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惹火豪門:總裁,別撩 第373章 說了什麼  
   
第373章 說了什麼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你要清楚,對于許家來說,嫁出去的女兒是沒有回去的道理,你現在能靠的只有你的兒子!你現在這麼給他制造麻煩,他還會讓你回去嗎?"

"那……這……"許如萍一屁股坐在了沙發上,終于因為自己的沖動感到後悔起來.

"這也不能怪我啊,我說的是實話."

"唉,你呀."看著女兒還是不能完全清醒,許放已經失去了耐心,柱著拐杖往外就走.

"外公!"宮峻雅訕訕地叫著自己的外公,"您就真的不管我們了嗎?我現在連走路都成問題,您忍心嗎?"

許放聽到這話,重重歎一口氣,"你們啊……"

直到清早,醫院的消息才傳過來,說是徐征給救了過來,雖然重傷但好歹過了危險期.夏如水繃著的一顆心終于松了些.

"吃完飯,我想去醫院看看."終究人是自己母親所傷的,她身為家屬有責任去看望.

"好,我陪你."宮峻肆表態.夏如水感激地望了他一眼,"謝謝你."徐征度過了危險期,自己的母親呢?昨晚在警察局呆了一夜,也不知道怎麼樣了.

愁眉不展,不由得又歎起氣來.

"放心吧,一切都會沒事的."宮峻肆體貼地握住她的肩膀,"我會派最好的律師幫助你母親打官司,爭取不讓她坐牢的."

"關鍵還是要取得徐家的原諒啊."

雖然有錢請得起最好的律師,但夏如水還是很清楚現狀.江瑩昨天那麼氣憤,顯然是不打算善罷甘休,還和徐應凡,如果知道自己的父親是她的母親刺傷的……她還真不知道怎樣面對他.

"別怕."宮峻肆把她壓向懷里,輕輕撫著她的發.她雖然什麼也沒說,但他卻能猜出來.

吃完早餐,二人便去了醫院.

徐征已經轉入了普通病房,但整個人依然顯得很虛弱,鼻孔上還插著管子.江瑩守在里面,看到二人到來,眉眼一豎要發飆,"你們來做什麼?"

"別誤會,我們只是來看看徐先生."夏如水態度十分真誠.

"哼!看看他死了沒有嗎?"江瑩對她的敵意依然沒有減損.

"江瑩!"徐征在床上呼了一聲,打斷了她.他吃力地抬起一點身子,"我已經沒事了,你們坐吧."

他的態度讓夏如水吃驚.

在這種情況下,身為受害者的他不該和江瑩一樣,對他們的到來表示憤怒嗎?

"對不起,我媽她……"夏如水立直身子,真心道歉.

徐征的臉卻一暗,頓時失去了光芒甚至不敢看夏如水,"這件事不是她的錯."

"啊?"

夏如水以為自己一定聽錯了.

"都是我的錯,她刺我這一刀我認了."

"徐先生……"她覺得徐征一定是給痛糊塗了,才會說這樣的話.而徐征早已轉臉來對宮峻肆,"宮總,可以單獨談談嗎?"

"可以."宮峻肆拍了拍夏如水的肩膀,"先到外面等等吧."

夏如水不解地看向徐征,不明白他為什麼只留下宮峻肆.宮峻肆推了她一把,她這才慢慢的走出來.

過道另一頭,徐應凡坐在輪椅上,朝這個方向而來.看到徐應凡,她更加無地自容,很想藏起來,但最終沒有這麼做.

"徐應凡."她走過去,輕輕地打招呼.徐應凡看到她,不由得眯起了眼,卻並沒有開口責怪什麼.

"對不起,你父親……"她主動認錯.

徐應凡卻"呵"一聲冷笑了起來,"夏如水,一定要把我整得狼狽不堪,你的心里才會舒服一點嗎?"

"什麼?"她沒理會透他的話.

徐應凡已經把臉偏在了一邊,"對不起你們家的人是我們,你們沒有任何過錯,如果覺得這樣做已經解氣,那麼,你可以走了."

"解氣?解什麼氣?"

她給弄得越發糊塗.

"夏如水,你夠了沒有!"徐應凡的臉上卻顯露了憤怒,"我加上我父親,還不足以償還欠你們家的嗎?"

"你幾時欠我們家的?你說的是什麼莫名其妙的話."

徐應凡把臉狠狠地撇在了一邊.要他親口說出那些真相來嗎?他做不到.

"如水."在夏如水還要追問的時候,宮峻肆從里頭走了出來,叫住了她.他並沒有看徐應凡,而是直接走過來牽住夏如水的手,"我們走吧."

"可是……"夏如水看一眼徐應凡,還想問得詳細些.

"走吧,去看看你母親."

聽到說要去看梁慧心,夏如水終于不再堅持,跟著宮峻肆走了出來.

"徐征跟你說了什麼?"上了車,她終于忍不住問出來.宮峻肆握住她的手,眸光里看不出情緒,"他不會找你母親的麻煩,也不會告她,你母親馬上就可以跟我們回家了."

"真的?"

她根本沒辦法相信事情就這麼輕易解決了.整件事就像一個謎,搞不清楚梁慧心為什麼要去刺徐征,徐征為什麼放過她.

不過,徐征不追究自己的母親卻是大好事一件,她已經迫不及待地要把這個好消息告訴母親.

因為徐征不追究,梁慧心馬上被放了出來.看到梁慧心,夏如水迅速跑了過去,"媽,您沒事吧."

"我沒事,這是……怎麼回事?"對于自己這麼快就被放出來的事,梁慧心也感到驚訝.

"徐征說不追究了."夏如水道,注意著她的表情.梁慧心果然變了色,整個人都處于震驚而茫然的狀態,"他……不追究?"

"是啊,他不追究了."

這個消息卻並沒有讓梁慧心開心起來,反而越發顯得沉重.

"媽,您怎麼了?"她忍不住問,"還有,您為什麼會去找徐征又為什麼……"

"不要問了!"梁慧心回應得有些粗魯,之後便一聲不吭地邁步走了出去.夏如水摸不著頭腦,只能求助般看向宮峻肆.宮峻肆走過來,將她摟了摟,"你母親心情不是很好,暫時不要打擾她."

"好吧."雖然還有疑惑,但她還是決定給梁慧心一點緩沖的時間.

梁慧心上車後,一直沒有說話,閉了眼仿佛陷入某種痛苦的回憶當中.夏如水不時去看看她,卻完全不知道如何和她溝通,只能盡量減少存在感.

他們把梁慧心直接送回了家里.梁慧心也不留人,自己進了房.

夏如水擔憂地看著她,"我媽這是怎麼了?怎麼突然像變了個人似的?我覺得她有什麼瞞著我."

"她瞞著你,應該是不想你像她一樣痛苦,相信她,一切都是為了你好."不能直接說出那件事,他只能如此隱諱地表達.夏如水看看他,"連你都在幫她說話,那天她對你說了什麼?"

"沒什麼,走吧."

梁慧心不希望她知道,他便暫時不能說出來.

雖然把梁慧心送回了家,但夏如水根本放心不下,不得不叫人處處盯著,生怕她出了什麼事.盯著的人說梁慧心不怎麼吃東西也不怎麼睡覺,一個勁地發愣,讓她擔心不已.

不過,第四天,梁慧心卻突然來找她了.

"帶我去宮宅吧,我想去看看宮老爺子."

"看爺爺?"夏如水吃了一驚,不明白她為什麼要去看宮儼.但看到她一張憔悴的臉,沒敢再說什麼,帶著她去了宮宅.

宮宅後院,最為安靜之所,小純正陪著宮儼在曬太陽.自從上次住院回來後,宮儼的身子又差了一截,但頭腦卻比以前清醒,甚至還能想起一些從前的事情.

"爺爺."夏如水走過去,輕輕叫一聲.宮儼看到她,咧嘴笑起來,搖著手跟她打招呼,示意她過去.夏如水還未來得及走過去,梁慧心已快一步跑到他面前,叭一下子跪了下去.

她的行為把夏如水嚇了一大跳,連小純和宮儼都是一副愣愣的表情.

"老爺子,我該死."梁慧心低聲道,眼淚叭叭地滾了下來.如果不是她執意要報仇,也不會招來允修,更不會給宮家帶來那樣大的災難.宮氏被炸,宮儼的兒子被炸死……梁慧心此時不知道自己要如何才能抵消那份深重的罪惡感,只有跪在那里聲聲哭泣.

"媽."夏如水去拉她,她卻怎麼也不肯起來.

"您這是怎麼了?"早知道她的情緒會如此之激動,自己便不會帶她過來了.

梁慧心只是一聲接一聲地說對不起,用力把額頭磕在地上,根本不管是否會傷到自己.夏如水擔心她出事,不得不把小純叫過來一起扶起了她.

"媽,您這樣子會嚇壞老爺子的."她低聲提醒著,希望梁慧心能夠正常一些.梁慧心壓抑地哭了一陣,終究被夏如水拉走.她捂著臉,無法面對任何人,手握在夏如水的臂上,緊之又緊.

"對不起,對不起."她喃喃自語,不停地重複著這一句.夏如水擔心至極,理不清她到底經曆了什麼.好不容易才把她弄上車,夏如水憂心忡忡地看著她.她不肯說發生了什麼,自己真的一點辦法也沒有.

她把梁慧心送回了家,卻不敢離開.從宮家回來後,梁慧心哭了一陣,而後便坐在床上發愣,也不肯說話,更不吃東西.夏如水把好話說盡,卻是一點用處都沒有,她都快急出眼淚來了.

上篇:第372章 恨鐵不成鋼     下篇:第374章 不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