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我和萱姐的秘密 第五十一章黑道親戚  
   
第五十一章黑道親戚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我和猴子跟王鵬到了別,因為名字是事件,猴子我有很大成見,不過猴子嘴上雖然罵罵咧咧的,但還是把我安全的送到了醫院.

想起剛才看到酒館里的場面,我覺得那個王鵬看起來不像是正道上的人!猴子怎麼會認識和這類人有交情?

我帶著疑惑問道:"猴子,你那個鵬兄弟看起來不簡單啊,你什麼時候也招惹的上黑道里的人了"

"你路哥我人脈遍地,四通發達,黑道白道上,叫一聲路哥,沒有不認識的,也就你小子不知道你路哥的本領."

猴子顯然對我忘了他本名的事氣憤難消,不過也不怪猴子小氣.

哪有處了九年的兄弟,還不知道對方本名的,這事兒擱誰誰都得生氣.

"是是是,路哥頂天兒的牛逼!"我好聲好氣兒的附和道.

我知到自己這事兒不占理兒,大丈夫嘛能屈能伸,知錯能改才是真男人.

看到我認錯的良好態度,猴子也沒太和我計較什麼,名字嘛,也就是個稱謂,猴子也好王路也好都代表他,用哪個都無所謂.

消氣兒的猴子細細的和我講起,關于王鵬的事兒.

原來猴子和王鵬是表兄弟,打小就特黏他,小學開始王鵬就總跟著猴子屁股後面跑.

小學之後,王鵬就沒再念過書,跟著他爸一起干上家里的買賣,混上社會了,自那以後猴子和王鵬就沒怎麼見過面了.

猴子念初中的時候,聽說他的小表弟跟家里鬧翻了,偷了家里的錢,獨自一人去外地闖蕩了,過了挺長時間他爸四處打聽也沒有他的消息.

快要放棄打算報警的時候,他家里人接到了王鵬打來的電話,年少的王鵬意氣風發地說,他在某城市找到了工作,讓家人不用惦記他.

在猴子和我還在玩三國卡片的年紀,王鵬就出去闖蕩社會了,這小子有點本事,還真讓他混出點名頭來.

猴子畢業,剛來A市工作的時候,機緣巧合下,碰上了在夜場工作的王鵬,猴子一眼就認出了王鵬,他和小時候基本上是一個模子,頂多是長開了.

王鵬好懸沒認出猴子來,在他印象里的小表哥,偷雞上樹無所不為身段靈活的很,是他們那兒的孩子王,可不是現在這個滿身肥膘的大胖子.

認出了對方後,便是一陣唏噓感歎,迫不及待的開始了相隔多年的敘舊.

王鵬先說了他這些年的遭遇,包括他現在的工作性質,也是拿不到台面上的,他雖然一直跟家里人說他是在a市倒騰貨的,可這貨的內容就不好明說了.

王鵬剛開始輾轉了好幾個城市,最後才來到a市,大城市的繁華,車水馬龍.一開始還讓小城市來的王鵬不知所措,初來乍到,還不幸被騙進一家傳銷窩點里去.

那家傳銷窩點,組織嚴明,進去了就別想出來,在那兒他認識了一個呆的時間最長的人,和王鵬年齡相仿的時候被拐進來的,如今已年近40,活生生的被困了20多年.

王鵬覺得自己的未來一片黑暗,甚至想著實在出不去,就破罐子破摔,和這伙人拼命,大不了魚死網破,不過王鵬運氣也挺好.

近期和他一樣被拐進傳銷窩點里的,有一個小年輕,是有背景的人,跟跟王鵬關系不錯,看他精神狀態不太好的樣子,悄悄對他的說不用擔心,估計過陣子就會有人來救他們.

原來他們家有個親戚是道上混的有點名氣的人,自己出了事兒,家人肯定第一時間會想到那個親戚,前段時間這幫人不是讓咱們聯系家里人給咱們送錢嗎?

我已經在電話里隱晦的說明了我現在的被困狀況,家里人應該都明白.

果不其然,過了兩天小青年兒的黑道親戚,就將傳銷窩點端了個底朝天,雖說干傳銷的或多或少,都有黑道上的支持,但架不住小青年家黑道親戚的能耐大.

讓組織頭目得了個竹籃打水一場空的結局,聽說這黑道親戚很有手腕,把傳銷組織背後的人都揪出來了.

直接打包送到警局,這事都上A市的頭條新聞了,不過誰也不知道這其中的內幕,這件事給小小年紀的王鵬很大的震撼.

王鵬覺得機不可失,失不再來,便自告奮勇地自薦,之後便跟小青年兒的黑道親戚,混起了夜場.

估計也是王鵬對這一行有天賦.在這一片干的風生水起,小有名氣,隱隱更有有超越那位領頭人的趨勢.

得知當初的小表弟混的還不錯,猴子的心里也挺高興的,不過還是作為長輩囑咐了幾句.

王鵬也知道這一行,不是個安身立命的行當,但也沒有就此罷手的打算,自那次碰頭以後,王鵬和猴子就經常聯系了,自那以後,猴子也多了一個牛逼的黑道親戚.

聽著猴子講起比自己小幾歲的小表弟,在黑道上混得風生水起的故事,我覺得非常有趣,像看小說似的,畢竟這些事距離咱們的現實生活很遙遠.

我覺得自己的傷不是很嚴重,但醫生可不是那麼想的.

他言辭犀利的警告我 要是傷口再深一點點,可不是輕微腦震蕩,那麼簡單了,可是會危及生命的.

醫生除去我傷口周圍多余的毛發, 傷口足有五厘米長總共縫了12針.

在醫院處理好傷口後我和猴子便各自回家了,本來猴子說什麼也要親自送他回家的,被我一口拒絕.

我一個大男人又不是小姑娘,還用得著別人送他回家?

猴子無奈,只得眼睜睜看著我纏著滿頭的紗布,像個重症患者似的,打車回了家.

剛回到家里,我包得跟粽子似的腦袋,可把劉萱嚇個夠嗆.

"你這是怎麼弄的呀?出什麼事兒了"劉萱緊皺眉頭,焦急地詢問道.

"路過施工的地方,沒注意被碎瓦片兒砸的,醫院包得太誇張了,其實就破了點兒皮兒,沒什麼大問題"我語氣溫柔的安慰道.

自己不想和劉萱說酒館里那些讓人心驚肉跳門門道道的複雜事情,如果可能的話我想讓劉萱的世界簡單快樂點.

上篇:第五十章 道兒上的人     下篇:第五十二章 劉惜雪的絕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