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我和萱姐的秘密 第五十章 道兒上的人  
   
第五十章 道兒上的人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我們和對面一伙人,少竄下跳,推諉僵持了許久,體力嚴重透支的猴子,最終被對方的人捉住就是一頓暴打,憑猴子的體型,被抓住是早晚得事兒.

他還沒見過哪個胖的像猴子似的,在酒館里上躥下跳的靈活跳躍,順便跟一幫體力強健的人玩躲避游戲.

猴子能堅持到現在已經是奇跡了,見猴子落難,我也顧不上逃竄,連忙過去幫襯.

"帆子,小心後面!"猴子高聲叫喊道.

我意識到的時候已經晚了,躲避已經來不及,隨著鈍器砸中肉體的悶聲響起,我讓人硬生生的用酒瓶對著後腦勺來了一頓暴擊.

見此情景猴子慌張的叫喊道:"帆子!"

猴子也顧不上不斷砸在身上的拳腳,剛才那一幕看的他心膽俱顫,要是兄弟出什麼事兒,他死都不會原諒自己.

這一酒瓶把我砸的七葷八素的,後腦劇烈的鈍痛讓我有些精神恍惚,我下意識地捂住後腦.

手上溫熱的觸感告訴我 受傷部位正不斷地流淌著鮮血,確實如此.

流淌的血液順著我的脖頸迅速在身穿的白體恤上擴散開來,看上去讓人觸目驚心.

我眼前的事物圖像重疊成一圈圈的波紋,我努力地眨了眨眼睛,事物的圖像還是有種不自然的波動,不過不妨礙自己看到眼前的事物.

我踉蹌了幾下勉強穩住身形,回身看到襲擊我的人,還保持著揮動啤酒瓶的動作,瓶底三分之一處沾染了我的血跡.

這酒瓶子也真夠結實的,我腦袋都開瓢了,酒瓶還完好無損,不過也多虧了酒瓶沒碎,不然自己這小命說不定真得交代到這.

以前自己就聽說過有人和他一樣被酒瓶砸中腦袋,碎玻璃都嵌在肉里了,本來就是小傷,硬是感染死了.

許是我的傷勢看起來實在太過駭人,揮舞酒瓶的人看起來很年輕,20歲不到的樣子,他楞楞的看著我,握著酒瓶不知如何是好,眼底有一絲明顯的慌張閃過.

明明是這小青年襲擊的自己,對方倒是一副被我嚇傻了的樣子,看著襲擊他的人的模樣,我倒沒多少生氣的感覺,反而覺得有點好笑.

我除了模樣有些駭人之外,倒沒有過多的不適,自己估摸著頂多是輕微腦震蕩,破了個大口子而已,到醫院縫兩針就能好.

不過我有心嚇一嚇,這個不知輕重的小青年,便開始發揮自己精湛的演技,我翻了一個深深的白眼,僵硬的倒在地上,不斷地抽搐起來.

我抽搐一會兒便沒動靜了,這一幕發生的說時遲那時快,酒館里瞬間安靜的,連針掉地上的聲音都能聽見.

我眯著眼看到,青年緩緩的上前,探了探我的鼻息.

理智的弦仿佛繃斷了般,青年無助的跪在我面前,哆哆嗦嗦地開口道:"我……我我我……我殺人了……我殺人了叔……怎麼辦啊!"

猴子看見小青年的反應,覺得心髒都要停了,他試探性地輕聲喊道:"帆子!帆子你沒事吧!帆子"

見我毫無反應,猴子崩潰的大聲叫喊道:"帆子,兄弟啊!你可不能出事啊!"那微微有些顫抖的聲音悲痛到,我險些要繃不住,不過做戲就要做全套,現在只能讓猴子真情實感的配合他了,這種惡作劇的感覺非常有趣.

為首的中年男子說,:"孩子別怕!這事兒叔罩著你,大不了帶著一筆錢跑路."

猴子聽到此,抹了一把臉上的眼水,失控的叫喊道:"還他媽敢跑!我告訴你們,我兄弟出事了,你們誰都跑不了,老子要一個個弄死你們."

猴子說著,拎起一個酒瓶摔斷瓶底,瞪眼絲毫的看著中年男子的一干人等,頗有一副要跟他們同歸于盡的架勢.

"你特麼給我老實點,不然把你也弄死!"中年男子那伙人威脅道.

局勢膠著之時,就見王鵬帶著一幫人,恰到好處地來到酒館,20多人浩浩湯湯的陸續進到酒館里,把里面的一干人等通通圍了起來,讓里面的人插翅也難飛.

王鵬的登場,頗有一股黑道老大駕到的氣場,見到猴子狼狽的樣子,王鵬摘掉了裝逼的眼睛,關切的問道:"路哥沒事吧!我一聽你出事火急火燎的就趕來了!"

猴子無力地扔掉,手上的酒瓶說:"來的好,把他們都看住了,一個都不許走"

"妥了!"王鵬干脆地答應道.

"我兄弟要是有什麼事兒,你們都得償命!"猴子的聲音不帶一絲起伏.

但聽在中年大叔一伙人兒耳朵里,就像地獄來的恐怖詛咒般,只覺得冷氣從腳底竄到頭頂,讓人不寒而栗.

中年大叔有些緊張的說:"哥們兒,咱有話好說,這事是我們的責任,我們絕對不推卸責任,咱們凡事好商量."

"你給我閉嘴"王鵬拿著粗大的鐵棍,一把戳到中年大叔的腦門上,惡狠狠的說.

猴子忍著身上的鈍痛,走到昏迷不醒的我身邊,覺得渾身都發虛,他試探性的叫了聲:"帆子!"我感覺我要是不回答他,猴子下一秒都能哭出來.

我只能尷尬地答了句:"唉!"

猴子瞪圓了眼睛,罵了句:"我艹"他罵人的話里,都能聽出掩飾不住的欣喜.

我樂呵呵地從水泥地上坐起,覺得自己的惡作劇做得非常成功,不光成功的騙過了敵人,還成功的騙到了隊友.

"你大爺的,你是裝的,麻蛋嚇死老子了!"猴子不顧張帆的傷勢,憤憤地給了一拳.

我覺得自己這個惡作劇是有點兒過分了,便心甘情願的領了那一拳.

"沒事就好!沒事就好!不然今天又要有九條命交代到這兒了,處理起來反倒麻煩"王鵬滿不在乎地吐露出一番驚世駭俗的話,那樣子可不像是隨口說說.

中年男子一伙人看向複活的我,就像看到救世主降臨般,紛紛向我投以感激的目光.

王鵬向手下的人交代了幾句,我聽不真切 看樣子不會輕易的放過中年男子一伙人.

猴子對王鵬感激的客套了幾句:"小鵬!今天多虧你了,不然我和帆子今天指不定怎麼著呢?"

"哎呀!路哥跟我還客套啥,都是自家兄弟!"

"路哥?"我捂著腦袋,詫異的問道.

我和猴子大眼兒瞪小眼兒對視了一陣兒,用大拇手指點了點自己:"我,路哥!王路!"

我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原來猴子本名叫王路,老實說叫了那麼多年的猴子猴子的,早就忘了他本來叫啥名兒了.

"艹不知道九年的兄弟叫啥名?你剛才咋沒死里頭呢?"猴子憤憤的說道.

上篇:第四十九章 餐館的意外     下篇:第五十一章黑道親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