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花匠 第二百三十七章 絕心咒  
   
第二百三十七章 絕心咒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董事長抬了抬手,于是陳兮很熟悉練的掏出一個打火機,于是呼的一下,大火把那些人都給吞噬了.

在那群人里,我似乎看到了劉經理.

"這……這……小白姐,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小白默默地把我帶回了房間,然後說道:

"這些原本都是這個組織的人,我注意到在這次我們回來後,那位董事長道友帶著陳兮就把這些人都綁了,然後全都給燒掉了."

原來,在我們臨行去海市前,董事長說的等陳兮回來好好清理一下組織,居然是這個意思……

任何一個組織都需要清理,但只把人給開出去不就好了,居然用這種手段……這讓我多少有些膽寒.

我能夠理解這些人很可能知道關于組織很多秘密,不能留他們的活口,但活活燒死這種方法,我還是無法接受.

小白看了看我,然後說:

"我並不是想告訴你他們是壞人,只是會用這種手段,說明他們行事已經非常狠辣了,無論什麼時候你都要加個小心."

我點了點頭,難怪以前總感覺陳兮身上,有一種從尸山血海里走出來的氣勢,原來是真有這麼回事啊.

小白抱住了我,拍打著我的後背,柔聲說:

"不怕不怕,沒事的,沒有誰能傷害你,我保證……"

……

董事長對丹元子的估計一點都不差,大概在第七天,丹元子供出來大約三分之二的丹方之後,有關最後三分之一,幾種重要藥材和手法的時候,就無論如何都不肯說了,就算把他的毛都燒光了也不行.

于是董事長也沒讓人繼續問下去,只是把丹元子給提了出來,然後笑著說:

"丹元子宗主,之前真是得罪了,我也沒想到你的嘴這麼硬,嘖嘖……還真是難辦啊."

丹元子哼了一聲,說道:

"士可殺不可辱,有種你們就殺了我."

然而董事長說:

"哎呀,丹元子宗主怕是誤會了!你是一宗之主,我們又怎麼能隨便打殺呢,而且你下個月不是還要舉辦丹元大會嘛,傷著就不好了."

董事長的這種態度,讓丹元子有些懵逼:

"你……你到底是什麼意思,是要放我走還是?"

董事長拿出一粒藥丸,說道:

"放,當然要放!不過在放你走之前嘛,還希望丹元子宗主吃下這個,不要懷疑這就是一顆毒藥,不過不會馬上致死,只會在我覺得你該死的時候再死,你明白的."

丹元子皺緊了眉頭說:

"我要是不吃呢?"

董事長很輕松的把藥丸放在了桌上:

"不吃,自然也沒人能逼迫你,不過別說丹元大會了,恐怕你下輩子都得陪著我們了."

然後我們都退了出去,留下丹元子一個人跟那顆藥丸.

"董事長前輩,那顆藥丸是什麼,真有那麼厲害嗎?"

丹元子是太清造化宗的宗主,太清造化宗最擅長的就是煉丹,就連偷生者都需要丹元子的金丹續命,那解毒自然更不在話下了.

一般的毒藥,恐怕都難不住丹元子吧.

董事長笑笑說:

"這可不是什麼毒藥,不過比一般的毒藥都要厲害許多,就算是丹元子……也輕易解不開的,你若是不懂就回去問那位天狐姐姐吧."

我帶著疑問回到了房間,問小白那到底是什麼,不過小白的臉色就凝重許多了:

"那不是毒藥,藥丸里封著一個毒咒!重了這個咒的人,會每七天都有一次針刺心髒的苦,雖然痛苦一閃即逝,但長年累月下去也讓人很難受.更關鍵的是,若是施咒者心思一動,中咒的人立馬就要灰飛煙滅,相當的歹毒."

一個歹毒的咒文,還真是出乎預料,按照小白的說法,這咒文根本就是魔道手段了.

董事長沒有自己告訴我,不知道是出于什麼原因,不過在知道了這個毒咒之後,我隱約明白了一件事.

那就是組織是組織,它不是一個成型的門派,所以不需要講什麼門派道義,只要做事有效就可以了.

除了魔道之外,任何一個門派都不會允許大量燒死門人吧,但組織偏偏就敢這麼干……

這也正是組織強大的原因吧.

……

到傍晚的時候,陳兮回來告訴我們丹元子吃了藥丸,讓我們趕緊收拾行李,准備跟丹元子一起回太清造化宗去了.

最近一直到處奔波,想不到一點不得閑啊.

陳兮幫我整理行李,還在說:

"組織里事情很多,這一次我不能陪著你了,不知道你跟小白姐兩個人會不會出事."

我笑笑說:

"放心吧陳姐,小白姐天下無敵,能出什麼事."

陳兮還是略有些擔憂的點點頭,然後悄悄對我說:

"或許,你已經知道關于組織的一些事了,但我想你知道……我做的一切都是為你好."

說完,陳兮就默默離開了.

……

傍晚再出門的時候,我看到丹元子正在外面溜達呢,吃了藥丸之後丹元子已經有了一定的自由,可以四處走動了.

看到我,丹元子微微一愣,然後歎了口氣:

"唉,想不到我丹元子英明一世,最後竟然栽在你手里,惜哉啊!"

我哼了一聲說:

"我看丹元子宗主不是栽在小小的我手里,是栽在自己的欲望手里了,若是你能夠控制好自己的欲望在海市不亂來,我們也未必有機會."

丹元子撇撇嘴,沒有說話,于是我們倆就這樣大眼瞪小眼,一直瞪了半個鍾頭.

到最後,丹元子無奈的搖搖頭說:

"也罷,跟你也說不著什麼,都算我自己倒黴吧,被下了絕心咒,下半輩子恐怕難以安甯了."

到這會兒,我才知道那個藥丸里的毒咒,名字叫做絕心咒.

這似乎是一個,下在心髒上的咒文,而這個咒文,讓我想到了些東西,似乎是爺爺生前給我講過的,又好像是記錄在爺爺筆記里的.

不過還是想不到了.

丹元子突然說:

"明天,就要走了,去籌備丹元大會,如果秋姬來……我希望你們放過她."

上篇:第二百三十六章 丹方     下篇:第二百三十八章 洗爐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