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仲夏之弈 chapter 083 蘭亭殘局  
   
chapter 083 蘭亭殘局

g,更新快,無彈窗,!

一整夜棋社沒有打烊,憤怒的日本棋士一個接一個的上,夏徽板著一張臉聚精會神的下著棋,每一局都鮮血淋漓,殺氣四溢.國家隊的隊員們像騎士一樣守在她身後,全神貫注地凝視著棋盤.

棋社背後那面牆壁從一片雪白,到墨跡斑斑,皆是"名不虛傳"這個成語.

一夜通宵夏徽漸漸有些熬不住了,魯雁又端了一杯超濃的咖啡給她.她還沒有喝,聽到外面忽起喧嘩聲,似乎有直升飛機螺旋槳轟隆隆響的聲音,接著在刺耳的尖叫聲中,有人從人群中走來.他穿著一身黑白色的棋服,棋服上繡著"眉山棋院"樣字,流海梳了起來,露出冷峻鋒銳的眉眼.他在破曉的陽光中大步走來,挺撥的身姿,筆直的大長腿,俊美無暇的面容,仿佛電視劇里的慢鏡頭.

他走到夏徽的面前,遞了套棋服給她,"穿上棋服,師兄與你並肩作戰!"

夏徽睡意頓時跑到九霄云外,精神抖擻地道:"是!師兄!"

顧留政轉身環視整個棋院,眼神全不似以往的謙遜有禮,目光冷銳倨傲,猶如帝王俯視眾生,"有不服我眉山棋院者,皆可來戰,我師兄妹二人奉陪到底!"

這一夜鏖戰消息早就傳遍整個日本,此時這小小的棋社里已不光光是業余棋士,還有日本職業棋壇和從各國前來的職業棋士.他們被顧留政這麼一掃,皆被挑起了斗志.

眼前這個是世界棋壇第一人,與他交手敗了是正常,勝了是榮耀,誰不願意一試?戰火重新拉開!

眾人的目光幾乎都沒師兄妹二人吸引,極少有人注意到還有個人與顧留政一起過來,--程弈白.他的目光落到牆壁上,熟悉的名字令他心頭驀然一痛.

兩個日本人續的棋局還擺在那里,好好的一盤棋被下成這樣,真正懂棋的人都會心痛,就像一塊美玉蒙塵.

他靜靜地坐在棋盤前,揀回日本人下得棋子,將那局殘譜恢複成原狀,望著它出神.棋社里沒有一點聲息,所有人都屏神靜氣地關注著棋局,氣氛沉默而緊張,刀兵聲喑啞.

只有他的空間里,氣氛是靜謐而悲傷的.

這是他與蘭亭的最後一局,是殘局.

當日蘭亭血濺棋盤,他也未好到那里去,耗盡心血,精神大傷,臥床三月不起.他也曾想要續完這一局,給一個圓滿的落幕,可每每一拿起,便想起當日種種,心緒難平,悲慟不已.

沒有人知道蘭亭住院之時,他曾去看過他.

那個下午,他看見蘭亭抱著棋盤,棋子,棋譜與他的筆記本,在醫院花園里盛,開的紫薇花樹下坐了很久很久,然後悄悄地將它們埋在花樹下,轉身而去.

他站在花園的另一端,看見蘭亭的脊背挺得很直,走得義無反顧,他想他大約是真的要放棄圍棋了.就當要轉過花叢的時候,蘭亭的身子一彎,忽然蹲了下來,抱著自己的膝蓋埋下了頭.他看見他的肩膀輕輕的抽搐,無聲無息的哭泣.

他最終還是沒有從花叢里走出來,因為知道那個愛笑的少年並不想讓別人看到他哭泣.然後他就看到那個少年一邊流著淚,一邊將埋下去的東西挖了出來,悄悄地抱回了病房.

傍晚夏夏他們來看他的時候,他微笑著,仿佛剛才抱著膝蓋默默流淚的那個人,並不是他.

他那短暫的一生為棋而生,因棋而死,他對圍棋並非無怨無悔.而正因為有悔有恨,才讓他這個人更加真實.

後來他終于明白了,殘局就是殘局,由誰來續都不完美.那怕是他,那怕他幾乎已經將他的棋融入到骨子里,--失去了那個人永生永世都注定了殘缺.

夏徽與顧留政在棋社里接受各國棋士的挑戰,三日三夜,未嘗一敗.背後那一面白牆已經密密麻麻的寫滿了字.

終于結束後,夏徽對那兩人說:"你們連我師兄的棋局都看不懂,還在這里大放闕詞,真是可笑!想要把棋下好,先得學會敬畏,請你們以後不要再玷汙我師兄的棋局了!"

程弈白卻淡淡地道:"無所謂的."

夏徽驚訝地看著他.

程弈白莞爾,"我以前也像你一樣,後來忽然明白,無論被蒙上多少塵土,珠玉永遠是珠玉.幾百年來續寫《紅樓夢》的人那麼多,又有誰承認那是真正結局呢?--殘缺的東西自有它的美感,勉強湊出來的完美才是不完美."

結束之後國家隊成員在張魯的客棧里睡得昏天暗地,迷迷糊糊中聽到巨大的聲響,她一瞬間還以為地震了,倉皇地趴起來,看到顧留政也睡眼惺忪地從房間里出來.

張魯一把拉住她,"小姑奶奶,你還在睡!出大事了!"

夏徽迷迷糊糊地揉揉眼睛,"地震了麼?"

"大地沒震,棋壇震了!"說著拿出手機給他們看,許多棋迷圍著日本棋院拉橫幅,抗議他們無能,被人一竿清台,連續五年無所斬獲,罵他們浪費稅納人的血汗錢.

夏徽沒心沒肺地道:"這是國足的待遇啊!"

"網上有很多人在罵你呢!"

夏徽不在意地道:"罵就罵唄,我又聽不到."顧留政和她公布戀情的時候,她就把評論關了,省得看那些情敵整天叫囂.

顧留政倒沒有她那麼樂觀,本是一場戰爭私戰,最後上升到世界級的戰爭大家都始料未及.不過這事兒只是導火索,真正令棋迷們不滿的是日本棋壇近幾年的沒落,幾乎沒有拿到什麼世界性比賽的冠軍.

因為那場比賽吸引了半個棋壇,富士山頒獎禮都延後了,被棋迷們一圍又耽誤了好幾天,不過最後還是舉行了.夏徽再次榮獲1000萬日元獎金,果然說到做到賣下那面牆壁.

頒獎典禮結束時主辦方致辭,"富士山杯已經舉辦到第五十屆了,感謝世界各國的棋士陪伴我們走過了半個世紀的旅程,謝謝.最近這幾年由于集團生意蕭條,資金不景氣,經董事會與棋院一致決定,取締富士山杯世界圍棋職業聯賽,這是最後一屆富士山杯."

一時間滿座嘩然.

上篇:chapter 082 誰敢來戰     下篇:chapter 084 禁賽兩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