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惹火豪門:總裁,別撩 第371章 架子越來越大啊  
   
第371章 架子越來越大啊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徐應凡,不管怎麼說,還是謝謝你救了我."她真心地道.

徐應凡只是哼了哼,"謝就不需要了."她的謝,只會讓他內疚難堪,無地自容.他的指甲捏緊著,努力地抑制著心頭的那股無力和憤怒.他的憤怒並不是針對夏如水,而是針對自己,針對徐征對路贏所做的一切.

"你可以走了."他下起了逐客令.

夏如水立在那里沒有動,"我只是想問你,怎麼會那麼巧合救下我."那里並不屬于A市的范圍,她到現在都覺得奇怪.

"怎麼?懷疑我在跟蹤你嗎?"徐應凡勾起了唇瓣,"就算我跟蹤你好了,現在,我已經付出了應有的代價,你可以離開了嗎?"

"徐應凡!"他的無法溝通讓她無力,"一定要這麼對我說話嗎?以前你可不是這樣子的."

"以前?你是希望我像以前一樣對你嗎?"徐應凡柱著拐杖一步步朝她走來,順手握住了她的肩膀.他手里的拐杖掉落,夏如水沒敢扯\開他,生怕他倒下.但他的目光卻讓她有些害怕,"徐應凡……"

徐應凡突然低頭,狠狠wen上了\她!護士嚇得目瞪口呆,幾乎出不了聲.

"唔!"夏如水睜大了眼,沒想到他會有這樣的動作.下一刻,她狠狠地將他推開,並用力抹著唇瓣,"你瘋了!"

她轉身就往外跑,徐應凡被推倒在地.

他並不急著起來,而是綻開了一抹絕望的笑容.唇上,還留著夏如水的溫度,他早就想這麼干了,但自己有什麼資格?

無奈的苦笑迅速蔓延開來,嚇得護士不敢走近,以為他給摔傻了.

遠處,卡卡幾聲,剛剛徐應凡強wen夏如水的一幕落入某人的手機相冊里.

薜美琪怎麼也沒想到,到醫院里來看個朋友能看到這麼勁\爆的畫面,而且女主角還是她羨慕嫉妒恨的人.她常年呆在國外,才回來沒多久,加之宮峻肆和夏如水之間的感情比較低調,所以並不知道他們之間經曆了什麼,以為宮峻肆不過因為夏如水長得好看清純才看上她.

豪門的婚姻,最經不得的就是丟臉,自己老婆給他戴了這麼大一頂綠帽子,他還能要嗎?她早就打聽了,夏如水沒有什麼背景,這樣的女人更容易扳倒,而且宮峻肆甩起來也不費多大的力氣.

揚了揚唇角,薜美琪為自己能想得這麼周到而差點喝起彩來.

從醫院出來,夏如水腦袋依然亂糟糟的一團.她理不清徐應凡這突然熱情突然冷淡到底因為什麼,直後悔來醫院看他.

才走沒多遠,電話便響了起來,是梁慧心打來的.

"媽,有什麼……""事"字還沒有吐出來,便聽到梁慧心粗重的喘\息聲,"如水……如水,媽……媽殺人了."

"什麼!"

夏如水心急火燎地跑到醫院,看到梁慧心兩手是血地窩在手術室下,混身顫抖,顯然被嚇壞了.她快步跑過去,"媽,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你殺了誰?"

梁慧心抬起頭來,茫然地看著自己的女兒,仿佛沒有聽懂她的問話.

"媽,您說話呀."夏如水不得不提醒她.她一把將夏如水抱住,卻唔唔唔地哭起來.她哭得歇斯底里,身體又顫個不停,根本無法成語.

"請問,是梁慧心吧."兩名警察走過來,冷聲問.

夏如水抱著梁慧心立起來,"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梁慧心涉嫌故意殺人,已經有人報警了."

"殺……誰?"到此時,她還沒有弄明白事情真相.

"徐征."

"徐征?徐氏的徐征?"夏如水不敢置信地問,在看到警察點頭後驚訝地去看梁慧心,"媽……您……"

梁慧心只顧著哭,不做任何回應.

"跟我們走一趟吧."警察將梁慧心從她懷里拉出去,銬上了手銬.

"媽,怎麼會……"

她的話沒有問完,梁慧心已經被帶走.

"媽!"她大聲叫著,被梁慧心的所為弄蒙了,想要追出去,那頭已經來了護士,"請問您是病人家屬嗎?"

遠處,一雙冰冷而無情的眼睛注視著這邊,唇角勾起了報複般的快\感.許如萍狠狠地瞪著梁慧心被架走的背影,恨不能戳出個洞來.

"你不是喜歡她嗎?我讓你好好地喜歡!"她咬牙切齒!

宮氏大廈.

"宮先生."奉方長快步走來,立在宮峻肆的面前,"蔣先生來了."

蔣方齊?

宮峻肆揚了揚眉,吐出一個字來,"進!"

奉方長轉身把蔣方齊領了進來.

"架子越來越大了啊."蔣方齊感歎道,自顧自地坐在沙發上.

"有屁快放."宮峻肆不客氣地出聲.蔣方齊差點給嘔死,"你搞搞清楚,現在是你在求我辦事."

"說得好像你沒有求過我似的."

"你……"

好吧,他忍.

蔣方齊今天的心情不錯,決定不與他計較.

"要查的那件事已經有了眉目."他換上了極為正經的表情,"徐征基本可以確定為殺害路贏的凶手."

"他們不是好朋友嗎?"

"別人的心思又豈是我能猜明白的,我只是用證據說話.我們竊聽了他與兒子的對話,證實那賬號就是他用過的."

宮峻肆的眉頭擰了起來.想的是,夏如水如果知道結果是這樣的,會有什麼樣的反應.他正想著,夏如水的電話就打來了.

"宮峻肆,我媽……我媽殺人了!"

宮峻肆趕到時,夏如水正在警察局外.因為涉嫌刑事案件,所以並不讓她見梁慧心本人,而對于梁慧心為什麼要傷害徐征這件事,她一無所知.

她像一只無頭蒼蠅般在外頭亂轉著,看到宮峻肆終于感覺有了依靠,迅速奔了過去.

"你母親怎樣?"宮峻肆抱著她,輕聲問.

"不知道."夏如水的聲音里滿是焦慮,"不准進去探視,也不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事.宮峻肆,幫我去問問好不好?"

宮峻肆卻沒有動,眉頭擰成了團,若有所思.

"宮峻肆?"他的沉默讓夏如水不安,抬頭看他.他這才拍拍她的臉,"好,我去問."

他讓人陪著夏如水,自己走進了警察局.夏如水無措地立在那里,既疑惑于梁慧心的所為又擔心著徐征.出來時醫生說徐征傷及脾胃,情況很糟糕,不知道能不能救過來.如果救不過來,那麼她的母親……

她不敢想象,只能把自己窩在椅子里,用力抱緊頭.

宮峻肆的到來讓整個警局陷入緊張狀態,甚至連局長都出來迎接.對于梁慧心所犯的事情,自然毫無隱瞞.

果然跟他猜得一樣,梁慧心下手是因為知道了徐征害死自己丈夫的事.

"她會面臨怎樣的刑罰?"他壓著眉問局長.

局長翻了翻案卷,"這個,得看傷者的傷情,另外,還有受害人家屬的態度."

他沒有多說,點了點頭,"可以見見當事人嗎?"

宮峻肆在臨時關押點見到了梁慧心.她的狀態很不好,但見到宮峻肆時,眼睛卻亮了亮.

"您還好吧."

梁慧心蒼白著臉點頭,"如水呢?她怎麼樣?"

"她不是很好,甚至不知道您為什麼要對徐征動手."

"徐征……"聽到這個名字,梁慧心臉上顯露出來的是一種複雜的情緒,身體卻再一次顫抖了起來.

好久,她才再次說話,"對不起,我對不起你,對不起你爺爺和你父親……"說這些話時,她幾乎抬不起頭來.

多年的執念,她一直以為是宮家人害死了自己的丈夫,不惜利用宮父,甚至最後由著自己的養子將宮家炸掉,毀掉了他們的一切……

"原來,我錯得這麼離譜!"她捂住臉,哭了起來.怎麼也沒有想到,讓自己陷入深淵的是自己曾經深愛過的男人,而這個男人,曾那麼深得丈夫的信任.

"他為什麼……為什麼要那麼做?"她一聲聲問著,整個人蹲了下去.

看著梁慧心這麼激動,宮峻肆知道再不能談下去,只遞了紙巾給她.梁慧心拿過紙巾順便握住了他的手,"當年的事都是我一個人的錯,請你千萬別怪如水,別恨她……如果你要償還就找我……"

宮峻肆輕輕抽出了自己的手,"放心吧,她是我的妻子,我不會針對她的."

"那你……能像之前那樣愛她嗎?會不會因為我犯的錯而……"

"是的,我會一如既往地愛她."

梁慧心犯了什麼錯跟夏如水是無關的.

梁慧心終于放心,"謝謝,謝謝.還有,事情先別跟她說,我怕她……受不了."

"……好."

這件事的確不好說.

徐征曾是路贏最好最信任的朋友,而夏如水又跟宮氏的爆炸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系,事情說出來不知道她又會胡思亂想些什麼.

宮峻肆在里頭呆了將近一個小時,對于夏如水來說卻比一個世紀還長.看到他走出來,她顫著腳迎過去,"我媽她怎麼樣?警局的人說了什麼?還有,她為什麼要去殺徐征?"

宮峻肆輕輕拍了拍她的肩膀,"事情還在調查之中,不過你母親的狀況還好,不用擔心.我已經囑咐過了,她在里面不會受委屈的."

上篇:第370章 算我求你了不行嗎     下篇:第372章 恨鐵不成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