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仲夏之弈 chapter 075 西湖十局  
   
chapter 075 西湖十局

g,更新快,無彈窗,!

蘭亭師兄橫起笛子,清悠的笛聲再次響起,這次少了些寂寥.伴著他的笛聲,程弈白緩緩地聆唱起了歌詞.

人人盡說江南好,游人只合江南老.春水碧于天,畫船聽雨眠.

壚邊人似月,皓腕凝霜雪.未老莫還鄉,還鄉須斷腸.

曲子結束後兩人不約而同地在棋盤前落座,旁邊放著一盆茉莉花.這是被燕城的暖氣熏開了,在江南的冷風里一吹,有些瑟瑟的,香氣卻清冷了些.

他們下得是十番棋,蘭亭師兄是客因此被讓執黑先行,但是在搏殺時雙方卻絲毫沒有謙讓,因為不拼盡全力,不光是對對手的不尊重,也是對生命的不尊重.

至于棋局如何,那時候的夏徽完全沒有能力去欣賞,便是顧留政也沒有能力去評價.第一局蘭亭師兄勝,第二局程弈白勝.棋逢對手,伯仲難分.一但一方超前了,另一方很快就追上來.兩人就一直保持著平等的比分,直到第九局.

第九局出現了四劫循環,最終以和棋結束.

越下到最後蘭亭師兄臉色越慘白,一年多的化療已經透支的他的生命,可他的眼里卻是明亮的.夏徽有種錯覺,仿佛他就是空中漂浮的泡沫,雖然一碰就要破碎了,卻固執地還散發著最後的光彩.

第十局開始時,他們已經在西湖湖心島上停留了五天.

這一日天晴了,陽光穿過雪意照射了下來格外的明媚.西湖之上波光粼粼,浮金萬點.環目過去,雷鋒塔,蘇堤,白堤,斷橋,長橋都隱約可見.

斷橋不斷柔腸斷;長橋不長情誼長.

蘭亭師兄倚在回廊上問程弈白,"那首《菩薩蠻》是韋莊寫的吧?"

"嗯."

"其實我更喜歡他的《思帝鄉》."說著吟誦道,"春日游,杏花吹滿頭.陌上誰家年少?足風流.妾擬將身嫁與,一生休.縱被無情棄,不能羞!"

程弈白打趣道:"難道這位小哥是看上了哪家的姑娘?"

蘭亭師兄低笑了起來,"縱被無情棄,不能羞.說得不就是我們麼?一但選擇了圍棋,就一路走下去.縱然……縱然耗盡了生命,也不能羞,不可悔."

夏徽看見程弈白聽到這話的瞬間轉過頭去,眸光欲碎,眼角微紅.她才知道,原來這些天,他也一直強顏歡笑.

她前一刻還在埋怨他:蘭亭師兄病了你為什麼也不去探望一下?為什麼還讓他拖著病軀來這里?為什麼見蘭亭師兄滿臉病容你都不問候一下?

原來他什麼都知道,更知道蘭亭師兄的驕傲.

你不願告訴我,我便當什麼都不知道.你來看我,我便披衣倒履相候;你邀我喝酒,我便醉笑陪公三萬場;你邀我對局,我便拼盡全力,嘔心瀝血.

--這就是知己.

第十局在沉默中開始,這是最後一局,他們仿佛都知道這是最後一次交手了,都沒有保留,在激烈的對局中妙手頻出,鬼斧神工.

這一局後來被棋壇上奉為精典,局中唐蘭亭三妙手,程弈白巧妙應對,被稱為古今無類.

然而令人扼腕歎息的是,這一局沒有結束.

再唐蘭亭第三次使出妙手之後,忽然七竅流血,倒在棋盤之上……

妾擬將身嫁與,一生休.縱被無情棄,不能羞!他將他的一生都寄托在圍棋上,縱然因它而失去生命,卻也沒有羞愧,沒有後悔.

--他最終,死在了棋盤上.

**

富士山杯摘取冠軍獎杯後,夏徽正式踏上了征途.接下來半年連續斬獲世界圍棋新秀賽冠軍和韓國舉辦的首爾杯世界圍棋公開賽冠軍,成為世界史上最年輕的女子三冠王.

期間還參加了國內舉辦的名人戰,國手戰,並取得了頭銜,小狼狗戰無不勝的呼聲越來越響.她在努力實現對留政師兄的承諾,努力斬獲今年所有比賽的冠軍.

不過近來顧留政出賽卻越來越少,新秀賽因是男女混戰,他做過承諾不與其它女子對局,因此沒有參賽.首爾杯時也主動向棋院請辭,將機會讓給江青白,檀周,魯雁他們.他們也不負眾望,各自捧回了獎杯.

不參賽的時候顧留政都在翻閱各種古譜,對局,然後像蘭亭師兄一樣記錄在筆記本上.夏徽起初有些擔心,蘭亭師兄的事給她留下了心理陰影,看著他這樣默默的研究就覺得不安.顧留政對她這些想法簡直哭笑不得,陪她一起去醫院做了個全身體檢,小丫頭才安心下來.

有時候程弈白也會過來與他討論著,夏徽偶爾也在旁邊聽一些,知道他們是在研究一種新的布局,但似乎並不理想.夏徽倒沒有特別為他著急,師父說過,想要獨辟蹊徑總是得花點心思的.

她倒是也想去幫幫忙,可是完全使不上勁兒.賽事一場接著一場,好不容易回家兩天還沒來得及與師兄膩歪膩歪,老師的奪命連環call就來了,追著趕著要她補課,都沒見過這麼認真負責的老師.

夏徽有一天實在忍不住向趙丹抱怨,"反正我是特長生啊,文化課差一點也不影響學校的升學率啊."

趙丹說:"你啊圖樣圖森破!咱們語文老師已經動員了各科的老師,要將你打造成學霸世界冠軍,誓要把你送到清華北大!"

夏徽腳底一滑,直接給跪了.

晚上夏徽回到家躺在顧留政的懷里向他控訴,"現在的老師都這麼盡職盡責嗎?成績又不能當飯吃."

顧留政手指纏著她的長發繞啊繞,嘴角笑意盈盈.房間里的暖氣很足,夏徽覺得有些熱,隨手拿過茶幾上一個本本子扇起來,翻開看看竟然是顧留政的碩士學位證書.她驚呆了,吃吃地問,"師兄,你……你什麼時候拿到的?"

顧留政漫不經心地道:"前不久."

"可你不是一直在研究新布局麼?哪有時間啊?"

"偶爾研究累了,想換換腦子,就去考了."

夏徽聽他云淡風清的樣子,對他的崇拜又上了一個層次,"考碩士學位得好幾年吧?平時也沒見你看書啊?而且你連學校都沒有去."

顧留政笑起來,"你沒有看到罷了."

上篇:chapter 074 棋與生命     下篇:chapter 076 學霸家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