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花匠 第二百四十三章 找棺材  
   
第二百四十三章 找棺材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理論上,拍棺人的戰力跟秋姬差不多,但在秋姬面前丹元子是那個突然把她撲倒的男人,但在拍棺人面前卻這麼老實.

原因很簡單,不過是拍棺人不用吃他的金丹罷了.

看來這就是--無欲則剛啊.

拍棺人是十大偷生者之一,本身的道行比起當世無敵的張真人,陳老道還要高上一些,而且又不需要秋姬的果子丹元子的金丹,這樣的大高手如果對太清造化宗不利,那除非秋姬出手,否則誰都擋不住,丹元子自然會對人家客氣一點.

所以丹元子在正廳接待了拍棺人,並且奉上了最好的茶葉,丹元子一邊喝茶一邊說道:

"哎呀,丹元子宗主真是客氣了,其實我這次來,是有一事相求啊!"

丹元子趕忙說:

"拍棺前輩是德高望重的前輩,晚輩早在兒時就聽過拍棺前輩的威名,既然前輩開了口,那無論如何晚輩都會幫忙的."

拍棺人呵呵一笑,然後說道:

"不瞞宗主,我有個弟子,卻沒有學我的拍棺之法,而是在不動瑤池聽用,吃秋姬的果子,和你的金丹……可是今年秋姬的果子拿到了,你的金丹卻沒有拿到,說是下個月的丹元大會才有……

不知,我那徒兒還能不能拿到了?"

丹元子面露了一點為難之色,遲疑地說:

"不知道,拍棺前輩是什麼意思?"

拍棺人笑笑說:

"我倒沒什麼意思,只是我那弟子就快渡劫了,怕是等不到下個月,不知道能不能先求上一粒,到下個月我再給你補上也可."

拍棺人笑得很猥瑣,他所謂補上的意思,在座的人也都明白.

雖然拍棺人的弟子在秋姬手下干活,但拍棺人跟不動瑤池卻沒有什麼關系,到時候殺一個不動瑤池的偷生者搶了金丹補上,似乎邏輯上沒什麼問題.

丹元子那邊的表現則是松了一口氣,趕忙說:

"不要緊的,拍棺前輩您想多了,不過我們太清造化宗現在也沒有庫存的金丹了,我這就去煉丹,七天之後就可出爐,不知前輩可還等得?"

拍棺人笑了笑說:

"七天還是沒什麼問題的,那就麻煩丹元子宗主了."

于是丹元子吩咐了宗門里的小道士,拍棺人跟我們一樣,也是貴客的身份,然後就自顧自的去煉丹房了.

丹元子走後,拍棺人嘿嘿一笑說:

"二位,那瑤池盛會,不知怎樣?"

我苦笑了一聲,那所謂的盛會,當真是不怎麼樣,我把見聞全都跟拍棺人說了一遍.

拍棺人一邊聽一邊點頭,最後盡然皺了皺眉:

"哦?這麼說,秋姬今年著實殺了不少人啊……"

我嗯了一聲:

"前輩,這有什麼奇怪的嗎?"

拍棺人苦笑著搖搖頭:

"或許是我想多了吧,沒事.只是這偷生者,雖然都可以用秋姬的偷生之道活下去,但偷生者的產生並非那麼容易,都是機緣巧合的產物,按理來說秋姬對這些好不容易龍落到的偷生者應該愛惜才是,說殺就殺有些奇怪."

這麼一說,我也覺得有點不對勁了,秋姬對自己的手下,怎麼就這麼殘暴呢?

不過不管怎麼樣,在太清造化宗還藏著一個入魔之人的前提下,不動瑤池的事都可以放一放了,我跟小白和拍棺人聊了幾句,然後就繼續去找入魔之人了.

拍棺人也覺得好奇,就跟我們一起去了:

"不知道你們要找的那人,究竟有什麼特征?"

我搖了搖頭說:

"並不知道,只知道這個人創造了現在丹元子煉制這種金丹的丹方,而且已經入了魔,要不然不會活上六百年那麼久."

拍棺人著實倒吸了一口涼氣:

"六百年嘛,那確實已經不能算是一個人了,簡直就是一個魔怪嘛……嘶."

小白皺了皺眉:

"我雖是妖道中人,但除魔衛道是修行者的本分,更何況這妖魔掌握了非常重要的丹方,必須誅殺才行."

誅殺那位六百年前的太清造化宗宗主,是我們達成的共識,但要找到他實在是太難了.

好在,拍棺人很有信心地說:

"既然是入魔的,滯留人間六百年的魔怪,那就盡管交給我吧,我倒是有些辦法."

拍棺人作為十大偷生者之一,肯定有一點壓箱底的本事,于是我跟小白也選擇相信了他.

而拍棺人首先叫來了太清造化宗的道士,問他們:

"不知道,你們宗門里可有棺材,借一個用用."

道士們嚇了一跳,趕忙說:

"對不起啊前輩,我們太清造化宗並沒有棺材,師門長輩坐化之後,都是存放在深山古洞里,等待尸解成仙的."

拍棺人無奈的讓他們下山去找,然後撇了撇嘴:

"哪里有那麼多的尸解成仙,放的經年日久,最後不是變成骨頭架子,就是變成僵尸,想不到這個宗門的人這麼天真."

我不禁笑了笑:

"是啊,就是這麼天真啊!"

不過太清造化宗的人,手腳還是非常麻利的,很快就有人把棺材給抬上了山.

看到棺材之後,拍棺人嘖嘖了兩聲:

"這口棺材的材質還算不錯啊,真難得倉促之間他們就能找到."

我呵呵笑了笑:

"可能是因為,山下是長壽村吧,年紀大的人想找個安息之所,總會弄一口好棺材的."

我本來以為,拍棺人可能會在棺材上刻畫什麼咒文,或者是貼符紙之類的,但拍棺人什麼都沒有做,只是一個人把棺材給搬到院子中間去了.

"等晚上吧."拍棺人說.

棺材蓋子被拍棺人推開了一半,弄出了一種很瘆人的感覺,太清造化宗的弟子們都繞著走.

看到他們這幅樣子,我跟小白又不禁歎了一口氣:

"就連一口普通的棺材都要這樣,看來他們是一點都沒有經曆過風雨啊……"

不經風雨見世面,又怎麼能見到彩虹呢,我們都無奈的歎了一口氣.

到晚上的時候,拍棺人晃晃悠悠的來到棺材前,此時天上掛著一輪圓月.

是的,今天正好是滿月.

上篇:第二百四十二章 慘痛的教訓     下篇:第二百四十四章 拍棺引邪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