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仲夏之弈 chapter 029 拼命三娘  
   
chapter 029 拼命三娘

g,更新快,無彈窗,!

到棋院後顧留政去停車,夏徽紅著臉先進對局室,到門口遇到了伊吹桃子,她往左對方也往左,存心的攔她.

夏徽冷冷地道:"好狗不擋道."

伊吹桃子問,"昨晚是你吧?"

夏徽挑挑眉,臉上害羞的紅暈還沒有褪下去,眼神里帶著幾分高傲與倔強,"怎樣?"

伊吹桃子居高臨下地打量了她一陣,然後傲然地挺起胸前大波,"就你?靠這飛機場來勾引男人?"

夏徽露出副恍然大悟的表情來,"啊!原來你到我大天朝來是要應聘當奶媽呀!"

伊吹桃子氣得臉都青了,"嘴上功夫算什麼?有本事真刀真槍的來殺一場!"

"誰怕誰!"

兩人劍撥弩張地進入對局室,夏徽將書包一放,帽子一甩露出飛揚的劍眉來,適才還軟萌萌的一張小臉,刹時殺氣淋漓.

等顧留政泊好車進來的時候兩人已經開始厮殺起來,周圍圍了一圈的人.

江青白見他來了,低聲說:"感覺到殺氣了沒有?現在才知道她那天對我真是太客氣了!"

檀周好奇地問,"一上來就聞到股火藥味,這是怎麼了?"

魯雁神秘兮兮地道:"女人之間的戰爭,你不懂."

棋盤上黑白二色棋子正無情的厮殺,夏徽執黑一上來就展開了猛烈的進攻,大家仿佛看見她手執寶劍,光華陸離,殺氣騰騰.黑棋大龍縱橫棋盤之上,氣勢萬鈞.

顧留政與伊吹桃子交過手,對她的棋頗為了解,如果用兩個字來概括,可以稱之為--中庸.無論是棋形,布局,官子她都沒有特別突出的地方,但是也沒有不足的地方,方方面面恰到好處,工整嚴密.

不過可能是被夏徽氣著了,她的棋里多了幾分沖動,布局沒那麼穩健.夏徽偏師突擊,長劍所指所向披靡,在她猛烈的進攻之下伊吹桃子有些自亂陣腳.

棋盤之上形勢一面倒,然而觀戰的江青白卻輕輕搖了搖頭.中國有句古話"飄風不終朝,驟雨不終日".這樣猛烈的進攻就像驟雨,不可能下一整日.夏徽也不可能這樣一直進攻下去,一旦她停下來,伊吹桃子就會反擊.而夏徽之前一味進攻,在棋形上難免會有疏漏.

伊吹桃子也是身經百戰的,很快就調整了節奏,開始回防死守.夏徽依舊不停的進攻,像一只初生的牛犢.

大家看她從布局殺到中盤,殺氣依然不減,伊吹桃子都被逼出汗來.江青白也不禁失笑,對顧留政道:"你這小師妹還真是拼命三娘."

顧留政心想:確實好久沒有見著她這麼囂張跋扈的殺棋了.

夏徽一直保持著戰斗力殺得伊吹桃子丟盔棄甲.第二局伊吹桃子執黑,她現在已經完全冷靜下來了,吸取了上一盤的經驗拿出自己的風格,穩紮穩打.夏徽執白依然上來就攻擊.她就像一頭小狼狗,一但咬住了就不松口,非撕得對方鮮血淋漓不可.

檀周問魯雁,"有什麼感想?"

魯雁:"奉天之命……"

檀周接道:"殺殺殺!"

大家被這深深的殺氣一震,不約而同地對視,第一次如此的心有靈犀,--以後惹瘋狗也別惹夏小徽!

伊吹桃子差點沒咬碎後槽牙,暗暗地罵她"瘋婆子".可她現在的境地就好像秀才遇到了兵,還沒來得及說理就被一拳打趴了……

夏徽連贏兩局,洋洋得意地問,"水果奶媽,你還要不要再打?"

顧留政仿佛又看到九年前那個仲夏,七歲的她贏了那個業余四段後,一腳踩在棋盤上,雙手插在腰間,兩根羊角辮幾乎沒翹上天,趾高氣昂地道:"叫姑奶!叫姑奶!"

眾人皆被她"水果奶媽"這個稱呼逗樂了,想笑又覺得不太好,忍的表情都扭曲了.

顧留政壓住上挑的嘴角,走過來輕斥道:"胡鬧什麼!棋下成這樣還好意思得意?給伊吹六段道歉!"

江青白也打圓場,"好了好了大家都各練各的去."

伊吹桃子狠狠地瞪了夏徽一眼,夏徽沖她做了個鬼臉,找時穎六段下棋去了.

下午顧留政去開了個會,回來時召集大家道:"馬上就是三國擂台挑戰賽了,各國派男女棋士各五名參加比賽.我們隊里的除了我其它人都參賽."

夏徽聞言不禁一陣失望,她還想和師兄一起參賽呢!

時穎問,"還有一位女棋士是誰?"

"蔣著九段."

蔣著九段是國內棋壇上唯一一個九段女棋士,派她出戰是壓軸的意思.

顧留政又道:"出戰的順序暫時還沒有定下來,我們來先研究一下對手.伊吹六段,日本的女棋士你最熟悉,幫我們分析一下."

伊吹桃子惡狠狠地瞅了眼夏徽,踩著高跟鞋到台上去了.

擂台賽在即,夏徽又正大光明的曠課了,這些天他們著重研究對手的棋路,對局棋譜等,以便知己知彼.

本季擂台賽在燕城舉行,比賽前兩天各國棋士就到國家棋院.顧留政陪同蓋緒平院長接待,整天飯局應酬的忙得不落家.

這天是夏徽的生日,她一大早就眼巴巴的盼著,結果一大早顧留政就出門了,訓練的時候也沒有出現.沒來的不止他一個,還有伊吹桃子.上午夏徽與檀周對局結束的時候發現手機上有兩條彩信,打開看看竟然是她和顧留政的合影,還有一張是顧留政被一群女人包圍著,照片上還寫著幾個紅彤彤的字,--留政君娶我.

夏徽當時就炸毛了.

檀周問,"你怎麼了?"

夏徽將照片給他看看,檀周說:"哦,他們啊,是你師兄的棋迷,號稱什麼"想嫁團".當年他去島國參加比賽的時候,還引起了不小的轟動.--咦?右邊這個還是島國職業棋士!隊長果然魅力無敵."

夏徽咬緊了後槽牙,這時又收到伊吹桃子的一條短信,"程北茶樓決戰,你不來我就是他的對手."

夏徽:"你也配?"拿起外套就往外跑,檀周忙問,"去哪里?"

上篇:chapter 028 情之所起     下篇:chapter 030 再搭擂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