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惹火豪門:總裁,別撩 第372章 恨鐵不成鋼  
   
第372章 恨鐵不成鋼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哦."聽到他這麼說夏如水輕輕出了一口氣.

"可是徐征,我媽為什麼……"她想不通.

宮峻肆沒有答,牽上\了她的手,"先回家吧,你已經很疲倦了."

她的確極度疲倦,但發生了這麼大的事情,她怎麼能安靜得下來.

"我想去看看徐征."

"好."

宮峻肆沒有拒絕,而是順從地點頭,把她帶回了醫院.

醫院里,徐征的妻子江瑩已經趕到,紅了一雙眼睛立在手術室外.而手術室的門,依然關著.看到這個,夏如水的心又是一沉,差點邁不動腳步.

宮峻肆握緊了她的指,給予她力量.

"徐先生怎樣?"夏如水不知道江瑩的身份,但已猜出大概.江瑩轉過臉來瞪她,"你們是誰?"

"您好,我是宮峻肆,這位是我的妻子夏如水."宮峻肆如實介紹.

"你們來這里做什麼?"江瑩大聲問,問完了又馬上想起警察說過的話,"你們是梁慧心的什麼人?"

"梁慧心……是我母親."夏如水艱難地答.

聽到這話,江瑩一時發作,"你的好母親啊,看吧,把我的丈夫弄成了什麼樣子!"說完,她劈手就朝著夏如水打下來.

宮峻肆迅速握住她的手,沒讓她得逞,"徐夫人,注意你的言行!"

"言行?我的丈夫都要被人殺死了,你希望我有什麼樣的言行?"江瑩咬牙切齒,眼里的憤恨不言而喻.

夏如水拉了拉宮峻肆,示意他不要再多說話.徐征變成這樣,江瑩憤怒情有可原.

宮峻肆果然息了聲,兩人退到一邊.江瑩卻還覺得礙眼,"怎麼?要來確定徐征是不是死了嗎?他要是死了我自然會派人去通知你們,用不著等在這里!"她的話刻薄不已.

"我們不是這個意思."她只是想確定徐征有沒有事.

"滾!"江瑩吼了起來,歇斯底里.夏如水意外地看著江瑩,從她眼里看到的除了憤怒還有怨恨,濃濃的怨恨!

"走吧."知道再在這里等下去只會鬧得不得安甯,宮峻肆拉了夏如水一把.夏如水點點頭,走出去,但江瑩眼底的那怨恨卻怎麼也無法抹去.

"也不知道徐征會怎樣."一路上,夏如水還擔憂著這件事.徐征在A市排行第二,僅次于宮家,徐征若是有個三長兩短,徐家定不會善罷甘休.最讓她為難的是,徐應凡還救了自己.

"我媽怎麼會對徐征下手呢?"這個問題,她已經想了很久了.

"徐征那兒你不用擔心,他們已經聯系了最好的醫生,奉方長留在那里,一有消息會隨時告訴我們的."宮峻肆握住她的手,能感覺到此時她的不安.

眼下,也只能如此了.夏如水輕輕點頭,只能在心里祈禱,希望徐征不要有事.

"媽,您去找夏如水了嗎?談得怎樣?"

許如萍一回到酒店,宮峻雅就急急過來問道.在別苑和酒店里呆了這麼久,她一點也不習慣,很想回到宮宅去.當然,許如萍也是如此.

"她同意幫咱們說服哥讓咱們回去了嗎?"

"她?"許如萍冷冷地哼著,心思卻不在這上頭.這一刻,她有一種報複的快\感,以至于能不能回宮宅都不重要了.

"該死的女人!"她咬牙切齒,臉上露出邪惡的表情,"這會兒肯定難堪得要死了!最好徐征能夠死掉!"

"媽,你在說什麼?"宮峻雅被許如萍這些莫名其妙的話給嚇到了,連忙問.

許如萍卻勾起了唇角,"敢羞辱我,敢跟我搶男人,敢不要我,結局就是這樣的,哈哈,真是爽啊!"

"什麼跟什麼,什麼爽不爽的?"宮峻雅越聽越迷糊,"你不會對夏如水和哥做了什麼吧?媽,您還不吸取教訓嗎?難不成真要哥把你送到牢里去才甘心."

"放心吧,我說的不是他們!"許如萍給了宮峻雅一記"放心吧"的眼光,眸光即始終退不下那層銳度.

她在夏如水那里吃了閉門羹,而後想到了徐征.他們接觸過許多次,徐征對她的態度一直很好,于是她大著膽子對勾,引對方,以期揭開那層面紗.卻沒想到,徐征卻把她推開了,甚至不客氣地警告了她!

心上人!不就是不起眼的梁慧心嗎?她不過說了梁慧心幾句,徐征竟然差點對她動手,還讓人把她趕了出來.

她好歹也是宮家的夫人啊,怎麼能受這樣的汙辱.許如萍從徐宅出來一心想著怎樣報複徐征,上天卻沒有辜負她,讓她知道了一個消息--路贏的死是徐征造成的.她去找了梁慧心,把從徐征那兒承受的汙辱盡數撒在了梁慧心身上.她告訴梁慧心,徐征,那個喜歡她的男人就是自己的殺夫仇人.

好暢快啊!

看著梁慧心失了心般跑出去找徐征,她在背後暢快地哈哈大笑起來.而當她跟過去,眼看著梁慧心一刀刺進徐征的身體徐征卻連掙紮都沒有時,更加開心得要跳起來.

不是不愛她嗎?不是嫌棄她嗎?不是喜歡梁慧心嗎?就讓最愛的人親自來了結了他吧!

許如萍咯咯地笑了起來,"峻雅,你也看不慣夏如水和徐家是不是?現在,媽幫你出了口氣,他們兩家都出事了,咯咯咯咯……"

"出了什麼事?"

許如萍得意地把自己做過的事都說了出來.

"什麼,你竟然去勾,引徐征?"宮峻雅看陌生人般看著自己的母親,"媽,您瘋了嗎?他可是有老婆的啊."

"有老婆又如何?他的妻子常年在國外,外界傳聞早就有名無實了!而他,不照樣去追梁慧心?"

"所以,你就去挑唆梁慧心?"

"我那不叫挑唆,叫實話實說!"

"媽--"宮峻雅的臉都白了,"這事兒如果讓哥知道,你就真的完蛋了!"他們現在只是沒有住的地方,到時候怕是連命都保不住了.

"你哥根本不可能知道的!而且知道了又如何?我又沒有說假話!殺人的是梁慧心,關我什麼事?"她說得理由充分.

"可如果不是你,也不會發生這麼大的事,你是怎麼都跑不掉的!"

許如萍根本不把宮峻雅的話聽在耳里,只想著報複後的暢快.

宮宅.

夏如水擔心了大半夜,終于在喝了宮峻肆讓人偷偷加了安眠成份的水之後睡了過去.宮峻肆低頭看著床上那張白皙的小臉,心里難免心疼.想到梁慧心犯的事,又擰起了眉頭.他走到窗口,按下了一個號碼,"去查一下,為什麼梁慧心會知道是徐征殺的路贏."

在警局的時候,他關心著案情而忘了這件事.此時想來方覺得蹊蹺,以梁慧心現在的能力應該沒有本事查到這件事才是.

那頭很快回了電話,"查清楚了,蔣先生的人在打電話時估計被人聽去了,最後傳到了梁夫人耳里."

"被人聽到,誰?"

"這個……"

"說!"

"是……夫人."

在聽到這話時,宮峻肆的臉直接陰了下去,"她怎麼可能聽到."

"她……好像去了徐宅,好像還是被徐征趕出來的."

"徐宅?"宮峻肆似乎明白了什麼,唇上的那抹諷刺異常明顯.

"您要處置夫人嗎?"那頭問.

"我這頭不處置她,她現在也不屬于我的管理范圍,不過,她該受些教訓."說完,他率先掛斷了電話.

酒店里.

"外公來了."宮峻雅臉上飛起一片喜氣.在酒店里呆了這麼久,終于有人管他們了.許如萍聽說自己的父親來了,臉上也露出了笑容,"爸,我就知道您不會真的不管我的."

叭!

到來的許放沒有安慰外孫女和女兒,而是劈頭就給了許如萍一巴掌,直接將她打得蒙掉.

"爸!"這麼大年紀還被父親打,還是當著女兒的面,許如萍覺得面子全無,叫了起來,"您這是做什麼?"

"做什麼?你都做了什麼蠢事!"

"我能做什麼!"許如萍委屈地捂上了臉.從小許放就喜歡她勝過其他兄弟,幾乎沒有挨過巴掌,卻沒想到這麼大把年紀還被打,她幾乎要哭起來.

"你能做什麼?如果不是你在人家面前亂說,徐征會被刺?"

"爸您也知道了?"這回,許如萍換了震驚的表情.

"這麼大的事,我能不知道?"許放歎起氣來,"我說你就不能消停點嗎?這還在酒店里沒讓回家呢,又鬧出這麼些事來,你到底想不想回宮家!"

"當然想啊."她只是太沖動了.

"想?你知道嗎?這件事是你的兒子讓人告訴我的,他原本就不待見你,現在鬧出這麼些事來,他更加不接受你了."

"我就說嘛,您不能這麼做,您看吧."宮峻雅聽到這話也跟著埋怨起來,眼睛都紅了.許如萍用力擰緊了指頭,"我就是不服氣,我就是心里恨!"

"你就算再恨,也不要做出惹怒宮峻肆的事來啊.他是你兒子,你不知道他做起事來手段狠辣,冷酷起來連親情都不要嗎?"

他只是短短地接觸了一次就看透了宮峻肆這個人,而她這個做母親的呆了這麼久都沒弄清楚,他哪能不氣.

聽到這話,許萍終于慌了起來,"爸,您幫幫我吧."

"我能幫你什麼!"

許放恨鐵不成鋼.

上篇:第371章 架子越來越大啊     下篇:第373章 說了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