的,琴沒彈就走掉,算怎麼回事?"拉她的是會場的負責人.

"她現在這個樣子,您覺得再彈下去妥當嗎?"夏如水仗義地攔在面前,反問道.那負責人也只是受了薜美琪等人的逼迫才會這麼說,聽夏如水說這話頓時息聲,退開.

"我陪你去吧."夏如水心疼地捋過她的發,輕聲道.

景天心沒說什麼,點點頭.三人看景天心有夏如水撐腰,沒敢怎麼囂張,退了一步.

"給爸媽介紹一個人."

還沒邁步,就有一道清麗的女聲響起.夏如水和景天心同時抬頭,在看到走來的人時,景天心的臉色明顯變化,指也握緊.夏如水疑惑地看向她.

到來的,是蒙欣兒,她的臂間還挽著蔣方齊.在他們的另一側,站著一對中年男女.看到中年男人,景天心心底一陣泛冷,甚至顫抖起來,所有不美好的回憶紛紛湧了上來.

而中年男人在看到景天心時,眸子也是緊緊一縮!

"這位是景天心."蒙欣兒放開蔣方齊,一步走到景天心面前,似乎全然沒有發現她的狼狽熱情地介紹,揚起了唇角,"她是我最好的朋友,今天特意請她來為我們的結婚紀念日獻琴的."

蒙欣兒笑得美豔大方,仿佛景天心真的是她的閨蜜好友一般,背後,薜美琪三人捂嘴偷笑,眼里的諷刺明顯.

景天心此時喉嚨里像紮了一根針,一句話也說不出來,腦袋更是轟轟地亂響.她從來沒有想過自己會以如此狼狽的姿態出現在蔣方齊面前.

"天心對我很好,為人也單純,處處護著我,絕對不像別的人,時時覬覦著我最看重的東西."

蒙欣兒別有所指地看了一眼蔣方齊.

景天心也忍不住去看他.他此時抿唇不語,臉卻陰沉得很,狹長的單鳳眼里光束冰冷,顯然,是在生氣.氣她突然出現在他的結婚紀念宴上,以為她別有所圖吧.她無力地勾下了頭,"蒙小姐,您……"

"抬舉我了"幾個字到底沒有說出來,她不知道如何解釋和蒙欣兒的不熟悉.她是個聰明人,此時已經明了,蒙欣兒說這些話並非真心的,只是想羞辱她.

因為她做了她丈夫的第三者嗎?

第三者這幾個字讓她無地自容,更恨不能挖個地洞鑽進去.

上篇:第366章 宮總的女伴     下篇:第368章 別逼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