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惹火豪門:總裁,別撩 第427章 讓她消失  
   
第427章 讓她消失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看著她這個樣子,他只能歎口氣.這些天里每每想到她,除了生氣便是心疼,總會想自己不聯系她,她會是怎樣的可憐和無助.而在剛剛,他進來時,不僅看到了她的憔悴,更看到有人竟然敢欺負她,那一刻,他覺得自己真的做過火了,他不該選擇用這種方式讓她吸取教訓.

"天齊,怎麼會認識你?"

心疼完她,該問的話還是要問.關于這個,景天心也是一頭霧水,"我也不知道,他第一次看到我就一副驚訝的樣子,表現得很古怪.可我……真的不記得以前認識過他."

她的世界很單純,除了他和喬宇,根本沒有別的男性朋友.

蔣天齊莫名其妙就要追求她,也讓她疑惑了許久.

"好了,不要去想了."

蔣方齊打斷了她,不想因為蔣天齊而讓自己再次郁悶.不過想到蔣天齊對自己女人的那份勢在必得,他就是不舒服.

"這兩天他找過你嗎?"

景天心不敢隱瞞,如實點頭,"找過,我也把我和你的事情對他說清楚了,應該,他不會再有什麼想法了吧."

"但願如此."

蔣方齊卻沒有這麼樂觀.楊紅顏找上門來,不會是無緣無故.

不過,事實是,蔣天齊在冷靜下來回想了景天心的話後,確實有放手的打算.既然蒙欣兒和自家哥哥的婚姻是假的,既然她喜歡的是自己的哥哥,他們還是初戀又擁有一個孩子,自己還有什麼可插手的?

對楊紅顏說的那些話可以說是氣話,也可以說是無處發泄,尋找一個發泄口罷了.

有輕輕的敲門聲響起,蔣天齊連頭都懶得抬,"都把我關住了,您還在擔心什麼?不煩嗎?"他以為是自己的母親.

"什麼事兒把你弄得這麼煩?"外頭,響起的卻是蒙欣兒的聲音.

她站在門口,似笑非笑地看著他.

蔣天齊的臉瞬間冷了下來,"你來做什麼?"

"我想,我們還是得談談?"

"我和你沒有什麼可談的!"坦白說,他連見到這個女人都反胃.以前只是覺得她勢力了些,現在發現她的心機竟然這麼重.他不喜歡有心機的女人.

蒙欣兒並沒有因為他的話而退卻,反而走了進來,"我知道你討厭我,那都沒關系,我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我自己,這個世界上,人不為己,天誅地滅.另外,我還告訴你,和你哥這段婚姻,我是不會放手的!你哥有能力,可我有後台保護,鬧到最後受傷的估計只有景天心了.你要清楚,以我和我父親的本事,要把景天心怎麼樣輕而易舉!而蔣方齊,他那麼忙,又能留幾個心眼在景天心身上?"

"你什麼意思?"蔣天齊彈跳起來,一臉的憤怒和戒備.

蒙欣兒笑了起來,"我的意思很簡單,如果你不保護她,不早點把她搶走,最後可能會讓她死無葬身之地!"

"蒙欣兒!"

"這事兒,你父親已經站在了我這一邊,我和蔣方齊更加不可能離婚了.如果景天心再不死心,她就是真正的第三者,我會毫不客氣地揭穿她,讓她身敗名裂!"蒙欣兒咬上了牙,一時變得殘忍無比!

說完這話,她挺直腰板大步走了出去.

背後,蔣天齊握緊了拳頭,臉繃得極致地緊!

……

經過幾天的休養,徐應凡的身體恢複得還算不錯,臉上已經看到了些些光采.謝林跟著護士走進來,看到護士把托盤放在櫃子上,有些憐憫地往外看了一眼,"蔣小姐一大早又過來了,還帶了營養湯,真的不見嗎?"

徐應凡只是淡淡地揚了揚眉,並沒有別的反應.謝林無奈地搖了搖頭,外頭那個執著,里頭這個冷血,她真是沒辦法了.

"夏如水,來過嗎?"

"沒有,不過,把醫藥費全交了."

徐應凡扯了扯唇角,扯出一抹自嘲的笑,卻沒有讓謝林退醫藥費.他現在不再是徐征的兒子,也不再是徐氏的繼承者,一無所有還真沒辦法出醫藥費.

"你父親很擔心你,一直想來看你."

這些天來,除了謝林,徐應凡謝絕了任何人的探視,包括徐征.

"你忘了嗎?我已經登報跟他斷絕了關系,他已經不是我的父親了."他淡淡地提醒.

這話,說得謝林又是重重一歎,"你這又是何必呢?他一輩子沒有自己的孩子,早就把你當成親生的."

徐應凡沒有回應,淡然的臉上看不出往日的光彩.謝林開始懷念起以前的他來,以前的他雖然有些不著調,有時很氣人,但至少活蹦亂跳的.不像現在,就像一盞枯竭了的燈,誰看了都覺得擔心.

"幫我找一下夏如水,我要見她."好一會兒,他才道.

謝林點點頭,想勸他幾句終究什麼也沒說.雖然他想見夏如水挺讓人意外的,但好歹願意見個人了.謝林走出去,給夏如水打了電話,轉達了他的意思.

夏如水在不久後到來,腳步匆匆.

"夏如水?"外面,蔣思齊立起來,意外地看著來人,"你怎麼來了?"她手里還拎著湯盒,因為徐應凡不肯見她一直等在這里.

"是徐先生讓她來的."謝林好心解釋,對于眼前這個女孩也是憐憫的.她每天都會來,徐應凡不見她,她就坐在外面,一坐就是一天.

夏如水只是簡單地朝她含含首,走進去.蔣思齊跟了幾步,終究沒有進去,只失落地垂下了眼皮.這麼久的等待,還不足以證明她的誠心嗎?徐應凡為什麼甯願見夏如水也不見她?

"你找我?"夏如水看了眼躺在床上的徐應凡,輕聲問.她其實早就想來,終究是他救了她的命,只是他不見人,所有人都束手無策.

徐應凡並沒有轉過臉來看她,依然保持著淡然的表情,"要怎樣,才可以放過我母親?"

夏如水微微怔了一下,沒想到他叫自己來的目的竟是這個.

"到目前為止,我們沒有對你母親采取過任何法律手段."

宮峻肆是有這個意思的,最後被她攔下了.江瑩可恨,但徐應凡因此也付出了代價,這件事並不好處理.所以,她采取的是聽之任之的態度,對江瑩既沒有保護也沒有加害.

"我母親害死你父親這件事,無法原諒,我也沒有期待你們能原諒她,但我是她的兒子,不能看著她去受苦.所以,我願意代替她承受一切.我要怎樣做,才能讓你們平息仇恨,放過她?"

沒有過多的解釋,他緩緩陳述,夏如水才意識到他剛剛問的並不是江瑩撞自己的事,而是害死自己父親的事.

夏如水靜靜地看著他,越發不知道說什麼才好.

他轉過臉去,看著窗外,"如果需要一命抵一命,就用我的命吧."

說完,他緩緩滑下床,艱難地朝著窗口走.夏如水嚇得臉都白了,沖過去將他抱住,"徐應凡,你發什麼瘋!"

徐應凡的身子僵在那里,他只是想去關窗戶.只是,在她抱住他時,他卻發現,自己依然無法漠視她,那份沉在骨子里的愛一躍而出,毫不費力!

這樣的自己,有什麼資格去喜歡她?

徐應凡痛苦地閉上了眼,推開她,"放心吧,就算死也不會這麼快的!"

夏如水這才松手,眼里卻依然盛著不安,目光不敢離開他身上半秒.

外頭,蔣思齊在夏如水一聲叫之後嚇得跑了過來,剛好看到夏如水抱住徐應凡,更透過窗玻璃看到了徐應凡痛苦的表情.那表情,她比任何人都清楚,是極致的克制的愛!

她死死掐住自己的指頭,才沒有哭出聲來.

"徐應凡,以前的事……就一筆勾銷了吧."好一會兒,夏如水才下定決心般開口.她不可能真讓徐應凡去償命的.

說完,她轉身走了出去.

徐應凡的目光尾隨過來,直接過濾掉蔣思齊,一直落在夏如水身上不肯松開.這種赤果果的忽視讓她的心口愈發地痛,最後只能捂了臉跑出去.

"痛是吧,恨是嗎?"

不知道在外頭哭了多久,蔣思齊突然聽到有低沉的聲音在耳邊響起,她猛然抬頭連眼淚都來不及抹.背後,不知何時,站了蔡雪.蔡雪靜靜地立著,唇角卻勾著似諷刺又似自嘲的笑容.

蔣思齊站了起來,"你怎麼在這里?"

"我是來幫你的."她道.

蔣思齊不太相信地看著她.

"你總不會想他的目光一輩子都落在另一個女人身上吧."

她當然不想!但這話,說不出來.蔡雪把一切都看得透透的,悠冷的目光看著遠方,那個方向是夏如水離開的方向.

"要想他轉移目光,只有一個辦法."

"什麼辦法?"

蔣思齊十分好奇,她做夢都希望能收回徐應凡的目光,讓他看到自己.

"就是,讓他所關注的人消失!"蔡雪的臉龐變得扭曲!

……

"要想他轉移目光,只有一個辦法."

"就是,讓他所關注的人消失!"

蔣思齊手里握著一小包藥粉,魂不守舍地走向咖啡廳,兩眼發直.她手里的藥粉是在網上買的,據說這種藥剛喝下去時沒有任何反應,卻能在三天內毫無征兆地死去.

三天時間,過了那麼久,誰能想到事情會跟她扯上關系?

上篇:第426章 不乾淨的東西     下篇:第428章 我和他結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