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仲夏之弈 chapter 015 學究師兄  
   
chapter 015 學究師兄

g,更新快,無彈窗,!

唐蘭亭的生命定格在十九歲,他憧憬過上大學,憧憬過在棋壇上留在濃墨重彩的一筆,可因為英年早逝,太多太多美好的憧憬沒有實現.

"好."

顧留政嘴角輕抬了下,放柔了聲音,"去上課吧."

夏徽趕緊跑到教室,感覺所有同學的目光都落在她身上,有點不自在,又有點小驕傲.她同桌趙丹猶豫了會兒含蓄地問,"剛才那人是?"

夏徽那點小虛榮心又冒了出來,"是我師兄."

趙丹羨慕地問,"師兄對你這麼好?是男朋友吧?"

夏徽臉有點紅,心突突的,"不是,我和他都是師父的內弟子."

"什麼叫內弟子?"

夏徽想了想,"打個比方,我們各科的老師也是師父,從某種意義上你和我也可以算是師姐妹,但將來我們一畢業了,就各奔東西了,聯不聯系看個人.但是內弟子不一樣,我從七歲就住在師父家學棋,師父師娘待我們如親生.我到杭城學棋後,師娘依然給我生活費學費,還給我買衣服寄過去.我將來也要給她養老送終的,這就是內弟子.留政師兄和我都是師父的內弟子,要一起給師娘養老的."

趙丹羨慕道:"我也好想有個內師兄!"戳戳手指,一幅小女生害羞模樣,"那……那個……你師兄……有女朋友沒?"

夏徽覺得她問出這句時,班里突然安靜下來,所有男生女生都豎著耳朵聽著呢.

她有些別扭地道:"這個……我……問問他?"

趙丹不信,"你怎麼會不知道?"

夏徽無辜地道:"他一直在燕城,我才剛回來."她覺得自己的人緣莫名其妙的好起來了,班里的女生都主動和她說話,別提多友善了.

下午放學時顧留政在校門口接她,"今天怎麼樣?"

夏徽瞄了他一眼,陰陽怪氣地道:"很好啊!你中午往教室門口一站,同學們對我可友善了,尤其是女同學."

顧留政無奈地道:"那我下回在車上等你.把今天的《離騷》再讀兩遍,翻譯給我聽聽."

夏徽磕磕巴巴地讀完,感覺顧留政握著方向盤的手指都白了,--被氣的.回去吃了飯後先和顧留政下了盤棋,到六點半開始做作業.她算力不錯,理科,英語對她來說都不難,但是那個語文……顧留政都有些頭痛,她對文字簡直就像是理解無力.

輔導她到八點半,對著牆練"爬高",夏徽委屈地低噥,"九點就要睡覺,二十分鍾洗澡哪里夠?"

顧留政盯著她,"如果我沒記錯,你早上洗臉刷牙穿衣只用了十分鍾."

"你怎麼知道?"

"5:20時你鬧鍾響,我在隔壁都聽到了."

夏徽抱著睡衣默默地進浴室了,出來後顧留政已經走了,床頭多了杯牛奶和一個喜羊羊.她就知道雖然留政師兄從來不拿它出來,但肯定沒有丟,她抱著羊滾到被窩里.睡前又打開了MP4,聽顧留政清冷的腔調吟誦著《離騷》,覺得也沒有那麼晦澀難懂了.

新的生活夏徽適應的很快,一個星期已經和同學們混熟了,每天放學時都有女生要和她一起出校門,意猶未盡地和她說著話,直到顧留政按響車喇叭才放開她.某天一個女生遞了盒巧克力來,桃心的盒子包紮著紅色的蝴蝶結.

夏徽上車後就將巧克力遞給顧留政,顧留政手搭著方向盤上盯著她,他目光清亮,睫毛又直又長,一瞬不瞬地看著人的時候令人心里只打顫.

夏徽努努嘴,"我同學讓我轉交的,里面還有封情書."

顧留政這才轉過頭去,發動車子冷淡地道:"還回去."

"啊?"她打開盒子猶猶豫豫地道,"可我……已經吃完了啊……"里面只有一張信紙疊成心花怒放的樣子.夏徽吃人東西嘴軟,"這信你好歹看一下吧,不然我幫你念念?瞻彼淇奧,綠竹奇奇.有匪君子,如切如差,如琢如磨,啥兮啥兮……"

顧留政腦頭上青筋直跳,"淇奧,那字念玉.綠竹猗猗,念已!還有切磋的"磋",你語文課都干嘛去了?"

夏徽吐了吐舌縮在副駕駛座上.顧留政也覺得自己失了風度,沉下聲來,"跟著我念.瞻彼淇奧,綠竹猗猗.有匪君子,如切如磋,如琢如磨."

夏徽一邊跟著一邊心想,哎--師兄的學究病又犯了!可是要不要用這種教小孩兒讀書的方法啊?

顧留政一遍已經教完了,"讀我聽聽."

"啊?"結果還是有字不認識,卡殼了.顧留政保持冷靜地道:"……注音會不會?不會用相同的字代替!"

夏徽:"……"她覺得自己的智商被鄙夷了,暗暗嘀咕著,"以後誰再敢用古文跟留政師兄表白,我咬誰!"

顧留政歎息,"那天你在茶樓里邊下棋邊對詩,我還以為你語文不錯呢."

夏徽汗顏地抓抓腦袋,"那個……是巧合……初中時背過……"

"難怪.不過,你們老師沒告訴你那是'窮且益堅,不墜青云之志’,而不是'窮且益堅,不墮青云之志’麼?"

"啊?"夏徽一愣明白過來,臉頓時漲得通紅.她還以為那天是老者被她攻擊的沒時間對詩了,原來是因為她念錯了字,不想讓她繼續丟臉……

最近拜托夏徽轉送小禮物零食的更多了,她來者不拒,一律吃了.情書自然也及時送到,一股腦兒地放在顧留政床頭.晚上回來看到顧留政坐在她的書桌前,手里拿著個粉絲的信封,表情古怪地看著她.

她有點心慮,"留政……師兄……"

顧留政將信遞給她,語氣一派平靜,"來,讀一遍."

夏徽有種山雨欲來風滿樓的感覺,頭有點大,不會又是哪個二貨用古文表白了吧?她不是說過留政師兄不喜歡古文麼?猶猶豫豫地打開信,"親愛的小徽徽……啊咧?次奧誰是小灰灰啊……"

下意識地閉嘴就見顧留政雙手環胸看著她,嘴角微勾,怎麼看都有些陰森森的.

上篇:chapter 014 臥眠花床     下篇:chapter 016 伯牙子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