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惹火豪門:總裁,別撩 第451章 有臉玩女人  
   
第451章 有臉玩女人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你來做什麼?"她聯想到早上的事情,急問,臉色難看至極.

"你這是什麼態度啊."蔣勁不滿地責備自己的女兒,"騰北過來還不是為了你?他已經表態了,對你非常滿意,但也知道你還沒做好結婚的准備,所以說服了自己的父母不要這麼急著結婚.這不,過來是來說服我們的."

蔣勁嘴上責怪著蔣思齊,眼底卻閃著精,光.方騰北的這一表態足以說明對蔣思齊的在乎,他樂見其成.只要方騰北喜歡自己的女兒,早結晚結關系並不大.

"啊?"

蔣思齊長長松了一口氣,朝方騰北投去歉意加感激的目光.

"既然你們年輕人想談談戀愛,我們也不便說什麼.結婚前多了解沒有什麼錯,思齊,你可要好好對騰北呀."蔣勁明里暗里地警告著自己的女兒,並不願意中間出什麼岔子毀掉了這場婚姻.

蔣思齊無力回應,倒是方騰北主動出聲,"伯父放心,我一定會好好待思齊,不會讓她有別的想法的."

"好."方騰北的這番表態他很受用.警告性地看了一眼蔣思齊,他立了起來,"還是你們年輕人聊吧,我還有些事,得去忙了."

蔣勁走後,蔣思齊才能出聲,"謝謝你啊."

她要感謝他沒有把自己懷孕的事情說出來,更感謝他幫她解了結婚之難.

方騰北扯起了唇角,"我的想法還是沒有變,說服他們只是為了給你時間接受我,接受最近發生的一切.不過,你也看到了,大人們並不想久等,還有,你的身體也拖不得太久."

他的目光落在她的腹部,意思明顯.

"所以,你得抓緊時間."

方騰北的堅持讓她極為意外.坦白說,她一直以為他在醫院里說的話只是一時沖動,過後便會反悔.可此時的他,哪里有一點要反悔的跡象.

"方騰北,這對你不公平."她提醒.

方騰北聳了聳肩,"公平不公平,不是由你說了算,而是我自己.我覺得公平就公平."

"你明明知道……我對你沒有感情."

"可你和他也不可能了,不是嗎?"

蔣思齊低下頭去,緘默.他說得沒錯.

"更何況,感情是可以培養的,我願意等."

"唉呀,都站著做什麼,快坐呀."楊紅顏走過來,打斷了二人的談話.因為她的加入,蔣思齊不便再說什麼,把心里的話通通壓了回去.

終究,還是去了醫院.

這個孩子,不能留.

站在婦產科門口,她的指頭掐了又掐,最終才硬著頭皮往里走.

半個小時後,她走了出來,臉色蒼白得可怕,身子晃了幾晃.她的背後,寫著婦科手術室幾個字.

徐應凡只是心煩意亂,所以隨便走了走,沒想到又走到了這一樓.徐征因為心髒問題在五樓住院,其實根本不需要經過這一樓的.

他才走出來,便看到了形單影只的蔣思齊,還看到了她走出來的地方那幾個冰冷的文字.他的心給狠狠撞了一下,幾乎不經過思考就走了過去.

"你怎麼又來醫院了?做了什麼?"

蔣思齊完全沒想到會再次碰到他,腳步就那麼停在了那里,指頭掐緊.

"你做手術了?做了什麼手術?"他已經猜到,卻還問.

"跟你沒關系."蔣思齊的語氣僵硬,想要奪路而逃.屢屢在這里遇到他,讓她有種無地自容之感.

徐應凡卻捉住她不放,"為什麼要做那種手術?他不要嗎?還有,他為什麼沒有陪著你一起來?"

那個男人,連她的孩子都不要,連起碼的擔當都沒有,哪里配得上她?

"我說了,跟你沒關系!"她閉著眼吼,無力回應他任何問題,"請放開我."

"你很虛弱?"

滿腔的心疼和憤怒,最終在看到她臉上的蒼白後緩了下來,"我送你回去."她這個樣子,隨時都可能暈倒.他怎麼可以視而不見?

"不用了."她試著推開他.

他不放,"我不能在明知道你可能出問題的情況下由著你走出這里."

還真是……多管閑事啊.只可惜,今天已經沒有一個方騰北能夠來拯救她了.他強行扶著她往外去.

"徐應凡,我們這樣不好."她沒有要借著虛弱接近他的意思,但怕他有這樣的想法.徐應凡的身子僵了一僵,理解成她怕方騰北知道自己親近了她.胸口,再次塞住,悶悶的,但卻沒有放手.

直到把她扶上車,他上了駕駛位.

她閉著眼,"去公司吧."

徐應凡猛然回了頭,"你瘋了嗎?剛剛做完手術竟然還去公司?不要命也不是這個不要命法!"

他的關心並沒有讓蔣思齊感到溫暖,反而越發尷尬.他這是在可憐她嗎?可憐完她後會不會以為她有意與他偶遇,想要和他重修舊好?

"徐應凡,我並不知道你在醫院里,真的.兩次,都不知道."她澄清.

徐應凡氣得差點一拳砸在了方向盤上.

她就這麼想和他撇清關系嗎?因為一個方騰北把自己變成這樣,還要在言語上維護清白?

他有種想要將她掐死的沖動,胸口那綿綿的疼痛又湧了上來.

"我只是擔心你,沒有別的意思."好久,他才道.是自己把她舍棄的,如今她就算處處為方騰北著想,他也沒有什麼資格說什麼了,不是嗎?

"回去休息吧,手術過後不宜勞累."他還是沒辦法看著她帶著手術後的創傷繼續工作.這個女人,就不懂得照顧自己嗎?

"我沒事."

她是真沒事.

最後一刻,終究沒有舍得打掉那個孩子,從手術台上爬了起來.只差零點一秒醫生就打麻醉了.她臉上的蒼白皆因那零點一秒的恐慌.

這事,她是不會說給徐應凡知道的.

她是蔣家的孩子,發生這樣的事情,可想而知會引起多大的波瀾,但,顧不得那麼多了.蔣思齊沒有多想,決定走一步算一步.

徐應凡最終還是把她送到了方齊集團的樓下.看著蔣思齊離去的背影,心頭百般不是滋味,坐在車里,久久無法動彈.

夜里,幽光沉沉,酒吧里人來人往.

徐應凡一杯接一杯地喝著酒,卻怎麼也喝不醉,腦海里反反複複出現的是蔣思齊從手術室里出來的樣子,她纖瘦的背影走向方齊集團的腳步.指,無力勾緊,這一刻,他卻什麼也做不了.

"謝謝你,愛死你了!"

幽暗處,一女子撲到一男子懷里,十分親密.

"這可是我收到的最好的禮物了!"女孩子叭一口親在了男人臉上.這本不引人注目的,但徐應凡一抬頭看到那張熟悉的臉龐時,整個人都變了色.

方騰北?

此時方騰北懷里抱著一個女人,兩人關系曖昧.

"今晚去我家吧."女人道.

方騰北滿面笑容,拍著女人的腰,"好哇."他點了點女孩的鼻頭,兩人相互攬著往外就走.

莫名的怒火嘩地湧了上來,幾乎不經過思考,徐應凡就立了起來.蔣思齊為他獨身一人打掉孩子,他卻在這里跟女人勾肩搭背甚至約夜.

一拳,他打在了方騰北臉上.

"呀!"女人的驚叫聲響起,卻絲毫不影響他的斗志,接著又是一拳打了上去.

方騰北被連打兩拳卻搞不清楚狀況,用力將他推開,"徐應凡?你發的什麼瘋?"

"我發瘋?你怎麼不想想自己都干了什麼?"

"我干什麼了?"

此時,他心里堵得慌,哪里能說出口,只能再次掄起拳頭……

"怎麼臉色這麼差?"

原本是伊藍約她出來逛街的,她好容易才安排好工作,同意,卻見伊藍整個兒沒精打采的,一副一晚上沒睡好的樣子.

"是不是你家的楚風揚給你惹出什麼風流事兒來了?"

"你就盼著我慘吧."伊藍氣得直去捶她,"我家楚風揚哪里敢做這樣的事!"

"既然不會,你怎麼這個憔悴樣子."

伊藍歎了一口氣,"還不是因為我表哥和徐應凡."

"他們?他們兩個怎麼了?"

方騰北和徐應凡雖然都相熟,但在她看來,應該不會有太多交集才是.

伊藍搖了搖頭,"也不知道他們往日積了什麼仇,昨晚徐應凡一見我表哥就上來揮拳,我勸不過,最後鬧到派出所去了."

"打架了?"

"是啊.關鍵是我哥到現在都沒弄明白徐應凡為什麼打他,警察那兒,徐應凡也不說,簡直就是一樁無頭冤案嘛."

這話,說得蔣思齊心頭一顛.她想到的是昨天徐應凡碰到自己,問到流產的事.他在為自己出氣嗎?應該不大可能吧.

"他們男人之間的事,誰搞得懂啊."蔣思齊搖了搖頭.

"是啊,搞不懂.不過,徐應凡似乎在意我表哥找女人的事,我表哥當時跟我在一起,他送了我生日禮物,我很開心,抱了他還親了他,光線太暗徐應凡沒認出我來,好像說了一句,說我表哥竟然還有臉玩女人."

她和方騰北關系一直很親密,所以沒有什麼拘束,摟摟抱抱雖然不時常有,但也不避諱.

"是……嗎?"蔣思齊的心頭又是一顫,想到的是徐應凡昨日那沉重的臉色.他不會真的在為自己抱不平吧.

上篇:第450章 誰的孩子     下篇:第452章 孩子的父親是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