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仲夏之弈 chapter 090 百年好合  
   
chapter 090 百年好合

g,更新快,無彈窗,!

夏徽看著他們好一會兒才說:"爸爸,我找到了屬于我自己的圍棋,也找到了屬于我自己的那個人.謝謝你當年帶我到燕城,讓我有機會認識了師兄.我以前曾怪過你,自從媽媽去世後你就只顧著喝酒賭棋,把我當成了空氣,我覺得自己就像只被人嫌棄的流浪狗.我還記得那次我離家出走,你找到我後打了我一巴掌.我哭著責問你既然這麼不喜歡我,為什麼生下我?覺得我是負擔為什麼不把我丟給乞丐?當時你突然哭了,抱著我說對不起.那時我就想跟你說對不起了,我其實比誰都知道你活得很辛苦,如果不是我,你早就解脫了.可越是明白,越是害怕.我害怕你丟我,留我一個人孤孤單單的面對這個世界.謝謝你沒有丟下我,謝謝你爸爸,明明那麼痛苦,還陪我到了十三歲.我現在很幸福,你和媽媽在那邊也要幸福."

顧留政將她攬在懷里,擦了擦她臉頰上的淚.他感謝十三年前的那個仲夏,讓他遇到了她,讓她的生活不再顛沛流離.從此以後,有他的地方就是她的家.

**

他們的婚禮定在夏徽生日那天,有小半年的准備時間.夏徽迫不急待地想要和朋友們分享自己的幸福,邀請趙丹和張露做她的伴娘.

趙丹和夏徽同在燕大,張露成績差些,沒有考上燕大,不過也在燕城.好不容易星期天有空閑了,他們約在咖啡廳里見面.

她到的時候趙丹和張露已經到了,顧留政的車停在門口半天了,她才磨磨嘰嘰地從車上下來.張露看她大夏天還穿著高領衣服,露出個曖昧的笑容,故意問,"約好的兩點,你遲到嘍?在車上磨蹭什麼呢?"然後挑著她紅紅的唇,發出一聲意味不明的"哦".還好咖啡廳里人少,沒有奇怪地看過來.

夏徽漲紅了臉拿菜單拍了她一下,張露閃過,一會兒又湊過來問,"大夏天的穿什麼高領啊?難道是……"說著就去扯她衣服,看到上面紅色的痕跡,笑容愈發的不可描述了.

夏徽臉紅的跟猴屁股似的,張露這老司機還臭不要臉地問,"你們那個了?"

夏徽的耳根子都紅了,頭幾乎埋到胸口上去了.

張露說:"這才對嘛!你們兩個人都要結婚了,如果還沒有那個才不正常呢,你說是不是趙丹?我以前還以為他總不碰你是嫌棄你胸小呢."

夏徽惱羞成怒恨不得扔下請柬就走.趙丹拉住她嗔怪張露,"你瞎說什麼,那是因為留政大哥太珍視她,所以要認認真真的開始.他是個負責任的人,無論對夏夏還是對圍棋,都是一心一意的,絕對不會做始亂終棄的事."

這話一下就戳到夏徽的心坎上,"師兄對我從來都是認認真真的,爸爸去世時他就已經打算照顧我一輩子了."

張露捏著她的臉羨慕地道:"我們知道啦!你最幸福,以後也要一直幸福下去呀!"

趙丹笑起來,拿起畫冊陪她挑選婚紗.

**

又一年秋天,眉山棋院的楓葉再次紅了,婆婆娑娑的灑下來,半個庭院都被它覆蓋住.兩年來隨著顧留政夏徽在棋壇大放異彩,眉山棋院又熱鬧了起來,門庭若市.

夏徽走到楓樹下,看到程弈白躺在蘭亭師兄喜歡坐的樹枝上,手里拿著一支竹笛,也是蘭亭師兄的舊物.

她說:"弈白師兄,師娘喊我們去吃飯了."

程弈白從樹上跳下來,跟她一起回去.這兩年來程弈白根據蘭亭師兄留下的筆記,研究出了一種新的流派.即便如此他依然不願意與人對局,但也不願意讓蘭亭的心思埋沒,于是拜入眉山棋院,由師娘代師父收他為內弟子,將蘭亭師兄的技藝傳授給門下弟子.

此事在棋壇上引起了很大的震動,程弈白師出程門,且是門主程暮秋的兒子,公然投入眉山派,犯了棋壇的大忌.

倒是程暮秋云淡風清地道:"兒子長大了,愛去哪里就去哪里,想干什麼就干什麼.在哪里教棋都無所謂,都是中國的圍棋."

這大家風范倒與魯伯融老師一樣,令人由然欽佩.

他們推開房門就聞到飯菜的香味,顧留政端著鯽魚豆腐湯從廚房里出來,腰上還系著圍裙,家庭煮夫的打扮十分賞心悅目.

滿滿一桌的菜,葷素搭配,照顧到每個人的口味.

師娘感歎地道:"我們夏夏真是好福氣,嫁給留政這樣的好男人.我現在才想明白,那一年你說二十六歲結婚,原來是等夏夏到法定結婚年紀呢."

顧留政笑了起來,瞄到夏徽又要偷吃菜,一把擰住她的後頸讓她去洗手,然後給她剝蝦.

等夏徽出來正式開動,師娘先端起杯酒說:"夏夏,你拜進師門那一日起,這里就是你的娘家.今後你要嫁入婆家了,但娘家依然是你的家.師娘沒有什麼本事,可女兒要有什麼苦什麼難,做媽的會盡心盡力的幫襯."

夏徽眼淚一下就流出來了,"我從小沒有媽媽,一直把師娘當成親媽."

"你和留政是我看著長大的,我知道他以後會護著你,不過嫁入婆家以後,做什麼事還得多考慮考慮,有什麼小磨擦也不要悶在肚子里,大家明明白白的說出來,好好解決才是關鍵."

"是,師娘."

她又對顧留政道:"媳婦兒是你自己的,你不疼就沒人疼了."

"我會盡我所能的疼她愛她."

師娘點點頭,"你們過得好,我就放心了."

飯後顧留政與夏徽就離開了,程弈白收拾好碗筷後也回到蘭亭的房間,床頭的書桌上放著畫冊,他打開畫冊一楨一楨的瀏覽,舍不得錯過任何一個細節.

從西湖初遇,到最後的十局,他們相處的時日寥寥可數.那麼短的時間甚至不能夠一個臉盲的人記住一張臉,可他卻記住了他們相處的點點滴滴.

畫冊上的少年笑容如舊,眉眼清潤,是所有少女初戀的模樣.

他還記得湖心亭上他吟著韋莊的詞,"春日游,杏花次滿頭.陌上誰家年少,足風流.妾擬將身嫁與,一生休.縱被無情棄,不能羞."

他沒有告訴過他,他這一生也從不羞,從未悔,縱然被拋棄在這漫漫的歲月長河之中.

窗外不知誰家的笛聲飛了過來,幽幽怨怨,纏綿悱惻.他恍恍惚惚的聽著,不知不覺竟淚眼婆娑.畫冊的扉頁上寫著一句詩,字跡硬瘦有力,力透紙背,哀傷入骨,應是男人所寫.

撫衿長歎息,不覺涕沾胸.沾胸安能已,悲懷從中起.寢興目存形,遺音猶在耳.

**

兩人回到公寓後時間還早,婚紗店里打電話來說新改版的婚紗好了,顧留政讓他們送到公寓里來.

夏徽換好衣服出來,純白色的婚紗包裹著玲瓏的身段,頭上戴著王冠,美得像個小公主.相較于兩年前她稍稍豐瘐了些,那些酒釀也不是白吃的.穿著純白婚紗的她,滿滿的少女感里帶著點小性感,格外的勾人.

顧留政走到她面前,從盒子里拿出雙高跟鞋來,俯身抬起她的腳,親自為她穿上.

她的腳小巧玲瓏,漂亮的腳趾,圓潤的腳踝,說不出的好看.顧留政吻了吻她的腳背,微笑著道:"我的小新娘,穿上我送的鞋子,這一輩子都不許走出我的生命."

小丫頭占有欲十足地道:"那以後師兄的鞋都由我來買,這輩子,下輩子,下下輩子,師兄都不許走出我的生命!"

顧留政攬著她的腰,親吻著她光潔的額頭,"那就生生世世,不離不棄,嗯?"

夏徽攬住他的脖頸,踮起腳尖親吻著他的唇,"生生世世,不離不棄.師兄,我愛你!"

"我也愛你,我的小新娘."

夏徽生日當天他們去領證,隔日婚禮如期舉行,並沒有大宴賓客,只是邀了些親朋好友.

隨著音樂聲響起,她挽著師娘的胳膊走出來,伴娘趙丹張露跟在她身後.

別墅下的花園裝扮的猶如夢幻,唯美浪漫的白紗隨風飄蕩,藍,白,粉色的鮮花點綴在其間,芳香四溢.她踏過綠茵茵的芳草,和滿地的玫瑰花瓣向她的新娘走去,一步一步走向屬于她的幸福.

那一年仲夏之弈,她贏了他的白玉棋子,她贏得了他的一生.

玲瓏棋子安紅豆,入骨相思知不知?

經緯十九路,如同他們交錯的一生.方寸棋盤,是他們共同征戰的天地.圍棋之路,是孤寂之路.可只要有你陪伴,方寸之間便是整個天地.

上篇:chapter 089 花好月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