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仲夏之弈 chapter 048 這就是愛  
   
chapter 048 這就是愛

g,更新快,無彈窗,!

她目光空洞地望著房間,有她訂的花,有她買的可愛抱枕和周邊,還有裝飾的小掛件……到這里才不過三個月,東西卻比在居幽棋院待三年還要多.

她信了他的話把這里當成家,卻從未想過有朝一日這里會來一個女主人.

師兄會結婚,師兄會把另一個女人寵成寶……光是想想就覺得心痛到窒息.她想要一輩子留在他身邊,霸占著他不讓任何人靠近,獨占他的寵溺,他的縱容,以及他的……愛!

到現在那蒙蒙昧昧的感情才豁然開朗,原來這就是趙丹所說的愛.

她對留政師兄不光是崇拜,不光是依戀,還有愛!

--她愛他!

所以在被他逐出師門了,還心心念念要回到燕城;所以他只是稍稍的示了個好,她就眼巴巴的湊上來,把從前的一切不愉快都忘掉.

可她從來都沒有想過留政師兄對她是什麼感情.他那麼寵她,那麼疼愛她,只是因為她是師父的內弟子麼?因是把她當成了師妹麼?

她不敢深想下去,征戰棋壇這麼多年培養的良好心理素質,都禁不起這樣的痛楚.她抱起在她腳邊轉圈圈的棋子,將臉蒙在它軟軟的絨毛里,淚流滿面.

顧留政回過都已經晚上八點半了,進門見夏徽抱著棋子坐在沙發上,客廳里只開了一盞壁燈,昏沉沉的.

他脫下鞋子外套坐到她邊上,"怎麼還在坐著?明天正式上課了,趕緊洗澡睡覺吧."

夏徽聞到他身上女士香水的味道,甚至不敢看他一眼便抱著棋子落荒而逃.

她怕再待下去會忍不住質問他,更怕他說他只把她當成妹妹.如果一切揭開,她連待在這里的資格都沒有了.她不想離開,哪怕做一只駝鳥.得過且過她也要過下去,因為這里是她十七年來唯一當作家的地方.

一晚上輾轉反側,第二天頂著個黑眼圈,完全沒有心思聽課.晚上顧留政又去給張穎兒"下指導棋"去了,夏徽魂不守舍,坐立難安.

正月十八日棋士們也回到棋院開始訓練.夏徽沒想到她回棋院後遇到的第一個人竟然是伊吹桃子.三國擂台後她消停了好一陣子,不知道今天怎麼又趾高氣昂了起來.夏徽見她揚眉挺胸的樣子,就知道她是故意等著自己,也揚起了下巴.

伊吹桃子倒沒有開口挑釁,遞了一遝照片給她,夏徽一看全是顧留政和張穎兒的照片,從年前拍到年後,皆是他們同時出入一棟高檔別墅的照片.

伊吹桃子見她臉色灰白,銀牙緊咬,得意地道:"你不是有本事麼?你有本事趕走張穎兒啊,論顏值,論身材,論家底你哪里比得上人家?更別說人家是大明星了,你一竿清台又怎麼樣?充其量也只是一個小網紅!"

夏徽氣得心尖發顫卻冰冷地道:"那也比你這種倒貼上來也沒人要的人強!"

伊吹桃子臉漲得通紅,死鴨子嘴硬的道:"有沒有人要還不一定呢!"踩著高跟鞋走了.

夏徽才剛到對局室檀周就說蓋院長找她,她到時看到顧留政也在,靜立在一旁沒有說話.

蓋院長喝了口茶說:"來了啊,坐.是這樣的,前兩天呢有個導演找到我這里來了,說是想請你們參加一個寵物真人秀的綜藝節目.我是這麼想的啊,你看現在很多運動員都參加綜藝節目,比如國乒啊,羽毛球啊等,一來呢提高個人知名度,二來呢也宣傳宣傳咱們圍棋.圍棋是華夏文化之一,流傳了五千年,可以說比任何一個競技項目都要久遠,所有國人都知道圍棋,下得卻沒有幾個.雖說每年能升為職業棋士的就那麼幾個,對天分要求極高,但是都沒有嘗試怎麼知道是不是有天分呢?所以我想借你們倆來宣傳宣傳圍棋,讓更多的人對它有興趣,想去嘗試,這樣我們才能遇到更有天分的人.你們倆覺得怎麼樣?"

顧留政說:"我理解院長的想法,只是作為一個棋士,還是以下棋為主.太多的名和利會影響下棋."

"你說得也在理."棋士的"壽命"本來就不長,巔峰時期也就那幾年,顧留政現在是國內一等一的棋士,精力,棋藝都是最佳狀態,若是因此影響到下棋確實得不償失.便轉向夏徽,"夏七段呢?"

"夏夏自然也……"

顧留政的話還沒說完就被夏徽打斷了,"我願意參加!"

他詫異地望著她,這個姑娘是他看著長大的,她在小事兒上擰巴,大事兒上絕對有分寸,不會和他對著來,今天是怎麼了?

"夏夏?"

夏徽沒有說話,但她的神情卻說明了一切.顧留政心不由得沉下來,過年以後夏徽就和平時不太一樣,到底是怎麼了?

蓋院長也有些意外,不過她能答應他還是挺開心的.夏徽與顧留政又不同,她年齡小,還不到巔峰時期,將來的路還有很長.

"好好!人家這次就是沖著你來的,你上次那漢服就非常好,這個可以發揚發揚,以後咱們棋院也弄漢服當棋士服……"

從院長辦公室出來後顧留政叫住她,"夏夏,剛才的事……"

"我已經決定了師兄."

顧留政看著她那淡漠的臉,一時間有些不能適應,柔下聲音問道:"最近是不是遇到什麼事兒?乖,跟師兄說說?"

夏徽毫無征兆地炸毛了,"我已經十七歲了,你能不能不要總把我當成小孩!我能對我所做的事情負責!"

顧留政一時錯愕,看著她不耐煩的表情,忽然有種自己精心豢養的小雀,一朝張開翅膀要離他而去,他不由得升起一股危險感.

夏徽也意示到自己的失態,懊惱地轉身而去.顧留政望著她的背影,聯想到春節期間她一直和趙丹庭蘭他們玩兒,她又對庭蘭那麼迷戀,他的心不由得沉了下去,--難道她談戀愛了?

沒過幾天夏徽就帶著棋子進入節目組了,她才知道原來張穎兒也參加了這個節目,看著她懷里和棋子一樣的小狼狗,夏徽心又被狠狠地擰了一下.

上篇:chapter 047 同床共枕     下篇:chapter 049 跌落谷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