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帝王業 生死  
   
生死

一入山林,橫枝蔽日,險路崎嶇。

殘余賀蘭死士二十余騎沖入林中,三五成隊,分散向南奔逃。

唯獨賀蘭箴一騎絕塵,非但不往南逃,反而奔上盤山棧道,朝山林深處馳去。

身後三騎緊隨,虯髯漢在側,其余兩騎斷後,護衛著賀蘭箴馳上山道深處。

一路全無阻攔,也不見追兵,蕭綦果真信守諾言。

山路盤旋崎嶇,交錯縱橫,他三人卻輕車熟路,顯然早已選勘過方位,布置好了接應退路。

“少主,那狗賊追至山下岔道,突然不見蹤影。”虯髯漢縱馬上前。

賀蘭箴猛一勒缰,回頭望去,只見林莽森森,山崖險峭,瞧不見半個人影,只有山風呼嘯不絕。

我心底頓時一涼,難道蕭綦沒有追來……這念頭乍一浮現,冷汗立出,我竟慌了神。

“莫非那狗賊知難而退了?”另一人冷冷道。

我狠咬住唇,竭力鎮定,壓下心中紛亂念頭——到這一步,生死已不足懼,還有什麼值得惶恐。

可是,真的沒有惶恐嗎?分明已經心如刀割……仿佛又回到被賜婚的那一刻。

當日父親看著我鳳冠霞帔走出家門,看著我形只影單遠赴暉州,沒有一句挽留。

今日我被賀蘭挾持出逃,命在頃刻,蕭綦卻沒有追來。

原來他們都是一樣,終究放開了手,放棄了我,眼睜睜看我沉入深淵。

我所惶恐的,不是生死和婚姻,只是那一刻被放棄的滋味……被放棄,被至親之人放棄。

枉自掙紮許久……一直以來,我不過是個早已被放棄的人。

刹那間,一念洞明,萬念俱灰。

“少主……”虯髯漢方欲開口,賀蘭箴卻一抬手,示意噤聲,只凝神側耳傾聽。

一時間,山風呼嘯過耳,蓋過了所有聲音。

賀蘭箴臉色凝重異常,“蕭綦手段莫測,大家小心戒備,不可大意。”

虯髯漢應道,“少主放心,前面過了鷹嘴峪、飛云坡,就是斷崖索橋,我們的人已在橋下接應。此段河道湍急,順流而下,不出半個時辰就可越過邊界。”

“很好,其他人從南面引開追兵,料那狗賊意想不到,我們會走這條水路。”賀蘭箴冷冷一笑。

我心下發寒——眾人為他舍生拚命,他卻一心讓他們送死,為自己換來生路。

賀蘭箴揚鞭催馬,一行人疾馳向前,山路越發險峻。

勁風如刀,狠狠刮過我臉龐,吹得鬢發散亂飛舞。

我被賀蘭箴緊緊箍在懷中,裹在他披風下,耳畔頸側都被他的氣息包圍。

“害怕了,就抓緊我。”他突然在我耳畔低聲說。

語聲低沉,聽在耳中,我卻是一怔……如此光景,似曾相識。

花月春風上林苑,我和哥哥,和子澹……也曾並肩共騎,親密無間。

那個白衣飛揚的少年,也曾低頭在我耳邊說,“別怕,抓緊我”

我一時恍惚,心中酸楚。

山路陡轉,眼前霍然開朗,一座棧橋凌空飛架斷崖。

崖底水聲拍岸,似有激流奔湧。

虯髯漢縱馬上前,探視片刻,回首喜道,“就是這里!垂索已備好了,屬下先行下去接應。”

賀蘭箴長舒一口氣,“好,小心行事。”

眼看著虯髯漢下馬,撿視橋邊垂索,我再強抑不住身子的顫抖——這一去,離疆去國,難道我真要被賀蘭箴挾去塞外,難道就此身陷敵虜,再無自由?

如果是這樣,我甯願死也死在中土!

忽聽賀蘭箴俯身在我耳邊一笑,“如此甚好,你男人反正不要你,就此跟了我去塞外吧。”

輕飄飄一句話,我的淚竟奪眶。

這個人,總能一語刺破我心中最大的隱痛,刺得我鮮血淋漓。

恨意如烈火,陡然自心底騰起。

“總有一天,我必親手殺你。”我咬牙,字字發自肺腑。

賀蘭箴縱聲長笑。

笑聲未歇,破空厲響驟起!

勁風,慘呼,濺血之聲不絕!

“少主小心!”虯髯漢高聲示警,翻身躍上馬背,如風馳回,將賀蘭箴擋在身後。

幾乎同時,賀蘭箴回轉馬頭,俯低身子,將我緊緊按住。

身後棗紅馬上,那名負弓善射的侍衛,一頭栽下馬來,滾在地上。

一支狼牙白羽箭洞穿他頸項,箭尾白羽猶自顫顫。

猩紅的血,大股大股從他口鼻湧出。

那垂死的面孔上,口鼻扭曲,雙眼瞪如銅鈴。

賀蘭箴鏗然拔刀,怒喝道,“東南方向!”

虯髯漢子聞聲回頭,反手抽出一支箭來,張弓開弦,遙遙對准東南方。

我霍然抬頭,大叫,“小心——”

一箭脫弦而去,沒入林莽,毫無聲息。

東南方只有一條小路從山坡下斜斜探出,前方卻被一片低矮樹叢遮蔽。

“人在樹後!”另一侍衛縱馬沖出,三支袖箭連環射向樹後。

賀蘭箴驚喝,“回來!”

他話音未落,又一聲疾矢厲嘯,破空而至!

那一箭之力,竟將馬背上的人朝後摜倒,一頭栽下馬來,頭頸觸地,當場氣絕——脖子被一支狼牙白羽箭從前至後貫穿。

這一次,連我都瞧得清清楚楚——箭不是從林後小路射來,而是,從那高高的坡頂射下。

仰首間,只聽怒馬長嘶,聲裂云霄。

一匹通體如墨的神駿戰馬,凜然立于坡頂,居高臨下,揚蹄俯沖而來,一路踏出塵泥飛濺。

馬背上,蕭綦橫劍在手,一身甲胄光寒,風氅翻卷如鷹展翼。

馬踏雷霆萬鈞,人挾風雷之勢。

一人一騎,仿如血池修羅,人未至,殺氣已至。

“少主先走!”虯髯漢子策馬掉頭,拔出九環長刀迎上,縱聲怒吼,“狗賊,與我一戰!”

賀蘭箴夾馬躍出,搶上僅容一騎通過的棧道,直奔棧橋。

恰此時,蕭綦飛馬已至,與那虯髯漢迎面交鋒。

劍作龍吟,刀環震響,金鐵交擊之聲劃破長空,天地間一道雪光迸起。

山道狹窄險峻,兩騎戰在一處,狹路相逢勇者勝——刀劍交擊之間,招招都是舍命急攻,殺伐凶狠,險象環生!陡然一蓬猩紅濺開,不知是誰血灑當場。

我心膽俱寒,眼前一片刀劍寒光,身上鉗制卻驟然一松。

賀蘭箴放開我,勒馬立定,反手搭箭,從背後對准了蕭綦。

“不——”我驚呼。

蕭綦與虯髯漢刀劍交剪,背後空門大開。

賀蘭箴弦開滿月,蓄勢已足。

我合身撲上去,用盡全力,一口咬在他手腕。

賀蘭箴吃痛一顫,一箭脫手射出,偏了准頭。

那一箭,斜擦蕭綦臉側飛過。

齒間嘗到皮肉綻裂的感覺,濃重血腥氣直沖腦中。

“賤人!”賀蘭箴怒發如狂,翻手一掌擊落我後背。

只覺肺腑劇震,喉頭發甜,一口鮮血噴出,我眼前驟然發黑。

卻見這電光火石的一瞬,蕭綦錯馬回身,手中劍光暴漲,一道寒芒裂空斬下!

——漫天血雨如蓬,虯髯漢的頭顱沖天飛起。

蕭綦躍馬,從當空血雨中躍過,盔上白羽盡紅。

眼前一幕,懾人心魄,卻令我精神一振,于奄奄中奮力抬頭,對他微笑。

又有腥熱沖上喉頭,我強忍不及,嗆出一口血,衣上灑落點點猩紅。

賀蘭箴已退至棧橋邊上,躍下馬背,一手挾了我,橫刀而立。

橋頭居高臨下,棧道僅容一人通過。

我已搖搖欲墜,被賀蘭箴一手挾住,再沒有力氣站立。

“你不是要與我一戰麼。”蕭綦躍下馬背,緩緩抬劍,藐然冷笑,“蕭某在此,盡管放馬過來。”

正午日光照在他平舉的劍鋒上,殺氣森然,不可逼視。

他周身浴血,整個人凜然散發無盡殺意,人如鋒刃,劍即是人。

賀蘭箴扣緊我肩頭,指節發白,似在竭力壓抑仇恨怒火。

兩人對峙,片刻亦是漫長。

賀蘭箴開口,卻是輕忽一笑,“我改變心意了,下次再戰。”

他灑然隨意,似在談風論月,“眼下,是要這女人,還是要我的命……你選。”

蕭綦凝立不動如山,正午陽光將他眼中鋒芒與劍尖寒芒,隱隱連成一線。

“本王都要。”他一字一句開口。

賀蘭箴的指尖驟然扣緊,旋即仰天大笑。

笑聲中,彌散在兩人間的殺機,似令周遭霎時成冰。

蕭綦一步步近前。

賀蘭箴的手悄然滑向我腰際,扣住了腰側玉扣。

我悚然大驚,脫口呼道,“不要過來!”

語聲未落,兩人身形已同時展動。

寒光交剪,刀鋒擦著我鬢角掠過。

劍氣如霜,迫人眉睫俱寒。

然而這一切,都不若腰間喀的一聲輕響可怖——

賀蘭箴一刀虛斫,將我擋在身前,趁勢倒掠而出,彈指觸動我腰間玉扣。

一束銀絲從玉扣中激射而出,彼端緊扣在賀蘭箴手中。

我驟然明白他的布置——玉帶中磷火劇毒可焚盡三丈內一切,他以銀絲牽引機關,待自己飛身躍下棧橋,避開三丈之外,手中銀絲自斷,引發磷火焚身,我與蕭綦俱會化為灰燼。

我霍然轉頭,與賀蘭箴冷絕目光相觸。

“王儇,來生再見!”他目中淒厲之色一閃而過,扣了銀絲,縱身躍下。

“不必!”我咬牙,拼盡最後的力氣,張臂抱住了他。

身子驟然騰空,風聲過耳。

“王妃——”蕭綦搶到橋邊,凌空抓住我衣袖。

裂帛,衣斷。

轉瞬間,我全身凌空,隨賀蘭箴懸于橋下吊索。

賀蘭箴臉色慘白,單憑一臂懸挽,阻住下墜之勢,額上汗出如漿。

“我身上有磷火劇毒。”我仰面望了蕭綦,微微一笑,“你快走……”

蕭綦一震,臉色劇變,決然探身伸手,“抓著我!”

我搖頭,“你快走!我與他同歸于盡!”

“好,好一個同歸于盡……”賀蘭箴驀的大笑,揚手將銀絲一扣,“蕭綦,我們恩怨就此了斷!黃泉路上,你也一起來吧!”

我駭然,低頭見銀絲急速收緊。

蕭綦半身探出,勃然怒喝,“手給我!”

他甲胄浴血,凜然生威,眼底是不容抗拒的決絕——生死一念間,我再不能遲疑,猛然將心一橫,奮力掙出,緊緊抓住了他的手!

腰間銀絲驟緊——就在這一刹那,眼前匹練般劍光斬下!

骨頭斷裂之聲脆如碎瓷。

一蓬猩紅噴濺我滿臉。

賀蘭箴的慘呼淒厲不似人聲,漸遠漸杳,急速向橋底墜去。

那握住我的大手,猛一發力,將我凌空拽起。

一拽之力,將我與他雙雙摜倒。

我跌入一個溫暖有力的懷抱。

腰間玉帶完好,銀絲的彼端赫然連著一只齊腕斬下的斷手,賀蘭箴的斷手!

蕭綦一劍斬斷了賀蘭箴扣住銀絲的手。

“好了,沒事了……”一個低沉溫暖的聲音在我耳邊說,一邊小心翼翼除下我腰間玉帶。

我怔怔抬頭,想要看清楚他的容顏,卻只看到身上、手上,到處是血……天地間一片猩紅……

火,慘碧色的火,籠罩了天地,呼呼的風聲刮過耳邊,忽然一道劍光陡然掠起,天地間俱是血紅一片,大股大股的鮮血如洪水一般湧來,即將沒頂……

我極力掙紮,神智漸漸清明,卻怎麼也睜不開眼。

仿佛置身慘碧色大火之中,全身痛楚無比,稍稍一動,胸口便傳來牽心扯肺的劇痛。

混沌中幾番醒來,又幾番睡去。

夢中似乎有雙深邃的眼睛,映著灼灼火光,直抵人心;又似乎有一雙溫暖的手,不時撫在我額頭;朦朧中,是誰的聲音,低低同我說話?

我聽不清他說什麼,只聽到他的聲音,心里便漸漸安甯下去。

再次醒來的時候,我終于可以睜開眼。

床幔低垂,燭火搖曳,隱隱彌漫著一股濃重的藥味。

深深吸一口氣,觸摸到柔軟溫暖的被衾,才相信不是在夢中。

那一場噩夢是真的過去了,此刻我安然躺在床榻上,真的已經安全了。

方才的夢里,血光劍影,風聲呼嘯……我驀然一顫,想起口中滿是腥熱血肉;想起劍光縱橫,刀鋒掠鬢而過;想起縱身而下,身在虛空……想起那雙堅定有力的手臂。

那一刻,我身如斷羽,即將墮向死亡之淵,卻是那一劍,橫空斬斷死亡的觸手,將我從黃泉路上搶回,搶回那溫暖堅實的懷抱。

垂幔外隱約有人影晃動。

熟悉的聲音低低傳來,“王妃可曾醒來?”

“回稟王爺,王妃傷勢已有好轉,神智還未清醒。”一個老者的聲音回答道。

“已經三天了……”蕭綦的聲音憂切,“那一掌,莫非傷及了心脈?”

“王爺勿憂,那一掌雖是傷在要害,但掌力未用足三成,不至損及心脈。只是王妃脈象微弱,傷病郁結已久,不能用藥過急,否則反受其害。”

外面良久無聲,只有濃郁的藥味彌散,我勉力抬手,想掀開垂幔,卻全然沒有力氣。

只聽沉沉一聲歎息,“若是那一掌,賀蘭箴用了全力,只怕她已不在了……”

“王妃吉人天相,必能逢凶化吉。”這是誰的聲音,不是方才的老者,也不是蕭綦。

“此番是我大意輕敵了,此時想來,仍覺後怕……”蕭綦的聲音透出自嘲的笑意,“懷恩,你想不到罷,我出生入死,身經血戰無數,竟也有怕的時候。”

“末將只知道,關心則亂。”

蕭綦低低笑了一聲。

“王爺,那賀蘭余孽……”

“行了,此事明日再議,你退下吧。”

“是。”

外頭再也聲息,良久沉寂。

我隔著床幔望去,隱約見到一個挺拔的身影,淡淡映在外頭屏風上,側顏輪廓有如斧削刀刻。

那個側影,凝立不動,似乎隔了屏風,正凝望我所在的內室。

我亦靜靜凝望他屏風外的身影。

關心則亂,這四個字浮上心頭,不覺雙頰已發燙。

');

上篇:奪魄     下篇:愛憎