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仲夏之弈 chapter 087 阿爾法狗  
   
chapter 087 阿爾法狗

g,更新快,無彈窗,!

顧留政笑了起來,又吻上她的唇,含糊著道:"引用的不錯,師兄也想你,一日不見兮,思之如狂."

兩人纏綿悱惻地擁吻著,直到夏徽肚子咕咕的響起來,顧留政才放開她,這才想起從下午比賽到現在,兩人都還沒有吃飯.這一天緊張的比賽下來,他們也不想折騰就叫了客房服務.吃完飯後夏徽不想影響他明日的比賽,准備回自己的房間.

顧留政拉著她的手,"今晚別走了."

夏徽小臉頓時漲得通紅,拘促地扯著衣角,"你……你不是說……不讓我隨便……爬你的床麼?"她已經是大學生了,寢室里的女生時常會聊些和男朋友的那些事兒,她懂了些,因此格外的羞澀.

顧留政從背後抱住她,親吻著她的頸側,沙啞的聲音呢喃著道:"師兄想你."

夏徽的呼吸都亂了,心幾乎要跳出胸膛.

顧留政才從飛機上下來便趕到賽場,又連續下了近八個小時的棋,鐵打的人也受不住,洗完澡後躺在床上不想動.夏徽從浴室里出來他已經睡著了,她俯身輕輕地吻了吻他的眼睛,輕手輕腳地窩在他臂彎里睡了.

顧留政半醒半夢間聞到她的氣息,想要睜開眼來又實在困得不行,環抱著她安心入眠.

早上四點半他醒來,見小丫頭趴在他懷里睡得正香,口水流到他睡衣上,濕了一小塊.顧留政輕輕移了移肩膀,小丫頭很快又纏上來,撒嬌似的蹭了蹭.

有些情愫洶湧而來,顧留政望著睡得一臉無辜的小丫頭,有些哭笑不得,狼狽地去浴室沖澡,覺得自己簡直比柳下惠都柳下惠.

等他洗完澡夏徽也醒來,睡眼惺忪地坐在床頭,見他出來抱住他的腰將臉貼在他懷里,"師兄."

"去洗漱吧,一會兒跑步."

夏徽抱著他不肯撒手.小丫頭還是這麼依戀他,顧留政覺得心里好似吃了甜蜜餞,帶她到浴室里.夏徽剛才在外面聽到嘩嘩的水聲,進來卻沒有一點熱汽,疑惑地問,"師兄你一大早用冷水洗澡?"問完就反應過來為什麼,頓時小臉緋紅.

顧留政無奈地苦笑,咬了咬她的耳墜,"誰讓有個小丫頭總是欺負我呢."

夏徽忙擠著牙膏刷牙掩飾自己的心慌意亂,心想明明昨晚是你要求我留下的,而且……我……我又沒有要你……忍著……

顧留政從後抱住她的腰,下巴枕在她肩膀上,低吟著道:"我的小丫頭終于長大了."

這兩年沒有他在身邊,她依然進步飛快.去年七月,她參加了全國智運會,斬獲了圍棋組女子快棋,混合雙人賽,女子團隊賽三枚金牌,將她能夠參加的所有項目的金牌全都攬在手中.

九月,參加了韓國舉辦的首爾杯,她因為沒有職業棋士的身份,從預賽開始,一直殺入決賽,並奪得世界冠軍!是迄今為止唯一一個從預選賽殺出並獲得世界冠軍的棋士.

十一月,參加全國圍甲,與江青白,魯雁,檀周,時穎五人代表燕城隊榮獲冠軍.

今年三月,參加棋聖戰,獲得棋聖頭銜.她就像一柄寶劍,所向無敵.這一系列的戰績令人歎為觀止,也當之無愧的步入的棋壇的頂峰.

她說:"可是沒有師兄陪伴的征途,斬獲了再多的獎杯,都覺得心里空落落的.師兄,你還會再離開麼?"

顧留政鄭重地承諾,"不會了!"

他們一起到樓下跑步,吃完早餐後顧留政研究對戰方法,夏徽也在一邊看棋譜.

這兩年他們都過得緊張而忙碌,顧留政不僅要考博士寫論文,還時常有跟導師研究課題外出.同時他也沒有放棄圍棋,翻閱大量棋譜,並前往全國各地向棋壇前輩請教.他們雖然已經老了,棋力算力都不在巔峰時期,但是閱力與見識遠在年輕棋士之上,經他們指點獲益匪淺.

他不在燕城,夏徽就搬到學校宿舍去,一來安全,二來也可以節省時間多學習.

在愛情的催使下,她開始死磕語文.真正用心後,發現語文也並不是那麼難的事情,比如以前她讀"平生不會相思,才會相思,便害相思",覺得一個大男人寫這種詩娘們兒兮兮的,現在想到師兄和自己,覺得這詩寫得真特麼好啊.以前讀"一日不見兮如隔三秋",覺得寫詩的人數學肯定是語文老師教的,現在每天念著師兄,如隔三秋真是太短了,三十秋才對!

情竅一開,那些文字里的感情竟然都明白了過來.作文也越來越像那麼回事兒了,語文成績突飛猛進,其他科也很快的追了上來.高考前三個月又狠狠的努了把勁兒,終于成功的跨過了燕師大的錄取線,成為顧留政的學妹.

她看向坐在晨光里的那個男人,覺得再多的努力都是值得的,只要有師兄在身旁!

十點鍾第二局開始,這一局顧留政執白後行.只是這一盤沒上盤那麼幸運,中盤失利,輸了一局.

大家皆哀聲歎氣,對最後一局也很不看好.甚至有人私下里嘀咕,他們這些人打了這麼久也沒能贏一局,他贏一局就該知足,這就是不聽好人言的下場.

夏徽也有點替顧留政緊張,她也與阿爾法狗交過手,知道它的厲害.不過看顧留政從容自若的樣子,還是相信他能夠贏的.

第三局顧留政執黑先行,但是他並沒有采取固有的布局,反而一上來就走星位.

觀戰的人皆目瞪口呆,以為自己眼花了,擦擦眼睛,再一看確實是星位沒有錯,疑惑地看向旁邊人,然後就撞到同樣疑惑的眼神,--難道是他手滑下錯了地方?

星位非邊非角也不是天元,即不利于實地也不利于進軍中腹,從來沒見哪個人一上來就走星位的.

就在眾人猜測不已的時候,顧留政的第二子又落在黑子對角的星位上.滿座嘩然,"這是搞什麼?手滑也不能滑兩次吧?"

"他是不是還沒有睡醒?開玩笑也不能開到國際賽場上吧?"

連江青白都忍不住問夏徽,"他這是怎麼了?"

上篇:chapter 086 涅槃重生     下篇:chapter 088 巔峰歸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