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惹火豪門:總裁,別撩 第423章 接受這個事實吧  
   
第423章 接受這個事實吧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梁慧心的臉上飛起了一絲紅暇,沒有接話,轉頭看著別處.

徐征歎了一口氣,"在我知道應凡不是自己孩子的時候,你已經結婚了,也懷了孕.我知道,這一輩子,你我算是錯過了.當時江瑩跪著求我給孩子一個名份,不要把他的真實身份透露出去,你的結婚讓我心如死灰而繈褓中的嬰兒又讓我心生憐憫,于是我同意了她的請求.不過,最後還是選擇悄悄離了婚."

"坦白說,但路贏這件事上,我有責任.如果不是我對你戀戀不忘刺激了江瑩,她也不會做出那樣的事來."

"所以,你就承擔了所有責任?"

徐征吃力地點頭,"罪,由我承擔就好."

"你呀."梁慧心狠狠地拍著他的臂,眼淚叭叭地流下來,"一大方把所有的罪都認下,就從來沒有考慮過我的感受嗎?我也是會痛的啊."

"對不起."傾身,抱著她,他把頭埋在她頸中,"我只是覺得在感情上虧欠她太多,所以想著用這樣的方式算是償還她對我的一腔愛和這麼多年的等待,我沒有想太多,對不起."

因為不放心梁慧心和徐征兩個人,夏如水特別讓謝林去送二人.病房里,只剩下她一人.看著徐應凡那張蒼白而憔悴的臉,她不由得抱住了自己,此時,心思一片凌亂.

腳步聲傳來,片刻,病房門打開.宮峻肆從外面走了進來.

"你怎麼來了?"夏如水極為意外地站起來,問.

"發生了這麼大的事,我怎麼可能不來?"宮峻肆大步走到病床前,打量著徐應凡,"他的情況怎麼樣?"

"剛做完手術,雖然傷得比較重,但好在沒有生命危險."

宮峻肆點了點頭,"這就好,放心,我會聯絡最專業的人士給他治療,盡可能不讓他留下後遺症."

"嗯."

看到宮峻肆,她感覺有底氣也有了安全感.

宮峻肆走到她面前,抱了抱她,並沒有說什麼,但夏如水已經感覺到其中的安慰,把頭壓在他的肩頭.

"徐應凡是為了救我才受傷的,他……是第二次救我了."

"我知道."宮峻肆點頭,"放心吧,我一定不會讓他出事的."

"嗯."

半個小時後,聽到消息的蔣思齊來到了醫院.她的眼睛紅紅的,顯然哭過.看到病房里的徐應凡,她快速沖了過去,"應凡哥."

"他還沒醒."

夏如水輕聲道.

蔣思齊這才抬眼來看她,"他是因為你而受傷的?"

夏如水無聲地點點頭.

蔣思齊狠狠地咬住了唇瓣,"夏如水,你簡直就是個掃把星!"

夏如水作聲不得,只能沉默.蔣思齊把徐應凡的手握了又握,最後壓在唇下,眼淚叭叭地就滾了下來,"他才經曆了那樣的事情,現在又……怎麼會這樣?"

床上一直不動的手突然縮了一下手,蔣思齊敏感地體味到,迅速去看他的臉,"應凡哥."

徐應凡睜眼,在看到蔣思齊時,眉頭擰了擰,抽回了自己的手.

"應凡哥."蔣思齊尷尬地保持著手上原有的動作,僵在那里.徐應凡的目光已經轉向了夏如水,"你……沒事吧."

"我沒事."她只是一些小小的擦傷,早就處理過.

他閃了閃眼睛,"既然沒事就不需要負什麼責任了,你走吧,有思齊陪在這里就好了."

"應凡哥!"蔣思齊沒想到經過一場事故徐應凡會接受自己,喜悅浮上了眉梢.

夏如水看看蔣思齊,再看看徐應凡,還是有些不放心,"還是先叫醫生來給你再檢查一下我再走吧."

"不用了,有需要我會讓思齊去找醫生的."他的語氣生硬.

夏如水無措地在原地站了一會兒,最後默默走出門去.門外,宮峻肆立在外頭.他本是去跟專家會合去了的,不知道幾時回來了.

"我們走吧."夏如水輕聲道.

宮峻肆點點頭,牽著她的手往外走.一路上,夏如水都沒有說話,望著窗外發呆,宮峻肆也沒有打擾她,但眉間擰著的結卻始終沒有打開.

病房里,夏如水走後,蔣思齊便熱情地忙開了.

"應凡哥,你想喝水嗎?我給你倒水喝,你一定餓了吧,想吃什麼?"

"不用了."

徐應凡應得十分冷淡,"我要什麼護士會安排的,你回去吧."

蔣思齊怔在那里,出不得聲,眼里的驚訝去無法散去.她以為他讓自己留下來是為了照顧他的,顯然不是.

"思齊,你是個好姑娘,值得更好的男人喜歡.以後,都不要來了."

他的話句句絕情,要和她扯,開關系.蔣思齊的眼睛一下子脹起來,再次發紅,"應凡哥……"

徐應凡閉了眼,"麻煩走的時候幫我把門關上."

他的絕情狠狠刺傷了她,她卻根本做不到轉身離去,只像雷劈了般僵在那里一動不動.徐應凡伸手按了牆頭的呼叫鈴,"讓護士過來."

護士很快過來了,"徐先生醒了,有什麼吩咐嗎?"

"我想安靜一會兒,把不相干的人清出去吧."

"好."護士遲疑了一下才點頭,有些為難地看向蔣思齊.蔣思齊用力抹了一把眼淚,什麼也說不出來,抬腿就往外跑去.

"人……都走了."屋里的氣氛怪異,護士小心翼翼地道.

徐應凡只"嗯"了一聲,依然閉著眼.

……

"怎麼喝起酒來了?"宮峻肆從浴室出來,看到夏如水正倚在吧台上喝酒,極為意外.她是極少喝酒的.

夏如水只是輕輕"嗯"了一聲,並不解釋.此刻,她覺得來點酒讓頭腦迷迷糊糊的,也是一種不錯的感覺.

"因為徐應凡?"

他早已猜出.

夏如水回過臉來,晶瑩的目光落在他身上,"宮峻肆,我該怎麼辦?"

宮峻肆取走她的酒杯,將她拉在懷里,"你想怎麼辦都可以,只要……別對他動心."

"你覺得我會對他動心?"宮峻肆的話讓她意外.

"他終究兩次用命救了你."

他不是婆婆媽媽怕這怕那的人,只是這份感情認了真,所以特別怕失去.徐應凡所做的事情並不是每個人都能做到,終究那是分分鍾要命的事情.

"放心吧,不會的.感情和其他,我分得很清楚."而且,就沖著他母親對自己父親所做的事,他們就完全沒有可能,更何況自己有了家庭和孩子.

"我只是不知道該將他放在什麼位置,仇人?朋友?救命恩人?我不知道他算我的什麼人."

"不知道就不要去想了,很多事情隨著時間的流逝都會有答案的."只要她不對徐應凡動心,他就放心了.

夏如水想不到別的辦法,只能輕輕點頭.

"不管怎樣,他是他,他母親是他母親,他救了我,還是要感謝他."所以,她決定明天還是要去看他.

"好."宮峻肆點頭,對于她的話無條件應允.

"另外,還有徐氏,你打算怎麼弄?"她突然想起了這件事.

"既然這件事跟徐征沒有關系,他又已經和江瑩離婚,自然不會再為難他."

夏如水滿意地點頭,"謝謝你,總是無條件地站在我這邊."

"夫妻之間,說什麼謝."握住她的指,他沒有說出來,只要她能夠開心一些,他願意把天上的星星摘下來給她.

……

"真是戲劇啊,挖空心思想要對付的人到最後竟然不是那個人,呵呵,宮兄,很想求求你心里的陰影面積啊."

沙發里,蔣方齊幸災樂禍地開著口,嘴巴都沒有合攏過.難得有機會糗一下這個好朋友,他當然不會放過這個機會.

宮峻肆只是哼了哼,"這事兒就這麼讓你開心?"

"我倒也不全是開心,還有些擔心,咱們倆說好一個牽制一個的,我這邊把我爸壓得死死的,你那邊卻已經偃旗息鼓了,我該怎麼辦?先前的約定還算不算?"

"該怎麼辦就怎麼辦!"宮峻肆懶懶地甩過一張紙條來,"人已經安排好了,今天就能幫你辦手續!不管是結婚還是離婚,不過,該帶的東西可一樣都不能少!"

蔣方齊撿起那張紙,看到上面的內容時,咧開了嘴,"不愧是宮總,什麼事都能辦妥,放心吧,離婚協議在手上,就算沒有女方也能辦手續.至于結婚,你就等著封紅包吧."

"該滾了!"宮峻肆拾起桌上的手機,不客氣地提醒.蔣方齊也不多留,甩甩手里的紙,抬步走出去.

……

"什麼?他今天辦離婚手續,並和夏如水結婚?"蒙欣兒接到蔣勁的電話時,滿面震驚,指頭不由得掐得緊緊的,"不是說過民政局那邊的人不敢給他辦嗎?怎麼會這樣?"

蔣勁無奈地歎一口氣,"在A市,能只手撐天的可不單我們蔣家,他找了更有實力的人,對方甯肯得罪蔣家,所以……欣兒,你就接受這個事實吧."

接受?

她付出了這麼多,努力了這麼多,就是為了不離婚.這個事實,讓她如何接受?

"不,爸,您不是也不希望我們離婚嗎?您一定還有辦法的,是不是?"

"我已經沒有辦法了."

上篇:第422章 終究辜負了     下篇:第424章 和他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