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花匠 第一百四十一章 大鍾  
   
第一百四十一章 大鍾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怎麼找都找不到!"

"那詛咒的源頭真的在村子里嗎?"

"我怎麼一點都感覺不到啊……"

我們找了好半天,但都一無所獲,包括水缸在內村子里所有稍微大一點的物件都被我給當做詛咒源頭拿來讓小白看過了,但小白全都搖頭.

一時間,除了房子之外,我們實在找不到什麼符合標准的東西了,可誰會用一座房子來設下詛咒呢?

小白也皺緊了眉頭,在村子里不斷尋找著,也在喃喃自語:

"怎麼會……怎麼會……究竟在哪里呢?"

我跟陳兮對視了一眼,都感覺不能再這麼盲目的找下去了.

一來暗處的人既然敢把詛咒下到村子里,那就代表著不怕我們找到,一定藏得很好;這二來嘛……我們畢竟不是這個村子的人,對村子不夠了解,找到的可能微乎其微.

所以這個時候,我們得有點策略了.

我跟陳兮就去找了一個坐在牆根上,身上潰爛程度輕一些的,也還有些神志的老人,給他喂了一杯水.

老人喝了水之後,精神似乎振作了一些,眼睛也恢複了一些清明.

我松了一口氣,然後問他說:

"大爺,我們是來幫你們的,雖然已經太晚了救不了你們,但還是希望能救其他人.大爺,您能不能告訴我們,最近村里有什麼異常?"

不過這種詛咒似乎帶著讓人心麻木的力量,老大爺只是茫然的看著我們,半天都沒什麼反應.

我又把話重複了一遍,甚至陳兮不斷地強調這件事的嚴重性,可老大爺就是一臉茫然的看著我們.

這下子,我們都郁悶了.

"陳姐,怎麼辦,咱們繼續出去找?"

陳兮歎了口氣,這時候已經化身護法金剛的慧覺和尚像推土機一樣狂奔了過去,掀起了一陣塵土.

"找……真的能找得到嗎."

說話的時候,我跟陳兮都已經站了起來,感歎著詛咒的源頭實在是太難找了.

不過陳兮突然指了指那個老人,然後我們都愣住了.

我們都已經站起來了,可老人還是看著我們剛才所在的方向,而且老人的眼神並不是平視,而是在往高處看.

我跟陳兮對視了一眼,都從對方眼中看到了興奮,然後趕緊抬起頭……

只見在老人眼神的方向,是村里一口吊起來的大鍾,這口鍾看起來是有年頭的物件了,好像是很久之前就吊起來的……

因為這口鍾吊得非常高,如果不是老人的提醒,我們都看不到.

我趕緊對老人說:

"多謝你老人家,我們一定會救其他人的,雖然我們救不了你……老人家功德無量!"

老人沒有笑也沒有哭,只是茫然的閉上了眼睛,然後就失去了生機,不過他下輩子一定會一片光明,他在臨死前還完成了一件大功德.

我跟陳兮一起看了這口鍾一會,然後都覺得這個布置不簡單.這口鍾看起來一點都不像外來之物,就像是在這個村子里不知道多少年的老物件,如果沒人提醒我們都不會注意到這里.

"師父,小白,你們都過來看看,我們要找的詛咒之源可能就是這東西了!"

慧覺和尚看到那口中,眼中金光一閃說:

"這口鍾……以老衲的慧眼都看不破,果然不是尋常物事,看老衲去把它摘下來!"

慧覺和尚化身金身羅漢,一下子就竄了上去,然後把那口大鍾給抱了下來.

不過慧覺和尚接觸到這口鍾,這口鍾很快就釋放出了一股黑氣,這黑氣……分明是已經實質化的詛咒.

我跟陳兮都大驚失色,實質化的詛咒不光普通人碰到會被抽空生命力,就是修行之人如果護體法力弱一些,這麼近距離的接觸也會受影響的.

就算反應快,恐怕法力生命力也都會被抽空.

還好慧覺和尚不是一般的修行之人,他的道行就算跟武當派張真人都有一戰之力,而且修煉的可是佛門護法金身,誅邪辟易萬法不侵.

所以黑氣雖然濃,但卻沒有傷到慧覺和尚分毫,慧覺和尚把大鍾拿下來然後說:

"這口鍾……里面真的有東西."

小白火速出手,先是在慧覺和尚身上拍了兩下,然後就見一股黑氣從慧覺和尚身上脫離出去,很快就消散了.就算慧覺和尚不懼這詛咒,也難免會沾染上一些.

然後小白又對著這口鍾,正兒八經的設下了好幾道禁制,禁制設下之後,這口鍾終于不再往外釋放詛咒了.

小白也松了一口氣,看著這口鍾說:

"這便是詛咒的源頭了,外面的鍾只是一個掩蓋氣息的容器,真正的詛咒應該在這里面……我現在要把它給放出來,你們都要小心."

能讓小白特意叮囑我們小心的東西肯定非同凡響,所以我們都戒備非常,小白也終于把里面的東西給放了出來……

小白一掌把大鍾給拍碎了,里面的東西也出來了.

這是什麼,這是一具焦黑的尸體,很顯然是被燒死的,而且上面還用朱砂寫滿了符咒,肚子上還全是縫線.

很顯然,他是被人給虐殺的.

小白大叫:

"小心,散開!"

幾乎在小白話音剛落,那具黑色的焦尸就站了起來,眼中射出猩紅色的光芒,然後整個人開始釋放黑色的詛咒,那種黑氣已接近我們就非常難受.

好在有慧覺和尚呼了一句佛號,自身光芒大盛,把光芒籠罩了我跟陳兮,讓我們不受黑氣的侵擾.

而小白則一邊用法術封鎖那具焦尸,一邊說:

"這喚作尸煞,是把一個夢里帶煞的人折磨致死,把他的五髒六腑都換成野獸的,讓這股煞氣凝成實質,然後它就變成了詛咒的容器,真是可憐……村民們流逝的生命力,應該就在它的肚子里."

我激動道:

"既然這樣,把村民們的生機奪回來,他們是不是就能複活了?"

小白睫毛微動,嘴唇抿了抿,然後有些無奈地說:

"非常抱歉,並不能,而且……我們也未必留得住這些生機."

上篇:第一百四十章 瘟疫     下篇:第一百四十二章 天狐鎮尸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