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仲夏之弈 chapter 054 棋壇老將  
   
chapter 054 棋壇老將

g,更新快,無彈窗,!

晚上顧留政照舊端了杯牛奶給她,看她喝完了端著杯子要回去,夏徽輕輕地喚了他一聲.他回頭看小姑娘欲言又止,眼神里有些小猶疑.

"擔心?"

夏徽不想承認自己怯場,可她到底不是初生牛犢了,國家棋院高手如林,難度確實不是一般的大.

顧留政見她目光閃爍,忍不住俯身吻了吻她的額頭,"別怕,有師兄在."

夏徽心忽然就定下來了,她對顧留政的話近乎迷信.

第二天正式挑戰,早上兩人一樣跑完步,然後顧留政開車去棋院,讓她先冥想一會兒,平定心緒,到了叫她.夏徽閉上眼睛,將感觀逐漸的歸于自身,忘卻了身外之事.

過了不知道多久,顧留政輕輕地叫她,她下車發現竟是在程北茶樓,疑惑不已,跟著顧留政進去看到一院的小老頭兒.蓋緒平,蔣著,程暮秋,魯伯融,張老等人,林林總總二十來人全是曾經棋壇上風云人物.

夏徽都驚呆了,"老……老師?"這些人多半已經隱退或是半隱退狀態,怎麼會齊集在此?

魯九段和煦笑了笑.

張老一把扯過她,壓低了聲音說:"丫頭,你要小心,這些人聽說你是唐虞山的內弟子,雪合拉提和夏橙七段的女兒,唐蘭亭的師妹,魯伯融的徒弟,覺得狗眼被閃瞎了,所以都想來找茬了!"

這老頭耳朵不好,以為自己很小聲了,但其實大家都聽見了.夏徽看著大家尷尬的目光,覺得也好生尷尬.

"什麼叫找茬?來來來,先和老夫下一棋,輸了就把你爸當年贏了的彩頭還給我!"一個老頭惱羞成怒的過來,拉著她按到坐墊上坐下,棋簍往她面前重重一放,"下!"

夏徽:"……"她有些弱弱地問,"我爸他……贏了你什麼?"

"一根棉花糖!"

夏徽:"……"

"一根棉花糖算什麼?他還把我孫女兒的衣服搶走了呢!"

眾老頭皆驚,"搶你孫女兒的衣服?"

那人怒:"你們這些猥瑣的老東西!瞎想什麼呢?我給我孫女買的新衣服被他搶去了!所以應該我先來!"說著任性的坐地夏徽對面.

"他還總到我那里蹭吃蹭喝呢……"

"當年唐虞山連贏我三局,我得找回場子!"

"我一直想找唐蘭亭較量較量,可惜……"

夏徽看著這些爭得面紅耳赤的小老頭們,無奈地想:你們這些老妖精,我該拿你怎麼辦呢?她弱弱地指了指站在身後的顧留政,"那個……留政師兄也是師父的內弟子,蘭亭師兄的師弟,還是雪合拉提和夏橙七段女兒的師兄……你們可以找他的……"

成功的分了一半的殺氣,夏徽拿起黑子落在棋盤上,對方立刻跟了上來,下棋手法老辣,一看就是久經沙場的.才下了十幾手被贏衣服的人就看不過去了,"沒道理他在那里下我們等著啊!我也早想領教領教雪合拉提女兒的棋力了呢!"說著又抱了個棋盤在旁邊坐下,"丫頭,兩盤一起下!"

夏徽果斷應戰,爽利落子,以一對二也不輸陣.

張老不樂意了,"怎麼著?欺負我們小丫頭沒有幫手是吧?來!丫頭,吃點東西補充補充能量,然後狠狠地殺他,不用客氣!"

夏徽很給面子的咬一口他遞上來的油條,毫不手軟地殺起來,張老又及時地遞來吸管和豆漿.

顧留政這邊可就沒有這麼好的待遇了,他被程暮秋魯伯融兩大國手同時圍攻,別說喝茶了,連喘口氣的時間都沒有.

這邊代表職業棋壇的蓋緒平,蔣著也和代表業余棋壇的齊老莫老他們殺了起來,一個說:"……當年要不是你耍賴,老子怎麼可能輸?"

蓋院長道:"也不知道是誰輸了棋躲在廁所里哭,弄得我們還以為鬧鬼了呢."

莫老:"……當年你可以咱們棋壇的一枝花,誰不把你們捧在手心里?怎麼就嫁給了一個圈外人呢?你結婚後老齊偷偷哭了好幾天呢!"

齊老:"瞎說!明明是你躲在被窩里哭!"

蔣著九段笑起來,"你們兩個老東西,孫子都打醬油的還來說這個."

"……"

夏徽豎著耳朵聽八卦,實在想不到以往成熟穩重的棋壇前輩們,竟跟七大姑八大姨似的嘰嘰喳喳起來.

他們這邊正熱鬧的時候,門口來了四五個人,小哥說:"女士先生,不好意思,今天茶樓不營業."

那人往里面看了眼,嘰哩咕嚕的說了句日語,他旁邊的女人說用日語與他交談了幾句,而後輕蔑地道:"樓梯上那個就是程弈白,這里都是他們職業棋壇的人."

然後日本男人用蹩腳的漢語說了句,"一網打盡!"

這句話成功的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不約而同地看過來.這幾個日本人不算陌生,都曾是日本職業棋壇的棋士,因嚴重違反比賽被禁止參加國際比賽,後來退出職業圈.

蓋緒平邊和莫老下著棋,邊說著風涼話,"瞧瞧那傻孩子,風這麼大也不怕閃了舌頭."

女人將話翻譯給島國男人,他又說:"你們華夏棋壇除了程弈白,無人!"

張老道:"那可不是,相對于你們蠻夷螻蟻,我們都是神."

島國人覺得口頭上占不了便宜,就指著程弈白道:"我要向你挑戰!"

程弈白居高臨下,語氣鄙夷地道:"你還不配與我下棋."

"不敢應戰的懦夫!"他手指著一眾人,"你們統統都是東亞病夫!"

夏徽拍案而起,"想要挑戰他,打贏了我再說!"

顧留政也坐了起來,輕輕地按了按她的肩膀,"夏夏,別沖動.師兄陪你玩個游戲."

夏徽疑惑地望著他,"什麼游戲?"

顧留政手輕蔑在從他們頭上點過,"一二三四五,五個人,我們分別與他們五個對局,誰先將他們全部打敗便算贏了,贏者可以向對方要一件彩頭."

夏徽眼睛忽然亮了起來,"好!"

顧留政莞爾,"師兄讓你些,所有棋局你執黑,我執白."

上篇:chapter 053 官子練習     下篇:chapter 055 心之守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