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惹火豪門:總裁,別撩 第374章 不懂  
   
第374章 不懂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宮峻肆到來時,夏如水還坐在梁慧心家的客廳里發愁.看到他,眼睛紅通通地望過來.宮峻肆大步走到她身邊,坐下後攬住了她,"怎麼樣?"

歎一口氣,她無力地搖頭,"不說話也不睡覺."這樣的梁慧心,讓她好擔心好害怕.

"我媽不會出什麼事兒吧."她擔心得連聲音都哽咽了.

"放心吧,不會出事的."宮峻肆安慰著,輕拍她的肩膀,"她是個堅強的女人,一定會挺過來的."

以前的梁慧心的確是個堅強的女人,不論遇到什麼事兒都沒有皺過眉頭,可現在看著她那雙無神的眼睛,她已經沒有那麼大的信心.

徐征短暫地醒過一次後,又昏睡過去.江瑩一臉擔憂地守在他身邊,眉宇間凝結了深深的情緒,怎麼都化不開.

徐應凡的輪椅推了進來,他看一眼江瑩又看一眼徐征,看徐征時,目光都是冷的.

"他死不了了,您又何必還在這里熬夜?"他出聲,語氣極為刻薄.江瑩受不住般去瞪自己的兒子,"你怎麼能這麼說話?他可是你的父親!"

"我的父親?"徐應凡重複著這句話,心都是冰的,"如果可以,我甯願沒有他這個父親!"

"應凡,不許這麼說!"江瑩激動起來,對著徐應凡低吼.徐應凡失望地看著自己的母親,"媽,您為什麼還要為他說話?他好的時候眼里可曾有過您?這麼多年來,他把您一個人留在國外不聞不問,對您從來沒有盡過一點點的夫妻情份!現在他要死不活,您該做的是瀟灑離去!"

這件事他一直耿耿于懷,這也是他一直與徐征作對的原因.

江瑩的臉微微變色,撇開,"這是我和他之間的事情,但你要知道,他是你的父親,永遠都是!"

"是我的父親又如何,一個對妻子不忠,對朋友不敬的人,怎麼配做父親!"以前只是恨他對自己的母親薄情,現在,又添了許多.

"您當真不知道梁慧心為什麼對他動手嗎?"他低聲問.

江瑩的身子顫了一下,"這跟你父親無關,都是……"

"江瑩……"

弱弱的聲音從床上傳來,徐征再次醒來.他的呼聲打斷了母子二人的爭吵,江瑩看到他醒來一臉的驚喜,而徐應凡卻是難堪地把臉扭在了一邊,不肯接近.

"感覺怎麼樣?"江瑩擔憂地問著,"傷口還疼不疼?"

徐征艱難地搖著頭,但從灰白的臉色上看得出來,他的情況並不是特別好.

"怎麼……還在這里?不回去休息?"他低聲問.

"你都這個樣子了,我怎麼可以……我該陪在你身邊啊."江瑩哽咽不成語,"對不起,真的對不起."

"媽,您為什麼要跟他說對不起,該說對不起的是他!"徐應凡尖銳地開口.

"你不懂!"江瑩抹著淚回應,難堪地低著頭.

"我不懂什麼!"徐應凡簡直要瘋了.明明是父親做錯了事情,認錯的為什麼是母親?

"你母親累了,應凡,帶她回去休息吧."徐征疲勞的聲音傳來.

徐應凡這回聽了他的話,把輪椅推到江瑩面前,"媽,這里有護工,用不著您操心,我們回去吧."

江瑩不舍地看著徐征,"我想……"

徐應凡沒等她把話說完就下了命令,"扶夫人回去!"

後頭,跟來的人迅速將江瑩扶起,徐應凡扭身推著輪椅出去.江瑩不情願地立起,想要再去征求徐征的意見,徐征已經閉上了眼.

江瑩這才走出去,屋門,被輕輕關閉.

直到屋里的人全走完,徐征才睜開眼,睜眼時,眉宇里只有深深的愁思.梁慧心那歇斯底里的聲音,失望至極的眼神和仇恨的臉龐,深深印入腦海,他感覺胸口一陣突兀的疼痛!

"慧心……"

夏如水沒有回家,住在了梁慧心家里,大半夜的,她被梁慧心的叫聲驚醒,迅速跑了過去.梁慧心坐在床上,滿身是汗,還一個勁地發抖,兩眼發直,顯然做噩夢了.

她迅速跑過去將人扶住,"媽,怎麼了?夢到什麼了?"

梁慧心毫無焦距的目光轉回來,好久才輕輕搖頭,"……沒什麼."她夢到徐征死了,滿身是血,而她手握著刀柄落在他的胸口,他的胸口早就被手里的刀刺穿!

終于為路贏報仇了,她不該高興才是嗎?為什麼胸口會塞得那麼難受?

"媽,擦一擦吧."夏如水把毛巾遞給她,輕聲道.

梁慧心接過毛巾,卻怔怔的,不往臉上去而是握在手里.

好久,她才出聲,"徐征……怎麼樣?"

"聽說已經過了危險期."夏如水如實回應,謹慎地關注著梁慧心的反應.梁慧心卻只是點了點頭,哦了一聲,無怒無喜.

"媽……您怎麼……"她忍不住又問起來,一直覺得徐征和梁慧心之間有著什麼事情.梁慧心看著她,滿腔心思,卻終究說不出口.最後,搖了搖頭,"都過去了,別問了."

"可是……"

梁慧心沒有等她把話說完便躺了下去,閉上了眼.夏如水只能搖搖頭,默默地退出去.

大清早,梁慧心說想去看看路贏.夏如水不敢提出反對意見,只能由著她.到了墓地,梁慧心不許她跟上去,說想跟路贏單獨呆一會兒.她憂心忡忡地看著自己的母親,最終點點頭.

梁慧心一步一步上了山,背影孤寂而沉重.天也陰沉沉的,壓下來,莫名地讓人呼吸不暢,感覺十分壓抑.夏如水不敢讓梁慧心離開她的視線,眼睛眨都不敢眨一下.

宮峻肆的電話打了過來,問她在哪里.她如實相告,宮峻肆沒多久後便趕到.看到宮峻肆,她自然是開心的,但又難免擔心,"不是有工作嗎?擔誤了工作怎麼辦?"

宮峻肆走過來,撫了撫她的臉,"工作已經安排好了."梁慧心出事,夏如水憂心,再多的工作他也得放下過來陪她.

"瘦了這麼多."她的臉尖細不已,他則心疼不已.

"我沒事."被他捧在手心里,她覺得暖暖的,但看到梁慧心坐在墓碑前那孤獨的身影,又忍不住歎氣,"我媽……她這是怎麼了?"仿佛一夜之間,什麼都變了,梁慧心再不像從前的梁慧心.

她什麼也不肯說,自己只能胡亂猜測.

宮峻肆的目光也跟了過去,一時幽沉起來,指從她的臂上滑下去,握住了她的手,"殺害你父親的真正凶手……找到了."他本不想說出來的,但與其讓她胡思亂想還不如據實以告.

夏如水驚訝地看向宮峻肆,"是……誰?"

"徐征."

"徐征?"她的臉色頓時變化,震驚不已.徐征在她的印象里雖然強勢但卻不失血性,怎麼可能……

"他可是……我父親最好的朋友!"

她的眸光胡亂閃爍著,很難接受這樣的結果,但梁慧心揮刀刺徐征又足以說明一切.指從宮峻肆的指間滑出,她用力捂住了嘴.

"如水."宮峻肆心疼地看著她.

夏如水搖搖頭,示意他不要走近,不要碰自己.她需要時間接受並消化這個答案.

"我要去找他!"她一個轉身就沖了出去,此時唯一想的就是找到徐征,親口問問他為什麼要這麼做!她清楚地記得,當年父親的項目是打算送給最好的朋友的,為此他放棄了大把利益.

最好的朋友,不就是徐征嗎?父親對他這麼好,他為什麼……

夏如水邊跑邊捂著嘴,怎麼都無法接受這個結果,眼淚卻已經胡亂飛揚起來.

宮峻肆迅速追了出去,並命令奉方長隨時關注著梁慧心的情況.夏如水沒跑多遠就被宮峻肆追上,他一伸臂將她拉入懷里.

夏如水抬臉,看向宮峻肆時,淚流滿面.

"如水."他低呼一聲,心疼不已,卻緊緊箍著她不讓她離開.

"放開我,我要去問他!"夏如水掙紮著,恨不能馬上見到徐征.

"你要去哪里我帶你去."他盡力放柔聲音,讓她聽進去.夏如水這才停止掙紮,乖乖地窩在他懷里.

"車在那邊."宮峻肆將她攬回去.兩人才到達停車場,就見奉方長抱著梁慧心從上頭跑下來.梁慧心耷拉著腦袋,臉色蒼白,眼睛閉著.

"我媽怎麼了!"她驚叫起來撲過去.奉方長眼睛里染滿了焦急,"剛剛暈過去了."

"怎麼會這樣!"再無心去找徐征,夏如水跑過去和宮峻肆一起把梁慧心弄到了車里.奉方長跑到前頭開車,一路急急向醫院奔去.

"媽,媽."夏如水低低呼喚著,看著梁慧心那張毫無顏色的臉,只覺得一陣陣心驚.

"她只是暈過去了,不會有事的."宮峻肆握住她的手,低聲安慰.聽到他這麼說,夏如水那顆懸著的心這才略略放下,卻也免不得自責,"是我沒有照顧好她."

這些日子里,她揣著這一個秘密該有多艱難啊,自己這個做女兒的卻什麼也不知道.

醫院很快就到了,梁慧心給送進去緊急施救.整個過程里,夏如水都窩在宮峻肆懷里,被他摟著.盡管如此,她還是難以安甯,唇瓣咬得緊緊的.自責,不安,難受,紛紛湧來.她覺得自己太不稱職了.

上篇:第373章 說了什麼     下篇:第375章 不想放過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