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惹火豪門:總裁,別撩 第466章 番外-峻雅篇:一定要保…  
   
第466章 番外-峻雅篇:一定要保…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我冤枉得跟竇娥似的.

"你們弄錯了吧,我和祁總只是正常的上下級關系?"

"正常?"于父用力哼了一聲,"朝夕相處,給你諸多照顧,甚至把最好的機會給了你,能說你們關系正常?哦,我剛剛可問了你們公司的職員,全公司的人都知道你是他眼前的紅人,幾乎跟他寸步不離!"

這些,在外人眼里,的確不正常.但,我一向有自知之明.只是,面對憤怒的于父,我的話他又怎麼能信?我張了張嘴,竟有了種百口莫辯的尷尬感.

"我們之間的問題從來跟第三者沒有關系."祁少宸終于出了聲.

"跟第三者沒有關系,那她怎麼解釋?"于母也站了出來,想要討一個說法.

祁少宸站起來,"至少現在,她不是我們之間的第三者.對了,若是真要找出第三者來,不如再去問問你們自己的女兒,她現在腳踩了幾只船."

"你……什麼意思?"

"可不要誣蔑了我女兒!"

夫妻兩人氣憤更盛.

祁少宸的長指壓在了桌面上,"我是眼盲,心並沒有盲,而且,身邊也有不少人,他們的眼睛都雪亮著,你的女兒跟誰親熱過他們看得清清楚楚,需要照片為證嗎?"他說著,緩緩地從桌子抽屜里拿出一疊東西來.

我和于氏父母一起驚住.

那是一疊照片,照片里,全是于曼兒和祁少東.他們擁抱的,kiss的,各種曖昧.原來,他一直都知道!

知道喜歡的女人和自己不對味的哥哥有染,這種感覺一定很難受吧.

"怎麼會……這樣?"于父抖著手撿起那些照片,聲音都變了,"曼兒,曼兒不是那種人,一定是有人設計她,一定是做出來的!"

"如果懷疑照片的真假,大可以找專業機構來驗證."

"少宸,我馬上去找專業機構驗證,你相信我,曼兒不可能做出這種事來的."于父已經完全沒有了來時的氣勢.

"走!"他拉著于母走出去,腳步匆匆.

我立在對面,看著他,不知道此時該說些什麼.安慰他嗎?一個男人遭遇了這種事,安慰反倒是一種提醒,一種捏露.

我只能靜靜地站著.

"准備站在那兒多久?"他突然問.

我一驚,迅速尋找話題,"飯已經來了,要吃嗎?"

他朝我伸出手來.

我遲疑一下,接過.他沒讓我扶他的臂,而是直接握住我的指頭.他的掌心依然干燥溫暖.在經曆了這麼大的打擊後,他表現得平淡穩重,讓我刮目相看.

下班時,天已黑.

我如往日一般走向公交站台,一輛車子停在我身邊.車窗降下,露出了祁少宸的臉,"上車."

"有事?"

"送你回家."

我有些受寵若驚,"不用了吧."

"你是我的員工,如果出了什麼事,我得負責."

我捏住指頭,沒有動.

"忘了嗎?那天的事."他指的是祁少東找人來傷害我的事.坦白說,我並不怕,因為有許長峰的人暗中保護我.但我並不想他知道,于是低頭上了車.

司機啟動了車子,一路駛向我的住所,他微微擰著眉,並沒有說話,像在思考什麼.

"沒事吧."我輕聲問.

"什麼?"他轉頭.

"我是說和于曼兒分手的事."

我沒辦法忘記他對于曼兒的溫柔,心里總覺得他是深愛著她的.

他笑了起來,"你很關心我?"

我狠狠一窘,"沒……只是隨便問問."

他"看"了我很久.

不知道為什麼,每次他看我,我明知道他什麼也看不見卻還是忍不住會狂亂地心跳.

"沒有感情的婚約其實早就沒有維持的必要,更何況她心有所屬."

"沒有感情?"我看向他,他對于曼兒不像沒有感情,倒是于曼兒對他一直心懷怨念.所以,我理所當然地以為他在說于曼兒.

"是啊."我點點頭,認可他的想法,強扭的瓜甜不了.在這種事上,我有著足夠的經驗.如果當年面對韓修宇時,我沒有那麼執著,也就不會犯下那麼多錯誤了.只是,這個世界上並沒有後悔藥.

"你有喜歡的人嗎?"他突然問.

我淒然而笑,"以前有過."

"現在呢?"

"現在?"我有什麼資格再得到愛情,我搖頭,"沒有,而且永遠也不可能會有了."

"是嗎?"他的聲音里透著某種情緒,卻只在這兩個字後沒有再吭聲,車里的氛圍一度變得怪異.我忍不住偷偷去打量他,對他現在是什麼樣的感情我沒有細想過,但他的喜怒哀樂卻總能輕易牽動我.

他抿著薄唇,俊美的臉龐沉在了陰影里.

"很想看看你長什麼樣子."好久之後,他突然道.

我去不敢接話,而是低下了頭,看著自己那雙裝著義肢的腳.如果他的眼睛看得見了,這個秘密遲早揭穿.一個不完整的人竟然陪了他這麼久,他一定會失望吧.不知道為什麼,我很不情願讓他看到這樣的我.

"眼睛……能治嗎?"即使如此,我還是關心他的眼睛.這麼完美的他,偏偏看不見.

"不清楚."他搖頭.

"可以一試的,你的眼睛是因為神經問題嗎?我知道有個醫生叫沃倫,是這方面的權威專家,治好過很多人."

"你竟然知道他."他驚訝不已.

"啊,在雜志上看到的."我胡亂地道,只希望他並不是那麼神通廣大.沃淪醫生是我哥的好朋友,但他並不輕易出現在雜志上.

"看得出來,你看的雜志格調很高."

"哦."我越發心虛.

"我跟沃倫醫生談過,他也沒有百分之百的把握."他接著道.

"沃倫醫生都搞不定嗎?"他創造出來的醫學奇跡可數不勝數啊.

"嗯,神經被壓迫的地方太危險了,他還需要做准備."

原來,也有他搞不定的事!

可偏偏,他搞不定的事跟祁少宸有關,我有些惋惜.

"還需要做准備就代表著還有希望,放心吧,你的眼睛能好的."

他再次揚起了唇角,長指伸過來從我的發上滑過.下車時,他順勢握住我的手,拉著我下了車.

"我自己走就好了."我急急縮手,因為他的相送而感到不安.他這才松手,"注意安全."

"好."我走得格外急,仿佛背後有人跟著,心跳早就跳得亂成一片.

走到門口,意外地,我看到那里站著一個人.最近因為祁少東的陷害,我變得極為謹慎,立在原地久久沒有動.那人似乎感應到了我的存在,轉了身.

"哥?"

他的出現讓我震驚不已.

"你怎麼來了?"

"我若不來,你怕是要把我這個哥給忘掉了."哥哥的聲音里充滿了不滿.我的眼睛紅了起來,"怎麼會."其實,他說得不假,做了太多錯事,我根本沒辦法面對他.

"不請我進去?"他道.

我忙去開鎖,"你等好久了吧."

"嗯."他輕應,"談戀愛了?"

"沒……啊."他站的位置正好是窗口,應該是早就看到我了,也看到祁少宸了吧.

"那只是我的上司."我解釋道.

"如果有好的,可以試著談一談."他道.

我垂了頭,沒有接話.

他打量著我的屋子,臉色極不好,"就住這種地方?"

"我覺得挺好的啊,一個人住著剛好合適."我樂觀地道.

他在屋子里走了一圈,因為個子高大,頓時室內顯得狹窄不堪.我縮了縮脖子,"哥,這麼晚過來吃飯了沒有."

"吃過了,不過,為什麼發生了那麼多事一件都不提?"

顯然,我的事許長峰已經告訴了他.多嘴的許長峰.

"也不是多大的事兒,何必小提大作?"

"還不大?要了命才叫大事嗎?"哥哥生起氣來.

"如果不是許長峰告訴我,還打算瞞一輩子了?我宮峻肆的妹妹,能被人那麼欺負?"

我知道,他在心疼我.

"事情都過去了,不是還有許長峰在保護我嗎?"我小聲辯解.他無奈地歎了口氣,"現在的你明明長大了,懂事了,可我卻愈發不放心了."

"哥,我真的沒事."

他的意思我明白.現在的這不再是那個刁鑽無聊,壞事干盡的宮家大小姐,他應該感到欣慰才對啊.

"哥哥希望你能跟我回去,你想做什麼,哥哥都不攔你,想有一番發展,哥哥公司里有的是適合你的位置."

他是想把我罩在他的羽翼下面.

"如果你不願意呆在A市,C市,B市,全國乃至國外,我都可以調你去."

"可是,我現在在這里很好,我很享受這份工作."我沒有說假話,而且我也想獨.立.

"哥哥,你放心,我會保護好我自己的,而且我已經不是以前的我了,不會再惹出什麼麻煩來."

我的承諾讓他幽了眸子.

"求你了,哥."我只能放軟姿態.

他最後無奈地搖了搖頭,"記住,一定要保護好自己."

"我知道的."他這是同意我留下來了.

上篇:第465章 番外-俊雅篇:就是這個…     下篇:第467章 番外-峻雅篇:他喜歡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