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仲夏之弈 chapter 028 情之所起  
   
chapter 028 情之所起

g,更新快,無彈窗,!

顧留政莞爾,"你天元戰的獎金也下來了,打算怎麼用這筆錢?"

夏徽對金錢沒什麼概念,搖了搖頭,"你覺得呢?要不我給師娘買些東西好不好?"

"她現在還不需要這些,你可以投資或是買些固定資產,比如黃金,房子什麼的."

夏徽詫異地道:"我也可以買房子了麼?"

"可以."六十多萬在燕城買房簡直跟鬧著玩兒似的,不過她如果想買顧留政自然會幫忙的.

要是以前夏徽肯定是想買房子,不過現在感覺需求沒那麼大了.無所謂地道:"師兄你看著辦吧."

顧留政:"……"

進入國家隊後訓練更緊了,期終考試漸近,夏徽還得抽空去學校.其他科老師給她講講知識點她也就會了,唯有語文依舊難以攻克.偏偏她的同桌趙丹還是語文學霸,每次語文課她不是在偷偷做骰子,就是在畫畫,成績依然次次第一.夏徽這個智商162的人,感覺自己分分鍾被秒成渣.

趙丹依舊喜歡畫顧留政,各種角度,各種姿勢的手.夏徽一邊忍不住去看,一邊又覺得自己的領地被人侵占了有點點的不舒服.

趙丹興沖沖地拿幅畫給她看,畫上顧留政穿著件挺恬的西裝,腕上系著綠蕾絲,正在對局.她花癡地道:"天啦!你說明曉溪是不是以留政大哥為原型寫的啊?"

留政大哥?她記得前幾天趙丹對留政師兄的稱呼還是你師兄.

"才不是!我師兄那有那麼老?電視劇播出的時候我師兄才十五歲."

趙丹疑惑,"你知道的這麼清楚啊?"

"當時是我纏著師兄系上的,他和蘭亭師兄還十分嫌棄,我哭了好一場他們才肯的."

"留政大哥真寵你啊!"

夏徽知道趙丹對留政師兄是純粹的犯花癡,就像追星一樣.但是那個島國水果就令她真的不爽了,有事兒沒事兒就纏著師兄下棋,跟狗皮膏狗似的.

趙丹見她黑著臉小心的問,"哎,你是不是不高興我畫你師兄啊?"

"跟你沒關系,是我們隊里來了個島國人,整天纏著我師兄,昨天晚上都八點了,她還打電話給師兄,說有張譜子看不懂,想過來請教一下."

趙丹突然撥高了聲音,"她這是想登堂入室!"

前座的張露回過頭來,"誰這麼不要FACE啊?還是島國人?我去!"

夏徽撅著嘴道:"明明是島國人,嗲著個聲音裝台灣腔,真是討厭死了."

張露說:"哎,我教你一招,下回她肯定不會再打電話來了."

"快說!快說!"

她湊過來壓低了聲音在她耳邊說了一陣.夏徽一臉的純真半信半疑地問,"真的可以麼?"

張露一副神棍的表情,"相信我絕對沒錯!"

夏徽看著她賤兮兮的笑容,覺得有點不靠譜.晚上放學時顧留政來接她,她坐在副駕駛座上盯著他的手看.

顧留政今天出席了正式場合,穿著白襯衣,黑西裝,外面披著長款黑色風衣,上車後脫了風衣放在後座上.車內暖氣開得太足,他似乎有點熱,左手撫著方向盤,右手勾起領帶微微松了松.藍白條紋的領帶襯得他手指愈發修長白皙,松領帶的動作不急不徐,優雅斯文,簡直蘇到爆.

西裝袖口下移露出里面白色衣袖,包裹著勁瘦清標的手腕.手腕上戴著款黑色的腕表,簡約大方線條透著內斂斯文的氣質.夏徽看看和自己手上的那款是同一個牌子,樣式也頗為相似,心里就一陣癢,仿佛小時候看到師娘種的玉簪花,潔白清雅,好看到令她想要將它吃下去又舍不得.

他們在外面吃了飯才回家,顧留政到廚房做了盤水果沙拉過來,遞了個水果叉給她.夏徽看著他的手又在自己眼前晃,終于忍不住一口咬了上去.

顧留政:"……"

夏徽握著他的手先咬一口,咂巴砸巴嘴,再聞一聞,舔一舔.

顧留政整個人僵在那里,看著她類似小狗兒一樣的動作,眼神有點沉,喉節幾不可見地滾動了下.

夏徽咬完疑惑地低噥,"味道也不怎麼樣嘛,怎麼總是想咬呢?"然後接過水果叉將他的手一甩,抱起沙拉美滋滋地吃起來,追著狗血電視劇去了.

顧留政:"……"

這時他的電話響了,夏徽一看屏幕上的名字迅速關了電視,眼神灼灼地盯著手機.顧留政盯著屏幕頓了會兒,剛點了接聽鍵夏徽就眼疾手快地按了免提鍵,伊吹桃子嗲嗲的聲音傳來,"留政君,打擾你休息了麼?"

"還好,你有事麼?"

"昨天朋友送了人家兩張音樂會的門票,結果她有事兒去不了了,想著浪費了可惜,你能陪人家一起去嗎?"

"不好意思,太晚了……"

"我這里還有一張譜子怎麼也看不懂,留政君你是人家的隊長……"

夏徽被她這嗲里嗲氣的聲音弄得一陣惡寒,想想還是覺得可以用用張露的計策,于是掐起了嗓子,先"嗯"了一聲,再"啊"一聲,然後說一句"慢點".

刹時間房里一片死寂,電話里也是一片死寂,顧留政迅速地掛了電話,一瞬不瞬地盯著她.夏小徽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一臉懵懂地望著他.她有種錯覺,留政師兄一只眼睛里凝聚著冰霜,一只眼睛里撲騰著火苗,幽幽灼灼的.

她不敢與之對視,屁股小心翼翼地往外挪卻被顧留政抓住了胳膊,他的聲音低沉沉地帶著怒氣,"跟誰學的?"

夏徽在他的淫|威之下秒慫了,縮著小肩膀戰戰兢兢地道:"張……張露……"

"男的女的?"

"女的."

顧留政一把將她按在自己腿上,"啪"地一巴掌抽在她屁股上,"夏小徽,讓你不學好!讓你不學好!讓你不學好!"

夏小徽"哇"的一聲哭了出來.

第二天到學校張露就湊過來,"嘿,昨晚怎麼樣,那水果又打電話了沒有?"一眼看到夏徽腫得跟櫻桃似的眼睛,詫異地問,"怎麼了?"

夏徽將書包往桌子上一摔,擼起袖子就要干架.趙丹連忙拉住她,"怎麼啦?怎麼啦?你眼睛怎麼腫成這樣?昨晚哭了!"

"被我師兄打了!"她憤憤地坐在椅子上,結果太用了力痛得"咝"一聲彈了起來.

趙丹一言難盡地道:"你……被……打屁股了?"

夏徽覺得這一輩子都沒有這麼丟人過,氣得臉鼓鼓的活像一只小青蛙.

趙丹詫異地問,"所以她到底教了你什麼啊?"

夏徽到現在也不明白顧留政的火氣從哪里來的,"她就讓我在那水果打電話來時'嗯’一聲,'啊’一聲,說句'慢點’啊,師兄吃錯藥了,打得這麼狠!"

趙丹無語地看了她半晌,"……相信我,你師兄沒打斷你的腿,已是算是斯文的了."

夏徽一臉的茫然.

中午放學後顧留政來接她,她上了車後將書包一扔,扭過頭去,一副冷戰到底的樣子.

顧留政發動車子後問,"吃什麼?",

夏徽不理他.

顧留政將車子開出一段路,停在不擁擠的小巷子里,側過臉來看她,"還在生氣?"

繼續不理他.

"你倒還有理了?"

夏徽撥高了聲音,"你還有理了!無緣無故的你憑什麼打我啊!我要告訴師娘去!"

"無緣無故?"

夏徽甩一個後腦勺給他,憤憤地道:"我就知道你想接那水果的電話!你們男生都喜歡那種嗲里嗲氣的白蓮花,見色忘友!"

顧留政:"……"他忽然無奈地歎了聲,攬著夏徽的腰將她抱到駕駛座上,坐在自己腿上.夏徽一驚下意識地攥住他的胳膊,心撲通撲通地跳.

顧留政大手撫著她的頭放在自己胸前,夏徽聽到他的心跳聲,一下一下完全不比自己的慢.頭頂上傳來的聲音有點低啞,"一個星期."

夏徽疑惑地"嗯"了聲,感覺有什麼溫熱的東西落在自己的頂心,顧留政沉沉地道:"還有一個星期你就十七歲了."

他不說夏徽都忘了呢,在眉山棋院時每年師兄們都會給她舉辦生日趴,到居幽棋院時就沒人記著了,不過每年生日她都會收到來自燕城的禮物.

顧留政的聲音里似乎壓抑著什麼,"……還有一年."

"什麼?"她想仰頭望他,卻被他牢牢地困在懷里,動彈不得.溫熱的觸碰輕輕柔柔地落在頂心上,她不知道他在做什麼,臉卻不由自主得熱了起來,顧留政身上淡淡的氣息轉入鼻端,她心如小鹿亂撞.

上篇:chapter 027 伊吹桃子     下篇:chapter 029 拼命三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