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惹火豪門:總裁,別撩 第444章 只敢默默關懷  
   
第444章 只敢默默關懷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謝林接過,心中歎氣,果然,真是家里傭人做的.

"蔣總,你的手……"攀樂眼尖,看到了她手上的紅印和泡泡,驚訝不已.蔣思齊忙將手一縮,拍了攀樂一下,制止了她說話.攀樂咬住了唇.

"謝謝."徐應凡只能應些客套話.

"哪里,是應該的."蔣思齊退一步,也極為客套.謝林將倒好的粥遞給徐應凡,徐應凡低頭喝了起來.

"那個……我出去一下."蔣思齊覺得自己的存在會讓他胃口大減,主動退出去.她去找了主治醫生,問了徐應凡的情況,得知他的情況還算樂觀,並無不妥之處,長長松了口氣.

"那他什麼時候能出院?"

"終究有骨裂現象,而且以前也出過車禍,為了保險起見,兩三天還是要的."

"哦."她點了點頭,走了出來.

"蔣總."外頭,攀樂站在那里.

"累了吧,你先回去吧."白天有謝林在這里,應該用不上她.如果實在不行,她大不了請個護工給他.她是這麼計劃的.

攀樂點點頭,轉身走,走了幾步又遲疑著回頭,"蔣總,那粥是您親手做的吧."

"啊?"她沒想到攀樂會看透.

攀樂走過來,掬起了她的雙手,"您的手都變成了這個樣子,還能瞞得過誰?還有眼睛,紅紅的,一看就知道晚上沒睡好."

攀樂的細心她是見識過的,蔣思齊在不好意思的同時不得不慶幸,這些細節幸好沒有被徐應凡或是謝林看到.

"他救了我,親手做點東西吃也算不得什麼,不過,可不要對任何人說起這件事."

"蔣總,我不明白."

她和徐應凡的事,都是在進入方齊集團前,攀樂不明白也屬正常.她不想解釋,"反正,就當不知道這麼回事就行了."

"好吧."

蔣思齊不願意說出來,她只能配合.

送別了攀樂,蔣思齊在外頭呆了好一會兒才去推病房的門.其實,她是在想,該要怎樣面對徐應凡.按理說,徐應凡是為她而受傷的,她該隨身照應著以示感激,但她並不想做一個惹人嫌的人.但若就這樣走掉,又顯得沒有半點感恩之心.

才推開門,謝林的身影就閃現.她大概要出門,兩人照了個面.

"謝秘書,粥還合徐總胃口嗎?"她立在門口,問.

謝林點點頭,"徐總吃了一大碗,蔣小姐費心了."說這話不過出于禮貌.

"這就好."蔣思齊松了一口氣.

"那……"

"蔣總要是工作很忙就先回去吧,這里有我守著就好."謝林主動表態.

蔣思齊遲疑了一下,最後還是點了頭,"那好吧.醫藥費我已經交了,就麻煩謝秘書了."謝林守在這里總比叫護工強.說完,她轉身朝外而去.

謝林無奈地搖搖頭.

蔣思齊追徐應凡時的瘋狂她是知道的,果然,女孩子心性,來得快去得快.而這女孩子,連起碼的耐心都沒有,的確不適合守在徐應凡身邊.

"蔣……思齊呢?"

謝林轉回來時,徐應凡終于問出了口.她那短暫地一露臉後便不見了,他難免好奇.

"走了."

"走了?"徐應凡的表情變得驚訝,驚訝過後又有些小小的失落,"這麼快就走了?"

"徐總找她還有事嗎?"此刻,她也理不清徐應凡的心事.昨晚有意將她支走,顯然是要蔣思齊留下來,但據她所知,他對蔣思齊向來無意.

"沒事了."徐應凡覺得有些沒勁,搖了搖頭.蔣思齊現在表現出來的冷淡出乎意外,他還真有些不習慣了.

"您受傷的事,是否該告訴老徐總?"

這件事,謝林覺得還是應該讓徐征知道才好.徐應凡卻阻止了她,"也不是什麼大事,何必讓他擔心."徐征再婚,和梁慧心終于走到了一起,難得有平靜的晚年,他不想打擾.

謝林看著他,最後只能在心里歎氣.徐應凡現在這麼拼命的工作,完全是為了報徐征的養育之恩吧.他是轉邪歸正了,她卻看著心疼.

"對了,把公司的資料拿過來吧."反正閑著也是閑著,徐應凡打算在病房里辦公.

"這怎麼行,您的身體……"

"又不用走動,只是看看文件,正好打發無聊時光."

聽他這麼說,謝林不好再說什麼,只能點點頭,打電話讓公司里的人送資料過來.

下午,攀樂被蔣思齊叫到了自己的小公寓.

"這個湯已經煲好了,你給送過去吧."蔣思齊剛弄好的湯盛到保溫瓶里,有些手忙腳亂,而後上不知何時又添了幾個創口貼.攀樂看她被湯水燙得直吸氣,有些不忍,接過她手里的工具熟練地倒了起來.

蔣思齊落在一邊吸著指頭,羨慕地看著她,"還是你行."

"蔣總您為什麼不自己送過去呢?"把自己弄成這個樣子卻讓她去送湯,攀樂百思不得其解,"也該讓徐總看到,您在這件事上是用了心的."

她沒說出來,早上看謝林的眼色,對蔣思齊好似有諸多不滿.

"我還要去公司,而且徐總救了我,給他做點東西也是應該的,這樣才能表現出感謝的誠意來啊."蔣思齊絲毫不把自己手上的傷看在眼里,淡淡地道.

攀樂歎了一口氣,"您是用了心,可他哪里知道啊.不行,我要對他說."

"千萬不要!"

蔣思齊的反應讓攀樂更加疑惑,"為什麼?"

"總之,什麼都不要跟他說."她可不想他喝湯的時候想著她而反胃.她清楚自己的形象在他的心中已經跌落千丈.

看到她這麼堅持,攀樂也不好勉強,只能應聲,在心里歎著氣把東西送去了醫院.

"攀小姐親手做的湯?"

謝林一天都在醫院里陪著徐應凡,以備他的不時之需.看到攀樂送湯過來,略為意外.

"不是,是蔣總讓我帶來的."她本想說出是蔣思齊親手做的,但想到她的囑咐,沒有說出口.

"蔣總?"謝林點頭,"蔣總家里的傭人不少,做個湯不是難事."

聽著這話,攀樂心里很不舒服,想到的是蔣思齊那雙看不得的手.

反正是傭人做的,謝林並不積極,只把湯拎到徐應凡面前,"徐總,要喝嗎?"

徐應凡抬頭看了一眼保溫盒,因為聽說是傭人做的,毫無興致,只淡淡搖頭,"放那兒吧."謝林也不勸,把杯子放在了桌面上.

這分明是忽略.攀樂看著,眼睛泛起了紅,"徐總,不管怎麼說也是蔣總的一番心思,不嘗嘗嗎?"

"我想喝的時候自然會喝的."徐應凡應這話時十分勉強.他不知道自己心里在煩什麼,蔣思齊自從早上出現過後就沒了影子,讓他覺得窩火.蔣思齊,到底是大小姐,不能有太多奢望啊.

蔣思齊的反應,不僅謝林失望,連他都覺得失望.他以為,她至少該守在身邊,盡心盡責才是.

"可她……"

"攀小姐去轉告一下蔣小姐,下次別讓傭人再做湯過來了,徐宅也有傭人,能做的."徐應凡有些粗魯地打斷了攀樂的話.這下子,攀樂有些承受不住了,"是啊,徐宅是有傭人,可關鍵是,這湯根本不是傭人做的.是……蔣總親手煲的,包括早上的粥也是."

對不起啊,蔣總,不能保守秘密了.

"什麼?"徐應凡猛然抬頭,一臉的不敢置信.

話已經說出來,便也不在乎再多說幾句.

"我不知道蔣總為什麼不想讓徐總知道,但的確是她親手做的.為了做好這些,她的手要麼被燙傷,要麼被割傷,簡直沒法看了."

徐應凡怔在那里,任由手中的資料滑下床去.

"那……叫她不要做了."好就,徐應凡才道.

攀樂滯了一下,沒想到是這樣的結果.她有些憤怒但終究不好說什麼,走了出去.

蔣思齊開個會出來,看到攀樂眼睛紅紅地立在自己的位置上,滿腹委屈的樣子.

"怎麼了?怎麼這個樣子?還有,不是今天讓你休息的嗎?"

攀樂是個樂觀的女孩子,輕易不紅眼的.

"沒什麼,只是……"覺得不舒服.她沒好說出來,只原話轉達徐應凡的意思,"徐總說,以後您不用給他弄東西吃了."

"是嗎?他……知道了?"

"對不起."

如果早知道是這個結果,她一定不會說出實情的.

"沒有什麼對不起的."蔣思齊大度地搖頭,把那份失落隱了下去,"大概,我做的不好吃吧."

早知道,如果他知道是她做的便不會接受.蔣思齊無奈地搖搖頭,眼眸還是無右避免地暗了下去.

"不做就不做了吧,您看您的手."攀樂看著她那雙原本漂亮的手此時痕跡斑斑又忍不住心疼.

蔣思齊低頭看著自己幾個傷痕累累的指頭,唇上泛起了苦澀.即使只是給他做湯做粥,他也看不上眼啊,她是不是該去解釋一下,自己絕對沒有再要纏著他的意思?

"你先去休息吧."安慰般拍了拍攀樂的臂,她往辦公室走去.

隱藏住所有的情緒,她伸手,拾出資料准備辦公.

外頭,"徐總?"

攀樂差點要去揉眼睛了.

徐應凡怎麼會出現在這里?

上篇:第443章 不敢有別的想法     下篇:第445章 移情別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