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惹火豪門:總裁,別撩 第428章 我和他結束了  
   
第428章 我和他結束了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她反複重複著蔡雪說過的話,直到今天才有勇氣做出這件事來.徐應凡對她視而不見,對夏如水卻舊情不變,她嫉妒,嫉妒到幾乎要瘋掉!

剛好網上有人主動問她要不要藥,說是可以解決掉所有不喜歡的人還不留證據,她心動了.

她知道,自己瘋了,但,也是被徐應凡逼瘋的!只要夏如水死了,就什麼事都沒有了.對,夏如水死了,徐應凡就不用背負著自己母親殺死她父親的罪責,更不用看著她想愛而不得,也不會再對自己視而不見了.

真是一舉多得啊!

她不斷地勸著自己,方才有力氣給夏如水打電話.

坐在最不起眼的位置上,那里被隔板攔住,沒有人知道她在做什麼.她抖著手把藥粉倒進了侍者送進來的咖啡里,倒藥的時候因為緊張抖掉了許多.她用力抹著,手忙腳亂.

"蔣小姐."

夏如水的聲音在背後響起,她一個反彈坐了回去,"你來了?"

"我來了."夏如水坐在她對面,低頭看了一眼咖啡,"藍山咖啡?是我最喜歡的."

"……哦."她虛弱地應著,不敢看夏如水的眼睛.

"您找我有什麼事兒嗎?"夏如水看向她,問.

"我……"蔣思齊只一味地看著她的杯子.雖然從小到大她也驕縱過,卻從來沒有干過要人命的事啊.

"放過徐應凡吧."她艱難地開口.

夏如水微笑起來,端起咖啡,"我早就放過了他."

"我說的不是這個意思."她的眼珠子幾乎蹦出來,所有注意力都落在夏如水手中那杯咖啡上.她只要喝了就一切都結束了.

"不管你是什麼意思,我和他都已經結束了."

她的唇碰在了咖啡上.

"夠了!"蔣思齊一把拍掉了她身上的咖啡,杯子叭地掉在桌上,濺了夏如水一身.她被燙得跳起來,不解地看向蔣思齊,"蔣小姐,您這是……"

"別在這里惺惺作態了,你這個樣子讓我看著就惡心!有那麼多男人喜歡你很值得驕傲是不是,有必要在我面前炫耀嗎?"

夏如水張開了嘴,忘了去拍身上的咖啡漬,她沒想到自己的話會引起蔣思齊這樣大的反應.而蔣思齊,早已淚流滿面.她剛剛差點就……

此時,她的歇斯底里不過隱藏自己的邪惡罷了.她竟然要毒死一個人!她怎麼會這麼恐怖!

她不管不顧地跑了出去,根本不管是否會撞到侍者,是否會把自己燙到.

蔣思齊的反應完全出乎夏如水的意料,她只能追出去,"蔣小姐."

呯!

才跑到門口的夏如水只覺得胸口一疼,就那麼跌了下去.蔣思齊跑在前頭,也聽到了這聲響,但並沒有回頭.

醫院里.

急促的腳步聲不時傳來,醫生和護士不斷進進出出,可見情況之緊急.

"到底怎麼回事?"宮峻肆繃著一張臉,嚴厲到了極致.

助理走過來,立在他面前,"夫人從咖啡廳出來時遭到了不明人士的槍擊,正中左胸."

"有沒有擊中心髒?"宮峻肆的胸口猛然一疼,問話時聲音都僵了起來.

助理搖頭,"不太清楚,現在醫生都沒有出來."

宮峻肆的臉色越發難看.

"去查一下,她為什麼去的咖啡廳."

"是."

助理轉身要走,幾名警察走了過來.為首者立在宮峻肆面前,行了個禮,"宮先生,我們是某某派出所的,負責調查今天的槍擊案."

"有結果嗎?"宮峻肆陰著臉問.

警察搖頭,"暫時還沒有.不過,我們調查了咖啡廳的監控,有件事您需要知道."他打開手中的電腦,展開從咖啡廳調出來的監控.監控正好落在隱密的角落,一個年輕女孩白著一張臉手忙腳亂地把一些藥粉倒進了一杯咖啡里,放到了對面.沒多久,夏如水就出現了,坐在了那杯咖啡面前……

宮峻肆的臉色更加難看.

"我們對那杯咖啡的殘漬進行了檢測,結果顯示,里頭加了有毒藥粉.這種藥粉人喝下後不會馬呈現中毒症狀,而是緩緩浸入血管,三天後必死無疑!"

"你的意思是,她想毒死我妻子?"宮峻肆手背的血管都要暴出來,如果人在當場,他一定會毫不容情地一拳砸過去.

"是的."警察點頭,"不過,她並沒有讓令夫人喝下去,而是拍掉了."

最後的視頻宮峻肆也看到了,只是視頻並沒有聲音,而那女人顯得極為激動,一個勁地在吵架,根本無法理清她是有意的還是無意的.

"這個女人是誰?"他問.

警察的臉色有些難看,"蔣家的二小姐."

"蔣家的二小姐?"宮峻肆的臉有如淬了冰一般!

"宮先生……宮先生!"

屋外,傳來嘈雜的聲音,片刻,啊一聲,攔著宮峻肆的傭人被踢倒.

"宮先生,你怎麼來了?"蔣勁看著地上倒下的傭人,臉上不悅.宮峻肆大步走了進來,威嚴的目光巡視著蔣宅,絲毫不將比他大的蔣勁看在眼里,那份霸氣連蔣勁這個見過大世面的人都為之一震!

"令愛呢?"他問.

"找思齊?有事嗎?"

他開口就要找蔣思齊,蔣勁自己驚訝.蔣思齊不過一個小女孩,依理說是不可能惹上宮峻肆這樣的人物的.

"當然."

宮峻肆點頭.

蔣思齊從樓上下來,整個人仍沉浸在下午的事情里懨懨的,直到走到樓下才看到客廳里站了許多人,微微怔了一下.

宮峻肆已經大步走來,一把握住了她的頸部.他的動作又快又狠,眾人皆大吃一驚,而蔣思齊更是毫無防備.

"你這是做什麼!"蔣勁先喝起來.

宮峻肆將蔣思齊推在了牆上,面容比任何時候都要恐怖,"蔣小姐,下藥毒我的女人,你就沒想過後果嗎?"

"我……我……"蔣思齊出不了聲,但也聽到了他說的話,整個人都陷入震驚里頭.怎麼可能?自己做得那麼隱秘,宮峻肆怎麼會知道?

她拼命地搖頭,想要表示自己並沒有讓夏如水把藥喝下去,可是辭不達意,宮峻肆根本不放手.

"下藥?到底怎麼回事?"蔣勁也聽出了不對勁,更清楚宮峻肆這種身份的人不可能輕易到家里來鬧事,轉頭看向蔣思齊.

看到蔣思齊幾乎被掐死,不得不向宮峻肆求情,"事情還沒有弄清楚,宮先生不如先放開她,讓她說個明白!"

宮峻肆這才松手.

蔣思齊軟軟地跌在了地上.

"到底怎麼回事?"蔣勁嚴厲地質問著自己的女兒.被人追到了家門口,當著他的面往死里掐,他覺得臉上無光到了極點.

這樣的事,她怎麼說得出口.蔣思齊捂住了臉,根本沒辦法見人.

"蔣小姐最好坦白承認!因為你的一舉一動都被監控拍下了."宮峻肆不客氣地道.

蔣思齊猛然抬頭,不敢置信地白了臉,"怎麼可能!"

"你……真的做了那種事?"她這反應蔣勁若還看不出來就是傻瓜了.他氣得一巴掌甩在了蔣思齊臉上,"你個不要臉的東西!"

蔣思齊被甩得臉都偏了過去,整個人不成樣子.屋里的傭人,沒有一個敢近前.

"對不起,對不起."蔣思齊徹底暴發,唔唔地哭了起來.

"人躺在醫院里生死不明,蔣小姐說對不起有什麼用?"宮峻肆無情地道.

蔣思齊再次震驚,"不可能!"

"對人下了藥,她能不躺在醫院里嗎?我怎麼會生出你這種女兒來,不如今天打死算了!"蔣勁沖過來,又要打蔣思齊.蔣思齊忙往後退,卻還是被蔣勁狠狠踢中.

"啊!"蔣思齊吐出一口血來.

"你們在做什麼!"蔣方齊剛好走進來,看到這一幕.他沖過來抱住蔣思齊憤怒地去看自己的父親,"為什麼打她!"

"為什麼打她?你問問她自己!"蔣勁抖著手道,"她干的事就算打死都不為過!"

蔣方齊心疼地為蔣思齊抹去唇角的血,此時也看到了宮峻肆,"到底怎麼回事?"宮峻肆冷了臉,他和蔣方齊是好朋友,但並不代表可以對他的妹妹網開一面.

"她……她竟然去毒宮先生的妹妹."一邊一直不出聲的楊紅顏道出了真情,此時眼睛眯得像狐狸一般.蔣思齊去毒宮峻肆的妻子,蔣方齊和宮峻肆的關系勢必破裂,這樣也不錯.

在蔣勁那里聽了不少,她知道很多事情,蔣方齊都是和宮峻肆合作完成的.兩個人的關系一直很好,配合默契,長此以往,必成大患.她可不能讓自己兒子的繼承之路上出現任何障礙.

"思齊,你……"蔣方齊不敢置信地去看自己的妹妹.蔣思齊狼狽不堪,眼淚橫流,"可我……我並沒有讓她喝藥啊,加了藥的咖啡都被打掉了.哥,我討厭她,可我終究做不出那麼狠毒的事來."

"你是打掉了咖啡,應該是知道了咖啡廳你所在的位置裝了監控吧."宮峻肆的助理走出來,不客氣地道,"所以,你又准備了第二招,槍擊我們家夫人對不對."

"槍擊?怎麼可能?我根本不會用槍."

上篇:第427章 讓她消失     下篇:第429章 巴不得她去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