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花匠 第四十四章 癢癢花粉  
   
第四十四章 癢癢花粉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噗!

一把花粉撒出去,那些土人都開始瘋狂的撓身上,有的咕嚕咕嚕的不知道罵著什麼,有的就哈哈大笑,好像都被硬咯吱了笑穴似的.

"哈哈哈哈!"

"唔哈哈哈!"

"別……別灑了……"

我剛才撒出去的,是癢癢花的花粉,這原本是一種容易讓人產生過敏反應,從而會癢的花粉,不過經過我們家的培育它的效果霸道了許多.

土人們癢的已經站不穩了,有的甚至已經在自己身上撓出血道子了,而我卻還在灑.

因為這花粉的效果雖然霸道,但卻並不持久,灑著花粉,我總算帶著孫毅抱著兩個女孩殺出了重圍.

孫毅很激動,一個勁的問我:

"秦老弟,你剛才用的是什麼啊,實在是太厲害了,我原本還以為得打一架,想不到你隨便撒點東西就行了!"

我笑了笑說:

"也沒什麼,只是一點用來惡作劇的小玩意,你要是喜歡回頭我送你一些!"

但是現在最大的問題,還是在于詛咒,詛咒如果不解除我也沒心情給他癢癢花粉用.

就在這個時候,在我們面前,突然出現了一個高大的身影.

"土人大巫師!"

在夜晚,土人大巫師似乎更加威嚴了,他身上泛著紅光,整個人一正一邪,散發著危險的氣息.

我抱著白巧巧,再拿別的花出來已經來不及了,所以我順手就把癢癢花粉朝著土人大巫師給灑了一把.

不過土人大巫師一臉不在乎的樣子,隨便拿手一指.

風忽地吹過,癢癢花粉竟然就這樣被吹回我這邊來了,這讓我大吃一驚.

要想造出風來,並不是一件很難的事,很多辦法都能做到.

其中最簡單的,就是扇一點風出來,難一點的也可以借一點風出來.

但這二者其實沒什麼本質區別,都是讓氣流動起來造出風的效果,而大巫師剛才的舉動顯然不是這樣的.

大巫師,是直接讓風出現然後又瞬間消失,這種舉重若輕又是一個境界了.

我皺了皺眉,有些懷疑這位大巫師是不是從娘胎里就開始練了.

癢癢花粉灑到我跟孫毅身上,我直接往我們身上灑了點其他花粉,癢癢花粉就這樣被中和了.

這時候其他土人也趕到了,拿著武器對我們大叫,土人大巫師朝我們指了一下,我竟然渾身上下都沒有力氣,直接癱軟在地上了.

土人大巫師指著我們指揮了兩下,然後就回去了.

白巧巧跟孫毅的妹妹又一次被帶回柴房了,這一次好像有人去看守,不讓他們逃跑了.

而土人這一次也沒有放過我們,那個會說漢語的青年一臉無奈的走過來對我們說:

"我們大巫師說了,你們兩個有搶人的心,所以我們決定強行留你們在村子里,直到祭神結束.不過在此之前,我們會保證你們的食物."

……

所謂的保證食物,其實也就是紅薯干而已,我跟孫毅就是這麼知道土人村落主要糧食的.

我們倆被關在一間土人的屋子里,是被硬生生關起來的.

土人們對我們還算客氣,每一頓都給我們足夠的肉干,那個會說漢語的青年土人還總出來找我們說話,只是都沒說什麼重點.

我跟孫毅當然也嘗試過逃跑,但是土人們這一次守備森嚴,根本就跑不出去.

只要我們踏出屋子一步,那我們面前起碼會出現十幾個土人,就算我有手段把他們放倒,土人的大巫師也將會在三十秒之內趕到.

只能說,這是一件很尷尬的事.

實在跑不掉,我也只能跟那個土人青年交流一些情況,而土人青年也確實告訴了我一些事.

"那兩個女孩,吃了蛇仙果,必須祭神!"

蛇仙果,這是我第一次在土人的嘴里,聽到那種奇怪果子的叫法.雖然花跟果子都是植物,但是我們花匠對果園園丁的路數還是不太懂的.

我問了那個土人好久,他的漢話說得一般,我也是好不容易才知道蛇仙果到底是什麼.

原來在南方的一些山里,路邊是長著那種很小的,好像是能吃的草莓的.

不過也並不是所有在路邊的野草莓都能吃,一般在南方,孩子們都會先辨別一些野草莓的表面有沒有刺,如果有的話就是普通的野草莓可以吃,可如果沒有的話……那就絕對不能吃了,因為這就不是野草莓而是蛇仙果了.

其實無論是野草莓還是蛇仙果,都是一種路邊的野果,甚至沒有人能證明它們倆不是同一種果子!

有一種傳說,山中的蛇會經常在路邊行走,如果遇到好吃的果子就會在上面舔來舔去,一直把果子表面的毛刺全都舔掉.

被舔掉了毛刺的果子,表面布滿了蛇的唾液,也就成了蛇仙果,這是有毒的.

而土人的說法則是,蛇仙果是沒有毒的,但它里面有蛇的詛咒,誰吃了誰就會慢慢變成一個半人半蛇的怪物.

這個時候,人就不能要了,這個人活的越久對人間就越是一種損害,唯有祭神才能把蛇仙果的詛咒徹底解除掉.

這也是土人們非要把兩個女孩燒死的原因.

"你們的大巫師那麼厲害,難道連他也解不開這種詛咒嗎?"我有些好奇的問道.

因為土人的大巫師,很顯然不是借助什麼機緣巧合得到的法器,而是實實在在靠著自己的能力,才能做到種種不可思議的事情的,以他的能力,不會連一個詛咒都沒法解除才對.

然而土人青年搖搖頭對我說:

"大巫師,不能!大巫師,保護我們!"

聽起來,土人的詛咒似乎很可怕啊……

土人青年沒跟我們說幾句就走了,在他走後,我原地嗅了嗅,聞到了一股本不該在這里,但卻很熟悉的味道.

聞著這味道,我微微一笑說:

"太好了,她要來了,我想我們晚上就能出去了!"

孫毅一愣:

"誰?誰要來?"

我說:

"一個咱們兩個加一起可能還不夠她一只手打的家伙,老孫你就放心吧,事情有轉機了!"

上篇:第四十三章 夜探     下篇:第四十五章 陳兮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