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惹火豪門:總裁,別撩 第393章 直接查  
   
第393章 直接查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媽咪,媽咪."連唯一的通信設備都沒有了,絕望的她只能一聲聲地呼喚著自己的母親.海水更加狂肆,不停撞過來狠狠地沖擊著車頭,車子越來越不穩了……

呯!

最後的一根藤蔓終于斷裂,車子栽了下去……

"老板,車子已經掉到海里去了,兩個人,沒有生還的可能!"

上頭,逃走的司機並沒有離開,而是時刻注意著車子的情況.他本來想下去推一把的,又擔心留下自己的痕跡,只能靜候變故.此時,看到車子栽進了海里,終于松了一口氣.

才打完電話,他便見彎道里飛馳而來數輛車子,臉上閃過一片警戒,迅速往另一個方向逃走.

這頭,蒙欣兒唇瓣上勾起了滿意的微笑.

不是一心要奪回景天心嗎?不是想利用丹丹讓那個女人回心轉意嗎?現在兩個人都沒有了,蔣方齊,你還要離婚麼?

蔣方齊的車和宮峻肆的車前後腳到達,停在了路面上.就在前頭的拐彎處,那里被撞開了好大一片,樹被壓倒,泥土露出一大片,不用猜都能看出來,這里發生過事故.

還未等車停穩,夏如水就沖了出來,眼睛紅紅的.看到下車的蔣方齊,她沖過去狠狠地揪起了蔣方齊的領口,"你到底對天心做了什麼!"

蔣方齊不防,被她扯得差點跌倒.宮峻肆上前來,拉回了自己的妻子,"找人重要!"

"如果天心有個三長兩短,絕對不放過你!"

夏如水從來沒有如此憤怒過,此時卻通紅了眼睛幾乎要殺人.

"一輛車掉到海里去了!"

奉方長迅速跑過來,道.夏如水這才放過蔣方齊跟著跑過去,看到的只有平靜的海面,哪里有車的影子.

"快撈!"宮峻肆大吼一聲,一道身影迅速劃過,朝著缺口處跳下去,轉眼之間沒入了海里.

是蔣方齊!

夏如水和宮峻肆面面相覷,片刻,更多人跳進了海里.

"景天心,你不能有事,聽到了沒有.你若敢死,我會讓你在意的人為你陪葬!"

"醒醒啊,天心,只要你能醒來,我願意什麼都順著你.我再也不逼你和喬宇離婚,也不再帶走丹丹,就算你要離開,也可以."

耳邊,反反複複響著這樣的聲音,擾得景天心再也睡不下去,終于睜開了眼.

"天心,你醒了?"

眼前,是一臉焦急的夏如水.

明明,夢里是個男音在說話,那人,就是蔣方齊.他……去了哪里?

她茫茫然地搜尋著.

夏如水握住了她的手,"你在找喬宇嗎?他剛好出去了,不過一會兒就回來."

喬宇?

難道一直跟自己說話的是喬宇?

一種莫名的失落湧起,她並沒有表現出來,只是輕輕點頭.

"我……怎麼了?"

"你掉到海里去了,差點就……"一想到當時的情況,夏如水的眼睛又脹了起來,"真是太危險了."

"掉到海里?"她仔細回憶著,想到的是帶著丹丹離開的時候司機突然跳車,而他們……

"丹丹呢?"她猛然起身,根本顧不得身體的虛弱.夏如水將她壓了回去,"丹丹沒事,只是喝了些海水,當天就醒過來了,現在已經活蹦亂跳了."

"是嗎?"聽說丹丹平安無事她又放了心,"我睡了多久?"

"五天.你頭部受了重傷,又加上泡了海水,連醫生都不確定什麼時候能醒來,快把我急死了."

"哦."她竟然暈了五天!"丹丹和喬宇一定嚇壞了吧."

"嗯."夏如水點頭,唇張了張,最終沒把蔣方齊這些天的所為說出來.坦白說,她還是第一次看到蔣方齊那樣瘋狂,幾乎不要命地在海里找她.知道她情況危險,又衣不解帶地守在身邊,五天五夜,幾乎沒有合過眼.

如果不是宮峻肆強行把他帶走,估計他還得在這里繼續呆下去.

她不確定景天心想聽這些,更不想在這個時候給她什麼刺激,所以保持了沉默.

"景心,你醒了?"提著早餐回來的喬宇看到景天心睜開了眼,激動得不知道如何是好,他跌撞著走過來,顯然身體還在恢複期當中,所以行動並不方便.

"喬先生."夏如水體貼地把位置讓了出來,立起,"您來了,我就先走了."

"好,謝謝."喬宇關注得更多的是景天心,此時道起謝來竟有了些敷衍.夏如水並不在意,她從喬宇的眼神里看出了他對景天心的在乎.

"丹丹暫時住在我那里,不會有危險的."

"好."

看到景天心點頭,她才走出去.

喬宇坐下來,一把握住了景天心的手,"快把我嚇死了!"

"不是沒事了嗎?"景天心勉強笑著,蒼白的臉上盡顯虛弱.

"還好沒事了."喬宇感歎,不敢想象她若是出了事自己會怎樣.

"哦,對了,蔣天齊說,他不會再阻止我們在一起,丹丹也歸我們了."這,算因禍得福吧.

"他真的是這麼說的嗎?"明明該開心的,不知道為什麼,她竟莫名湧上了一股悲傷.景天心努力控制著自己的情緒,不想顯露出來.

"是的."喬宇也沒有對她的眼.

這五天里,他也守在這里,看到了蔣方齊對她的深情厚愛.那樣霸道的一個男人,竟然為了她而流淚,竟然只要她能活過來願意放下一切.

這,不是放棄,而是一種更深層的愛,這種愛讓喬宇自愧不如.

他沒有把這事告訴景天心,自私地希冀她永遠都不要知道.因為他清楚地知道,她一旦知道,便會再次對蔣方齊傾注真心.明明知道隱瞞不對,但他還是想自私一回,他們結婚了,而且蔣方齊也有了家庭,或許,這樣才是最好的結果.

"對了,你醒了這就好辦了,是誰把你們弄到海里去的?"他迅速轉移了話題,除了不想過多提及蔣方齊外,也希望能盡快把害人的人揪出來.

"是誰?"景天心擰了擰眉.電話是蒙欣兒打的,所有的安排都是她做的,自然是她了.只是,這件事非同小可,而且在蔣方齊已經放她自由的當口,真的還要去找蒙欣兒的麻煩嗎?如果找蒙欣兒的麻煩就預示著還會和蔣方齊有無窮無盡的牽扯,沒必要了吧.

"不太清楚."她搖了搖頭.

深夜,蔣方齊並沒有回家,呆在辦公室里.他斜躺著,指間夾著一根煙,而辦公室里早就煙霧繚繞,幾十根煙蒂橫七豎八地躺在煙灰缸里.他的眼睛依然通紅,顯示極度缺乏睡眠.

門,被推開.孟超走了進來,"景小姐已經醒過來了,醫院進行了一次全面檢查,她的身體已無大礙."

蔣方齊的眼皮終于掀了掀,卻沒有特別的表情,只"嗯"了一聲.

"就算醒了也不要掉以輕心,要用最好的藥."好一會兒,他又道.

"是."孟超情緒複雜地看著自己的老板.明明已經吩咐了,從此和景天心天涯各路再不相交,卻要處處關心.這份愛還真是……

孟超比蔣方齊要年輕,想事情也簡單許多,在他看來,愛一個人就要說清楚,而不是像現在這樣.但在蔣方齊面前,他一個字都不敢說.

"對了,警方那邊來消息了,說景小姐根本不知道是誰陷害的自己,沒有從她那兒得到一丁點有用的信息."

這話,讓蔣方齊眯起了眼.

丹丹的出走,她正好帶走了孩子,又坐著那輛車莫名其妙地跌到海里,車里卻沒有司機,這千絲萬縷的東西聯系在一起,就連他都能分析出許多事來,她竟然說什麼都不知道?

"最起碼的一點,蔣宅有人和她往來,否則她不可能帶走丹丹."

孟超點頭.蔣方齊的頭腦比任何人都敏銳清晰,這向來是他佩服的.

"去查一下她最近的通話記錄."

雖然說手機掉到大海里去了,但並不代表找不到通話記錄.孟超應是,低頭就打起電話來,片刻,就有人發現了郵件.他點開,看了一眼便遞給了蔣方齊,"這是景小姐的通話記錄,這陣子除了和夏小姐通過電話外還跟一個號碼通了電話,這個號碼在出事之前還有過聯系,景小姐本人應該知道是誰的."

夏如水自然是不可能陷害景天心了,那麼,便只有那個號碼.

"不用問她,直接查!"

蔣方齊下了命令.

景天心沒有去找蒙欣兒,蒙欣兒卻先找上\了她.

"你現在是不是等不及要去蔣方齊那兒告我的狀,說是我幫你把丹丹放出去的,又是我把你弄到海里去了?"她一臉憤怒,弄得自己好像受害者一樣.

怎麼也沒有想到景天心竟然沒死,在聽到這個消息的那一刻,她便知道,自己有麻煩了.景天心並不可怕,但如果蔣方齊一旦查到了她這里,她的婚姻就算真的完了.

她不要!

"我沒有."景天心淡淡地道,"不過,車子的確是蒙小姐派的,難道我出事跟您沒有關系?"

蒙欣兒有些意外地看著景天心,眼前這個女人在她的感覺里,是個安靜軟弱的人,不該有如此清醒的大腦和咄咄逼人的語氣.

上篇:第392章 小小姐不見了     下篇:第394章 協議,簽了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