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花匠 第二十一章 白巧巧的急病  
   
第二十一章 白巧巧的急病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又是一晚的平安無事,早上的時候我終于有點熬不住了.這幾天我其實都沒怎麼睡覺,一直是靠薄荷葉強撐著,但是今天終于有些頂不住了.

畢竟我的身體,其實遠遠沒有常人的體質好,我需要睡眠啊……

道士也擺擺手,表示讓我去睡這里一切交給他,所以我想回房間去好好睡上一覺.

可是我還沒走上幾步,白嬸就急匆匆的跑出來了,拉著我就走:

"秦覺啊,你快來看看巧巧吧,她突然就倒下了……"

這可把我嚇了一跳,趕緊跟著她去了.

來到白嬸的房間,果然見白巧巧已經倒在了地上,而且臉色煞白,很明顯虧損了元氣.

我嚇了一跳,趕忙把白巧巧給抱到床上,然後仔細給她診脈.俗話說久病成醫,作為一個藥罐子,最基本的醫術我還是有的.

診脈的結果很不樂觀,白巧巧憑空的元氣大損,而且在她心脈的位置,好像還有一團陰氣在慢慢侵蝕著心血,等到心血侵蝕完了白巧巧也就死定了.

我有些著急了,對白嬸說:

"白嬸,麻煩你照看著巧巧,我去拿點東西!"

白嬸哎的應答了一聲,于是我去把我的包袱給拿過來了.

這個包袱里裝著的,應該就是我目前擁有的,所有方便攜帶的花.

白巧巧現在變成這樣,肯定跟之前找不到的鬼魂脫不了關系,只是不知道那鬼魂究竟藏在了哪里,都找遍了含羞草也沒有反應.

我從包袱里拿出了一點花泥來,這些花泥跟之前我給桃花用的並不一樣,這些花泥是乳白色的,看起來就很不同尋常.

"這是……"白嬸一下子就疑惑了.

不過我沒那麼多時間給她解釋了,我把這些花泥塗在了白巧巧的七竅上,又拿出一根很長很粗的花的根莖,把它給掰開,讓汁液滴進白巧巧的嘴里……

做完這些,白巧巧的臉色才算是好了很多.

我長出了一口氣,終于暫時保住了白巧巧的命,這是一種靠吸收日月精華生長的靈花的汁液,可以用它來暫時彌補白巧巧的元氣.

接下來,我只要把白巧巧心脈里那股陰氣給釋放出來就好了.

不過,這應該是一件很困難的事,畢竟誰都不敢隨便再心脈上做文章.

我想了想,然後拿出五片蓮花的花瓣來,把這五片花瓣組合成一朵花的形狀,然後把它們給放在了白巧巧的心口上.

當然了,為了讓花瓣的力量徹底釋放,我也顧不上什麼男女之別,直接把白巧巧的上衣給脫了.

白嬸在一邊看著呢,雖然她的臉色微微一變,但是很快就恢複了正常,似乎已經理解了我.

原來白嬸這麼開明嗎,這可比李嬸強多了.

蓮花在佛教中有很高的地位,自古以來都跟心有關,所以一直有蓮心的說法,甚至哪吒的故事里,蓮花還能用來重塑真身.

實際上,蓮花確實能凝神靜氣,蓮藕很有營養,蓮子如果經常吃也對心髒很有好處.

不過一般的蓮花花瓣,卻是沒有能夠護住心脈的作用,我這個之所以有,是因為它是用特殊的方法培育的.

要用天地靈氣日月精華來澆灌,一般人是不會干這種事情的吧,所以普通的蓮花瓣就不要想著能有這種效果了.

護住了心脈以後,白巧巧的臉色又好了不少,而我也准備真正幫助她把陰氣驅逐出去了.

我用的方法,其實很簡單粗暴,直接開個口子不就行了.

有蓮花瓣護住她的心脈,一般來說白巧巧的心脈暫時是不會有事的,我問白嬸要了一根消毒的針,然後輕輕地在她的心口上紮了一個小孔……

說是心口,但是白巧巧年紀不大,營養卻不錯,發育得也很完全,所以只紮破了一層薄薄的皮.

但就算是這樣,這也夠了.

"白嬸,准備砂鍋,我要熬藥!"

我要給白巧巧熬上一味藥,一味我小時候就曾經喝過的,能驅逐一切陰邪之氣的藥.

"桃花瓣,李花瓣,月季花蕊……還有最重要的,陽冠花的花瓣……"

有一種通體紅色,長好後像火一樣的花朵,它的名字叫陽冠花,蘊含著無窮無盡的至陽之氣,能夠驅逐陰霾……

這種花世間沒有,是爺爺用雞的雞冠培育而成的.

我小時候體質差,陰氣也重,沒少喝這種花瓣泡的水.

藥熬了很久,很快就差不多了,我趕緊把藥給白巧巧灌了下去.

白嬸一直在旁邊看著,很關切的樣子,這讓我想著無論如何也要把她給治好.

藥灌下去之後,白巧巧果然有了明顯的反應,其中最明顯的就是她的臉色開始發紅,她整個人都開始發紅,就像油燜大蝦一樣.

我有些慌了神,反應不至于這麼大吧,但我隱約明白之所以反應這麼大,其實是我放多了陽冠花.不過這也不要緊,用不了多久多余的藥力就會被消化掉.

陽氣很快就貫通到了白巧巧的心脈,我能用肉眼看見,在她的心口有一股赤紅色的陽氣,正在沖擊著盤踞的陰氣……

每沖擊一下,白巧巧就會顫抖一下,那些陰氣也會渙散一分,不過這個過程白巧巧是無比痛苦的.

多虧白巧巧現在在昏迷中,要是她醒著,我還真不認為她能撐得住.畢竟我當年,都是痛得死去活來啊……

終于,戰斗到了尾聲,白巧巧胸口盤踞的陰氣,又哪里及得上陽冠花的至陽之氣惶惶正大,很快就潰不成軍了.

陰氣想要逃跑,我之前就劃開的口子成了宣泄點,于是陰氣嗤的一聲從這里出來,白巧巧的心口流出了不少黑血,把蓮花瓣都染黑了.

我松了一口氣,趕緊把這些都收拾好,又給白巧巧喂了點靈花的汁液,然後說:

"白嬸,巧巧沒事了,對了……她不是一只在跟你睡覺嗎,怎麼就突然變成這樣了?"

白嬸似乎愣了一愣,然後說:

"我……我也不知道啊,我本來也睡覺來著,誰知道她突然就這樣了!"

我看白嬸的眼神,冷了下來.

上篇:第二十章 找不到的鬼魂     下篇:第二十二章 你究竟是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