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惹火豪門:總裁,別撩 第398章 就算結婚也不可以  
   
第398章 就算結婚也不可以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我和他已經結婚,睡在一張床上不是很正常嗎?"

景天心提醒他.

蔣方齊整張臉都黑掉,"就算結婚了也不可以!"他低身,將她的臂揪了起來,"你們……做了?"

意識到蔣方齊的意思,景天心的臉一下子通紅通紅.她想說什麼都做了,但看他握在自己臂上的手那樣緊,知道會刺激到他.刺激到他,以後見丹丹就麻煩了,最後閉眼選擇實話實說,"他的身體沒有恢複,哪來的這個能力?"

"就算如此,也不許睡在一張床上!"他霸道得要死.哪怕她結婚了,都不希望她跟別的男人有交結.連他都沒有意識到,自己有如此地霸道.

景天心氣得冷笑起來,"蔣方齊,這些跟你無關吧!"

"有關!"

沒見到她就算了,一見到她,那份占\有預便蓬勃\起來,他沒辦法想象她跟別的男人睡在一張床上的樣子.

"你若敢,絕對不客氣."

"沒有睡在一起,我睡沙發.喬宇……不是你,他很尊重我."

喬宇表示,要等到她心甘情願的那一天才會碰她.原本喬宇睡沙發的,但他身子還沒有恢複,她十分堅持.

蔣方齊並不在乎她對喬宇的贊賞,只要他們沒睡在一起就可以了.

"去我的公寓住!"他道,"那邊房間多."

就算她跟喬宇同處一室,他都不舒服.

"不用了."景天心十分堅持,有心要與他拉開界線,"我和你,各自婚嫁,不要扯得太多才好.上次我和丹丹遇險是誰做的,我多少心里有底,那人的名字我不想說出來,但我要告訴你的是,正是因為我和你牽扯不斷,她才會動手!"

她並沒有多怪蒙欣兒,誰叫她小三在先呢?

"我和蒙欣兒,就要離婚了."

"什麼?"

蔣方齊突兀的話嚇得景天心半天不能言語,直覺得自己聽錯了.

"我和她已經簽訂了離婚協議,只差手續沒辦."他道,這次,景天心聽清楚了.

"為什麼……要離婚?"

"不愛,為什麼還要在一起?"他的目光炯炯地落在她身上,說自己的同時暗示著她.景天心心虛地轉開了臉,"是……嗎?"

"如果你願意和喬宇離婚,我可以帶你和丹丹離開這里,我們去國外注冊結婚."那樣,就算蔣勁也不能把他們怎麼樣.

這樣的話,景天心是心動的.但,她不能拋下喬宇,喬宇為她付出了那麼多……

"對不起,我不接受."

蔣方齊的臉瞬間陰沉了下去,黑得幾乎能吃人.

"你真的愛上了他?"

他指的是喬宇.

愛嗎?

似乎除了感激就是親情,她從來沒有在喬宇身上傾注過男女之愛.但面對蔣方齊,她沒辦法說出來.一旦出口,他們之間就又將牽牽扯扯.

所以,她逼著自己點了頭.

"……是的."

呯!

拳頭重重地砸在牆上,震得屋子都要晃動起來.景天心嚇得差點跳起來,下一刻看到血水從他的拳頭上流下來,在牆壁上留下一串血痕.

"你……"她的臉開始發白,伸手想去握他的手,他已轉身,走了出去.

她張了張嘴,想叫他終究沒有出聲.沒過多久,丹丹便被他抱了出來.

"我不要走,我要和媽咪在一起,我還要和洋洋玩."丹丹不情願地拍打著蔣方齊的肩膀,想要從他懷里離開.他不出一聲,根本不松手.

"丹丹!"景天心追過去,被孟超攔住.

"蔣方齊,你……"夏如水從洋洋的房間里追出來,想要攔住蔣方齊.宮峻肆拉住她,搖了搖頭.

"可是……"

"這是他們兩個人的事情,最好不要插手."

夏如水只能無力地停在原地,轉頭去看哭得眼睛發紅的景天心.

"去安慰一下她吧."宮峻肆拍了拍她的背,她這才邁著沉重的步子走過去.

"剛剛……怎麼了?"原本一切都好好的,怎麼蔣方齊就突然生氣了.景天心捂了臉,無力地搖頭,無法回應任何問題.這樣的她看得夏如水心疼,只能走過來將她輕輕擁住.

景天心回到家的時候,喬宇已經做好了晚餐.他吃力地邁著腳步把菜都搬上了桌子,"快來,我做了你最喜歡吃的菜."

他的身體沒有完全恢複,行動緩慢吃力,做出這一桌子菜來足足花了一整天時間,甚至連早中飯都沒有吃.

景天心看一眼桌子,卻半點食欲都沒有,安靜地坐在了沙發上.

"怎麼了?沒見著丹丹嗎?"

她要出去見丹丹,他是知道的.

"見到了."想到丹丹,景天心的眼睛又紅了起來.

"那……"喬宇不安地看著她.

景天心再次把臉埋進了掌心,"喬宇,我不想失去丹丹."

不想失去,卻不知道怎樣才能把孩子要回來,她的內心承受著巨大的煎熬,難受至極.

喬宇的手定在那里,許久不曾作聲.

他是希望她快樂的,可是,現在自己這個模樣,連自理能力都沒有,根本幫不到她啊.喬宇深深地挫敗著,甚至有些恨自己了.

晚飯,兩個人都沒吃.景天心早早地上床休息,喬宇呆呆看著她纖瘦的背影,心口一陣一陣發痛.沒過多久,他輕輕拉開房門,走了出去.

……

"蔣先生,有位姓喬的先生說想見您."

尚的特別包廂里,孟超捧著手機走到皺眉喝酒的蔣方齊面前道.丹丹回去後鬧得更凶了,他哄了大半天都沒有用,最後自己哭累了方才睡過去.

煩亂不堪,他來到這里,只想安靜地喝杯酒,沒想到還是會被人打擾.他沒回應,瞪了孟超一眼,孟超了然,"是."

"對不起,喬先生,蔣先生不想見您……"

"等一下!"聽到"喬"字,蔣方齊一下子阻止了孟超,"喬什麼?"

"喬宇."孟超略有些意外還是如實回應.

蔣方齊揉了揉眉頭,"讓他進來."

幾分鍾後,喬宇站在了華貴的包廂里.他的腿還沒有恢複,這一路走來費了好大勁兒,額頭上還沁著汗珠,發絲也有些凌亂.不過,他的表情很是平靜,因為也曾是大富大貴出生的少爺,所以對于眼前的奢華並沒有表現得不適應,只是淡然地面對著蔣方齊.

不可否認,喬宇雖然羸弱了些,但外貌出眾,眉宇間全是溫柔,符合現下女孩子的審美標准,難怪景天心會戀著他不放.

想到此,蔣方齊又不舒服起來,受傷的拳頭在桌下捏得死緊.

"蔣先生."喬宇禮節地打著招呼,目光淡然而沉穩.

"你來做什麼?"想到白天景天心對喬宇一片真心的樣子,蔣方齊就覺得礙眼,他其實很不想見這個男人的.但,又想弄清楚,到底他有什麼可吸引住景天心的,在這複雜的情緒之下,他同意見人.

"我來是想問問蔣先生,到底要怎樣您才願意把丹丹還給天心."喬宇並不拐彎抹角,直接問.

蔣方齊的臉再次變化,嚴肅得不像話,"丹丹是我的女兒,本來就該認祖歸宗."

"可您不知道,丹丹是天心的命嗎?"

可您不知道,丹丹是天心的命嗎?原來這個男人竟如此地了解她!

指,捏得更緊,將本就沒有愈合的傷口繃裂.

"那是她的事!"他立起,用背對著喬宇,拒絕去想景天心傷心欲絕的樣子.

喬宇嘲諷地呵了一聲,"看來,天心終究愛錯了人."說完,他轉身朝外走.

"你什麼意思?"蔣方齊一震,轉頭回來問.

"您既然都已經不關心她的喜怒哀樂,再問有什麼意思?"

"你給我說清楚!"蔣方齊幾乎一蹦而起,下一刻緊緊地揪住了喬宇的衣領,是要把他掐死的架式.

喬宇雖然處于狼狽之地,卻淡然地看著他,並沒有被他的壞脾氣所影響.

"說……"蔣方齊早已等得不耐煩.

"天心一直愛著你,難道蔣先生看不出來嗎?"這些話,他本不想說的,因為這于他,無疑于撕開了血淋淋的傷口.可是,景天心那痛苦的樣子更讓他不能忍受,他愛她,恨不能把她捧在手心里呵護著,可如今,他連保護她的能力都沒有……

他痛苦地閉了眼,"當年她離開你,是因為你父親威脅她,她並不在乎自己的命,但當時她已經懷了你的孩子!她和我訂婚也是為了那個孩子,只有給孩子找一個父親你父親才不會懷疑什麼,才不會對她腹中的孩子動手.她……從來就沒有愛過我,即使這麼多年過去了,依然如此."

蔣方齊的心髒像被什麼砸中,一下子血淋淋地疼痛起來.早從她嘴里知道當年蔣勁施了壓,卻沒想到還有這麼多的無奈.

"她當時的身體很弱,根本不適宜生孩子,可無論我怎麼勸都沒辦法阻止她,她還是冒險把孩子生下來了.孩子胎位不正,她幾乎冒著九死一生才把丹丹生下來的,丹丹對于她來說,就是命.蔣先生,如果不是愛到了何種地步,她又怎麼會冒這樣的危險?坦白說,站在產房外的我當時是多麼地嫉妒你啊."

蔣方齊松了手,退一步,此時目光中已經毫無焦距,只有震驚和疼痛.景天心……真的為他付出了那麼多?

上篇:第397章 睡在一張床上     下篇:第399章 帶了個女人回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