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仲夏之弈 chapter 016 伯牙子期  
   
chapter 016 伯牙子期

g,更新快,無彈窗,!

夏徽倏然明白過來,趕緊澄清,"師兄,我真沒有早戀啊!我整天被你盯得這麼緊,學習都來不及呢,哪里還有心思早戀啊."

"是麼."

夏徽頭點得如小雞啄米,"嗯嗯."

顧留政信了,"這件事情我也挺困擾的,你想想辦法讓他們都歇著.還有你,不許再收別人的零食,吃多了對身體不好."

于是再有人詢問夏徽顧留政的喜好的時候,她含蓄地道:"我師兄的喜好可能與常人不同……"

女生們失望地散了,然後過幾天夏徽放學的時候,看到顧留政和個男生說話,她好奇地走過去,見小男生低著頭含羞帶怯地道:"……我……我對你……一見鍾情……聽說你的取向和我一樣……所以……"

"噗……"夏徽一口牛奶噴了出來,狼狽萬分.

顧留政掏出紙巾給她擦擦,然後擰著她的後領扔到車上,一腳油門踩了下去.夏徽縮在副駕駛座上,感覺大禍臨頭了.晚上被顧留政逼著背《離騷》,差點沒"嗷"的一聲哭起來.

隔天顧留政去接夏徽時,發現那些小女生看他的眼神不是含羞帶怯,而是帶著狼一般幽森饑渴,他覺得有點莫名其妙.

正疑惑不解的時候電話響了,好難得竟然是程弈白.他的聲音有點惆悵,"我到燕城了,想去看看他."

顧留政接了程弈白後又帶他到夏徽學校門口,等放學時顧留政說:"你下車等她."

程弈白從杭城過來,對北方的室外很有點懼怕,"她不認得你的車?"

"車太多,她看不到."

程弈白半信半疑下車了.

夏徽出校門就看到程弈白斜倚在顧留政的車門上,白色的高領毛衣,黑色休閑褲,棕色的長款風衣,舉止優雅,風度翩翩,那叫一個紮眼.

程弈白看見她微笑著迎上來,他雖然笑著,夏徽卻看見他眼底含著一抹清郁.這種眼神她很熟悉,以前她在蘭亭師兄的眼里也看過.

程弈白將手放在她頭頂上,"放學了?"

夏徽不經意地側了下頭,他的手就落在她的肩膀上.她聽到周圍女生的尖叫,問道:"留政師兄呢?"

程弈白抬了抬下巴,"在車上."

夏徽上車後看見後座上放著白色的菊花,沒有說話.

他們到墓園時暮色四合,陰沉沉的似要下雪了.程弈白抱著菊花放在唐蘭亭墓前,蹲下來凝望著他的照片.

少年眉目溫潤,嘴角總是帶著淡淡的笑意,眼角墜著一顆淚痣,奇異地將陽光與憂郁兩種氣質糅合了起來.

--那是所有少女初戀的模樣.

程弈白手指劃過唐蘭亭的眉間,夏徽看到他眼里的寂寥那麼的深,那麼痛.

他們在墓園里停了一個小時,程弈白始終沒有說話,最後將一本棋譜放在墓前.夏徽看了棋本的名字差點驚呼出聲,--這是她和顧留政翻遍圖書館也沒有找到的棋譜!

顧留政的手放在她肩膀上,搖了搖頭.

離開墓園後顧留政就送程弈白去了車站,仿佛他是專程來看蘭亭師兄的.夏徽記起了,四年前的今日,就是蘭亭師兄與程弈白對弈的日子.

顧留政問他,"什麼時候再來燕城?"

"以後可能會常來吧,在這里開了間茶樓."

程弈白進入車站,夏徽看著他的背影,那種孤寂好似穿過皮囊滲入骨骼之中.

夏徽說:"那本棋譜是孤本,他一定是花了好多精力才找到的吧?他和蘭亭師兄他們……"

顧留政說:"高山流水,知音難覓.蘭亭師兄和他就如同俞伯牙和鍾子期,北蘭亭,南弈白,少了一個,剩下的一個就會很孤單,高處不勝寒."

他們兩人並列棋壇時,夏徽才十二歲,天真爛漫的少女還不懂什麼叫知音,只知道蘭亭師兄拿命愛著圍棋,程弈白是蘭亭師兄唯一放在眼里的對手.

回去後夏徽搜了伯牙子期的故事,以往看起來晦澀難懂的文字,似乎突然間能夠理解了.

鍾子期死後,俞伯牙絕弦,世間再無知音之人.蘭亭師兄去世後,程弈白再不下棋.

她問他:你為什麼不下棋了?

他說:大概是因為寂寞.

她問:不下棋不是更寂寞麼?

他沒有說話,她仿佛突然明白了,--不下棋的寂寞,比不上失去知音的寂寞.一期一會,一生一人.

晚上她正在做作業的時候門被粗暴的拍響,她疑惑地抬起頭,留政師兄敲門從來都是很有節奏的啊?門剛打開一條縫一個人就往里倒來,她眼疾手快地抵上門將他往房外推,"不許進來!要換鞋!"

"真麻煩啊!"那人嘟噥著踢掉腳子進來,將背包往地毯上一扔,有氣無力地就要往她床上躺.夏徽早已經坐在床上了,手握著床欄杆,腳抵在他肚子上,"不許睡我的床!不許睡!"

"小氣!"魯雁一把抱住她的頭把她的頭發揉成雞窩,大大咧咧地往榻榻米上一躺,"虧我一回來就看你,在你床上坐一下都不讓!小氣鬼!"

夏徽氣得哇哇叫,理好自己的頭發,"你都多少天沒有換衣服了,臭死了!還不滾回去洗澡!"

"累死我了!我要先躺一會兒!"

魯雁這次作為燕城隊副將參加了本賽季圍甲,在全國各省輪流比賽,並奪得了團隊賽第一,個人賽十八連勝,成績驕人.

夏徽湊到他面前笑吟吟地道:"你不洗澡的話陪我下盤棋?"

魯雁手掌毫不猶豫地呼在她臉上,無情地將她呼開,"滾開!勞資累死了,十天半個月都不想再摸棋子了."

夏徽露出個更加諂媚的笑容,"不然幫我做語文作業?"

魯雁倏然起身,完全沒了方才那死皮癩臉的樣,"嗖"地一下竄到門外,"我突然覺得洗澡才是人生第一大事,我滾去洗澡了,睡由拉拉!"

夏徽追上去,"哎你別走啊,幫我看看這句是什麼意思?"

魯雁已經提著他的鞋跑到樓下,夏徽喊,"你的包不要了!"

"給你的!"

夏徽打開背包一看,滿滿一背包全是各地特色的小吃,頓時眉開眼笑.

上篇:chapter 015 學究師兄     下篇:chapter 017 魯雁五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