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花匠 第一百零二章 佛的淚  
   
第一百零二章 佛的淚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無名鬼叟把關于那只通體如琉璃的靈鬼的消息只告訴了追風子一個人,所以只有追風子知道該怎麼找到那只靈鬼,而追風子卻一臉的為難.

我微微一愣,然後說:

"追風子前輩如果有什麼需要幫忙的,那我一定竭盡全力相助!只是無名鬼叟前輩只跟你一個人說了那靈鬼的消息,是不是……不太方便告訴我們啊?"

追風子搖了搖頭,歎了一口氣道:

"那……倒不是,只是這只靈鬼的本事甚大,有不少的天賦神通,如果大庭廣眾下說出它的事情它就有感應,便不會那麼輕易出現了,所以……我們用紙筆交流吧!"

我看了鬼將軍一眼,果然鬼將軍的表情不算太好.

把鬼將軍給抓到鬼市里當管理員的那只厲害大鬼,也有著別人說起他他就能知曉的異能,雖然不知道這種能力究竟是自己修煉出來的,還是境界奇高獲得的,很可能那只靈鬼跟那只鬼市主人有一些關系.

在我瞎琢磨的這段時間里,追風子也在紙上,把關于那只通體如琉璃的靈鬼的事情寫了下來,看著追風子所寫的,我的心情沉重了起來.

追風子寫的是,那只通體如琉璃的靈鬼,它本身並沒有思想,也沒有屬于自己的印記,它的魂魄其實就是個空殼子,只有一種鬼魂飄飄蕩蕩的本能而已.

但那只靈鬼存在的時間卻相當長,甚至是很有曆史的股東鬼,比起無名鬼叟還要古老.

那只靈鬼的體內,有無比強大的能量,這股能量並不屬于人間,也不屬于地府,那只靈鬼說白了只是儲存這股能量的容器而已.

"那麼追風子前輩,那股能量究竟是什麼呢?"我有些好奇道.

追風子依舊沒有開口說話,而是用筆繼續寫著.

追風子之所以來青城鬼窟尋找那只通體如琉璃的靈鬼,其實最主要的原因,是為了他的妻子--也就是當年那只讓他反下武當的女鬼.

這人有人的壽命,達到一定壽數人就要再入輪回,可是很少有人知道--鬼也是有鬼壽的.

並不是所有的鬼魂都能存在千年而不消散,事實上千年的曆史之後,大部分的鬼魂是早就消亡的,要不然這個世界上不就全都是千年惡鬼了嗎.

人死了變成鬼,鬼死了則會變成聻,據說鬼死了變成聻之後,會在幽冥之淵的最下面受苦,而且永遠也沒有出頭之日.

人有對死亡的恐懼,鬼亦然,所以貴最害怕的其實並不是魂飛魄散,而是鬼壽終了,變成聻.

所以在很多的地方,會把聻字貼在門上,用來嚇退惡鬼,可見鬼怕死到什麼程度.

不過根據鬼魂體的不同,生前功德的不同,還有能量消耗的情況,每一只鬼魂的鬼壽都是不一樣的.可能有的鬼魂就算浪上個幾千年鬼壽都沒到頭,但是有的鬼魂十年八年就到了鬼壽.

追風子那位妻子,便是在跟追風子結為連理之後,突然發現自己的鬼壽快要到頭了.

我歎了口氣,心說這也難怪.

天道至公,其實最講究的就是一個秩序.人鬼相戀,本來就是天道不容的.

所以追風子的夫人鬼壽終了,這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追風子沒事只能說武當派還是有德行庇佑.

而追風子又接著說,那一只通體如琉璃的鬼魂,它體內的能量有很多用處,其中最大的用處就是能夠治療鬼的傷勢.一個鬼魂只要沒有徹底魂飛魄散,哪怕還有一點的魂魄碎片,這種能量也能治好它.

最重要的是,這種能量還能夠增加鬼的壽元.

我跟陳兮對視了一眼,全都十分心驚,世界上竟然有這麼奇妙的東西.

而鬼將軍則是突然站了起來,驚道:

"難道,難道那只靈鬼,就是傳說中……幾千年前流落人間的那個?"

追風子點了點頭,無奈的歎了口氣.

這兩個人的啞謎我根本就不懂啊!

最後追風子還是架不住我們好奇,老老實實的寫了那靈鬼的來曆:

在幾千年以前,中土其實只有道門,那時候的佛門還在西方極樂世界,並沒有傳教進來.

終于有那麼一年,道祖放開了口子,同意佛門來傳教.于是佛門的釋迦牟尼,彌勒,藥師琉璃佛,燃燈上古佛……等等的佛門大能全都來到了東方世界,用無邊佛法普度眾生.

但是佛門雖然法大,卻也耐不住東土的眾生癡迷紅塵,所以到最後佛門大能也只普度了三千縷紅塵到西方世界.便是這三千縷紅塵,成就了後來的偌大佛門.

不過在眾位佛祖度了自己的有緣人離開的時候,藥師琉璃佛竟然最後回頭看了一眼東方的鬼道,然後留下了一滴憐憫的紅塵淚.

這一滴紅塵淚,里面蘊含著藥師琉璃佛對東方紅塵中掙紮打滾鬼道生靈的憐憫,所以一切鬼道眾生如果得到這一滴眼淚,就能夠消除自身的一切病痛,甚至延續鬼壽.

而那只靈鬼,就是藥師琉璃佛紅塵淚的具象化.

到這時候,我才終于明白過來,追風子要找的究竟是什麼.他要找的根本就不是什麼鬼,而是他夫人的命啊.

寫到這里,追風子的筆跡已經凌亂了,竟然流下兩行淚來:

"秦家小子,我也不說什麼煽情的話,如果你能幫我找到那只靈鬼……旁的不說,我一定把這一身的絕學傾囊相授,以後誰要是欺負你我統統幫你打回來!"

我歎了口氣,然後說:

"追風子前輩對夫人癡心一片,于情于理我都要幫忙的,前輩就莫說這客氣話了,還請前輩快些告訴我,到底要怎樣找到那只靈鬼吧."

追風子看了看天上,然後說:

"那只靈鬼的存在不是我們能夠想象的,理論上他可能在鬼窟里的任何一個地方,同樣他也可以不在任何地方,所以我們根本沒法找到它,唯一能做的也只有把它給引出來才行……這只鬼是藥師琉璃佛最後一滴憐憫的淚,所以……"

上篇:第一百零一章 輪回販賣市場     下篇:第一百零三章 瘟皇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