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惹火豪門:總裁,別撩 第443章 不敢有別的想法  
   
第443章 不敢有別的想法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楊副總的老婆要生孩子的事,蔣思齊是知道的.

"現下,只有您對這個案子最為熟悉,能不能請您……"小陳沒敢再說下去,但意思明了.這是公司的大合作,而且里頭牽涉到很多細節,的確要找一個清楚的人去.

雖然有些忌諱見到徐應凡,但是工作為重.她想了想,還是站了起來,"你去訂個花藍以我的名義給楊副總送去,告訴他安心陪著老婆,我有時間了會去親自看他們.這邊,我會帶攀樂一起去的."

"是."小陳如遇大赦,開心地退出去.

蔣思齊揉了揉眉頭,在辦公室里連吸了好幾口氣這才按下攀樂的內線,"陪我去現場一趟."

攀樂和蔣思齊下樓時,徐應凡的人馬已經到了,看到蔣思齊,徐應凡的眸子意外地閃了閃,"思齊."

"楊副總今天有事,所以現場勘察由我陪徐總去了."蔣思齊公事公辦地道,有意忽略掉他的稱呼.徐應凡的眸光暗了下去,"好啊."

"徐總的車子跟好了."蔣思齊說完,拉開車門和攀樂一起坐進了同一輛車.徐應凡在外頭站了片刻,直到謝林提醒才上自己的車.謝林的目光在他身上落了落,想說什麼終究什麼也沒說.

半個多小時後,一行人到了現場,下了車.蔣思齊接過工作人員遞來的安全帽,分發給在場的人.

"請,徐總."她攤開手,道,率先走向里.

"沒想到蔣總越來越有企業家的風范了."謝林感歎道,這話剛好徐應凡聽得到.不知道為什麼,他的胸口莫名一痛.沒說什麼,他快步跟了過去.

蔣思齊對于這個案子的確了若指掌,細小的數據都記得清清楚楚,一行人對于她的業務精湛都表現得十分佩服,謝林悄悄豎了數次大拇指,只有徐應凡,全程顯得特別沉默.

沙土飛揚的地方,蔣思齊連想都沒想就走了進去,這樣粗糙的世界,本不是她該來的.徐應凡抬頭去看她的臉,正好看到不知哪里揚起來的一塊石頭,直直朝蔣思齊撞了過來.他想也不想,撲過去將她推倒:"小心!"

"呯!"那石頭撞擊在徐應凡的肋骨上,兩人齊齊倒下.

"徐總."

"蔣總!"

外頭亂成一團,蔣思齊只覺得倒下時有人在自己身下墊了一下,而後在地面上打了一個滾才停下.剛剛的事情發生得太突然,她完全不知道出了什麼事,當一切靜止時,唯獨看到徐應凡那張混合著痛苦和擔憂的臉.

他離自己這樣近,將她壓在身下,俊美的臉龐雖然蒼白狼狽卻這樣致命地吸引人……

"沒事吧."很快,有人跑過來.攀樂和謝林等人將他們扶起,短暫的擁抱後分開.

"徐總,你怎麼樣?"謝林擔憂地問著徐應凡.他的狀態很不好,連站都站不起來.蔣思齊此時才發現,兩人旁邊落著一塊石頭.

"快送醫院吧!"眾人提議,徐應凡被扶上了車子.

"怎麼……回事?"蔣思齊還有些回不過神來.

"剛剛這塊石頭差點就砸到您了,是徐總為您擋了一下."攀樂解釋.

蔣思齊看著那塊石頭傻了眼.

"幸好他擋了,否則就砸到您頭上了."砸在頭上和砸在身上,結果可就完全不同了.

"不僅如此,徐總倒下時還怕傷到你,自己先墊了一下下頭,您掉下去的時候壓在了他身上."

攀樂的話讓她頭腦一陣凌亂,好一會兒才記起要跟上去.

他只是因為看到有危險才出手的,不管今天這個人是誰,他都會毫不猶豫地為他做遮擋的.在檢查室外,蔣思齊閉了眼,無數次對自己說著這句話.

徐應凡的這一救差點打垮了她好不容易才修築起來的城防,她要馬上,立刻修補才好!

門,打開,醫生走了出來.

她一彈而起,"人怎麼樣?"

"石頭砸到了肋骨,有輕微的骨裂現象,得住幾天院."醫生道.

還好,只是骨裂,但這也足夠讓蔣思齊的心思再次凌亂.

"不會有別的問題吧,他以前遭受過車禍."

"放心吧,沒有別的問題."

聽醫生這麼說,蔣思齊才緩緩把緊張情緒降下來.沒有問題就好,可不能因為自己而讓徐應凡受到什麼損傷,留下什麼後遺症.

"蔣總,要進去看看嗎?"攀樂的聲音傳來.

蔣思齊點了點頭,走進去.

徐應凡並沒有暈,此時躺在床上,終究被石頭砸到骨裂,還不能動.他抬眼,看到蔣思齊,"你怎麼樣?有沒有哪里受傷了?"

"我沒事."她搖頭,"謝謝你,幫我擋了那一下."

"哦."徐應凡輕應,沒有說別的.在意識到她有危險的那一刻,他的心擰得那樣緊,到此時,他依然沒有從那種緊張到窒息的感覺里緩過勁來.

"我沒事了,你們不用都守在這里.謝秘書,你回去吧,家里不是還忙著吧?"徐應凡把謝林支開了.謝林看了一眼徐應凡,聽從地站了起來,"好,那這里得麻煩蔣小姐照應一下了."

"應該的."徐應凡是因為她而受傷,自然沒有什麼可說的.

謝林走了出去.

蔣思齊看了一會兒徐應凡,最後轉臉對攀樂道:"攀樂,你留下來照顧徐先生吧."

攀樂一臉驚訝,但還是點頭,"是."

"那……我明天再來看你了."蔣思齊朝徐應凡點點下巴.理應她親自照顧的,但以他對自己的厭惡程度,只怕會覺得反感吧.最終,她才決定讓攀樂留下來,至少,攀樂不會讓他反感.

徐應凡意外地看著她.

他支走謝林的意思很明確,就是要留蔣思齊下來,可她卻……

一股濃濃的失落縈繞著他.

徐應凡此時不得不承認,他對她已經產生了好感.

蔣思齊轉身走了出去,連帶著他的心一起帶走,頓時覺得全身上下空落落的,什麼都沒有了.偏偏,他連叫她回來的資格都沒有,當初,可是他親手把她踢出去的.

蔣思齊沒有回自己的小公寓,而是回了蔣宅.

"喲,二小姐."看著許久不曾回來的蔣思齊,金嫂十分驚訝."金嫂."蔣思齊打了聲招呼,並沒有急著上樓,"您做的粥好吃,可以教我嗎?"

"原來二小姐是想念我的粥了啊,您什麼時候想吃吩咐我一聲就好,我隨時都能做的."雖然現在已經做了管家,但金嫂的廚藝一直深受蔣思齊的喜歡.她笑嘻嘻地表示道,"難道你能喜歡我的東西,我現在就去做."

說著,挽起袖子朝廚房走.

"不是."蔣思齊急急拉住了她,"我是想……學一下."

徐應凡受傷在醫院,自己總不能毫無表示.她也想過,可能他並不稀罕,甚至會倒掉,但倒掉是他的事,而親手做以表心意是她的立場.

"學做粥?"

金嫂不知她的心思,一臉驚訝.片刻,臉上糅起了曖昧的笑,"二小姐莫不是談戀愛了?到底哪家小子,值得二小姐您洗手親自做他做羹湯的?"

"沒有."

蔣思齊搖頭.

"沒有這回事."

"沒有這種事您做粥做什麼?"

"學著做做,一個人的時候總不至于餓著."終究沒好把徐應凡為自己受傷的事情說出來,怕的是金嫂亂想.聽到這話,金嫂又有些難受起來,"二小姐,您說您吧,好好的有家也不回,為什麼要呆在外面啊.只要您願意,金嫂隨時都能做出好吃的,還能餓著您?"

"金嫂,我也不小了,也該獨,立了."

她拍了拍金嫂的肩,算做安慰.

金嫂點點頭,雖然能獨,立了是好事,但心里仍免不得心疼.終究是含著金湯匙長大的大小姐啊.

早晨,蔣思齊帶著自己守了兩個多小時小心翼翼熬好的粥出現在了醫院.因為第一次做粥,有諸多不順,手上湯了好幾個泡,好在最後的成品還算滿意.

她揉了揉痛處,這才往里走.

"蔣小姐?"

同樣來看徐應凡的謝林正好與她相碰,一臉驚訝地看著她,"您昨晚沒陪著徐總嗎?"

"沒……"她略有些不自在,但想想徐應凡並不想見到自己也沒有多加解釋.謝林心里已然有了不悅,但到底是見過世面的,沒有多表現什麼.她看了一眼蔣思齊手里的保溫盒,也清楚她是大家小姐,理所當然地認為這是她家里的傭人做好的.像她這樣的小姐,連守著救命恩人的苦都受不了,還奢望她能做出吃的來嗎?

這樣想著,謝林不由得加快了步子.即使如此,兩人還是前後腳進入了徐應凡的病房.

"蔣總."看到蔣思齊,攀樂如臨大赦,忙站了起來.跟徐應凡也沒有什麼私交,讓她守著終究不妥,攀樂已經別扭了一晚上.

看到房里守著的是攀樂,謝林難看的臉色總算稍稍緩和了些.雖然昨天是想給蔣思齊機會,但蔣思齊沒要,留個攀樂總比誰都不在的好.

"徐總."她走過去,輕聲呼.

徐應凡只是淡淡地點了點下巴,目光迅速調到了蔣思齊這邊.蔣思齊迅速將手里的杯子遞出,"哦,讓家里熬了些粥,你趁熱喝."

她沒有親自倒粥,而是將粥盒遞給了謝林.

上篇:第442章 不想你吃虧     下篇:第444章 只敢默默關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