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惹火豪門:總裁,別撩 第379章 我們生孩子吧  
   
第379章 我們生孩子吧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躺槍的宮峻肆很是無奈,不得不攬住自己的小妻子,"我是怎樣的人難道你不知道麼?怎麼能和蔣方齊相提並論."

"可你都幫他說話!"

夏如水委屈地表達.

宮峻肆笑了起來,輕輕刮了刮她的鼻子,"我的話還沒有說完呢.蔣方齊和景天心是怎麼回事,我並不清楚,但他的性子我還是知道些的,並不是個喜歡沾花惹草的人.而且你細細體味一下,蔣方齊和景天心應該是很久以前就認識了的,應該在他結婚之前.他們之間應該是有些恩怨的."

經他這麼一提醒,夏如水才想起景天心說過的初戀來.難不成她的初戀正好是蔣方齊?

"可是據我所知,蔣方齊總是莫名其妙地傷害景天心,在她身上做下了不少壞事!"她親眼見過景天心狼狽不堪的樣子,丹丹也對那個"叔叔"表現得深惡痛絕,這些都讓她對蔣方齊沒有好感.

"他是做大生意的人,正常情況下是不會跟一個女人計較的,若是真的計較,反而證明在乎."

對于宮峻肆的言論,夏如水無法理解,但剛剛蔣方齊眼里劃過的擔憂她卻記得.

"你忘了嗎?我也曾對你冷酷無情過.所謂愛之深恨之切就是這個道理."宮峻肆撫著她的發,細心解釋.夏如水此時才恍然,"你是說,蔣方齊很愛景天心?"

宮峻肆沒有回答,只用微笑表明她猜對了.

"可是……即使如此,他也不該啊,他終究結婚了."

她始終無法認同蔣方齊以已婚者的身份去沾惹景天心.

"他們的事由他們自己去解決,宮太太現在應該想的不該是宮先生和宮先生的願望麼?"宮峻肆幽深著眸子,別有深意.

夏如水一臉的茫然,"你的願意……是什麼?"

他的長指從她的腹部劃過,"當然是二胎的問題."

他的指狀似無意,卻生生扯出一股電流,電得夏如水身子一陣顫抖,臉都紅了起來.宮峻肆的唇已經靠過來,貼著她的耳,"蔣方齊來了,剩下的事情他會解決,現在是不是可以辦我們自己的事了?"

未等夏如水反應過來,他便將她抱起……

"爸,對不起,對不起……"

深夜里,寬大的床上,夏如水的身子伏在上頭,在被子下形成了一個人形.睡在床上的人兒並不安穩,唇瓣輕啟,低低地訴說著什麼,眼睛卻是閉著的.

宮峻肆大步走進來,聽到這聲音,胸口一刺,極為疼痛.他坐到床邊把床上的人兒撈到了懷里,"水兒,醒醒,水兒?"

夏如水卻沒有醒過來,小臉上滿滿的痛苦,眼淚一滴一滴滾下來.她做夢了,夢到父親滿面怨懟地來找她,怪她不能給自己報仇血恨.她只能一聲聲地說著對不起,內疚卻無法隱藏.

"水兒,水兒?"宮峻肆只能低頭,wen她,跟她說著話,安定她的情緒.好一會兒之後,她終于安靜下來,再次沉入夢里,只是兩頰上留下的那兩顆晶瑩的淚珠怎麼都無法讓宮峻肆靜下心來.

他對夏如水還是很了解的.她雖然極少提到自己的父親,但卻是個孝順的孩子.明明知道父親死得冤卻什麼也做不了,自然是難過的.待到夏如水再次睡熟,他才輕輕將她放在床上,低頭wen了wen她的額頭.

他眼底的柔軟如水,纏纏綿綿,在夏如水的身上停留了好久.幾分鍾之後,他走了出去,並掏出手機:"楊律師,徐征那兒,真的沒有辦法了嗎?"

"抱歉宮先生,事情過去太久,從法律層面上還真沒辦法針對他."

"知道了."宮峻肆掛斷電話,揉了揉眉頭.片刻,他撥通了另一個號碼,"去調查一下徐家所涉及的所有行業,越詳細越好."

掛斷電話時,他的臉上顯露出來的是沉冷.既然不能從法律層面給這個人渣以懲罰,那麼只能從他的生意上入手了!

……

"最近,我發現了一個奇怪的現象."尚的包廂里,蔣方齊舉著杯子,別有深意地看向宮峻肆,"凡是徐氏插手的項目你的宮氏都插了一手,怎麼?打算把徐氏擠下去了?"

宮峻肆顯得懶懶的,長指轉動著手里的杯子,"我以為你該很忙才對,還有時間來關注我?"

"倒還真沒有時間,只是你這個做得太明顯了,我想視而不見都不行."

宮峻肆只是哼了哼,並沒有說過多.

"徐征沒有來找你嗎?他此時應該急得跟熱鍋上的螞蟻一般."在商場上的人都知道,宮峻肆不輕易擠兌人,但一旦被他看重……後果慘不忍睹.

"沒有."他喝了一口酒,眼里的眸光冰冷,"他有這個臉皮來找我嗎?"

"你們之間有深仇大恨?"

宮峻肆已經放下了杯子,"你這麼急地約我來只是為了這件事?如果為了這事,抱歉,無可奉告,另外,我得走了."

他得回家陪夏如水,免得她胡思亂想.

蔣方齊把他攔下,"還沒聊到主題呢就急著走,宮峻肆,你什麼時候變得這麼不淡定了?"

"有屁快放!"

蔣方齊便不再拐彎抹角,"景天心受傷的事,我想再問問你."

原來,是為了女人而來.宮峻肆眼里閃出一絲玩味,"怎麼?對她認真的?"

"當然."他毫不遲疑地點頭.

"可你已經結婚了."

"我已經提出了離婚,而且我們的婚姻只是一場契約,契約時效早就過了,只差一道手續."

宮峻肆點點頭,果然如他所料,蔣天齊不是感情上的渣渣.

"抓到的男人只說是個女人買通的他們,至于是哪個女人,叫什麼名字,他們一無所知.但對方要的不是錢財而是你女人的臉,想必是哪個爭風吃醋了.你去查查身邊的女人,答案不就揭曉了?"

身邊的女人?

蔣方齊沉下了眉.他和宮峻肆一樣,從不沾花惹草,身邊算得上女人的便只有……想到此,他的雙眉一冷,流露出一股殺氣.

蒙宅.

蒙欣兒坐在自己的閨房里,手里握著手機,一遍又一遍地打著某個號碼.但那里頭傳來的永遠都是:您撥的號碼暫時無法接通.

這群混蛋,難道拿了她的錢沒辦事?她等了幾天都沒等到消息,此時早已坐立不安!而她根本不知道下手的頭頭早就被制服,另外的幫手怕惹麻煩,早不知道躲到哪里去了.

"小姐,蔣先生來了."外頭,傭人道.

蒙欣兒一下子站了起來,"方齊來了?"

"是啊."傭人一臉的曖昧,"蔣先生應該是接您回去的."

"是嗎?"她的臉上飛起了一片云彩,像個陷入初戀的女孩子.一旦確定了對蔣方齊的愛意,她便無法克制自己那顆心,只聽到他的名字便嬌羞起來.她立起身,快速朝樓下跑.

樓下,蔣方齊正在跟蒙正說話.蒙正,本市市長,家里世代從政,也是極有後台背景的.但對于這個女婿,他還是有幾份客氣的.蔣方齊不像時下里的富二代,一無事處緋聞不斷,他從結婚到現在,幾乎零緋聞.當然,除了上次莫名其妙拉走了個女孩子.

兩人淺聊了一陣,蒙正便想到了這件事.

"方齊,上次你拉走的那個女孩子跟你什麼關系?"

"她是……"

"她不過是方齊的表妹啦."蒙欣兒像蝴蝶般飛下來,打斷了蔣方齊的回答,"那天也是我的疏忽,讓她受了委屈,對不起啊方齊."

"表妹?我怎麼沒聽說過?"

"您成天關心的是什麼GDP,城市建設,哪里記得住人家啊."

蒙欣兒噘起了嘴,一通埋怨,蒙正想想的確如此,便沒有再說什麼.蔣方齊雖然沒有揭破什麼,但臉色亦沉了下去.

"方齊,是來接我的嗎?我們走吧."蒙欣兒忙走過去挽住他,在蒙正面前裝出恩愛夫妻的樣子.蔣方齊沒有掙開,由著她挽.蒙正說了幾句客氣話,但還是由著蔣方齊把蒙欣兒帶走.

兩人在長輩面前裝恩愛也不是第一次,加上蔣方齊把蒙欣兒做過的那些荒唐事遮掩得極好,誰都沒有懷疑他們過他們的感情.所以在二人出門時,蒙正免不得又是一番提醒,"你們結婚已經三年了,孩子的事情得考慮考慮.年紀越大,生孩子越難."

"知道了爸."蒙欣兒主動回應,並不像以前那麼反對.蒙正滿意地點點頭,"這就對了."他一直以為自己的女兒是怕損了身材才不肯懷孕的,如今女兒已經點頭,一切就有望了.

蔣方齊卻將眉頭擰得愈緊,身體都繃了起來,但他還是沒有當著蒙正的面點破什麼.兩人走出來,他才將臂抽出,與蒙欣兒保持了距離.蒙欣兒卻絲毫未覺般湊上來,有意用臉貼著他的臂,"方齊,以前是我太任性,不顧你的感受.從今以後,我會乖乖的,而且我真的已經做好了做母親的准備,我們生孩子吧."

蔣方齊冷眼俯視著蒙欣兒,"你的記憶出問題了嗎?我們的契約時效已過,我向你提出了離婚."

上篇:第378章 看著碗里的吃著鍋里的     下篇:第380章 不是你能覬覦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