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惹火豪門:總裁,別撩 第375章 不想放過他  
   
第375章 不想放過他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我媽怎樣?"

門打開的時候,她沖進去問.

"病人只是情緒激動,再加上身體虛弱導致的暫時性休克,休息一陣就沒事了."

醫生的話讓她終于放下了一顆心,但還是快步沖進了病房.梁慧心還沒有醒過來,臉色依然蒼白,眉宇下凝著無盡的痛楚與悲傷,無法抹去.夏如水輕輕握著她的手,眼淚叭叭地往下掉,她終于能理解梁慧心為什麼要去見宮儼了.

她的錯誤導致了允修對宮氏動手,害死了那麼多人,這份內疚和自責該有多深啊.

"我該多關心她的,都怪我."如果她能知道梁慧心的心事,至少還能開解\開解,不至于讓她把所有的一切都一個人頂著.

"這件事,我也有錯,我該早告訴你的."宮峻肆自責地輕語.

夏如水搖了搖頭,"你沒有錯,錯的……是我們."此時,一切揭開,她幾乎不敢與宮峻肆面對.那個錯誤犯了多大,誰都清楚.

"宮峻肆,對不起."她輕聲道.

"你沒有什麼對不起我的."他搖頭.

他的大度反而越發讓她無地自容,"明明不是你家害死我父親,卻……卻受了那麼大的損失,宮氏被炸毀,死了那麼多人,你父親和你爺爺……宮峻肆,我根本沒臉見你了!"

"說的是什麼話!我讓你知道真相只是希望你能勸解你的母親,並不是想讓你自責.夏如水,你剛剛的話是什麼意思?沒臉見我?難不成又打算拋棄我離開!"宮峻肆的聲音變得急促而憤怒,眸子幾乎燃起火焰來.

"我……不會走的."她用力搖頭.犯了那麼大的錯誤,她該做的是用下半輩子好好償還才是,怎麼可能走?

"宮峻肆,我知道,無論我做什麼都無法彌補以前的錯誤,但……我會盡一生的努力來彌補."

她的話並沒有讓宮峻肆開心起來,他扯\開她握著梁慧心的那只手,將她拉了出去.身體一壓,將她壓在了外頭的牆壁上,呼吸急切眸光銳利.

"夏如水,你聽好了,我留你是以愛人的身份,宮家少夫人的身份,洋洋母親的身份,不是罪人的身份!你若膽敢以罪人自處,我……絕對會把你趕出去的!"

他的表情極度無情.

這無情,卻是倍加的有情.

夏如水看著他,眼睛在眶里重重氳濕.

"宮峻肆……我……"

"不許說走,不許說離開我,不許說我不愛聽的話!"他大聲宣布,既而低頭wen住了她.他的wen急切而焦灼,他的掌用力握著她的臂,生怕她會跑掉一樣,他的呼吸熱而霸道,卻纏綿悱惻.

夏如水徹底軟在他懷里.

她的雙手慢慢環上他的身.

"聽到沒有!"好久,他的唇才離開,壓在她耳邊低聲道.夏如水輕輕點頭,"嗯."

他終于滿意,唇瓣揚起,"我們去看看你母親醒了沒有."

他牽著她的手,走向病房.

梁慧心已經醒來,只是兩眼發直,茫然地看著天花板,情況很不好.夏如水快步跑到床邊,輕聲呼喚,"媽."

梁慧心這才慢慢將視線轉到她臉上,卻沒有說話,只用手撫摸著她的臉龐.夏如水回握著她的手,"媽,您怎麼這麼傻,心里有事為什麼要瞞著?女兒已經長大了,完全可以為您分擔了啊."

"如水……"她低低呼了一聲,眼淚就那麼滾了下來.夏如水也忍不住流下了淚水,"媽,我都知道了,我都知道了."

她的手停在夏如水的臉上,"你……都知道了?"

"嗯,宮峻肆都告訴我了."

梁慧心的視線移向宮峻肆,滿滿的擔憂.

宮峻肆走了過來,"我清楚您擔心什麼,我是不會放開如水的,這輩子都不會放開.我的妻子,只可能是她."

聽到這話,梁慧心眼里投出贊賞,既而轉向夏如水,"媽知道……你和媽一樣的性子,容不得自己犯錯.但如水,這所有的錯都是媽一個人犯下的,跟你沒有關系,所以,一定不要輕易放棄自己的幸福……"

她不願意說,就是怕夏如水和她一樣背負起罪惡感,無法面對自己.

"我知道,不會的."

"我也不會讓她有這種想法的."宮峻肆插言道,走過來緊緊摟住夏如水的腰.

看到宮峻肆如此表達,梁慧心滿意地點頭,"這就好,這就好."

梁慧心在醫院里沒呆多久便回了家,夏如水再次留下來陪她.對此,宮峻肆並沒有提出反對意見,只是離開前囑咐了她幾句,要她好好照顧自己.

"放心吧,我會的."她輕輕點頭,忍不住回頭看自己的母親.梁慧心的狀態並沒有恢複過來,從醫院回來後愈發顯得少言寡語了.

她歎一口氣.

宮峻肆把她拉進懷里.雖然不想分開,但卻不能不讓她守在這里.他輕輕拍了拍她的肩,"有什麼事隨時打電話給我."如果不是梁慧心需要靜養,自己留在這里會打擾到她,他還真想陪在夏如水身邊.

"知道了."

夏如水環住了他的腰.自己無助的時候至少身邊還有人,還能噓寒問暖,梁慧心卻形單影只,怕是連個說心里話的人都沒有.想到這里,又免不得為自己的母親而心疼.

宮峻肆走後,夏如水打算去超市里買點食材給梁慧心做粥吃.才走出門外,卻意外地看到外頭停著一輛賓利.這里算不得什麼高檔住宅區,所以那輛賓利顯得格外紮眼.她凝了一下眉,便看到了車邊上的人,徐征.

徐征坐在輪椅里,臉色蒼白,狀態不是很好.他不是才度過危險期嗎?怎麼來這里了?短暫的疑惑後,夏如水換上了一副冷臉,並不想跟他說話,直接越過.

"夏小姐."徐征卻先出聲,叫她,"你母親……還好嗎?"

"您覺得她能好嗎?"夏如水冷冷地反問,回臉時,面對徐征的是極度的仇恨.眼前這個男人沉穩大氣,卻不過是道貌暗然,一想到他對自己的父親下手,恨意便不由得湧了上來.

"我父親到底哪里對不住你,你要那麼對他!"

她的指頭都捏緊了!

徐征的身子狠狠僵了一下,最後卻只道:"對不起."

"對不起?"夏如水幾乎要冷笑起來,"人都死了,對不起抵什麼用!"

徐征未能說話,似乎陷入了深深的內疚當中.夏如水的眼里噴起了火,"徐征,你害死了我的父親,我是不會善罷甘休的!"徐征從頭到尾都沒有為自己辯解,只再次問,"你母親呢?身體還好嗎?"

"我母親的身體很不好!在沒有把你繩之于法之前,她永遠都不會好!"她忿忿地道,因為擔心徐征對自己的母親做出什麼來,隨即打電話讓管理處的人來趕人.

"你這人怎麼這樣!"看到夏如水打電話給管理處,司機看不過出了聲.徐征抬手,阻止了他,"我們走吧."

司機不再說什麼,推著他轉身上車.夏如水立在原立瞪著徐征的背影不放,"徐征,你為什麼要害死我父親!"

這是個未解之謎,到現在都理不透.徐征的身子滯了一下,卻沒有給予任何回答.

"他可是你最好的朋友,他把自己最重要的東西都給了你,他對你還不夠好嗎?"她忍不住問出更多.父親掏心掏肺地對他好,為什麼他要用那樣的手段傷害父親?她想不通!

徐征沒有給她答案.

夏如水購物回來時,看到梁慧心站在窗邊,身子孱弱無力,兩只手扶著窗戶,似要爬上去.她急忙跑過去,"媽,您要做什麼?"

她一把將梁慧心拉了回來.

"我只是想吹吹風."梁慧心輕聲解釋.夏如水這才發現,自己將她抱得死緊,心髒都在呯呯亂跑.剛剛……她以為梁慧心要跳樓.

"只是想吹風啊."聽到這話,她這才慢慢收住情緒,"您的身體還很虛弱,不宜吹風的."夏如水幫她關了窗,把她拉到位置上坐下.

梁慧心無神的目光落在她身上,看了一眼撒落在地板上的購物袋,那是夏如水剛剛一著急丟掉的.

"你以為我尋死啊."她輕聲問.

夏如水窘得不知如何是好,兩只手捏在了一起,"我只是怕您出事."

"放心吧,我不會出事的."梁慧心輕輕撫著她的發,眉眼里全是慈祥.女兒的眉眼臉龐跟路贏都有許多相似,看著她就仿佛看到了年輕時的路贏.

想到路贏,她的心跟著揪緊.她該再用把力,或者,應該將刀直接插\入徐征的心髒的!

低頭,看著自己的手,當時為什麼不再狠心一點呢?此時,她的心情是矛盾而痛苦的,因為在意識到徐征可能被自己殺死的那一刻,她竟是心痛的.她竟然對殺死自己丈夫,害得她與女兒分離的凶手心軟了!

這一刻,她特別特別恨自己!

"媽,我不想放過徐征."夏如水輕聲道.自己的父親慘死在徐征的手下,她不想這件事就此了結.行凶者,該受到應有的懲罰.

上篇:第374章 不懂     下篇:第376章 求求你,放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