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惹火豪門:總裁,別撩 第440章 值得一再把我忘記?  
   
第440章 值得一再把我忘記?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拎起包,她快速朝方齊集團而去,背後卻有人叫住她,"蔣小姐."

她回頭,意外地看到了方騰北.他正倚在自己的車子處,看著她.她揚了揚眉頭,有著明顯的驚訝,"方先生怎麼跟過來了?"她以為吃完這頓飯後方騰北一定會對自己倒盡味口,不會再有下一次的見面機會.

"我想看看蔣小姐一晚上心神不甯,無數次看表的原因是什麼,所以跟了過來."方騰北直言不諱.

意識到他把自己晚上的表現都看在眼里,蔣思齊方才覺得有些不好意思,"抱歉,一定影響你們食欲了吧,公司里還有事,所以……"

"為了工作?"方騰北揚起了眉毛,"蔣小姐果然與眾不同,難不成真要做女強人?這可不太好."

"女強人有什麼不好?自給自足,不用依付于任何人."她並沒有想過做什麼女強人,只是想換種生活方式.恰好哥哥給了機會,又恰好,發現自己很喜歡職場的生活.這種生活跟以前的生活完全不同,但緊張刺激,最重要的是,每天都有明確的目標,她不用再碌碌無為.

這樣的生活充實而有意義.

方騰北鼓起掌來,"這話我愛聽,如果擁有一個女強人老婆,以後我就可以少奮斗一些了."

蔣思齊撇了他一眼,"方先生,我想我們今天的相親應該是談繃了才對."

她沒想到他會說出這樣的話來.

"誰說談繃了?蔣小姐看不出來,我對你很感興趣嗎?"

蔣思齊冷笑了起來,"像方先生這樣的公子哥兒,怕感興趣的女人很多,當然,時間也會很短."她也是混過的,很多事情都清楚.

"未必."方騰北難得地認真,"至少,你是我見過的最特別的女孩."

"特別只是因為你不了解我,如果了解了我,可能你甯願去找別的女孩."她並不把他的話放在心里.曾經那麼齷齪不堪的自己,怎麼值得別人去喜歡?坦白說,到現在,她自己都瞧不起自己.

喜歡工作的原因之一,就是因為工作可以讓她無暇去回憶過往.

"那麼,我還真得了解一下."

蔣思齊沒有回應,點點下巴,連道別都沒有,再次往公司里頭沖.這次,方騰北沒有叫住她,而是眯起了眼.這樣有意思的女人,不追豈不是可惜了?

蔣思齊上樓的時候,攀樂還在.

"還沒下班?"她問.

攀樂抬了頭,"您不是也在加班."

"我跟你不一樣."她是項目負責人,理應花更多的時間才是.

攀樂沒有回應,目送著她走進辦公室,轉身去給她倒了杯咖啡.才走到門口,便意外地看到了一個人.

"徐先生……"

"謝謝啊."蔣思齊才走進辦公室就忙碌了起來,當咖啡放在眼前時,她連頭都沒有抬便道.順手拾起咖啡,這才發現遞咖啡的人的指頭似乎比攀樂的要修長些,粗些,衣服袖子也不是女人的樣式.她抬頭,在看到徐應凡時,差點打掉了杯子.

"徐總,你怎麼來了?"

徐應凡閃了閃眸光,"路過,有個問題想來問問."

"有問題徐總打個電話過來就可以."這樣,便不用見到她.她心里一直很清楚,徐應凡是不想見到她的.

"問題很重要,怕一句兩句說不清楚."

聽他這麼說,蔣思齊便不能再說什麼,站起來將他引到小會議室,"有什麼問題說吧."

半個小時後,兩人的談話結束.蔣思齊站了起來,"攀樂,送徐總下樓."

徐應凡的步子卻並沒有挪動,"剛剛我上樓時看到一個男人,你……男朋友?"

"哦,那只是個相親對像."並不隱瞞,這種事也沒有什麼好隱瞞的.徐應凡卻失了神,"相親?你去相親了?"

"對啊."蔣思齊點頭,轉身回到了位置上.

攀樂走了進來,"徐總,請."徐應凡遲疑片刻才點點頭,看一眼蔣思齊才走.他的問題其實並沒有那麼著急要得到結果,只是莫名其妙地把車開到樓下看到她和一個男人在一起,心里頭升起了另一種莫名其妙的感覺.那種感覺是什麼,他理不清楚,在看到蔣思齊上樓時便鬼使神差地上來了.

雖然不是她的男朋友,但她卻相親了.顯然,她已經走了出來,准備開始新的生活.他該高興啊.

徐應凡扯了很久的唇角,卻感覺一種苦澀湧了上來.他是瘋了麼?

徐應凡一消失,蔣思齊便停下了手里的動作,一雙美眸開始發直.她揉了揉眉頭,有些意外徐應凡竟然會關心自己的私事,在她說相親時,他甚至顯得極為意外,似乎還有別的情緒在.

一定是她想多了吧.

絕對是的.

過往徐應凡對她的那些冷血和無情再次閃過,她點了點頭,在心里勸自己,別再幼稚,也別再做那些不現實的夢,在你做了那麼多不入流的事情之後,徐應凡怎麼可能還會對你有半點感覺?他那麼一問,只是驚訝,甚至只是出于一種禮節罷了.

對,就是這樣的.

用力甩掉頭腦里的凌亂思緒,她重新拾起筆,逼著自己把所有注意力都沉入到工作當中去.

加班到凌晨一點鍾的結果是,蔣思齊差點睡過了頭.她急急忙忙趕到公司,剛好來得及參加一周一次的例會.

會議冗長,有許多事情要處理,當然,她也必須面對許多不信任的眼光,宣布散會時,她感覺頭昏昏沉沉的,有種要感冒的跡象.

"許總."

走到秘書台,攀樂輕聲批招呼,臉上的笑意與以往有些不一樣.她也懶得去分辨,吩咐攀樂去給自己泡一杯提神咖啡.

"好的."

攀樂抱著杯子去泡茶,她進了辦公室.

辦公室顯眼的位置上,放了一束花,玫瑰.

蔣思齊揉了揉眉頭,這才意識到攀樂剛剛的笑是什麼意思.她走過去,檢查了一遍,並沒有發現里頭夾了卡片.

"誰送來的?"並不覺得興奮,她轉頭問走進來的攀樂.

攀樂搖頭,"不清楚,是花店直接送來的,說是送花人會給您打電話."

蔣思齊走到桌前去撿自己的手機,果然看到了幾個未接電話,都是陌生號碼.她擰了擰眉頭,撥回去.

"還喜歡嗎?"

那頭,響起的是一道男聲.

"你是……"她縮著眉問,不確定這是自己聽過的聲音.

"方騰北."那頭的聲音再次透出了不滿,"我就這麼大眾嗎?值得你一再把我忘記?"

上次忘記他的長相,這次忘了他的聲音,方騰北從來沒有如此挫敗過.

"哦,對不起."坦白說,她從來沒有注意過方騰北的聲音是什麼樣兒的.反正不會交往的人,對于她來說,過于關注等于浪費時間.

"如果覺得對不起,就跟我一起吃午飯吧."方騰北不失時機地邀請.

"抱歉,工作比較忙,可能沒時間."她對方騰北並不感冒,也不相信他是真的要來追求自己.

"那麼,晚餐,就這麼說定了."

本來還要拒絕的,但那頭已經掛斷了電話.蔣思齊有些無奈地搖搖頭,花花公子什麼時候這麼難搞了?

不過,她還有大把的工作要做,沒有時間去想這些風花雪月的事情,並未把方騰北的話放在心上,她快速投入工作當中.

原本還想加班的,不意,家里來了電話,蔣思齊被蔣勁叫回了蔣宅.車子停在占地面積不小,看起來十分壯闊氣派的蔣宅,蔣思齊輕輕籲了口氣.

不知道為什麼,明明里頭有傭人,有舒服的房子,家里的孩子卻都不喜歡,一個一個離開了.

"二小姐,您回來了."

金嫂早從屋里看到了她,迎過來道.

蔣思齊點了點下巴,"嗯"了一聲,"我爸呢?"

"正在客廳里等著您呢."

蔣思齊大步走向客廳,金嫂跟在後頭,難免看到她的背影,"二小姐瘦了很多呢,人也憔悴了."

蔣思齊只是笑笑,"工作太忙了."

"再忙也要顧及身子啊."蔣思齊小小年紀就沒有母親,金嫂算是看著她長大的,小時候還做過她的奶媽,對她的感情自然不一般.

"知道的."蔣思齊淡淡地笑了下.

金嫂歎口氣,搖了搖頭.二小姐的轉變應該是可喜的,可看著她日漸消瘦,又讓人覺得心疼.唉,如果不是因為一場失敗的感情,她現在應該還是那個無憂無慮的蔣家二小姐吧.

想到這里,又免不得怨怪起徐應凡來.如果不是徐應凡,二小姐也不會受那麼多的苦和委屈,犯那些錯誤了.

蔣思齊自然不知道金嫂的內心,快步進客廳,果然見自己的父親坐在沙發里,正在翻著什麼.

"爸."她叫了一聲.

蔣勁放下手里的報紙,看向自己的女兒,"每天都忙些什麼,家都不要了?"

"能忙什麼,還不是工作."蔣思齊揉了揉眉頭,坐在他對面.

"工作,女孩子家家的,那麼拼命做什麼?"

蔣勁並不贊成女孩子把工作看得高于一切.

雖然不贊成蔣勁的話,但蔣思齊沒有回嘴.這讓蔣勁有些意外,也發現蔣思齊成熟穩重了許多,不複從前.

上篇:第439章 把持得住?     下篇:第441章 遠離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