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花匠 第一百二十章 俗家弟子  
   
第一百二十章 俗家弟子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佛宗那邊很多東西跟道家門派不一樣,不過到底還是相通的.

像老和尚這樣的傳功殿首座,放在道家門派就是貨真價實的傳功長老,是一個門派真正的實權人物.而老和尚執意要收我入藥師琉璃宗,這件事基本上已經板上釘釘了.

老和尚手一揮,什麼涼亭,虛妄世界,全都不見了,我們直接進入了藥師琉璃宗里.

藥師琉璃宗整體搬遷到了佛國世界,那麼什麼是佛國呢?以前只是聽說還不能理解,今天終于見到了.

佛國之中,有蓮池,池中都是人間沒有的金蓮.我不由的多看了幾眼,我們秦家可還沒有培育出這種金蓮呢.

不過看了一會之後我也就不再看了,因為這不是真正的蓮花,而是善念和功德達到一定程度具現化的產物,它看起來可以是蓮花也可以是狗屎,正合佛法無法無相的特點.

老和尚帶著我們穿過蓮池,前面是一座座用琉璃瓦搭建的宮殿.這些宮殿全都釋放者微弱的藍色琉璃光芒,十分漂亮,讓人心神安定.但這種心神安定跟在藥師琉璃宗遺址那片琉璃瓦下的心神安定不一樣,它並不會影響我們的本心.

老和尚笑著給我們介紹道:

"我們藥師琉璃宗的建築都有千年的曆史,每一片磚瓦上面都充滿了佛性.傳說在幾千年前,藥師琉璃佛來到東土曾經在這些廟宇里講經,佛祖的佛光就這樣永遠留在了藥師琉璃宗,使得我藥師琉璃宗弟子不光能參悟藥師琉璃佛的佛法神通,還能從上面領悟道理."

這里面有什麼道理我不知道,不過這些建築確實非同凡響.

老和尚直接帶我們去了後院,後院有一排禪房,最正中的那一件琉璃光芒最盛,老和尚對我們說:

"這便是住持師兄的禪房了,這幾年住持師兄的佛法日益精深,已經修煉出了幾分佛像,所以你們見到不要驚訝."

我跟陳兮點了點頭,于是老和尚敲了敲門,把我們是怎樣來到藥師琉璃宗,又有什麼訴求都跟里面的住持說了,住持在里面說:

"既然如此,就讓他們進來吧."

于是禪房的門大開,我們就這樣走了進去.

一進住持的禪房,我跟陳兮都驚得合不上嘴巴,實在是……太震撼了.

在禪房的半空中,懸浮著一個全身被藍色琉璃光芒籠罩的人形,看起來寶相莊嚴讓人有一種見到佛的感覺,不過這琉璃光芒還不太穩定,所以還能確定他是一個人.

我皺了皺眉問道:

"住持前輩,您是被琉璃佛光同化了,還是……?"

藍色琉璃光芒里的住持笑道:

"南無藥師琉璃佛,被佛光同化是一心,修出佛光也是一心,究竟涅槃而已,二位施主你們著相了."

我不明白著相是什麼意思,不過一旁的傳功老和尚告訴我們:

"我們藥師琉璃宗雖然有藥師琉璃佛留下的經卷,但這麼多年來也只是研讀而已,從沒有一個僧人被琉璃光芒吸引同化,住持師兄是修煉多年以後終于堪破玄關,才修出了一點佛光."

我跟陳兮這才松了一口氣,如果連藥師琉璃宗的住持都被琉璃佛光給同化了,那阿秀不是徹底沒救了嗎.

藥師琉璃宗住持歎了口氣說道:

"當年藥師琉璃佛留下最後一滴淚,原本是憐憫鬼道眾生,但誰能想到鬼道眾生心智不堅,竟是讓藥師琉璃佛一片好意變成了這般,我藥師琉璃宗無論如何都要阻止這場變故才行.不過……先前師弟說起的讓這位秦家小友拜入藥師琉璃宗一事,還要快些進行."

說完,還沒察覺怎麼樣,我們竟然就這樣離開住持的禪房了.

果然,在佛國之中,藥師琉璃宗的人能控制空間.

傳功老和尚苦笑著說:

"住持師兄的佛法修煉到了生死玄關,正是需要精修的時候,所以沒時間處理俗務.不過剛才師兄也說了,要讓你先拜師才行.就算是俗家弟子,也得有一個師父啊!"

是了,就算要做藥師琉璃宗的俗家弟子,也得有一個師父才行,可這是一件犯難的事.

除了傳功老和尚之外,我們就不認識別的藥師琉璃宗中人了,拜師難道只能拜這個老和尚才行?

可我跟陳兮商量了一下之後,總覺得上趕著不是買賣,這個老和尚雖然一副很愛才恨不得讓我當和尚的樣子,但誰知道有沒有詐?

與之相比,或許張真人那位藥師琉璃宗的老友更靠譜一些,反正他也是藥師琉璃宗的和尚……既然要拜師,為什麼不拜一個靠譜的呢.

"那個……前輩,其實我們帶了張真人的書信,真人在藥師琉璃宗有一位好友,我就拜他為師就好了."

傳功老和尚皺了皺眉,但還是說:

"真人那位老友叫什麼名字,寺里的和尚老衲都認識,老衲幫你們找."

于是我跟陳兮看了看那封書信,然後說:

"這位大師,法號叫--慧覺."

聽到慧覺這個法號,傳功老和尚皺了皺眉,我心里咯噔一聲,這兩個人不會是死對頭吧.

早就聽說在一些大宗派里,實權長老之間是會有一些斗爭的,就比如傳功長老看不上煉器長老,而內務長老看不上所有長老一樣.

不知道這個慧覺是哪里的長老,竟然讓傳功老和尚如此厭惡.

但傳功老和尚說:

"小友是我藥師琉璃宗這麼多年來第一個弟子,要拜師自然要拜在我等長老的門下,那慧覺只是一個看守藏經閣的和尚罷了,又怎能收你為徒?"

張真人的老友,慧覺大師,看守藏經閣?

我跟陳兮對視了一眼,都從對方眼中看到了不可思議.

雖然慧覺大師是張真人年輕時認識的朋友,但武當派的太極功何其厲害,年輕時代的張真人也已經是一方高手了,能讓他認可的朋友在修為上應該不差.可這位慧覺大師在藥師琉璃宗竟然只是看守藏經閣的和尚,這就很不可思議了.

"我們要去看看大師!"

上篇:第一百一十九章 胸懷     下篇:第一百二十一章 慧覺和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