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惹火豪門:總裁,別撩 第403章 到底是誰  
   
第403章 到底是誰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你若不出國,那麼多認識的人……"這是蔡奎最不放心的,"到時你怎麼抬得起頭來."

"爹地,有一句話不是說得好嗎?越是身處逆境就越能激發自己的斗志啊."

"你……難道還要……"

蔡奎這會兒更加擔心了.

蔡雪笑了起來,"我不是以前的蔡雪了,不會傻傻地往前硬沖,而是已經學會了保護自己."

"可……"在蔡奎來說,還是到國外去,遠離是非的好.

"徐應凡最近在忙些什麼?跟我離婚總該有別的目的吧."蔡雪轉移了話題,不想和自己的父親再多談其他.蔡奎立正了身子,"他跟你離婚是為了……跟別的女人在一起吧."

他說這話時還小心地關注著蔡雪的表情變化,生怕她受刺激.蔡雪卻全然沒事人一般,"我對他沒有感情,他跟誰在一起都沒關系的.不過我有點兒好奇,像他這麼自我的男人,到底哪樣的女人才能吸引他?"

"是……蔣家的二小姐."

"你說的是蔣氏的那個蔣家?"蔡雪的眼睛一亮.

蔡奎點頭,"蔣家的二小姐據說十分喜歡徐應凡,而徐應凡會和她交往估計也不全是感情因素吧.他父親前段時間被宮峻肆整得很慘,不知道什麼原因,徐應凡和蔣家湊在一塊,估計是針對宮峻肆的."

聽到這話,蔡雪的唇角掛起了冷笑,"男人永遠這樣,把感情和事業仇恨分得一清二楚,徐應凡也沒能免俗啊."不過,這個消息卻是她所喜歡的.

宮峻肆,這個一度毀了她兩次的男人……

"夏如水和宮峻肆呢?結婚了嗎?"

"他們……雖然沒有舉行婚禮,但據說已經領了證.雪兒,你不會還不死心吧."蔡奎再次擔心起來.

"怎麼會?"蔡雪眼里沒有半點溫度,"我只是想知道,用那種方式搶來的幸福,到底能延續多久而已."

她始終覺得自己是個受害者,這種執念根深蒂固,無法排除.

"我累了,想回家了."她立起來,往外走.

蔡奎這才略略松了一口氣,忙站起來去結賬.看著蔡奎轉身離開的身影,蔡雪眯了眯眼,掏出手機撥了徐應凡的號碼,"有時間嗎?出來見個面吧."

徐應凡到底給了蔡雪面子,不管怎麼說,這個女人都曾是自己的前妻,即使沒有感情,對于常年流連花從的他來說,還是會應允的.

他匆匆往外便走,背後蔣思齊跟了出來,"應凡哥,你去哪里啊."這些日子里,蔣思齊就像一塊狗皮膏藥般黏著徐應凡,有他的地方必定有她.徐應凡耐著性子忍愛著她,其實心里也是特別煩的.

"我去辦點兒事."他還是扯出一抹溫柔的笑來,道.

"去哪兒辦事,我也去."蔣思齊對徐應凡的喜歡早就到了骨子里,恨不能二十四小時粘在一起.

徐應凡撫了一把她的發,像撫一只絨毛狗,"乖,在家里等著我回來."

"可……"

徐應凡已經上了車.

蔣思齊氣得直跺腳,"可惡!"

她明明聽到對方是女人的聲音,應凡哥肯定是跟別的女人見面去了.她亦知道徐應凡以前的那些風流事,此刻一秒鍾都冷靜不下來,反反複複想著他擁著別的女人的樣子.

"不行,我得跟著."她迅速跑到自己的車前,拉開車門坐上去,啟動車子,急速離去.

樓上,江瑩看著這一幕,眼睛眯了眯.她對蔣思齊的態度表示滿意,而蔣家的身份也讓她對兒子與蔣思齊現在這種關系表示開心.

轉頭,她看到徐征正吃力地從房里出來,忙去扶他,"怎麼自己出來了,摔著了怎麼辦?"

徐征的傷沒有完全好就出院了,他不想留在醫院里聞著那種冰涼的味道.抽出自己的手,他並不想江瑩碰觸,"最近應凡都在忙些什麼?"

江瑩的目光閃了閃,"還不是應對宮峻肆的刁難?不過你放心,他很聰明,事情處理得很好."

徐征怔了一會兒,似乎在想什麼,最後輕輕歎了一口氣.因為那件事,梁慧心估計一輩子都不會理他了.

"你回來也挺久的了吧,也該回去了."好久,他才道.

江瑩的臉色微變,"你的身體還沒恢複,我怎麼回去?"

"我的身體沒關系,家里有的是人,再者說我,我們現在的關系不適宜把你留在家里."

江瑩的眸光狠狠地顫了一下,"我知道……我們早就離婚了,可是……老徐,我們還可以重新開始啊."

當年江瑩的孩子身份曝光之時,徐征就曾提出離婚,江瑩沒有同意鬧了很久.後來不知道為什麼又莫名其妙地同意了,避到了國外.但希望他為了徐應凡而保守這個秘密.當時的徐征是可憐徐應凡的,再者說了,所喜歡的人已經嫁人他也沒有再婚的想法,于是同意了.

這個秘密,一藏就是二十年.

徐應凡一直恨著他對自己母親絕情,卻不曾想,他一直在犧牲.

這一點,江瑩也是感動的,感動之余,那顆死去的心一天天活過來,對徐征的愛越來越濃烈.

"都老了,還重新開始什麼?"徐征扯了扯唇,明顯敷衍.

江瑩卻不肯罷休,"老了又如何,只要有感情多老都不算老.老徐,我看得出來,你對我是有感情的啊.否則,你也不會配合我保守二十幾年的秘密,也不會幫我頂下……"

"夠了!"徐征打斷了她的話,"江瑩,你應該知道,配合你保守秘密只是不想應凡受傷,但他已經長大了,該面對事實.至于那件事……我不想應凡知道他的唯一親人做過那樣的事.反正這件事我已經擔了,就擔下去好了."

"不是這樣的!"江瑩不肯相信,"絕對不是這樣的."她撲過去抱住徐征,"老徐,你對我一定有感情的,絕對有的."

她的篤定只會讓徐征覺得無奈,輕輕推開她,"江瑩,我們不可能了,你盡早回去吧."

"我……"

徐征沒有給她說話的機會,轉身就走.

"是因為梁慧心對不對?"她不服氣地在背後問,指頭掐成了一團.徐征的步子猛然一頓,整個人僵在那里.好一會兒才搖頭,"你想多了."事情到了這一步,他再不敢對梁慧心抱半點幻想.

"當年那件事雖然是你做的,但卻是因為我,就算我不領這個罪也沒辦法心安理得地跟她在一起,你明白嗎?"

不是沒有怨,但怨又能怎樣?該發生的都已經發生.與其痛苦地處在一起,還不如帶著怨恨離去,而後相忘于江湖.

"既然不能跟她在一起,為什麼就不能跟我?"對于這個男人,她是喜歡的,所以這麼多年里,他不結婚她也不結.他難道不知道,自己在等他嗎?

"這件事,不要談了."徐征顯然並不想說這事,打斷了她.江瑩只能默默飲恨,終究不好再說話.

徐應凡到達與蔡雪約定的餐廳,看到蔡雪早就坐在了那里.她的衣著和以往並沒有什麼區別,只是臉上的冷那麼明顯,完全沒有了以往的柔軟.她穿著白色的裙裝,整個兒像立在白雪堆里,上上下下都那麼冰沉冷凝.

他不由得打了個寒顫,但還是大步走過去,"嗨,恭喜啊."

蔡雪抬頭,只淡淡地看著他,勉強給了個微笑,"謝謝你,能幫這個忙,給了我這份自由."

徐應凡不好意思地笑起來,沒說什麼.

"找我,有事?"他問.

蔡雪搖頭,"也沒有什麼事,只不過我們好歹夫妻一場,出來後不該見個面嗎?"

徐應凡點頭,算是認可.

"想喝什麼?"

"咖啡吧."

咖啡端上來時,蔡雪卻突然握住了徐應凡的手,"怎麼?對她還不死心嗎?"

這個她,兩人心知肚明.徐應凡的臉色變得黯然,"沒有,死心了."他有什麼資格不死心?在自己的母親做下那樣的事,養父承擔了所有的錯之後,他早就失去了選擇的權力.

"死了心也好."蔡雪適時縮回了手,"不死心只會讓自己受傷,我就是最好的例子."

"出來後准備做什麼?"徐應凡轉移了話題.

蔡雪搖頭,"沒想好,可能做點自己喜歡的事情吧.宮家一半的家產在我爸手里,就算一輩子不做事也不會有事的.不過,徐應凡,你當時為什麼這麼大方把那些股份還給了我爸,如果你拿著那些股份,說不定宮峻肆早就敗了.你就一點都不想讓夏如水看看自己強大的樣子嗎?"

徐應凡一時無語.

他當時都在想什麼呢?只想證明給夏如水看,他不是那麼冷酷無情的人.原來,夏如水的一顰一笑都像毒藥,對他的影響竟這麼大啊.

"那時傻,沒想清楚."他苦笑著.

"沒關系,或許以後還有機會."蔡雪立了起來,"我得走了."

"好."

徐應凡沒有動,他想坐會兒.剛剛蔡雪的話扯到了他的痛處,他需要點時間反醒.

"喂,你到底是誰?為什麼要勾,引應凡哥!"蔡雪才走出來,柱子後就竄出一個女人來.她滿眼里噴著火,恨不能把蔡雪給吞了吃掉.

上篇:第402章 不要讓任何人知道     下篇:第404章 不能有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