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花匠 第二百零八章 敵人  
   
第二百零八章 敵人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豬皇並不真的是個豬,當真嘴下留情,給我留了一些種子,這時候陳兮從外面回來了,只帶回來兩只野兔,還帶來一個不太好的消息:

"外面……好像有人來了!"

豬皇皺了皺眉,邊吃邊問:

"當真,有人來了?"

陳兮點了點頭說:

"遠遠的感覺到一股子煞氣,絕對是修行中人,而且修煉的還不是什麼修身養性之法,只是不知道是路過還是刻意找來."

豬皇哼了一聲,然後說道:

"路過?怎麼會有那麼湊巧的事情,這肯定是故意找來的……想不到我千躲萬躲,還是被他們知道了渡劫時間,如此一來是不能善了了!"

我皺了皺眉說:

"豬皇前輩,那些人……他們為什麼非要找到您呢?"

豬皇哼了一聲,非常不滿道:

"他們?還能為了什麼,不就是為了讓我像他們一樣,吃秋姬的果子嘛!"

如此我便明白了,秋姬整合了大量的資源之後,現在已經是偷生者隊伍中一言九鼎的人物了,大部分的偷生者現在都靠秋姬吃飯,這原本沒什麼……可是一旦有豬皇這樣不靠秋姬吃飯的異類,而且豬皇的本事還遠在他們之上,于是這群人就不滿了.

再加上秋姬可能有命令所以還真有人才在這個時候把豬皇的渡劫時間給算出來了,這才在這個時候圍追堵截……

越是這種危難時刻,越是要保持鎮定,所以我忙說:

"大家不要慌,趕緊先把洞門封住!現在還不知道他們來了多少人,但我們只要不出去他們未必能找得到,黃金瓜能堅持一段時間,暫時不用出去找獵物,就看他們能找我們多久!"

我采取的就是流氓戰術,其實也是跟電視劇里學的.既然他們在找我們,那就讓他們找就是了……至于找到找不到,那就是他們的事情了.

我們只要不出去,就不用跟他們短兵相接,再算就算真的短兵相接,有小白這樣的大高手在,即便是不能以寡敵眾,但護送我離開時完全沒有問題的,到時候豬皇就只能死道友不死貧道了.

小白對我顯然非常的了解,說道:

"別怕,就算打起來,你也死不了."

可豬皇就沒那麼樂觀了,他苦著臉說:

"秦家後人,你這瓜……能吃多長時間?"

我估算了一下說:

"這黃金瓜的種子,能夠使用三代,這三代產量會越來越低,到第四代就會變成普通瓜的種子了,豬皇前輩你如果能節約一些,應該能吃段時間."

豬皇點了點頭,似乎是安心了一些,然後說:

"能跟秦家後人在一起,就算死了也是賺了,我豬皇這條爛命本來就不值錢,嘿嘿陪他們玩玩!"

至于豬皇想怎麼玩,就不知道了.

就這樣,我們躲在山洞里,但其實大家都知道他們最終還是會找來的……畢竟是修行中人,這座山又不算特別大,豬皇又在雷云的中心,如果找不到就見鬼了.

果然,在當天的下午,外面就有人叫陣了:

"里面的可是傳說中的豬皇前輩嗎,我們是秋姬聖母的人,我們聖母知道豬皇前輩渡劫不易,特地賜下不死仙桃讓我們給您帶來,另外有太清造化宗丹元子大師的金丹伺候,只要豬皇前輩點點頭,這些就都是您的了!"

豬皇苦笑了一聲,我們也都不由的苦笑.

仙桃加金丹,這是一個組合,是他媽的套路,估計豬皇遇到這種情況不止一次了.

豬皇哼了一聲,甯死不屈道:

"你們趕緊回去吧,我豬皇謝謝你們的好意了,不過我卻是沒有依靠外物的打算,既然老天要收回我這條命,那我只跟老天爭!"

雖然偷生者不算什麼正面角色,但此時豬皇的樣子,倒是也有幾分正氣,這才是于天爭命嘛!

不過外面的人就猥瑣多了:

"嘿嘿,豬皇前輩您既然這麼說,那我們也沒轍……不過秋姬聖母可是說了,這渡劫不光有天劫,還有人劫,只讀過天劫可算不上圓滿!"

話說到這里已經很明白了,豬皇如果聽話,那他可以吃仙桃吃金丹渡劫,如果不聽話……這些秋姬的手下就要給他渡人劫了.

小白皺著眉頭,然後抽抽鼻子嗅了嗅外面,說道:

"外面的人並不是偷生者,而且修為也不算很高,應該是不動瑤池籠絡的普通修行者."

不動瑤池並不全是偷生者,作為一個大勢力,不動瑤池也有很多的普通修行者投靠.雖然這些人的力量沒有偷生者大,沒有那超越生死的許多法力,但這些人卻也有他的好處,那就是年輕有活力還不怕死……

豬皇強撐著站了起來,哼了一聲道:

"不過兩個雜碎,也敢在我門前叫囂,就算這會兒只剩下一成功力,我也能斬了他們!"

然而豬皇那胖大的身軀,雖然一走路整個山洞好像都在纏斗,但其實豬皇已經是強弩之末了,他恐怕一成法力都剩不下.

這時候,小白站出來說:

"不勞煩豬皇費事,是該給秦覺一些曆練了!"

我嗎?我有點害怕,但心里明白小白是怎麼想的……

從一個普通的秦家花匠傳人,到現在已經小有成就,武當派的太極功只差一點頓悟就能進入掌門人候選人了,我其實是有點小驕傲的,這一路太順風順水了,並沒有打過什麼硬仗.

說起來,對付猴童的那次應該算是我人生中最慘烈的一場戰斗了,然而跟真正的修行者比起來那根本就不算什麼.

沒有經過戰斗磨練的道行,終究只是鏡花水月,在真正的爭斗面前,說不得會都如夢幻泡影,所以我得經過磨練才行.

"好,我出去!"

小白笑著點了點頭,給了我一些鼓勵,而陳兮根式直接跟我出去了.

陳兮雖然沒有小白那麼強大得誇張,但她也是經曆過生死的,戰斗敬仰非常豐富,只是兩個普通對手有陳兮壓陣已經足夠了.

可是走出山洞,看到來人陳兮皺了皺眉:

"千萬小心,來人並不簡單!"

上篇:第二百零七章 種瓜     下篇:第二百零九章 鈴鐺和鐵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