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我和萱姐的秘密 第三十三章 意外的電話  
   
第三十三章 意外的電話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我現在和兄弟出去單干,多虧了祥哥提點,現在才算有點起色,敬祥哥一杯!"猴子誠懇的說.

王文祥和猴子碰杯說:"你們現在的年輕人啊,有頭腦想創業是好事"王文祥頓了頓說:"但是現在的市場比我們那個時候複雜的多,我們那個時候只要悶頭干,各行各業都能有點成績"

王文祥歎了口氣:"現在市場太複雜了,努力就能成功已經是過去式了,運氣,機遇,資金,現在一個都不能少"

猴子誠意說:"是啊,當初要沒有祥哥幫我,我非得賠個血本無虧不可"

"哎!我只是看到你們現在的年輕人太辛苦,咱們又有緣分,忍不住想幫一把,這就是一個人的機遇"王文祥說完將杯中的酒一飲而盡.

我附和著說:"不管這麼樣,沒有祥哥的提拔酒沒有現在的我們,敬祥哥一杯!"

酒席持續到後半夜,我和猴子祥哥聊的很歡,頗有種相見恨晚的感覺.

從王文祥家里出來,猴子忍不住仰天長嘯.

我調侃道:"野獸之魂覺醒了?趕緊去找你的小護士吧!"

"你懂個屁!搞定祥哥,咱們以後的貨源就不用愁了!"猴子一本正經的說:"祥哥這人講義氣,人也大度,當初是我有意結交的他,生意場上,就得有點助力才能混的下去"

我難得的和猴子正經的說:"我知道,你就說你需要多少投資!"

"200萬!"猴子嚴肅的說.

"我當多少呢,沒問題!"我痛快的一口答應.

猴子憤憤的說:"臥槽,你爹到底給你留多少錢啊!老子快要被嫉妒之火焚身了"

我嬉皮笑臉的說:"你小子就羨慕嫉妒恨去吧,哈哈哈!"

我和猴子調侃了幾句,就各自回家了,周帆走在靜謐的夜路里,回想著以前他父親和他說過的話.

以前他父親,一直想要他接手他的事業,但是我因為叛逆的情緒,一心只想過自己的生活.

從前他們父子有很多的誤解,隨著我父親的離世,很多事情也無法去挽回了.

在他很小的時候母親就去世了,只剩下記憶中斑駁潦草的畫面.

他的父親和記憶中,溫柔的母親不同態度十分強硬,經常不顧她的意願,替他決定所有事.

幼小的他一直生活在這種高壓的氛圍中,年幼的他無法抗拒這種管束,直到壓抑的心情愈演愈烈,叛逆的心思也越來越強.

終于他長大了有了能和父親平等對話的權利,也可以得和他的父親公然叫板了.

在激烈的矛盾爭吵下他離家出走,打架斗毆,不學無術,吃喝玩樂,做出一副混世公子的模樣.

現在回想起來無非都是對父親,幼稚的反抗.

男人都想有自己的一番事業,他當初只是因為和父親鬧不和,所以才一直排斥創業這事,事實上創業還是會讓他熱血澎湃.

一想到他能和自己的兄弟一起完成年少時的夢想,這讓他心里深有感觸.

月朗星稀的夜空里,仿佛牽絆著少年人的心事,過去的彷徨無助,迷茫懵懂,終究煙消云散.

我回到了家里,劉萱已然入睡,我洗漱完後躡手躡腳地走進臥室,摟著摟著劉萱溫軟的身軀人安然入睡.

第二日,我閑來無事,便和劉萱一起坐在沙發上看電視.

由于公司剛起步,猴子需要忙很多事情的,暫時沒空帶著自己.

我對這個行業有很多不了解,所以現在除了投入資金,暫時也沒辦法幫上猴子的忙.

多慮于無果,自己暫且只能心安理得地呆在家里靜候消息,等猴子把他們創立的新公司,完善之後再去上手工作上的事.

一陣電話鈴響,打破了上午平和的靜謐,我點開手機屏,上面顯示的人名令他面色一變.

趁著劉萱忙碌的時候,我匆匆走到門口接起電話,冷冷的開口道:"你怎麼打電話來了,沒有別的事,不要隨便給我打電話"

對面突變的態度弄得sabrina不知所措,她舉了一會兒電話,尷尬的愣沒說出一個字來.

"沒有別的事,我就掛了"我淡漠的說.

"等等"sabrina焦急地說.

"有什麼事?"我不耐煩的問.

"我……我想你了"sabrina支支吾吾的吐出這番話來,給自己憋了個大紅臉.她和我翻云覆雨的時候,都沒有這麼覺得羞恥過.

"哈?你在跟我開玩笑?"我被sabrina的話弄得一愣,不禁覺得有些好笑.

我單刀直入地說:"你是不是對我有什麼誤會,咱們是什麼關系你難道不清楚嗎?"

"我知道,不用你刻意提醒我"sabrina的語氣顯得有些失落.

"既然你知道,我就不用再多說什麼了,以後不要再給我打電話了,咱們的關系也就止于那一夜"

我頓了頓接著說:"你最好不要有什麼別的心思,如果你干擾到我現在的生活,我不會放過你,你好自為之吧"我頗帶威脅的說完便匆匆掛了電話.

我冷漠的語氣止不住地環繞在sabrina腦海里,經久不散.

她想起初入這種風月場所時,這里的舊人對她說過,絕對不能對來這兒的男人動心.

因為好男人不會來這種地方,就算來了這種地方,也不會喜歡上咱們這種女人,無非就是來買一場放縱買一場痛快.

認真了,你就是傻子.

她知道自己沒有認真,留下聯系方式無非只是攔攔回頭客.

絕大多數的男人在一夜溫情後,或多或少都會想著她的好.

要麼就是迫不及待地主動聯系她,要麼在她主動打電話時和她調調情,她第一次被這樣強硬的拒絕.

臉頰上溫熱的淚水讓她發現,過了這麼多年,自己居然還殘留著可憐的自尊心,真是可笑.

她想起初入這種風月場所時,這里的舊人對她說過,絕對不能對來這兒的男人動心.

上篇:第三十二章 人生的轉折     下篇:第三十四章 偶遇劉惜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