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惹火豪門:總裁,別撩 第448章 不過實話實說  
   
第448章 不過實話實說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他啊,在尚的樓上,你要是二十分鍾之內趕到,或許能見到他."程子軒打完電話,無奈地揉了揉眉,看著那個被甩出來的粉,嫩嫩的女人.這麼漂亮的女人,他也舍得?這大晚上的,讓他一個人熬著,鐵定出事,不如讓那個女人過來試試.如果他真的無意,怕是也會像甩這個女人一樣把她甩出去,如果有意……那可真是好戲啊.

屋里.

徐應凡甩掉里頭的女人後,吃力地跑進了浴室,把水溫調到最低,將自己泡了進去.即使如此,某種火焰依然在身體里湧動著,想要紆解.這幾個混蛋!他咬了咬牙,只怪自己沒有力氣走出去撕了那幾個!

外頭,蔣思齊火急火燎地跑了過來,她一心想要得到答案,並不知道所謂的尚的樓上意味著什麼.直到看到關著的客房門,心才逐漸冷卻下來.

自己就這麼進去嗎?萬一他跟別的女人在……

可是既然來了,就該問個清楚啊.想了良久,她最終還是把手放在了門頁上,敲了敲.門,沒有鎖,竟一推就開.

"徐……應凡."她站在門外叫,連叫了幾聲.里頭特別安靜,不像有人在辦特別的事情.她這才壯著膽子走進去,沒有在房間里看到人.

不是說徐應凡在這里面嗎?他不會走了吧.

心里一切,她便到處找起來,最後推開浴室的門.

在推開門的那一刻,她感受到了一股明顯的冷氣,不由得縮了一下.下一刻,她看到了合衣把自己泡在水里的男人.

他,竟然用冷水在泡澡!

而他的臉紅紅的,顯得極為不正常.她跑過去抓住他的臂,抓到的是滿手的冰涼.這不僅是冷水,還是冰水.

"徐應凡,你怎麼了?"她急得低叫起來,迅速把冰水換掉,改成了溫水.徐應凡緩緩睜眼,在看到眼前的蔣思齊時,笑了起來.應該是藥效太強烈了,竟然產生了幻覺.

蔣思齊無心卻管他的心情,不邊放溫水一邊幫他揉著身子,"怎麼這個樣子?跟我去醫院吧."

她努力想要扶起他,他卻一個反撲將她拉進了浴缸.

"徐應凡!"她嚇得不輕,低聲叫道.徐應凡低頭便撅住了她的唇……

清晨.

徐應凡緩緩醒過來,感覺到了臂膀環著無盡的柔軟,不由得睜開了眼.入目的,是女人雪白的身體,他……昨晚睡人了?

揉揉眉頭,他慢慢想起,昨晚那幾個鬧得太過,竟給他下藥了.這群混蛋!

臂一縮,准備像以往一樣掏錢夾子解決,但在俯首時卻看清了那張臉--蔣思齊?

昨晚,難道不是幻覺?

頭,轟一下子炸開,他不敢置信地盯上,了她的臉.

蔣思齊原本疲憊不堪,全身有如被火車碾碎了一般,此時卻感覺到了強烈的光束,就那樣睜開了眼.她在看到徐應凡那張震驚的臉時一翻而起,最後堪堪用被子擋住了自己的身子.

她昨晚一定是瘋了,才會在他對她那樣時動了情,才會……他會怎樣想?會認為她是有意為之的吧.

"我保證,這件事情不是我設計的."她啞啞出聲,因為昨晚被他折磨過太多次.

徐應凡看著她,沒有言語.

"我……"她還想辯解,但也知道在有過那麼多劣跡之後,他是不會相信自己的.最後索性滑下床,手忙腳亂地套上衣服,一聲不吭往外就跑.

以為徐應凡很快就會來找自己質問,不過一連幾天都沒有他的影子.蔣思齊撩起的那顆心終于緩緩放下.那件事,雖然以徐應凡的力量她必定逃不開,但,自己何嘗沒有沉淪的意思.只怪當時太累沒有早點跑掉,否則也不用被他懷疑為別有用心了.

一晌貪歡,她只是想如此而已.

只是,讓她沒想到的是,下樓時還是碰到了徐應凡.這是那件事發生後的第五天,他此時倚在自己的車駕邊,車子就停在方齊集團的樓下.他低著頭,正在抽煙,地上似乎掉了不少煙頭.她有些心疼,想去阻止,最後選擇逃離.

在他未發現之前跑掉吧!

只是,她還未逃遠,臂已經被捉住,徐應凡發現了她,而且將她拉住.

"我們談談."出人意外地,他沒有出口就傷人,而是如此道.蔣思齊卻不敢面對,"我很忙,有什麼以後再談吧."她無力再承受他言語上的奚落,因為那晚她若不動情那件事不會發生.

"不會太久."徐應凡卻執拗得很,將她拖到了自己車上,而後將車子開了出去.蔣思齊無力地抱緊自己,不敢和他說話,只能看著窗外.他把車子開到了一個僻靜之地,沒有下車,亦沒有回頭.

"那晚……"

"那晚的事我已經忘了."蔣思齊比他更快.徐應凡的心口有如被刀狠狠劃過,"忘了?"

"對,忘了!你就當什麼事也沒有發生過吧."她緊張地去拉車門.

"我可以對你負責的."

她的手猛然一頓,以為自己聽錯了.好久,才緩緩回頭,看向徐應凡.徐應凡也看了過來,"我可以負責的."

"不……用了."

有一刻,她動心了,差點就點了頭.到最後關頭方才想起他對自己的厭惡,她不要逼他娶自己,不要他恨自己一輩子.

她的拒絕再次刺傷了徐應凡,他記得,以前的她恨不能分分鍾霸著他的.

"你拒絕是因為未婚夫的原因嗎?"他只能歸結于此.

蔣思齊心頭一酸,卻沒辦法說出真正的想法,好久才吃力地點頭,"……啊,是……"

徐應凡的肩膀無力地垮了下去,她終究移情別戀了,連發生了這樣的事情都不需要他負責.

是他咎由自取啊.

"可如果他知道你……跟過我……"他無法忘記床上的那抹紅.不曾喜歡過她,所以沒有碰過她,他清楚地知道,像蔣家這樣的大家,還是比較保守的,因為要達到聯姻的目的,自然要乾淨的女孩子.蔣思齊留著處,子之身,大概是為了討好方騰北的.如今……

"沒關系的."她搖頭.反正也沒有喜歡的人,給了他不算虧.

指,在袖下越掐越緊,徐應凡其實最想做的是將她狠狠掐住,問問她怎麼可以這麼輕描淡寫地對待與他的關系.但,自己有什麼資格?他無法忘記,是自己親手將她推出去的.

"我走了."她最終拉開了車門.

徐應凡沒有追出去,但每每想著有一天她會在方騰北的身下綻放,就煩亂不堪.昨晚雖然迷糊了些,但那麼感觀的極致體驗無法忘記,他以為自己是幻覺,所以整晚心里眼里有的,只有她的臉.她在他身下淺吟低唱的樣子……

走出好遠,蔣思齊終于長長地籲了一口氣.就這麼……結束了.也好,在徐應凡那兒,她不敢再奢求什麼,這一夜,就當成什麼也沒有發生過吧.

"思齊!"徐應凡最終還是下車,追過來.但,蔣思齊的身邊早就停了一輛車,車里,出來的正是方騰北.

腳步,就此停下,徐應凡像木雕一般立在那兒.

"你怎麼來了?"蔣思齊似乎聽到了呼喚,但她不敢回頭,怕那是幻聽.不切實際的東西,她早已經不去奢望.

"剛好路過,看到你,就過來了."方騰北道,目光有意無意地朝她身後撇了撇.他並非路過,而是看到她上了徐應凡的車,一路跟了過來.他喜歡的女孩兒,不想拱手讓給別人.

"上車吧."他紳士地拉開車門,順勢擋住了她的所有視線.附近偏僻,不好打車,她也不矯情,上了車.之所以會上他的車,只因為她想快點逃離,不要讓自己再難堪下去.徐應凡或許還在猜測她的用意,想象著像她這樣的女孩會玩怎樣欲擒故縱的把戲吧.只有離他遠遠的,才能讓他相信,自己真的沒有別的想法.

……

徐應凡來到尚.

推開包廂,無視于包廂里的人,直接拿起桌上的杯子倒了一杯烈酒狠狠飲了下去.

"怎麼了?"程子軒摟著個女孩,懶懶地問.

徐應凡沒有吭聲,坐下來,繼續倒酒喝,腦海里無數次出現蔣思齊乖巧地跟著方騰北離去的畫面.酒液絞得胃部發痛,他卻全然沒有感覺.

"不會是蔣思齊找你麻煩來了吧."程子軒緊張起來.他當時只是一時起意,後來也十分後悔,生怕蔣思齊會像以前一樣,粘著徐應凡不放.

"你知道了什麼?"徐應凡猛然停了杯,盯緊程子軒.程子軒被他瞪得毛骨悚然,"我……也沒知道多少,主要那天她打電話給我,我告訴她你在哪里."

徐應凡猛然站起,一把揪開了他懷里的女人,朝著他的下巴就是一拳,"你什麼意思!"

程子軒被他打得頭暈腦脹,也覺得委屈起來,"我能有什麼意思?藥又不是我下的,我看你把那個女人丟出來怕你死在里頭好心讓她過來,錯了嗎?再者說了,是她主動找的你,我不過實話實說!"

上篇:第447章 驚天大秘密     下篇:第449章 算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